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娘娘每天都在洗白 > 第551章 良缘【7章合为1章】

第551章 良缘【7章合为1章】

    听到这话,倾颜微微一怔。

    但很快,她就冷冷道:“有话就说,我可没功夫猜这些无聊的事情。”

    徐芳微微一哽,就挑衅道:“我和嬴湛一块儿长大的,我们一起读小学、中学、高中,就连大学也报考的同一所大学,如今,他回到北庄古镇,我也跟来了。”

    倾颜:“不就是校友吗?我还跟他相过亲呢?和她一起长大又怎样?他回来时还不是没有带你一起?得靠你自个屁颠颠地跟来?”

    说完,倾颜将院子的栅栏锁上,就进了院子。

    她听见徐芳在栅栏外轻哼了一声,“嬴湛他打小在大城市长大,一时见到你这样的村姑便觉着新鲜罢了。”

    “要是和你相处久了,他便知道门第的重要性,知道你只会拖累他,而我和我们家才是可以帮助他事业的!”

    甩下狠话,徐芳就踩着高跟鞋“嗒嗒嗒”的离开了。

    待徐芳离开后,倾颜将菜篮放在院子里。

    她走到压水井旁,压了水洗脸。

    倾颜捧了一把清澈的井水浇在脸上。

    冰凉的井水让她清醒了片刻。

    刚才徐芳摆明了是来她面前宣誓主权的,她便也不甘示弱。

    加之嬴湛在她面前时,一直表现得非常专一,待她和奶奶也很好,她便认为他是个专一的男人。

    起码在她面前时,他是一副非她不可的样子。

    可是现在冷静下来,她脑补了一些嬴湛和徐芳在学校读书的青涩画面。

    几分钟后,倾颜走到卧房的红色座机前。

    脑海里浮现出的,是嬴湛的电话号码,还有大哥大号码。

    倾颜先是拨了一串电话号码,但是,还不等连线她就挂掉了。

    她们现在又不是男女朋友,只是试着了解的关系,她要是打过去,以什么身份去问他?

    就这样,倾颜没有打电话给嬴湛。

    夜里睡觉前,床头的电话响了。

    倾颜已经在床-上躺着了,她扫了眼电话,那上面的来电显示是她再熟悉不过的号码。

    这些日子,嬴湛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打电话过来。

    于是,她直接将电话给挂了,并将电话线给拔了。

    次日清晨,倾颜起床下地。

    她趿拉着鞋子到窗边,将窗户对外打开。

    仲夏时节,满眼都是碧绿的植物,让她感觉到了新一天的爽朗和清新。

    只是,她却想起了昨晚做的梦。

    昨天夜里,她做了一个很长又很奇怪的梦。

    梦里她在村头供销社那瞄了眼一个古代电视剧。

    结果她就成了电视剧里的一个妃子,而嬴湛居然是电视剧里的皇帝,那个徐芳居然也是嬴湛的妃子之一。

    你说邪门不邪门?

    起床后,倾颜做了西红柿鸡蛋面。

    和奶奶一起吃过早餐后,倾颜就照常去供销社买点水果什么的。

    路过九塘村小学那一排建筑时,远远的就见到学校门口有一抹红色的倩影。

    除此之外,还有一抹高大的身影,那身影倾颜再熟悉不过,正是嬴湛。

    看到这一幕,不知怎的,倾颜心里有些不舒服。

    她蹙了蹙眉,绕道去了供销社。

    回家时,她觉着那俩人应该不在校门口了,就从学校那条路走,毕竟要近很多。

    果然,倾颜路过学校时,已经不见嬴湛和徐芳的身影了。

    她就这么挎着菜篮,走在回家的路上。

    结果,不知嬴湛从哪里冒出来,并挡在她前面的路上。

    倾颜看见他,就跟没看见似得。

    然而男人故意挡着她的道,她走左边,他就挡在她左边。

    她走右边,他就挡在她右边。

    两人就这样较劲了一会后,倾颜抬头,怒视着男人,“你到底想干嘛?”

    嬴湛:“应该是我问你想干嘛?你昨晚为什么不接我电话,然后我再打过去就一直是占线,你是不是把电话线给拔了?”

    “还有现在,你看见我装没看见,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非要整这一出?”

    倾颜:“嬴主任,你是聪明人,何必明知故问呢?”

    嬴湛听见女人疏离地喊他嬴主任,不由得蹙了蹙眉。

    他指了指一旁的学校,“你是不是因为徐芳?是不是她和你胡说些什么了?”

    倾颜:“要不是她,我还不知道你们之间关系不简单呐,你肯定对人家小女孩做什么了吧?不然她怎么千里迢迢追过来了?这就是你说的没有任何恋爱经历?”

    “上次在古镇上,你说有人对你说过,一直很喜欢北庄古镇这样的小地方,当时我就觉得你口中那人是个女的,现在看来,果然是个女的,且就是这个徐芳吧?”

    嬴湛直皱眉头,这都是哪跟哪啊?

    他真的很想说,那个人不是别人,就是她,江倾颜!

    可是,他要是真这么说了,她肯定更加认为他在胡编乱造,在骗她了。

    嬴湛:“倾颜,你真的误会了,我和她之间只是同学关系,加上我父亲和她父亲是朋友,仅此而已。”

    倾颜:“都说男人的话,骗人的鬼,刚刚我去供销社时,就见你和徐芳在门口说话,拉拉扯扯的,怎么,哄骗完她,现在又想来哄骗我?我可没那么好骗!”

