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魔幻降临纪元 > 第四章 少年的来历?
    陈墨手中捏着令牌,这是一枚铁质的令牌,上面刻着七个字“青城派外门弟子”,反面,刻着一副图案,不知是何意思。陈墨只能从那七个字上面去想。

    青城派?

    青城派是道教内丹修炼的派别,应该是在川省堰江市的青城山上,而这里,是魔都,距离青城山相隔十万八千里,青城派的弟子,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自己家中,而且还要击杀自己二人?

    在武侠中,也有青城派这一帮派。

    陈墨弯下腰,在少年的身上摸索了一番,片刻之后,两本古朴的书籍再次出现在他手中。

    青城剑法,这是其中一本书的名字,翻开第一页,是对这本书的介绍:青城剑法,是青城派的基础剑法,亦是心法。

    另一本书籍,却是让陈墨肯定了少年的来历,虽有些不切实际,但他不得不接受自己对少年来历的猜测,也只有这样的猜测,才能够解释少年是如何凭空出现在他的家中的。

    天罗步,演变于奇门八卦之术,是青城派三大绝学之一。当然,这一切,都要加上一个前置,那就是,在云海玉弓缘之中。饶是以陈墨的心性,在知道这两本秘籍来历的时候,也忍不住身体颤抖。天罗步,这在云海玉弓缘一书中,可是连邪派第一高手,乔北溟都要偷学的身法秘籍啊。哪个男人心中没有一个武侠梦?陈墨也是个男人。

    陈墨内心激动的同时,一旁的陈宇看着地上的少年尸体,他不是第一次看到死人,然而却是第一次看见有人死在他的面前,而且死相还是如此凄惨,因此一阵脸色惨白,哪怕知道自己二人不杀他,死的就会是自己,两者之间只有拼出个你死我活才行,但对于做出这些事的主要人物,自己的哥哥,“主犯”陈墨,亦是多出了一分害怕之意。

    “呼,这就是老哥所说的末世了吧?世界已经变化,我必须做出改变,若不然,还谈何在这世界中活下去?”深呼吸一口,陈宇终于正视了眼前的一切,做好了思想觉悟。

    “老哥?”抬头看去,发现陈墨正看着自己,他微微一愣。

    “恩,想清楚了?”作为陈宇的哥哥,陈墨比谁都清楚自己的弟弟,他缺少的,只有那一分果断。

    陈宇点头,陈墨继续说道“想好了,那就跟我来吧。”一边说着,一边淡定的将自己脱臼的手臂接了回去。

    地面上,少年的尸体依旧横躺着,如果不是自己手中这两本秘籍,还有少年的出现方式,自己恐怕就会认为这少年是个“真人”了。

    陈墨随手拿起桌上的手机,看着屏幕上,消失了的信号,自嘲一笑,他早就知道了会是这么一个结果,但,只要还有一丝希望,他就不想放弃。

    十二月的冷风依旧在吹,然而世界却已经变得截然不同了。冷风刮着陈墨的脸,刮得他生疼,让他不得不接受这一残酷的现实,世界,已经变了!

    唉!

    一声无奈的苦叹,也不知是在叹息人类的未来,还是在叹息世界的变化太快,也可能是两者都有。陈墨压下心中的苦涩,不再去想这些事情。毕竟,想也没用!自己根本无力改变。

    带着陈宇进入书房,陈墨先是将台灯挪开,原本台灯所在的位置,露出了一个微不可查的小洞,换作是其他人,绝计不可能在意。他取出一根针,对着洞孔戳进去。只见书桌的一侧,突然多出了上百根线。

    陈墨随手捋了一遍,从中找出了一根,这根线与其他的线没有任何差别,不过若是从左数到右,那么它是第五十七根。为了确保正确,他数了不下三遍,才用力将这根线拔了出来。

    下一刻,在两人看不到的地方,数不尽的齿轮开始运作。

    陈墨将一侧书架推开,后面露出一个合金铁门,上面则是一块机械锁。他拨弄一番,铁门才终于被打开。

    合金铁门之后的世界,比陈宇想象中的要简单许多,在陈宇想象中,应该是数个穿着大白褂的科学家在一些高科技仪器上,疯狂的工作。然而此时看去,里面根本没有人,也没有想象中的高科技仪器。

    一桌一椅两张床,房间内的布置非常简单。这间房间整体银白,由不知名金属建成,看上去冰冷而充满了科幻感,其次便是数把闪烁着锋芒的刀剑,堆成了小山的食物,饮用水,还有医药,。除此之外,还有两扇门,门后是什么,陈宇看不到,也不知道。

    这一间密室,陈墨便是专门为了末世而准备的,虽然没电没网的,但胜在安全,即便是七八级的大地震,只要躲在这里也会安然无事。

    见陈宇疑惑的打量那两扇门,应该是在好奇门后到底有着什么,陈墨也没有丝毫要隐瞒他的意思,反正过久了之后,他肯定是会知道的:“左边那扇门后是浴室,另一扇门后,是一些必要的设备。”

    所谓一些必要设备的作用,能够无非就是从地面上抽取空气注入到这里,因为这里通体都是密封的,想要住人,自然也就需要空气,同时也是为了防备类似于洪水这些灾害。建这间房间之前,陈墨几乎是将能想到的灾害全想了一遍。

    不过看陈墨现在皱眉的样子,似乎还不太满意。实际上,也确实是如此。虽然曾经将地球上可能发生的灾害都想到了,然而真正的末世一出现,便已经打破了陈墨的世界观,想要应付目前的情况,即便他想的再多,但是也需要能够做到啊。就现在来看,光是凭空出现的幻想中的人物,自己就已经没有任何办法对付了。

    “罢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吧。”陈墨揉了揉有些头疼的眉心,无奈放弃的自己的想法。

    预防无用,那自己就见招拆招,在希望的目光下,陈墨翻开那本青城剑法。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