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魔幻降临纪元 > 第二章 所谓黑暗!
    “老哥,你找我到底有什么事?”陈宇看向青年,晦暗的灯光下,青年的脸庞有些模糊。

    两个面貌不同,性格更是截然相反的人,却是亲生兄弟。

    “没事就不能找你吗?从现在开始,在我这好好待着,哪里也不许去。”陈墨脸色平淡,打量窗外雪景,隐藏在眼镜后面的眸子频频闪烁,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为什么?”因为好奇,也因为对于陈墨这无厘头的要求有些不忿,陈宇皱眉问道。

    “为了你的安危着想。”沉吟片刻,陈墨在犹豫了片刻,还是决定不告诉他真正的原因,转而组织了一下语言说道。

    为了自己的安危?难道说有人要害自己,自己的哥哥知道些什么?但是为什么他不告诉自己,因为自己没有能力解决吗?一句话,让陈宇联想到许多。

    “别想多了,过了明天,结果就出来了。”陈墨没有言明,却让陈宇内心的疑惑更甚了。

    凭借着日记上的信息,凭借陈墨的先知先觉,十八年的时间,虽名声不显,但也不可能平凡,自然能接触到一些普通人无法知晓的信息。在陈宇的眼中,自己哥哥显然是知道了什么信息。

    “到底出了什么事?”对未知事件的好奇心让陈宇想要刨根究底。

    “末世。”看着陈宇不死心的样子,沉默许久,两个字从陈墨的嘴中淡淡吐出。

    不信,质疑,在陈宇的眼中闪过,不过联想到陈墨的身份,以及他不屑于说这种谎话来骗自己,取之而来的是惊恐和不安。

    “原因呢?末世的原因是什么?”陈宇问道。

    “不知道。”陈墨神色平静,仿佛末世在他眼中,只是一件很普通的事情。

    “不知道?你怎么可能不知道?还是你不愿意说?”陈宇疾声厉色的看着陈墨。

    “你怀疑是我的手法?”陈墨依旧脸色淡然,读出了他的想法,对于自己弟弟的不信任仿佛没有看见一般。

    “难道不是吗?”陈宇质问道。

    陈墨摇头。

    “那为什么不告诉所有人?”陈宇继续寒声道。

    “就算说了,又有多少人会相信?哪怕是揭露我自己的身份,让他们相信,哪又如何?只会让末世来的更快。”陈墨一句话将陈宇接下来想说的话全部堵死。

    “我要把韵儿接过来。”陈宇再次说道,说着便朝门口跑去。

    “找处安全的地方送她过去,然后马上回来,十二点前,必须回来。记住,你不能将原因透露给她,也不能把她带回来。”陈墨也不阻止,因为他知道自己阻止不了。不过若是多了个人,哪怕只有一个,也会将他的计划打破,因此只是让陈宇将自己的女朋友找地方安顿好。

    陈宇没有问为什么,也没有再据理力争,看得出这已经是陈墨的极限了。

    夜渐深,雪花依旧在飞舞,城市内逐渐亮起灯光。

    直到陈宇回来,已经是近十一点,一阵困意袭来,陈墨便睡去了。

    一道流星划破虚空。

    轰!

    流星砸入地面,惊起一声巨响,恐怖的波动,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从近看去,应该是一块陨石。

    地面上,泛起不易察觉的白光。从陨石的周围扩散。

    十米

    百米

    千米

    直至,笼罩了整个地球。

    这是一处黑暗的空间,无尽的黑暗笼罩着陈墨,让他看不见任何东西。

    “这里是哪?是梦吗?”陈墨微眯双眼,恍惚间,似乎想起了什么:“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黑暗降临?看样子,我是陷入了思维误区,所谓黑暗降临,并非是指整个地球都陷入黑暗吗?”

    虽是疑问,声音中却充满了肯定。

    “我改怎么离开呢?”陈墨下意识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却发现,自己的眼镜并没有戴上。

    “这是我的意识?还是肉身?”他“打量”着自己,看不见,但感觉无比真实。

    他坐了下来,像是放弃了,不再挣扎,食指敲打着大腿,发出紧凑而有节奏的声响。

    突然,黑暗之中,多出了一只眼睛,一只人类的眼睛。眼睛很大,少说有百米直径,饶是黑暗,也无法遮掩住这一只眼睛。

    这只眼睛,骤然间爆发出无尽的威严。

    神威如狱!

    这是陈墨此刻的感受,不过他心中并没有害怕。

    巨眼中,有仇恨,有愤怒,有不甘,仿佛陈墨与它有仇,它想要报复陈墨,却无法做到。

    “我们认识吗?”陈墨好奇的看着它,手指依旧在敲打着大腿。

    “你就是天道吧?”巨眼没有回复他,陈墨脑海中想起那句话,黑暗降临,天道复苏,自顾自的接着开口道。

    “天道?这就是你们人类对于我的称呼吗?巨眼没有继续沉默下去,而是“开口”,旋即,它语气一转,透着无尽的杀意:“但是,人类必须灭亡!否则难以抵消你们对我的伤害!”

    说完,巨眼开始缓缓的淡化,未过多久,便消失不见。

    陈墨仍是那副样子,忍受着寂寞,在他的脸上,看不出有不耐的情绪。

    不知过了多久,随着第一道裂缝出现,空间再也承受不住,越来越多的裂缝出现,空间开始破碎。

    一缕光明,宛若希望一般破开黑暗。

    陈墨睁开双眼,转头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钟,时针,不偏不移的指在了十二点整。

    他平时的生物钟很规律,一般情况下,晚上十一点睡,早上七点起,就是再晚,也不曾超过九点。

    “十二点,对应的是2018年12月24日正午吗?”陈墨内心瞬间清楚了这不同寻常的事情为何会发生。

    一番洗漱之后,戴上眼镜走到客厅,没过多久,陈宇也走了出来。

    “老哥,早。”只见陈宇打着哈欠说道。

    陈墨没有回答他,而是愣愣的看着窗外。窗外,有白色的细小颗粒飞落,然而陈墨清楚的发现,那绝不是雪花。

    “哥?”间陈墨没有回答自己,陈宇推了推他的肩膀,同时顺着陈墨的视线看去。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