    嬴湛:“我找她只是把话说清楚,不是你想的那样。”

    “鬼才信!”倾颜一把推开男人,直接往家里走。

    可她还没走几步,手腕就传来一股大力,被男人拽着往学校里走。

    倾颜就这么被他一路拉着进了学校。

    没多久,她听见上课铃响的声音。

    男人再一路将她拉到学校二楼的一间教室门口。

    透过门窗,倾颜看见徐芳站在讲台上讲课。

    里面的学生纷纷起立,对着讲台上的徐芳道:“老师好!”

    嬴湛直接拉着倾颜到了教室门口,并敲了三声门,“徐芳,你出来一下。”

    徐芳眼睛有点红,看起来像是刚哭过的样子。

    她听见嬴湛喊她,转头看见嬴湛的一瞬间,眼里有一闪而过的光亮。

    直到她看到倾颜,并将视线落在嬴湛拉着倾颜的手时,眸光微微一暗。

    然后,她板着脸道:“不好意思,我现在正在上课,没时间和你们扯别的。”

    “好,没时间是吧?”嬴湛语气冷漠,“那我就当着你全班同学的面说了。”

    徐芳气得一口气上不来又下不去。

    她转头看了眼讲台下的学生们。

    这一班学生是五年级的,基本上都懂事了。

    要是嬴湛胡说些什么,她还真丢不起这个人!

    徐芳咬咬牙,终是嘱咐学生,“同学们,老师有点事儿,你们先朗读课文,我一会再来。”

    说完,她赶紧出去,并把教室门给带上了。

    直觉告诉他,嬴湛拉着江倾颜找她准没好事。

    她一路走到安静无人的楼梯口,这才转身面对嬴湛和倾颜,“说吧,找我什么事?”

    嬴湛虽牵着倾颜,却将倾颜护在身后。

    他寒着一张脸,严厉道:“徐芳,我再跟你说最后一次,倾颜是我的未婚妻,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所以,请你不要再找她说些有的没的,最好是赶紧离开九塘村!”

    徐芳的眼睛本来就红红的,听了这话后,更是怒道:“同样的话,你刚刚不是说过吗?何必拉着她到我面前,再羞辱我一次?”

    “......”倾颜眼底微微一惊。

    她抬头看了眼嬴湛,只看到他的侧脸。

    原来他刚刚找徐芳不是为了别的,真的只是和徐芳把事情说绝,说清楚。

    她常听见有女孩说,遇到有钱或喜欢的优秀男人,就得做好迎战的准备。

    可在倾颜看来,女人之间哪有什么战争可言。

    需要女人出动去抢的男人,他或许能力上优秀,但感情上并不值得。

    真正值得的男人,是专一且专情的。

    他尊重你爱你,会自个斩断烂桃花,会克制住内心。

    徐芳声音哽咽地问嬴湛:“我就不信,咱们一块长大的,这么多年,你就没有喜欢过我?哪怕一丁点喜欢都没有?”

    “没有。”嬴湛毫不犹豫地回。

    徐芳:“那我要是继续跟着你呢?”

    嬴湛语气冷漠:“报警,发律师函。”

    说完,他牵着倾颜下楼。

    徐芳看着嬴湛牵着倾颜离开,转身去厕所擦眼泪,洗了把脸。

    另一边,倾颜和嬴湛走到一层的楼梯拐角处时,她甩了甩嬴湛的手,“你放开我,叫村里人看见了不好?”

    这学校里的老师和学生,基本都是九塘村的村民,还有就是隔壁村的。

    然而,男人非但没有松开倾颜,还将她壁咚在楼梯角落。

    嬴湛单手撑在女人身后的墙上,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钱跃进和王娟早在你们村传谣了,你还怕别人看见?再说了,看见了又怎样,我会对你负责到底的。”

    倾颜:“可咱们......”

    嬴湛:“你先别说话,从现在开始,你只管听我说。”

    倾颜:“......”

    嬴湛:“从第一次见到你起,我骑车从你身旁路过,回头看你时,你刚好抬头看了看我,那一刻,我就认定非你不娶了。”

    “认识这么久,你也应该清楚,我们有共同的三观,我家里只我一个,父母都很好说话,爷爷又很喜欢你。”

    “你研究农作物,我带领北庄古镇的发展,我们一起生活在这古镇,将这古镇建设的更好。”

    “现在,我给你三个选择,一,马上和我结婚,二,就算不同意也要说同意,然后结婚,三,如果需要时间考虑,那就给你一天时间考虑,然后再结婚。”

    倾颜:“......”

    说到底,这三个选择的结果不都是结婚,根本没得选。

    不过,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她对他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

    从他的为人、能力、家庭氛围等等,他确实是值得托付一生的人。

    若是再这样拖下去,只怕对两人的名声都不好。

    倾颜等了一会,男人没再说话后,她问:“你说完了?”

    嬴湛:“嗯。”

    倾颜:“就算要结婚,我也是要带着奶奶一起嫁的。”

    奶奶如果是正常人还好,可奶奶是残疾人,生活无法自理。

    找别人照顾奶奶,她又怕别人让奶奶受委屈,虐-待奶奶。

    这些年,她在报纸上见多了那种虐-待老人和孩童的保姆。

    嬴湛一听这话,心想有戏,不然她不会和他说这个,“可以,到时候奶奶搬到和我们一起住。”

    倾颜:“......”

