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魔幻降临纪元 > 第六章 伤齿龙
    一眼看去,高山耸立如天柱,老树丛生似龙虬。一夜的时间,外面的世界早就变得截然不同,如果不是周围的废墟中,陈墨还能够从中分辨出这些都是曾经见到的建筑物,他怕是会认为这里已经不是在地球上了。

    高空中,诡异的有一丝丝弧光闪过,肉眼可见。地球,在一夜之间变得让人感觉陌生了。

    林中,时不时惊起一声咆哮,咆哮中带着霸道杀意,似是有着洪荒猛兽隐藏在其中,让人望而生畏。

    陈墨两人其实依靠着储存的食物,足以存活一个月,不过坐吃山空非是长久之计,而且被动防守也不是两人的性格,因此在斟酌许久之后,两人方才决定,主动出击。

    目光所及,唯有树木山石,然而从那阵阵咆哮声来看,其中的危险又怎会少?

    进吗?

    不得不说,面对这一选择,陈墨开始犹豫了,明知前方等待他的,极有可能会是死亡,哪怕是一向果断的陈墨,也忍不住有些许迟疑。

    进。

    沉吟片刻之后,陈墨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倒不是他突然变得勇敢,在世界的改变超出了他的预测之后,陈墨便已经知道,自己的准备,对于将来可能发生的事情,根本不值一提。或许将来随便出现一个强者,挥手之间,就能破除密室的防御。

    身后,陈宇手持着长剑,迈步跟上。仅仅一夜的时间,他对于剑的理解又增加了不少,如陈墨所料不错,果然是剑道方面的体质。

    此时的陈宇,动作之间多了一分飘逸,一分凌厉,实力,更是达到了后天三层。但便是如此,对于陈墨依旧非常崇敬,这与实力无关,只是因为他是自己的哥哥,在父母去世之后数年,如果没有他,自己恐怕已经死了。

    吼!

    就在两人还未走出几步的时候,传来一道怒吼声,声音很近,听起来就像是在自己的耳边传来一般。

    天罗步!

    陈宇脚下踏出一步,这一步,玄妙异常,转眼之间就出现在了陈墨面前。他的神色凝重无比,这道吼声的主人,应该是凝气境二层的实力,也就是后天二层,而自己的哥哥,只是初入后天之境,是否是那神秘生物的对手,还很难说。

    “让开。”

    哪怕实力不强,陈墨亦有自己的尊严,冷哼一声,越过陈宇。

    一道黑影渐渐逼近,黑影不大,身长也就两米,高一米,有着异常修长的四肢,手臂常常的,朝后折起,在脚趾上,还有大型的,可缩回的镰刀状趾爪微微抬起。

    “恐龙?”陈宇惊疑一声,看着面前的怪物,不过想到中的人都会出现,恐龙的出现,反倒让他觉得更正常了。

    “不,准确的说,是伤齿龙。”陈墨皱着眉头。如果说仅仅是恐龙,倒还好说,可这是伤齿龙,被誉为最聪明的恐龙,虽说比不上人类,但是谁又知道在这诡异的末世,伤齿龙的智商到底会不会更高呢。末世,已然将一切的逻辑都给推翻了。

    同时,伤齿龙在见到陈墨二人的时候,眼中闪过一道贪婪,朝两人冲了过来。

    修长的四肢给伤齿龙带来了极快的速度,堪比凝气境二层的速度,在陈墨的眼中,伤齿龙几乎是化作了一道黑影。

    陈墨他的视力已经恢复,在末世里,戴着一副无用的眼镜,本就是拖累,因此他的眼镜早已不知被他丢到什么地方去了,此时的他,可以很清晰的看见,眼中精芒连连闪烁,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念头在脑海中不断的闪过,将伤齿龙的每一步,算的清清楚楚。

    他提起长剑,随意摆放了一个姿势,在他的目光中,那伤齿龙,就好像傻子一样朝着剑锋撞了上来。

    然而若是这样就能解决伤齿龙,那它也不会被称为最聪明的恐龙了。只见伤齿龙折起的手臂骤然一伸,挡下了陈墨的攻击。

    叮!

    看伤齿龙的脸色,似乎挡下这一下非常轻松,根本用不上多少力气,事实上也确实如此,后天一层有五人力量,而后天二层,直接上升到十人力量,再加上伤齿龙的体格本就强于人类,力量必然不只十人之力。陈墨的力道对于伤齿龙而言,根本不值一提。

    伤齿龙的利爪上面闪烁着锋芒,而合金长剑的剑身上,却因为碰撞出现了一道缺口。

    陈宇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不禁为自己哥哥暗自捉急,也随时紧绷着神经,双眼眨也不眨的看着战斗,稍有不慎就立刻出手。

    伤齿龙纵身一跃,镰刀状趾爪在阳光下闪烁着银色锋芒,带着凌厉杀机,划破空气冲向陈墨,速度之快让人防不胜防。

    陈墨皱了皱眉,将长剑举过头顶,身体微弯,脖子后仰,这一下速度太快,他躲不过去,唯有硬抗。

    砰!

    超过自身两倍的力道作用在他身上,震得他手臂发麻,身体在空中翻了一圈。

    落地,打滚,站起,侧身,动作如行云流水,不含一丝生涩。

    就在陈墨侧身的瞬间,一个狰狞头颅出现在了他的原地,距离他的脸,仅仅只有不到一尺的距离。

    伤齿龙张开着它的巨口,只差一点,如果不是陈墨的侧身,它就能咬死这个人类了。

    伤齿龙嘴中的腥臭味扑鼻而来,看着这近在咫尺的头颅,来不及害怕,陈墨当即一剑刺去,那目标,赫然是伤齿龙的眼睛。

    噗嗤!

    不管是什么样的生物,眼睛始终是它最薄弱之处,陈墨毫无阻力的刺了进去,而后拔出。

    献血喷洒在他的脸上,让他的脸看上去有些狰狞。

    吼!

    伤齿龙的嘶吼声中带着愤怒,也有痛苦。陈墨面无表情,再度刺出一剑,另一颗眼球亦是爆开。

    又是几剑,伤齿龙轰然倒下,在它的头颅上,几道剑痕清晰可见,鲜血还在不断的流出。

    陈墨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虽然自己没有收到任何伤害,但其中的惊险却非旁人所能领会的。如果不是陈墨在脑海中不断的计算,又怎会不受丝毫伤害。一人一兽战了二十分钟,陈墨有五次都险些死在它的手下。www.ge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