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王妃不妙,王爷也是重生的 > 第095章 皇帝往事
    直到了那一天,君如傲看见了大殿内那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看着桌子上的饭菜出神的女子,心里一咯噔,才知道那女子原来是赵国准备用来和亲的公主,心里瞬间松了口气,庆幸的想真好。

    也终于知道为什么那女子总是一副有心事的模样,原来是不想和亲,任人摆布,君如傲自信的想,要是和亲的对象是他的话,她或许会不会不那么的反对。

    君如傲一心扑在那个女子身,虽说这次赵国就是抱着和亲的目的来的,但是他们也只是抱着侥幸的态度,近来,赵国有些蠢蠢欲动,毕竟大君国正逢皇位之争的混乱局面才刚结束,新帝登基,朝纲不稳,赵国也有些许活跃的心思是很正常的,这和亲公主难免是被安插在皇帝身边的眼线,除了君如傲一心想要促成这个和亲,其余大臣都是一脸反对,不过皇帝一发怒,到最后谁也阻止不了和亲的进行。

    他们都以为君如傲只是心血来潮,暂时被那女子给迷惑住了,谁知道君如傲居然就以皇后之位给了那个外来女子,这又是引起了不小的争执。

    有人道君如傲被美色诱惑,看样子以后怕是个昏君,也有人道君如傲是个痴情之人,为了迎娶心爱的女子与天下人斗争,有人赞美有人唾弃。

    但是不管怎么样,君如傲一概不管,心里眼里全是那个女子,马上是成为他的皇后的女子。

    两人确实是有感情的,当时君如傲为了讨皇后的欢心,为博红颜一笑,做过许多事情,也曾说过“朕的后宫只会有柔儿一个女主人。”

    渐渐地,皇帝的权威在朝野中开始增强,一些人已经接受了这位新皇帝,老一套的规矩又出来了,说什么皇宫内不能只有一个女人,说什么皇帝要为了百姓着想,为了子嗣着想才是,一开始君如傲只是淡淡的一笑而过,浑不在意的对皇后保证道,“别听那些老匹夫的,朕心里只有柔儿一人。”

    可是好景不长,皇后娘娘终于有身孕了,普天同庆,或许是皇后的身体有点弱,经不起折腾,皇帝对皇后那可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摔了,小心翼翼的模样让赵微柔又幸福又好笑。

    或许是长时间的寂寞,有一天皇帝喝醉后在皇后宫内宠幸了一个宫女,那宫女又好巧不巧的是皇后带过来的丫鬟,这就让皇后心里膈应了好久,心急气愤之下导致早产,也是这皇子命大,还好平安出生,不过自此以后皇后对皇帝就变了,说不怨恨那是假的,她只恨自己看错了人。

    说起来皇帝也不是故意的,那天他喝醉了,不敢上皇后的床,怕半夜不小心碰到了怀孕的皇后,于是便在皇后宫内的偏殿的软塌上歇息了,谁知迷迷糊糊中看见皇后穿着之前相遇的那件衣服脸上带着笑意的向他走来,本就喝醉了的君如傲分不清真假,就这样宠幸了那个宫女。

    醒来看到床上那一抹亮眼的红色,还有被扔在地上的那件衣袍,和皇后的那件一模一样,就是按照那个模子做出来的,顿时才发觉自己是被算计了。

    可那宫女一脸委屈,梨花带雨的求着君如傲,说自己也是心仪皇帝很久了,只不过是想得到皇帝一个施舍的眼神才做错了事,一脸委屈的诉说这自己对皇帝的爱意。

    君如傲当时揉了揉头,看那宫女姿色确实也难得,更何况那么喜欢他,就破例没有杀了她,便随便封了一个名分放在后宫内,想着去和皇后道个歉也就没有什么关系了,谁知道事情会发展成这样。

    皇后的态度是九曲十八弯的转变,不再想和皇帝有任何的接触,就算是连见君如傲都不想见,每次君如傲去椒房殿的时候,赵微柔总是以身体不舒服,怕传染了龙体来拒绝君如傲。

    一来二去,君如傲也生气了,他再次去了椒房殿,在没有任何人通报的情况下进去,他想问为什么这样对他。

    椒房殿内,他的柔儿正在温柔的一脸慈爱的哄着皇子,时不时地还对旁边的宫女笑着,他看迷了。

    “皇上!”

