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港综世界大枭雄 > 271 和联胜之兵马点齐
    “庄sir。”

    一名警员在旁边小声提醒一句,害怕长官做的太过火,引来投诉科不必要的调查。

    “嗙呲!”庄世楷随手将烟灰缸抛砸在地,砸成碎片,他拍拍手掌讲道:“嫖客抽烟烟灰缸不小心砸到自己的小DD,很正常吧?”

    “正常,正常。”警员们站在旁边连连点头。

    小妹妹披着西装,整个人都惊呆了。

    庄世楷其实是很不爽“WCN”少女MY的事情,才会对吹鸡下狠手。

    虽然80年代和70年代不同,基本已经没有逼良为娼的现象。最多就是家里欠债,出来卖身还钱。不过就算是欠高利贷,也很大程度是自找的。

    但是他还是对有WCN的场子看不爽!

    因为那些成年妞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出来陪客人!

    可WCN懂吗?她们不懂!她们或许只是被一个明星梦骗来,或许是被某个马夫用感情钓来,亦或者是马夫主动拿名牌包包把她们培养成一个利益熏心的小姐。

    总之,千万别低估马栏里找小姐的肮脏手段,甚至还有马栏专门派靓仔小弟去学校读书,目的就是钓些学生妹出来做小姐。

    庄世楷对“吹鸡”这种败类大佬毫无怜悯之心,废他一鸡只是给他警告,以后就算开马栏也别TM碰WCN。要碰就把你女儿抓进马栏再说!扑街!

    “庄sir下手也太狠了……”这时几名警员站在旁边,不自觉的夹紧双腿,脸上都露出噤若寒蝉的表情。

    要知道,男人某些部位充满危机感,而某些特定动作则会让男人看间都痛。

    “正…正常你个吊……”现场只剩吹鸡一人捂着裤裆,咬牙切齿。

    “嗯?”

    庄世楷再度瞪他一眼,吹鸡马上闭嘴,不再说话。

    “把人带走!”庄世楷轻笑一声,转身喊道。组员们立即大声应命:“yes,sir。”

    很快,几名组员就把吹鸡架出房间,而小姐房里面的马子、每个房间里的嫖客小姐、还有马栏里的马仔们则被警方三路封锁,全部堵在马栏内。

    这时警员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尼龙扎带,就是白色一条,上面带有小齿,捆成一圈扣住,令人无法挣脱的一次扎带,将两百多号人全部反手扎好,并且用黑色头套将他们一个个套住。

    于是在皇后大道街边,出现一幕港片上常见的扫黄场景。

    一名名警员带着长龙般的小姐、客人和马仔走出楼梯,拉起警戒钱,站在警戒线旁引导路线,将小姐、马仔们塞进一辆辆大型警车中。

    这些警车都是辖区军装组收到消息,专门派出配合O记行动的。

    而被警员们架着上车的吹鸡,在一个个低头走路的罪犯里则是显得异常扎眼。

    “咔嚓咔嚓!”镜头闪烁。

    街边闻风而至的记者们,迅速拍下吹鸡的衰样。

    第二天,吹鸡便是O记扫H新闻上,占据头版封面的男人。

    ……

    与此同时,不止是皇后大道有口皆碑的“梦幻香江”遭遇清扫,港岛区六七条街,几十家马栏都上演着同样一幕。

    在“抓鸡行动”中没有一条鸡是无辜的!吹鸡堂口的产业全部被一扫而空!警方直接扫掉和联胜一个堂口!

    “回警署。”

    庄世楷拉开警车,坐进后排,姿态异常低调。

    毕竟他不是什么光伟正的人物。

    在没有掌握媒体渠道前,他不喜欢在公众场合面对记者场合。

    虽然在港岛混江湖,难免要去记者镜头下走一遭。

    但是要作秀也要作有把握的秀!

    他手下“世兴”集团已经靠咸湿杂志打入传媒界。

    咸湿杂志便是庄世楷在传媒界的一颗种子,将来有机会就可以并购各家报纸,电视台股份,以此操控港岛舆论。

    到时候想怎么秀就怎么秀,报纸不把他夸成港岛第一靓仔,史上最成功华人,就等着关门歇业吧。

    “是,长官。”

    一名警员在驾驶座轻声应命,轿车便缓缓启动,慢慢驶出记者视野。

    其余警车也跟在后面,启动车辆脱离现场。

    ……

    和联胜。

    坨地。

    龙根正和堂主们开会。

    这次会议便是在讨论怎么解决警方扫场的问题。

    毕竟警方一直扫场,他们不能一直歇业。

    兄弟们进社团都是位揾钱,要是长时间没工开,底下兄弟会有很大意见。

    到时转会、脱社的事情就会发生。

    拦都拦不住。

    林怀乐提出一个很中肯的意见,那就是买通警署内部一些低职位警员,让他们负责给堂口通风报信。

    再专门派出几队马仔,蹲在警署门口,监视反黑组的动向。

    一旦反黑组有什么动作,马上就给场子打电话。

    将一些该收的东西收起来。

    这样就算客人们玩的不开心,但能卖的货,也能卖掉一点。

    当然,这种方式没办法针对警方的秘密行动,还很容易被警方发现。

    可这也是和联胜没办法的办法了。

    “大佬。”

    “外面出事了!”

