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修真界出大事了 > 第50章 不信什么定数
    玉帝腹诽了如来佛祖几句,打开了黄色的锦囊,里面有一块檀木板,上书三个篆体大字:

    “灭世劫”

    心下一惊,手中木板险些掉落。余光瞥见木板背后还有两行小字:

    “雾起云涌扬眉吐气”

    什么破玩意!开溜就开溜,整得跟春游去似的。

    又是“灭世劫”又是“扬眉吐气”的。不是自相矛盾吗?

    “风起云涌”都不会,还整什么“雾起云涌”。没文化!

    眼看天庭就要亡了,众神都要四散而去,灰飞烟灭了,上哪里去扬眉吐气。不是吐血就不错了!

    “老狐狸,念佛的都是些没骨气的东西......”

    玉帝毫无顾忌地当着一众佛弟子骂道,完全没有平日里宽容儒雅的气度。随手把木板和锦囊口袋扔在地上,用力甩了甩宽袖,似乎嫌弃木板脏了自己的手。

    “陛下息怒。”

    这帮小喽啰一个个如同丧家之犬,惶惶不安,忙不迭地赔礼道歉,还不敢大声。

    玉帝又是骂如来佛祖“老狐狸”,又是用“没骨气的东西”羞辱了整个佛教。这大概是天庭自成以来至今,佛教受到羞辱最严重的一次。但佛教中无一人敢出头反驳。

    部门大领导不在,除了其他二圣,留下来的全是些小喽啰。但其他二圣一般都比较佛系散淡,一门心思扑在事业上,忙碌于自身修行和人间布道济世,基本不掺和天庭事务,在重大场合更不会出头。

    大领导发了雷霆之威,遭殃的往往是最底层的小喽啰。尤其是一线办事员,刚刚给玉帝递锦囊的小弟子法号青提,更是感觉自己小命不保,两腿发抖。

    他立即匍匐在地上,慌乱地捡起那块小木牌。小心翼翼地吹掉灰尘,放进淡黄色的锦囊袋里。端身正跪着双手捧在胸前,战战兢兢。接下来,他也不知道怎么办了。

    “灭世劫”三个字无意识地浮现在他的脑子里。先是静静地飘过来,再又静静地飘过去。顷刻间变成一声声响雷在脑子里爆炸。

    青提的脸色变得惨白,额头上掉下来豆大的汗珠。他意识到自己大概知道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很可能让自己丢掉性命,在天地间完全消失。

    “怪不得魔主无天说如来担不得万佛之祖的名号。也许所言非虚。大难临头,只顾自己逃命,枉顾门下弟子,天庭存续,还有天下安危。本君知道,如来一向瞧不起本君。对本君被内定为执掌天庭之人十分不满,对本君的精于谋略,总施算计更加看不上。”

    “师父他.......肯定不是......”

    青提是来自于人族,因信仰佛教十分虔诚,由地仙飞升天庭不久的一名新晋小仙。他想替师父说几句解释的话或恭维玉帝的话。但他哪有这样的情商和胆量。话到嘴边,说了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不知道再说什么为好。被玉帝目光扫过,脑子顿时空白,噤若寒蝉。

    “如来倒是好眼力。收了你这个号徒儿。敢在本君面前替他说话。”

    玉帝一扫刚才的愤怒,说这话时,脸色平和,甚至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说实在的,此时此刻,他觉得自己确实比不上如来,心里甚至有一丝丝的羡慕,甚至是嫉妒。高压之下,绝境之中,无人敢为他出头辩白,如来却有。

    如来,不得不服,你确实会看人,会用人。玉帝自嘲地心想,一个计谋又在心中形成。

    “你叫什么名字?”

    “青提。”

    “替本君锦囊收好。随本君来。观世音,本君见这青提智勇双全,想要调用他在本君身边,爱卿觉得如何?”

    “此乃青提之造化。”观世音菩萨应声而答,似乎早有准备,停顿片刻,轻声说道,“一切皆有冥冥之中定数。无人在其内,无人在其外。各循本心,各尽天命。”

    “本君偏不信这什么定数!”

    玉帝愤然道,意味深长地望着观世音菩萨。他缓缓地转过身,朝太上老君方向走去。

    一众仙君纷纷低头避让,给玉帝留出一条宽阔的走道。甚至有的仙君退让时没有注意,直接撞到后面的大树或者仙君身上,或者踩进身后的水坑里。踩了的和被踩的,都不敢吭声。

    气氛相当凝重。

    无人知道玉帝的意图和打算。

    就连福东海也不知道。玉帝的心思突然不在他的预料之中了。那之前的谋划是否又出现了变数?