    她是没想到,别人避之不及,视为拖油瓶的奶奶,面前这个男人居然答应得如此爽快?

    倒是搞得倾颜不好意思了。

    她道:“我自己能挣钱的,到时候住进你家,我和奶奶的生活费自己付。”

    此话一出,嬴湛眉头紧皱。

    “什么你家我家的?你还要自己付生活费?”嬴湛抬手,修长有力的指腹戳了戳倾颜的眉心,“既然嫁过来了,你就是我的家人,你的家人也是我的家人,怎么,是觉得我养不起你还是怎么的?”

    这简直是用最牛的语气,说出最温情的话。

    说到这,嬴湛不苟言笑地站在倾颜面前,双手环胸。

    倾颜没说话,只是抬眼,哀哀地看了男人一眼。

    上一世,嬴湛最受不了她这般看他。

    男人转移视线,又清了清嗓子,“还有,江倾颜,以后有什么事就直说,不许你随便挂我电话,听见没?!”

    倾颜误会了他,自知理亏,便点了点头。

    就这样,倾颜和嬴湛终于走到了正常的相亲轨道上。

    这一日,她们将个人家庭和其他方面需要双方共同面对的问题,都告诉了对方。

    就是让对方事先心里有数。

    也表明她们很认真对待这份感情和婚姻。

    接下来的日子,两家人约了见面,将订婚的日子就订在了这个月底。

    倾颜培育的两种新品种葡萄,一种是“酒红女王”,抗病稳产,大粒,高糖、浓香,水分多,甜脆。

    另一种巨无霸,一粒葡萄有别的葡萄两三粒大。

    还有一种高产量土豆,高水肥条件下种植每亩产2000~3000公斤。

    倾颜将这三种新研发的农作物写好报告,就寄给了上面。

    月底,倾颜和嬴湛两家订婚了。

    这个年代的订婚朴实又简单,就两家人一起吃个饭。

    这个饭局,就在倾颜家。

    嬴湛家父母、爷爷携彩礼上门的。

    虽然这个年代的彩礼多是几十几百,有些因为条件有限,甚至不注重彩礼,或是买几套衣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什么的。

    但嬴湛家拿了六千八百块的彩礼钱,在这个年代相当于是一笔巨款了。

    除了给彩礼钱,嬴家还给倾颜和奶奶买了衣服、自行车、缝纫机、手表、黑白电视剧、单杠洗衣机、单门电冰箱等等。

    六千多块钱,王春华说什么都没要。

    其余的东西,王春华本来也不想收下的。

    但订婚这么重要的日子,要是什么都不收,寓意不大好,所以她就收下了。

    这个订婚宴后,两家算是正式结为了亲家。

    同时,两家商量了结婚的日期,就定在十月初八。

    一时间,倾颜嫁了个金龟婿的消息在九塘村传开。

    而嬴湛家给的彩礼,成了九塘村最壕气的彩礼。

    八月初二这一日,倾颜登上华国各大报纸头条。

    除了人名日报,北庄古镇晚报也说倾颜年轻有为。

    上面会将她研究的两种新品种葡萄在合适的地区大行种植,并将产出的葡萄作为华国的葡萄酒产业!

    而她新研发的土豆,将在北部以土豆作为主食的地区大量种植。

    并且,国家将倾颜定为国家重点科研人员、北庄古镇重点人才,给她在镇上分配了一套房子。

    还让她以北庄古镇为最先种植葡萄的地点,在古镇进行农产业规划。

    而这一点,正是嬴湛所管的。

    于是乎,她和嬴湛不仅是未婚夫妻,还成了同事。

    八月初二夜里,华国农业大学的校长带着老师、教授们,以及倾颜所处单位的领导带着科研人员,一行百余人,驱车数十辆,后备箱里别的都没放,摆的全是烟花。

    他们抱着烟花,浩浩荡荡地来倾颜家里庆祝。

    等他们进九塘村时,天都黑了。

    倾颜本想低调的,这下想不高调都不成了。

    九塘村的村民们知道后,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种地也是可以发家致富的!

    原来他们村真的出了个科研人才,连带着他们村都登上了报纸,出了名!

    原来钱跃进被处分,不是因为嬴主任,而是因为倾颜!

    也让那些认为倾颜填错志愿、认为倾颜只是个农妇的村民狠狠地打了脸!!!

    为了招待远道而来的宾客,倾颜赶紧上供销社买了酒肉、瓜子、花生、糖果、饼干什么的。

    还请村上做十大碗的厨子,拜托了村里的大婶大妈们整理菜,大晚上的,摆了十几桌。

    倾颜家里和院子都坐满了,还在村民们家里坐了几桌。

    嬴湛不知从哪听到的风声,也来蹭饭了。

    这天夜里,整个九塘村就跟过年似得,简直是热火朝天、高朋满座、鞭炮齐鸣,烟花齐放!!!