    这时龙根正在思索。

    一名马仔慌慌张张跑上三楼,低头走近主位旁,满脸紧张的朝龙根讲道。

    这名小弟正是上次龙根和王宝、倪坤等人开会时出场的那位。名字叫作“东瓜咚”,也是被袁浩云扫场的那位小衰仔。

    天知道,东瓜咚在第二天又看见袁浩云出场时是什么表情?不过,现在龙根看见他慌张的样子,表情显然不太好。

    “怎么又是个你个衰仔?”

    “外面又出什么事了!”龙根侧头瞪着东瓜咚,东瓜咚连忙讲道:“吹鸡哥被警察抓了!”

    “和联胜皇后堂口几十家马栏,全都被警察扫了!”

    东瓜咚讲道这里,龙根一掌就拍在桌面:“嗙!”

    只见桌面上茶盏一跳,龙根满脸愤怒:“O记不止天天扫我们和联胜的场子!这下更直接就打掉我一个堂口!我们不打O记当我们是死人啊!”

    “全部场子明晚开业!”

    “各个堂口兵马点齐!”

    “白粉我就要卖!赌档我就要开!我看看O记到底敢怎么样!”

    这次龙根身为座馆,可谓是彻底发威。

    ”是!大佬!”阿乐、大D等堂主站起身应命,脸庞都浮现狠色。

    社团就是这样,侵犯他们利益的事情,能退一步,却绝不能退三步。

    第一步就当给庄爷面子,可当对方不留情面以后,社团帮派就会露出最凶恶的面目。

    当天晚上,阿乐大D等人便回到堂口,开始组织兵马,准备明天的行动。

    洪兴、东星等社团也陆续收到和联胜堂口被扫的消息……

    而他们的第一反应其实是开心,因为和联胜皇后大道的堂口被扫,就代表就很大一块肥肉出现。要是谁出手把和联胜的小姐们挖走,谁就能挖到一块肥肉。

    因为漂亮小姐才是马栏行业的核心资源,你按摩店位置在哪儿,服务好不好,其实都是锦上添花。

    客人们是会跟着小姐走的,只要你有漂亮小姐,你就不愁客人。你要是没有漂亮小姐,不好意思,打再多的广告也留不住客人。

    和联胜堂口马栏生意好,最大愿意就是和联胜的妞多,妞嫩,技术好。

    可各大社团的第二反应却对警方的深深忌惮。

    因为警方下手实在太狠。

    不仅连扫和联胜七天场子,更是直接打掉一个堂口。

    这让各大社团瞬间产生危机感,这也是龙根敢和警方对着干的底气。

    虽然,各大社团由于和联胜行贿方式,对和联胜感到不满,在警方扫场的时候都看好戏。但是,社团联盟插血为盟不是假的。

    当庄世楷端掉一个社团堂口后,其他社团立即就会感到威胁,马上开始抱团取暖。

    庄世楷的小计只能创造打掉一个堂口的先手优势。

    接下来社团联盟开始抱团。

    想要打垮他们。

    就要打垮社团联盟最核心的纽带。

    这个纽带就是信任!

    庄世楷看的很深,早已找准关键。

    而龙根自以为是大佬,撑得住目前的局势,便敢让社团各大堂口点齐兵马,胆子真是够肥。不过站在龙根的位置上,他做的并没有错,全都是为社团利益做事而已。

    当晚。

    龙根散会以后,亲自驱车前去九龙的一栋豪宅。

    这里是前任座馆“邓伯”的房子。

    他要来向请教“邓伯”怎么做事。

    邓伯作为和联胜70届话事人,带领社团从乡下打进港岛区,从一万会员发展到三万会员,是和联胜历史最成功的话事人!

    现在退下去当叔父辈,也是和联胜最有威望的叔父辈!龙根虽然是龙头,但是也摆脱不掉邓伯的影响力。

    龙根自知手腕能力不如邓伯,社团每每遇到大事决策,都会亲自登门向“邓伯”拜访请教!而他作为叔父辈和堂口大佬们一起选出来的龙头,邓伯自然也会支持他。

    邓伯就是这样,只要他点头上位的话事人,就必会获得整个社团的支持。假若不是?那位就不会成为话事人!

    “庄sir,名单出来了。”中环总署,O记大sir办公室。

    庄世楷拿着一桶鱼蛋,正用牙齿拉出一颗,然后将竹签丢进垃圾桶,含糊的讲道:“怎么样?”

    袁浩云敲门走进办公室,打开一份文件夹出声讲道:“一共一百三十四位小姐,二十八名未成年少女,二十多个违法入境,三十多个签证到期。”

    “还有一个十六岁以下!就是吹鸡房间里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