    玉帝站在那灵气澎湃的化仙池旁,背对群臣,负手而立。

    “本君自知,诸位之中有很多暗地里瞧我不起,不光是这什么杨眉、如来。都认为本君是个弱鸡,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神通,天庭里比我厉害的大罗金仙一大堆。完全是一个当初圣人们为了统治三界扶持的傀儡。”

    玉帝的语气突然之间变了,不似此前的高贵儒雅,也不似刚才斥责如来时的霸气恢弘,变得有些虚无缥缈。

    其实,他内心底有一部分也这么认为,认为自己不过是个无用的傀儡。看似十分强大,天庭里至高无上的存在。各路神仙都不敢不从,不敢不尊。开个蟠桃会,各种难请的大拿都纷纷准时赴宴,没人敢推脱自己忙,没时间。

    他心里门清,这些神仙们尊重的,不过是制定天庭这套规则的领导班子而已。惧怕的是他身后所代表的势力集团和已经成型的天道法则。

    而不是尊重那个本名叫做昊天童子,如今位列天帝的仙君。

    “你们之中何人以我所处之地,所在之位想过?”

    玉皇大帝幽幽地叹了口气,再又缓缓吸入,但觉一股灵气贯入五脏六脾,浑身舒畅。不由得一惊又是一叹。如今化仙池水的灵力值,完全高于之前青莲宝色旗所孕育之水。

    这水到底是什么水?他们从何处得来?这杨眉一百多万年真不是白活的,真是浑身上下都藏着天地间的宝贝,堪称“隐形第一富豪”。

    他稳定心神,只觉灵台一片清明,全身上下似有灵气贯穿上下,清除掉所有的负面情绪和想法。自觉浑身舒泰,充满了光明的正能量。

    这池水,当得起为初列仙班的仙君洗尘之任!

    转身正对天庭众仙,扫见一片心神涣散,窃窃私语之人。

    “本君成为师父鸿钧座下童子,这是天命如此。巫妖大战之后,天庭无主,三清看在师祖鸿钧面子上推举我为天帝,执掌三界,也是天命。

    但即便是天命,天庭成立之后,若没有众爱卿爱将的加盟,只有大佬的天庭,本君根本就是寸步难行。天庭成立以来数百万年,其间危机重重,本君自然费尽心机的谋划布局。任凭尔等内心服不服,本君都是天地共主!”

    玉帝说到最后一句,他的声音突然变得激情澎湃,高亢有力。完全不是曾经孙悟空大闹天宫,会为了配合佛教东传的谋划,装怂钻桌子底下的那个玉帝。

    “本君不相信什么天命定数,只相信大道自在人心。实际上本君自即位以来,日日如履薄冰,唯恐识人不当,德不配位,愧对天地。魔主无天那次,本以为苟可以救天庭,可以救苍生。谁做天帝都一样。事实证明大错特错!今日杨眉逆贼打上天庭,炸毁宫殿,偷走天雷和青莲宝色旗。本君在此指天立誓,本君绝不后退,誓与天庭共存亡!”

    玉帝的一番话,言辞恳切,激情澎湃,将诸多神武将带回了他们曾经征战四海八荒的光辉岁月,带动了他们内心底的血性。

    在四大天王的振臂高呼带领下,外围层层叠叠的天兵天将一个个群情激昂,纷纷起誓。

    “誓与天庭共存亡!”

    “誓与天庭共存亡!”

    “誓与天庭共存亡!”

    内圈还在惶惶然,一个个都在想着如何趁乱溜之大吉,在万千世界寻找安身之处的仙官皆面露惭色。或主动,或被动的,一起大声高喊“誓与天庭共存亡”。

    青提就站在玉帝几步之外。玉帝的一言一行,都收入眼中。

    仰慕和钦佩之色,溢于言表。

    他小心翼翼地把那锦囊藏于内襟口袋里,摸了摸,确认木牌还在。才放下心来,也加入振臂高呼的行列。不曾察觉,从拿出锦囊开始,他的一举一动都被一些有心的神仙收在眼底。

    更有玉帝肚子里的蛔虫太白金星,捧着一个黑底金仙刺绣的战袍,呈上给天帝。

    就在天帝取出战袍,正要以无比帅气的动作披上,主战的气氛到达最高点时。

    不知道谁喊了一句,“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