    这样热闹的场面,直到凌晨过后才结束。

    嬴湛作为倾颜的未婚夫,整个晚上俨然一副男主人架势,在宴席上招待宾客,发烟什么的。

    末了,倾颜家实在住不下这么多客人,他还带着宾客们去镇上的旅馆住。

    待嬴湛和宾客们离开后,倾颜走到奶奶的房间,将一个大大的信封递给了奶奶。

    今儿晚上,王春华嘴角一直带着笑容。

    如今见倾颜递了个信封给她,她没接,只是问:“这是什么?我老婆子可不认识字,要是信的话,你念给我听吧。”

    倾颜:“交给您的,您打开就知道了。”

    王春华听了倾颜的话,接过信封打开一看。

    只见里面全是钞票。

    王春华慢慢地数啊数,有百元大钞,有十元大钞,也有几块的,两毛的。

    数到最后的毛票儿,王春华就跟不相信似得,又数了一遍。

    数完第二遍,王春华笑着说:“一共是八千五百七十六块八毛钱,这是奶奶这辈子见过的最多的钱了,上一次见到这么多钱,还是嬴家给的彩礼。”

    听到这话,倾颜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奶奶辛辛苦苦将她带大,基本都是入不敷出,自然是没见过这么多钱的。

    她蹲在奶奶膝下,将脸蛋枕在奶奶膝盖上,“奶奶,这是我的一部分奖金,以后我要是有了奖金,我还交给您。”

    王春华:“那哪成,奶奶老了,能用几个钱,你们年轻人才正是要用钱的时候,你看你们马上要办酒席了,又要置办嫁妆,将来生了小孩,还要养小孩,供她读书......”

    倾颜赶紧打断,“奶奶,您想的太远了,原本酒席和嫁妆,嬴湛说了,这些他都会办好,但我觉着吧,酒席就交给他去办了,嫁妆我还是得自个添的,不然不像话。”

    王春华:“那是,他们家已经够好了,咱们不能什么都让他们家办,再说了,女孩子还是得有点嫁妆婆家才看得起。”

    说到这,她话锋一转,“不过我家倾颜有出息,怎样人家都看得起!”

    倾颜笑了笑,又道:“至于这个奖金,您就收下吧,我那存款上还有别的奖项奖金呢,不止是这些,我还有稿费和农业咨询费,去年有个上市的科研公司,每年给我百分之四的知识产权股份。”

    这个奖金,是学校和单位给的。

    那些大额的奖金和金钱,她们都是按时转在她的存折上。

    王春华一听,一脸震惊,“颜颜啊,虽然那个稿费和农业咨询费,还有什么知识产权股份,奶奶都听不懂,但有一点奶奶得跟你说啊,咱们做人得知足,不可以让上面的人亏本啊。”

    倾颜笑了,合着奶奶是怕她让单位亏钱。

    “奶奶,您就放心吧,这些都是正常的金钱来源,旁的科研人员和我也是一样的收入,而且,那个知识产权股份,当时我再三拒绝的,但上面还是给了我股份,想来是她们觉得值得,也怕别人出高价钱挖走我吧。”

    那个上市公司是国企,还是以她名字命名的,叫“倾颜农科”。

    “原来是这样啊。”王春华听了后,可算是稍微放心了一些。

    她欣慰地道:“咱们颜颜长大了,这次也是真的让奶奶在这个村庄上扬眉吐气了,你是不知道,这种感觉就跟做梦一样。”

    “以前她们总说我没了丈夫,还说我克死了丈夫,又说我没有孩子,这辈子只有孤独终老。”

    “等我捡了你回来养着,她们又说我这不是亲生的,会养个白眼狼,还说养儿防老,你不过是个女孩子,将来嫁人了,就是泼出去的水。”

    “到如今,我一个老寡妇无儿无女又如何?捡了个孙女儿,也不比人家儿子差,比人家儿子还要好,甚至,我家颜颜一个抵他们十几个儿子呢!”

    奶奶说什么,倾颜就静静听着。

    她从奶奶的话里听到了骄傲和自豪。

    说着,王春华从那几千块钱里抽了一些零头。

    然后,她将剩下的钱又塞进了信封,递给倾颜:“这七十六块八毛钱,奶奶就留着买点东西了,其余的钱,你收起来吧。”

    倾颜:“不要,我这钱就是给您的。”

    王春华:“好孩子,听话,奶奶吃你的,穿你的,用你的,根本就没用钱的地方,你的心意,奶奶心领了,这钱你要是不收着,这七十多块钱我也不要了。”

