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魔幻降临纪元 > 第五章 《青城剑法》
    剑法一共三十六式,暗合天罡之意,修炼剑法的同时,亦是能修炼出内气,这一本功法,可让人修炼到武道后天巅峰,也就是凝气境巅峰,如果有所机缘,甚至能够修炼到武道先天境界,即筑基境。

    陈墨不懂其中的境界究竟有什么区别,不过他清楚,照着练绝计不会有错,想必那少年就是修炼了这门功法,才能体魄超过自己等人的。

    这里的刀剑,都是用最坚硬的合金打造的,并无差别,陈墨随手拿起一柄合金长剑,照着功法上的图文摆弄着。起初有些生涩,不过慢慢的,便越发的熟练。

    一次两次

    五次。

    七次。

    每三十六招为一次,足足起次,陈墨的体内才诞生了一缕内气。感受着腹部,哦不,那应该叫丹田。在那里,有一缕内气在盘旋,只要自己意念一动,就能够将这缕内气负在自己的攻击上。而在诞生第一缕内气的瞬间,陈墨也感受到了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少许的提升,虽然不多,但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了。而且,自己的近视,似乎也完全恢复了,只是一时间不戴眼镜有些不习惯,还得慢慢适应下来。

    运转七次青城剑法便在体内诞生第一缕气,纵然算不得天才,但是这天赋,也能排在上流了。毕竟最佳的武道修炼时间,是十五岁到二十岁,而陈墨,他已经二十二岁了,已经过了这个年纪,修炼天赋自是有所下降,如果放在他二十岁之前,或许能称得上是个天才。

    陈墨将青城剑法交给陈宇,不说好东西要一起分享,作为自己的弟弟,自己不可能一直保护着他,因此陈宇也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才行。

    片刻之后,饶是陈墨,也面带震惊的看着陈宇。一次,仅仅一次,陈宇便修炼出了内气,并且达到了后天一层。要知道陈墨虽然有了内气,却也只有一缕,算不得后天一层。可见陈宇的天赋,有多恐怖。

    陈宇是自己的弟弟,因此陈墨也没有嫉妒之心,倒不是说他生性淡薄,陈墨其实比谁都要强,然而事关天赋,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陈墨苦笑一声。

    摇了摇头,甩去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陈墨微眯着眼,看向陈宇,笑道:“来吧,让我看看,后天一层是什么样的实力。”

    一向对哥哥言听计从的陈宇有些犹豫,他刚突破到后天境一层,自身力量的暴涨导致他还不能完全掌控自己的力量,生怕伤到自己哥哥。

    “不必担心,动手吧。”陈墨微笑,对于陈宇的心里想法一目了然。

    “那好吧,我来了。”陈宇无奈点头,一个健步冲了出去。身影一闪,已然出现在了陈墨面前。

    速度很快,比神秘少年都要快上不少,之前的少年应该没有达到后天一层。

    陈墨一边防备着的同时,内心对两人做出了比对。

    手持长剑,在陈宇即将攻击到自己的那一刹那,陈墨长剑横摆在自己的胸前。

    叮!

    金铁交加之声响起,陈墨只感觉握着长剑的右手上一股巨大的力量袭来,长剑险些就要脱手而去。陈墨后退一步,卸去那股巨力,同时手腕一转,长剑上挑。

    前所未有的危机感在陈宇心头浮现,他心中大骇,当即身形暴退,凝重的看着陈墨,不明白自己明明实力要强大不少,却为何依旧不是陈墨的对手。

    “还不够狠辣啊,报着杀死我的想法,动手吧。”陈墨眯了眯双眼,眼中闪过一道阴翳的目光,陈宇的表现,让他很不满意。

    “那怎么可以?”陈宇惊呼出声。

    “没什么不可以的,不想死那就尽你的全力。”陈墨面无表情,说话的同时,脚下猛然一蹬,速度骤然提升。

    长剑化作银芒,带着可怖的杀意,划过长空。

    会死的!绝对会死!

    陈宇瞳孔微缩,自己若不尽力,这一剑根本挡不下来。一丝犹豫在眼中闪过。

    攻击临近,陈宇神色一凛,果断出手,他已经顾不得会不会伤到陈墨了,如果自己不动手,等待他的,将会是死亡。

    丹田中的内气随着自己的意念,附着在攻击之上。凌厉霸道的气势,在陈宇的身上骤然升腾而起。在这一刻,陈宇就好像瞬间完成了从普通人变成一位绝世剑客的转换。

    长剑在他手中轻鸣,寂静的密室中一阵微风拂过,不但没有让陈墨感受到应有的清凉,反而有些冰冷刺骨。

    属性内气!

    一个念头在陈墨脑海中出现。普通的内气,是不具备任何属性的,而属性内气,自然就是具备特性的,这特性,不只有金木水火土这一类属性,也可能是带有锋利,腐蚀之类的特殊变化。

    特殊的内气,一般来源于自身的血脉或者体质,而陈宇的属性内气,应该是源于体质,就类似于中的那些特殊体质。若是没有猜错,陈宇的特殊体质,应该是对于他修行剑道有极大的帮助。

    长剑横置,陈墨企图用同样的方式挡下这一剑,然而事实证明,同样的方式,面对不同的攻击时,未必会有用。

    咔嚓!

    一道碎裂之声响起,一把坚硬的合金长剑,竟然在他的目光中,生生的被斩成了两半,不敢有丝毫大意,顾不得形象,陈墨猛地朝旁边打了个滚。即便如此,右臂依旧被切开了一道口子,深可见骨。

    “哥,你没事吧?”陈宇见陈墨受伤,慌忙跑了过去,说到底,还是自己对力量的掌控不够娴熟,如果能对自己的力量完美掌控,最终的结果,只会是斩断长剑,而不会伤到陈墨。

    “没事,小伤而已。”陈墨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自顾自的包扎着。

    “老哥”一时间,陈宇不是那种善于安慰别人的人,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他看见,陈墨的眼底,闪过了一丝落寞。

    寂静的密室,唯有灯光在摇曳,两人,默然不语。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