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穿成偏执大佬的心头肉 > 第854章 叶羡,你他妈不要命了

第854章 叶羡,你他妈不要命了

    “总裁!”

    叶羡看到那柄闪着烈日光辉的森白刀刃笔直朝薄庭深身后插去,大脑瞬间陷入空白,来不及有任何反应,笔直地朝那人跑去,高高抬起腿就踹去。

    “叶哥!”

    周璐看到叶羡毫不犹豫地冲向总裁和持刀人中间,登时吓得两眼一白,晕了过去。

    但男人早已察觉到了身后那拙劣的脚步声和带起来的风,他转身间,一把抱起了少年纤细腰肢,一百八十度侧身,完美躲过了那人凶猛插过来的刀子,然后掌风凌厉地劈下了他手里的刀。

    “啊!”

    短刀掉落,被男人屈膝踢到手中,剩余几个小弟拿着棒球棒纷纷冲过来,下颌错位了,腿骨断裂了,手臂麻木地没了知觉,最后都人仰马翻地倒在地上抽搐。

    叶羡整个人都被男人抱在怀里,双脚悬空,脸颊紧紧贴在他温热而贲张的胸膛前面,缓缓抬起头,棍棒挥舞间,天旋地转时,她脑海和耳边都嗡鸣一片,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看不着,天地间,仿佛只剩下了薄庭深一人。

    他源源不断散发着热量的身体,抱着她紧实而有力的手臂,坚毅而完美的下颌线条,还有映着烈日辉光每一寸迷人到极致的皮肤……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心脏急剧跳动,一点点攀升,大幅度跳跃,跳着跳着,仿佛快炸裂开来似的,强烈到让她几乎无法承受。

    她就那么痴痴地看着他。

    就像从天而降的天神般,消除了周围一切危险时,也癫狂了一颗无法自控的心。

    不一会儿,十几个小弟纷纷溃败,痛哭流涕地捂着胳膊抱着腿狼狈求饶。

    程子东堪堪从地上爬起,就看到了这么一幕,气得一口牙都快咬碎了,“你们这群废物!”

    他俯身就要捡起棒球棒,男人松开了怀里的少年。

    冷不丁站在平地的叶羡双腿一软,踉跄着坐在了地上,脑海中、耳边、眼前的嗡鸣渐渐消失,唯有心脏还扑通扑通剧烈地跳动着。

    她这是……怎么了?

    程子东拿起棒球棒刚站直身体,胸前就被一柄短刀狠厉划来,锋利刀锋撕开衣服,割开皮肉,溅出一溜血渍,疼的他松开了棒球棒,哀嚎着再次倒地。

    趴在地上的手还没来得及撑起来,手指就被一只冷硬锃亮的黑色皮鞋底踩住,然后用力拧向粗糙的砂砾。

    “啊!!!”

    他抬起头来面目狰狞地看着男人,仿佛看到了地狱修罗,最后一声哀鸣声撕破天际,也唤回了叶羡的神智。

    叶羡双腿酥软,勉强撑着地面才爬起来,看到满地伤痕累累的程子东手下,不禁有些心惊肉跳。

    她知道总裁的战斗力很强,但没想到,居然强成这样,短短几分钟就把十几个带刀持棍的人打得落花流水。

    她缓缓抬头,看着男人踩着程子东右手的颀长冷硬背影。

    被踩着的人已然痛昏了过去。

    “总裁?”哈哈文学网

    她走过去,轻轻拽着男人的衣袖,想检查他哪里有没有受伤,可冷不丁地,却在男人转过身时,跌落在他深不见底的寒潭眸底,那里漆黑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宛如万丈深渊,让叶羡周身的温度瞬间降到零点。

    她刚才顾自仰望着他,只看到了他的下颌和侧脸轮廓,并没有看到他的眉眼,此时看了,不由浑身一颤,清隽羽玉眉上染了几丝鲜红血渍,黑眸冷冽的如山间料峭寒风,似乎是愤怒到了极点,又似乎是她做了什么大逆不道的事,狠厉地几乎要将她活生生吞噬。

    这还哪里像什么九天神君,明明就是从炼狱里走出来的修罗,浑身都是戾气。

    “怎、怎么了总裁……”

    叶羡一时间茫然又有些发怵。

    薄庭深一把扔开了手里的短刀,硬生生扯着她的手臂就朝深海蓝跑车跑去。

    “诶诶诶~”

    叶羡大吃一惊,一路踉踉跄跄地被他拽着小跑,无论怎么挣扎都甩不开,打他的手也打不掉,看这架势,就算她赖在地上不走,他也会生拖下去。

    总裁怎么了?难道是打人打上头了,还没过瘾,要再打她一顿?

    薄庭深将她扯到了深海蓝超跑前,然后抱着她的身子,直接摔进了副驾驶。

    叶羡被皮垫弹起来了一下,然后见他按响钥匙,吓得连忙系上安全带,“总裁咱们现在要去哪……”

    她话还没说完,就见男人启动超跑,一脚油门踩到底,径直闯进了塔尔塔罗斯赛道13号赛道!!!

    邰山海拔很高,山风冷的像一柄柄刀子无情划在人的脸上,似乎要将皮肤割开一道道血口子,塔尔塔罗斯赛道崎岖险峻,每一段路都会给人一种亡命天涯的感觉,更别提车速飙到底时,风力强的几乎要将人头发扯掉,周围景物浮光掠影,根本看不清是什么,叶羡不可思议地看着身边的男人,大喊道,“总裁你疯了?快停车!这里是死亡赛道!”

    她说完,就见前面山上竟然滚落下一块大石头,来势汹汹地就像朝他们的车砸来一样,吓得她惊叫一声,捂住眼睛,身体下意识地朝男人倾斜。

    死了死了!

    十几秒后,超跑野兽般的轰鸣止住了,耳边疾速的风也渐渐消失了。

    叶羡缓缓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眸如淬冰男人。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领口,嗓音阴恻恻地,“你也知道这是死亡赛道,前面没路了,我们一起开下悬崖好不好?”

    叶羡微张着嘴巴看他。

    “叶羡,你他妈地是不是不要命了!”

    叶羡被他这一嗓子吼懵了,更被他阴沉至极的恐怖面色吓坏了。

    认识他那么久,即使他再生气,再失态,言语也一直矜贵自持的,什么时候说过半个脏字,更别提像现在这样,失去一切风度和理智飙脏话。

    叶羡:“……我,我……”

    薄庭深死盯着她的脸,攥着衣领的苍白骨节发出瘆人的咯吱咯吱声响。

    他知不知道,在路上,想到他可能会没了……

    真不如像现在这样一起开下山崖,起码能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