    其实,她就是怕自个把钱弄丢了。

    不然就是怕她走了,这些钱倾颜又不知道在哪。

    倾颜见奶奶语气坚决,只好把钱收好了。

    接下来的日子,倾颜接受了不少报纸的采访。

    有些记者是各地而来的,还有些,就是当地的记者。

    倾颜家的葡萄熟了,她将葡萄剪下来后,推着奶奶给村民们各送了些。

    那些村民直夸从没吃过那样大颗,那样好吃的葡萄。

    而倾颜登报不久后,听说徐芳离开了九塘村,回了京都。

    八月初十,倾颜和嬴湛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

    这个年代,一些上流社会的人会拍婚纱照。

    但北庄古镇这小地方,没有拍婚纱照的地方。

    倾颜和嬴湛既然选择在北庄古镇生活,也不是注重这些人。

    她们到照相馆拍了几张两寸的合影照片,就等于是结婚照了。

    再到结婚登记处做了登记。

    结婚证是一张背面是红色的纸,正面印有大红花,中间空着的地方写着两人的资料,就跟奖状似得。

    而“不能公开、不能牵手、不能亲吻”这三条规则,也在彼此近一步加深了解后,情不自禁间打破。

    八月十五日,嬴湛接倾颜和王春华去家里一起过中秋。

    此刻,倾颜和奶奶坐在嬴湛的车后座。

    嬴湛和司机张强坐在前面。

    虽然吧,之前倾颜和嬴湛的家人都见过面了。

    嬴湛家人也来过倾颜家。

    倾颜也去过嬴湛的单位,去过他父母的单位,但这是她第一次去嬴湛家里。

    倾颜让张强把车在镇上停了一下。

    然后她下车买了些水果、奶油蛋糕、乐口福、月饼,作为登门的礼。

    嬴湛一家人刚从西北地区回来,她们家之前是住在西北大院里。

    现在回了古镇,目前一家人都住在上面给嬴湛分配的单元房里。

    这个年代开始福利分房,许多职工为了住进职工单元房,那是挤破了脑袋。

    许多人从农村和筒子楼住进了设施相对完备的自成体系的独立房子,居住条件上升了一个大台阶。

    在众人眼里,单元房相当于豪宅了。

    待车停在一栋筒子楼前,倾颜远远地就看见嬴湛妈妈杨秀荷站在了大院门前等着了。

    杨秀荷不爱现在那些时髦的衣裳,而是穿着一身浅紫色的旗袍,头发高高盘起,脖子上戴着珍珠项链,耳-垂上配了一对珍珠耳环。

    整个人看起来高贵典雅,充满了富太太的优雅气质。

    倾颜推开车门,先是将奶奶搀扶下了车。

    嬴湛把后备箱的轮椅搬下来,并推着奶奶。

    倾颜转身回车里,双手提着礼品,张强也帮着她提礼品。

    好在嬴湛家就住在一楼,在经过门槛时,嬴湛和张强一起抬着奶奶进屋的。

    一进屋,倾颜就见嬴老爷子和嬴卫国坐在屋里的沙发上。

    进门后,倾颜转身将手里的礼品递给杨秀荷,“阿姨,这是我买的一些月饼,还有一些葡萄,是我自个种的,今儿早上才摘的。”

    杨秀荷没说什么客套话,而是一脸不乐意地问:“什么?你刚刚叫我什么?”

    倾颜整个人愣在原地。

    杨秀荷故作严肃道:“倾颜啊,之前你喊我阿姨就算了,现在你和嬴湛拿了结婚证,要是还喊我阿姨,我可不依了啊。”

    王春华也道:“你这孩子也是的,还喊什么阿姨,快喊妈。”

    顿时,倾颜一张脸就涨得通红。

    虽然上次订婚敬茶时已经改口喊了妈,而且公公婆婆也给了改口红包。

    但那是在一个很有仪式感的情况下,倾颜不觉得什么。

    在生活上这样喊,她还真没喊过,感觉就是有点喊不出口。

    倾颜抬头看了眼嬴湛,这个男人难得没有帮她说话,反而一副“等着她喊妈”的样子。

    倾颜张了张嘴,憋了好几秒,可算对杨秀荷喊了声“妈”。

    这一声“妈”,喊得杨秀荷笑得合不拢嘴,还甜甜地“诶”了一声,应下了。

    然后,倾颜又转身喊了嬴老爷子爷爷,喊嬴卫国“爸爸”。

    不过是简单地招呼了一声,赢家的大人们都笑眯了眼。

    紧接着,倾颜、王春华、杨秀荷、还有嬴湛家的保姆张姨,就一起弄菜了。

    几个女人,都围在厨房里。

    杨秀荷一面剥蒜,一面对倾颜说:“倾颜,你是不知道,以前我一直想要有个女孩,但是有计划生育,我生下嬴湛后,就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之前,我只听老爷子提起过你,后来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很亲切,感觉就跟亲闺女似得。”

    张姨:“可不是么,不然怎么会有人把女婿当亲儿子,把儿子当亲闺女的。”

    杨秀荷:“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反正啊,你进了我们嬴家,咱们就是一家人了,我便把你当亲闺女对待,你也不必拘着。”

    “外人看起来,我们嬴家可能又有退伍军人,又有做生意的,嬴湛又是主任,以为家里会很严肃,其实我们家很随意的,你和奶奶啊,长期和我们呆久了,就知道了。”

    倾颜点点头应了。

    她能够感受到嬴湛包括他的家人打心眼里喜欢她。

    所以杨秀荷才会这样说,想要她早点融入这个大家庭。

    虽然嬴家是有钱人家,她却完全没有那种门第差距的压迫感。

    王春华听了杨秀荷的话后,一脸动容地道:“能进你们家啊,是我们倾颜的福气。”

    她就像多数长辈那般,心里认为自家倾颜是最好的。

    但是在亲家面前,多是说自家小孩的不是。

    杨秀荷:“哪里,倾颜也很优秀,主要是年轻人看对眼了,就比什么都好。”

    嬴湛家用的是煤气灶,做饭炒菜倒是省事儿。

    一个半小时后,一桌子饭菜就做好了。

    倾颜将奶奶推到圆桌前,就帮忙端菜上桌了。

    不多时,一大家子人就坐上了餐桌。

    一般情况下,张姨和张强是和嬴家一起吃饭的。

    不过今儿日子特别,不止是嬴家要吃团圆饭,她们也要与家人团圆。

    所以,嬴家给她们放了假。

    做完饭后,杨秀荷给了她们一人一盒月饼,就送走了她们。

    紧接着,嬴湛一大家子坐上了餐桌。

    桌上有代表团圆的月饼,有清蒸大闸蟹、香辣螃蟹、红烧猪蹄、清蒸鱼、辣子鸡、香菇荷兰豆、清炒豆角等家常菜。

    嬴卫国开了瓶酒,杨秀荷开了瓶橙汁。

    桌上,男人倒酒,女人喝橙汁。

    待众人杯中都有饮料后,各自端着面前的玻璃杯,伸手到中间一起碰杯。

    “噹”的一声,大家面上都带着喜悦的笑容。

    嬴老爷子抿了一口酒,笑道:“嬴湛,爷爷看人的眼光不错吧?”

    那一次,嬴湛骑自行车回来就愿意相亲后,他就知道这门亲事一定能成。

    因为,以前嬴湛听说相亲就反感,对女人也态度冷漠。

    唯独对这桩亲事,那是热情得不得了。

    嬴湛面上带着笑,朝嬴老爷子点了点头,还和嬴老爷子碰杯,“谢谢爷爷促成良缘。”

    一家人碰杯后,杨秀荷道:“对了嬴湛,你们的婚房准备什么时候砌?”

    王春华一听说要砌房子,忙说:“不用砌房子,这多费钱呐,我看嬴湛这单元房就不错,上面也给颜颜分了一套房,够住了。”

    她见过村里的年轻人结婚,她们结婚了都是跟父母住在老房子里的。

    像这样专门为了年轻人砌房子的,她还是头一次听说。

    杨秀荷笑了笑,“够住是够住,但是嬴湛这房子只三室一厅,我听说颜颜分到的房子是两室一厅,这样的话,我们一大家子就得分开住。”

    “可我们家四代单传,嬴湛是我们唯一的儿子,我们是不可能分家的,就像您,只倾颜一个孙女,要是让你和她分开住,您心里也是不好受的,对吧?”

    “而且,颜颜不是要搞农作物研究嘛,这附近又没有地给她种,到时候如果要农村和镇上两头跑,怪累的。”

    “所以,在亲事谈成的时候,嬴湛就和我们商量过了,他要在镇上买块地,用来砌房子,作为她们两口子的新房。”

    “现在正好是商品房兴起的时候,我和卫国打算转做房地产,嬴湛出钱在镇上买了一大块地,建房的钱就我们出,我们还给她们两口子留了一块风水宝地,专门给她们砌一套独栋的公寓。”

    “到时候她们想装修成什么样,照她们的喜好去装修,等房子搞好了,我们大人也能跟着住进去,一家人还是要整整齐齐的,您说是吧?”

    王春华听了后,颤抖着嗓音点头,应了声“好”,“这样就再好不过了,只是我这个老婆子,终究是拖累了你们。”

    语音刚落,嬴湛、嬴卫国、杨秀荷连说不是,纷纷宽慰王春华。

    就连嬴老爷子也道:“老姐姐,你要是这样说,那我就认为你是在影射我,认为我这老头子拖累了年轻人。”

    这样一来,把王春华给吓到了,“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嬴老爷子,“既没这个意思,咱们又都是一家人,往后就不要再说两家话了。”

    嬴卫国也道:“是啊,老婶婶,常言道,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怎会是拖累呢?”

    王春华点了点头,终是应下了。

    她一直认为自个是个拖油瓶。

    可是嬴家上下似乎从来不这样认为,也从没嫌弃过她。

    倾颜本来是想安慰奶奶的。

    不曾想,还不等她开口,嬴家就安慰好了奶奶。

    紧接着,一家人都在聊接下来的家庭规划和打算。

    奶奶说,等新房子砌好了,就不必买电器什么的了。

    让嬴湛把上次送的彩礼电器搬到新房去。

    说是反正到时候她会跟着一起住进新房,也能省一笔花销。

    嬴卫国说倾颜小两口结婚的时候,就用自己家的品牌酒。

    嬴老爷子说要打电话请那些战友来参加婚礼。

    杨秀荷说要是倾颜生孩子了,酒厂和房地产的事她就暂时不管,带几个月孙子,伺候倾颜月子。

    饭桌上,倾颜感受到的,是浓浓的家庭气息。

    嬴湛诚不欺她,他的家人都很好。

    哪怕她还没进门,她们已经把她和奶奶当做了家人。

    且嬴湛的家人都很齐心,一家人都朝着一个目标前进,做什么都是为了这个家里好。

    家里大小事情都有商有量的,按照轻重缓急有条不紊地安排着。

    就连她们对奶奶的尊敬,也不完全因为奶奶是长辈,而是因为是一家人。

    杨秀荷还对倾颜说,她们做长辈的,只要她和嬴湛好,她们做长辈的就高兴。

    吃过午饭后不久,倾颜和奶奶就要回家了。

    嬴湛开车,送倾颜和奶奶回家。

    下车时,倾颜先将奶奶扶在轮椅上坐着。

    奶奶想她们单独呆一会,便自个扶着轮椅进了院子。

    嬴湛趁着奶奶进屋,从车里掏了个黑黑的东西塞到倾颜手里。

    倾颜低头一看,是个大哥大。

    于是,她将大哥大又塞回嬴湛手里,“你买这么贵的东西给我做什么?”

    这大哥大市价两万多的,入网费也要五千元左右,加起来都三万块了。

    普通家庭一年的工钱才几百块,他一送就送这么贵重的礼物,壕的像个暴发户一样。

    嬴湛不管,强制塞到倾颜手里,“这不是方便联系。”

    倾颜:“家里不是装了电话,你可以打电话啊。”

    嬴湛:“打电话你也只有早上、午饭、晚上在家,多数时候你下地了,我打电话都没人接。”

    倾颜:“可我下地干活也用不着这个呀?你见过哪个种地的,在腰上别个大哥大,太笨重了,还怎么干活?”

    她看着手里的大哥大,一脸惆怅,“这玩意能退吗?”

    倾颜觉得自个又不是搞应酬,谈生意的,不然买个大哥大兴许还有点用。

    关键她每天就是家里、地里、供销社,三点一线。

    且家里又有座机,这大哥大对她来说根本就派不上用场,简直就是浪费钱。

    嬴湛:“这么贵的东西,除了质量问题,当然不能退了,而且我这里面还预存了两千多的话费。”

    倾颜:“爸妈不是开酒厂的吗?酒厂用得上吗?”

    “她们都有大哥大,就连爷爷都有。”嬴湛蹙眉,“再说了,我们这才刚订婚,送你的礼物哪能说退就退,说转手送给别人就送给别人?”

    倾颜抬眼,娇嗔地横了男人一眼。

    这个男人,都不跟她商量,就直接买了这玩意,这就是在先斩后奏!

    嬴湛一把揽着倾颜的肩膀,低头温声哄道:“好了,别生气了,这样你以后就不用等到晚上才能和我通电话了。”

    “是你这样想吧?”倾颜挣扎了几下,就逃离了男人的怀抱。

    四处顾望了几眼,见没人看见,她推着男人到车边,“好了,你赶紧回去吧。”

    嬴湛见女人让他回去,不由得狠狠地咬了咬牙,这个冷漠无情的女人。

    他开车坐上驾驶座,哼,等结婚那天,看他怎么收拾她!

    ------

    十月初八,是倾颜和嬴湛大婚之日。

    婚宴办在游轮上,这个想法是嬴湛想的。

    嬴湛是城镇规划建设和城市土地资源管理主任,人脉自然广。

    倾颜身为农作物教授,人脉也广。

    加之嬴老爷子战友多,嬴卫国生意做的大。

    那么,来参加这场婚礼的宾客肯定会很多。

    只不过,嬴湛的工作特殊,不好铺张浪费。

    加之倾颜也喜欢低调,所以两人除了在游轮上办婚礼,其余的都是正常流程,并没有很奢华。

    这一日,古镇河面上的一艘游轮,到处都贴着红色的囍字。

    游轮有三层,地下室是船员们吃穿住的地方,二层是摆酒的地方,三层是客人休息的客房。

    虽然这个年代已经有人穿婚纱了。

    但是,倾颜就像她上一世说的那般,那时她幻想着自己嫁人了,要来一场传统的中式婚礼。

    这一世,她便是穿着红色的嫁衣,办了一场传统的中式婚礼。

    头发高高盘起,头上戴了有大红花的夹子,胸前别了个大红花胸针。

    嬴湛则穿着一身枣红色的中式袍褂,前襟绣有金色龙腾和银色云腾图案。

    白天,王春华把倾颜的手放心地交给了嬴湛。

    倾颜和嬴湛给长辈们敬酒,在亲朋好友的祝福声中结了婚。

    晚饭后,倾颜换上了一身红色礼服长裙,嬴湛也换上一身黑色的西装。

    同时,结婚时最热闹的闹洞房开始了。

    闹洞房主要是让新郎新娘消去害羞的感觉。

    而洞房就在游轮二层的一间宽大的房间里。

    房内贴满了囍字和大红花绸。

    在宾客们闹洞房时,倾颜的脸就跟醉了似得,红扑扑的。

    反观嬴湛,倒是一点的淡定。

    最后,嬴湛瞧着倾颜实在是羞得不成样子,就发了几条烟,将那些闹洞房地打发了。

    待那些人都散了后,嬴湛将房间的门反锁上。

    倾颜坐在铺着大红喜被的床上,看着男人。

    他就像个西装暴徒一般,哪怕西装包裹着身躯,仍然能看出衣料下是具怎样健壮的身材。

    并且,男人还走到床边,当着倾颜的面宽衣。

    他一副磐石模样,站在她面前。

    西裤包裹着修长的大腿,修身的西装勾勒着强健的腰身。

    修长有力的手指搭在西装扣子上。

    且他解扣子时,神秘深邃的墨瞳一瞬不瞬地盯着倾颜。

    搞得倾颜羞得满脸通红。

    她转过身,坐在梳妆台前,背对着男人,自顾自地卸着头上盘着的发。

    下一刻,脱掉西装的男人却站在了她的身后。

    他也对着她面前的镜子,拉了下领带,卸下了领带,继续解衬衫扣子。

    倾颜看了眼镜子里的男人。

    不过是宽衣而已,却给人一种强烈的侵略性。

    整个人就像是行走的荷尔蒙,浑身都带着痞坏的色-气,让倾颜这个一向冷静理智的女教授忍不住面红耳赤。

    随着男人脱掉西装和衬衫,露出小麦色的健康肤色。

    整个过程,他都非常深沉地看着镜子里的她。

    下一刻,镜子里的男人俯身,从身后将她拥在怀里。

    嬴湛将女人紧紧拥在怀里的那一刻,感受到怀里的女人微微瑟缩。

    她就像风雨中纤细的柳枝,春风堪折。

    薄唇贴着女人的耳垂,沙哑道:“倾颜,你终于嫁给我了。”

    就在这时,想必是河面打了个大浪,船剧烈摇晃了一下。

    倾颜跌入男人怀抱,轻声道:“外边有浪了。”

    嬴湛低低“嗯”了一声,宽大的手掌掐了女人的腰-臀一把,薄唇贴在女人耳旁低低的蛊惑,“咱们在船上,自然会有浪,河面上水越多,起风时浪就越大,船才摇晃得厉害。”

    一番话,似是意有所指。

    说完,他一把扳过女人的身子,深沉地凝视了女人几秒。

    然后抬手挑起女人的下巴,狠狠地吻下。

    吻了几下后,嬴湛蹙眉,睁大眼睛看了眼闭目的女人,似是诧异。

    但很快,他就顾不上其它。

    不知不觉间,嬴湛扣着女人的腰臀,亦步亦趋地往床边走去。

    然后,两人双双跌入柔软的席梦思床上。

    嬴湛单手撑在女人左侧,将她压在怀下。

    右手摸到床头柜上的录音机,摁下开关。

    顿时,录音机就放起了甜蜜蜜这首歌。

    而床上的俊男美女,有了歌曲作为消音的神器,自然是坠入了新婚的甜蜜。

    不多时,嬴湛从床头柜里翻了个巴掌大的纸质袋子,那袋子上写着某某乳胶厂制作。

    他一把撕开包装,尝试一番后,终是将那小不垃圾的玩意扔了。

    嬴湛低低地咒骂了几句,“罢了,我们都是夫妻了,这玩意也没必要用。”

    情到深处时,倾颜红唇轻启,如歌如韵地唤了一声“湛......”

    听到这声称呼,嬴湛整个人微微一怔,“倾颜,你唤我什么?”

    从女人娴熟的吻,再到这一声“湛”,无不让他多想。

    倾颜睁开迷离的眼,看着身上的男人。

    一时间,双眸噙了一层晶亮的水雾。

    她牵了牵唇,欲说还休。

    嬴湛看着女人泪眼婆娑的美眸。

    此刻,这双眼睛熟悉而陌生,似乎和之前那几个月不一样了。

    对上这双眼睛,他仿佛通过她的黑瞳,穿过前世的光阴,穿过北临国的风风雨雨,穿过千百年忘川河的炼狱。

    这样一双美眸,曾无数次在他脑海中回荡。

    倾颜也对上男人深邃的墨瞳。

    这双眼睛里,夹杂了复杂的情绪,这是上一世她在他眼底从未见到过的。

    就像是一个经历地狱炼火千锤百炼的男人,终于遇上了心尖尖上的那个人,那眼底,情感充沛。

    倾颜眸光潋滟,眼底含着笑意,心跳如擂鼓,红唇轻启,看似漫不经心地问:“嬴湛,敢不敢让我信你一回?”

    不知怎的,她也是不久前,才突然有了上一世和他的记忆。

    听到这话,嬴湛只觉得有把熊熊烈火在他心尖尖上燃烧。

    那颗黑暗已久的心,再次被点燃,被照亮。

    嬴湛整理着女人脸颊旁的秀发,替她将秀发挽到耳后。

    他低头,性感的薄唇落在女人的眉心、琼鼻、娇艳的红唇之上。

    一点又一点,温柔地啄吻着她。

    每吻一下,似乎都带着无限爱意。

    末了,他将唇落在女人的耳旁,嗓音深沉又深情,“倾颜,上一世的嬴湛,是天下人的君王。这一世,我只是你一个人的丈夫!”

    闻言,倾颜心里除了甜蜜,却又有些酸涩。

    在他说这一世是她一人的丈夫时,她的心尖尖上就像是弦拨一声惊雷万里,动容的同时,也胆战心惊。

    她闭上眼睛,眼角有滴泪在眼角滑落,放心的将自己毫无保留地交给了他。

    不多时,嬴湛吻着女人眼角的泪,“疼吗?”

    倾颜:“你知道的,我一直很怕疼。”

    怕自己的一颗真心付错了人,怕被辜负,怕被伤心,怕心疼。

    嬴湛将怀下的女人紧紧拥在怀里,却又不敢太用力。

    就像是捧着一颗少女的真心,珍而重之。

    男人薄唇轻启,轻声哄道:“别怕,乖乖。”

    上一世,倾颜不敢爱。

    这一世,身边的女孩告诉她,女人活着就是为了嫁个好男人。

    可是这一世的嬴湛让倾颜明白过来,对的那个男人会让你知道,活着只是为了自己。

    这一世,洞房花烛夜后,两个年轻人将再一次珠联合壁,试着在新时代摸索共同的新旅程!!!

    ------【全文完】------

    -------------------------

    这一章共1.3万+字,因为是一个完整的番外结局章,就放在一起更新了。

    又到了和书中每个角色说再见的时候了。

    啰嗦话上次都说了,这次想再次谢谢小可爱们一直以来的支持,有缘再会(抱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