    那宫女发现了皇帝的存在,惊呼一声。

    就这一声惊呼,皇后脸上本来还挂着的笑意瞬间凝固在脸上,然后又变为了面无表情,淡淡的道

    “臣妾参见皇上,皇上怎么来了也不提前告知臣妾一声?”

    “提前告知?是为了让皇后再躲着朕吗?”

    君如傲脸色低沉的怒吼道,是的,他生气了,他气恼他的柔儿为什么可以对别人笑得那么开心,对自己就立马换上了另外一副模样,难道他就这样让人恶心吗。

    整个椒房殿内充斥着一股风雨欲来的气息,本来还玩着小物件的皇子像是感受到了,开始哭闹起来。

    君如傲指着那个宫女

    “去将皇子抱出去,朕有话要和皇后说,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进来!”

    那宫女一副惊慌的模样连忙抱着还在哭闹的皇子出去了。

    “皇上有什么要和臣妾要说的。”

    皇后将身体背过去,像是连看都不想看一眼皇帝。

    君如傲脸色更难看,伸手将皇后揽过来,入手的是一具瘦弱的身体,心里微微一颤,怎的就这几天不见却又瘦了些许,不过还是愤怒大过了怜惜,恶声出口道:

    “好啊,你不是不想看见朕了吗,朕偏偏要你看!”

    “皇上这又是何苦?是皇上先负了臣妾的…”

    皇后不再挣扎,直视着君如傲的眼睛,像是能看到他的内心深处,君如傲心里不自觉的有些慌张。

    “柔儿,朕错了,原谅朕好不好,朕真的只是喝醉了,是那个小宫女该死!本来朕只是想在偏殿里休息的,都是那个小宫女诱惑朕!”

    君如傲慌忙的解释。

    赵微柔看着面前这个时候却还把错推在别人身上的人,内心忍不住的失望,不想再争辩,有些累了的闭上了眼睛。

    轻声道:

    “晚了,就是完了…”

    “不会!不晚!怎么可能完了?柔儿,朕心里只有你,柔儿你睁开眼看看朕…”

    皇帝看着闭着眼睛的皇后,突然觉得那缓缓落下的睫毛在遮住眼睛的时候同时在他与柔儿之间也落下了一堵看不见的墙,他想让皇后睁开眼,这样的皇后好陌生…

    他狠狠的吻住皇后那微微抿起来的略微有些单薄的唇,像是发泄,又像是证明面前这个人是他的…

    皇后整个人想要躲开,她只要一想到这个人还用这张嘴这副身体碰过别人,心里就忍不住的犯呕。

    确实她也这样做了,一股呕吐感涌上喉头,猛地推开眼前的人,扶住一边的桌子弯腰呕吐,虽然没有吐出来,但是心里的那种呕吐感却散开了许多。

    君如傲脸色难看的看着面前那个呕吐的人,他这是让她恶心了?

    脸色更加阴郁,好啊,恶心他,居然敢恶心他,他就非要她恶心。

    君如傲打横抱起赵微柔,将她扔在了床上,背后的被摔得疼痛,赵微柔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君如傲,他在做什么!

    君如傲欺身而上,不顾赵微柔的挣扎,心里早已被怒火控制,只知道他的柔儿是他的,他的柔儿绝对不能厌恶他,他的柔儿应该是欢喜的唤着他哥哥的,不是眼前这样的。

    “啪!”

    一声清脆的巴掌声,赵微柔捂着半张脸,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她爱过的男人,心里一片死灰。

    他居然打她?

    哈哈哈!他居然打她!!!

    君如傲也是顿时醒悟过来,看着自己还有些颤颤巍巍的手,有些懊悔,他只是被气急了,他怎么会舍得打他的柔儿,慌得乱了分寸抚上那半张脸,心疼不已。

    “滚开…”

    赵柔儿眼里无尽的黑洞,偏开那半张脸不去看皇帝,轻声呐呐道。

    君如傲伸出去的手顿时僵在了半空中,另一只手在身侧紧紧的攥了起来,看着失魂落魄的皇后犹豫了良久,才缓缓收回了,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说了一句便像是仓皇的离开了。

    “皇后身体不适,朕改日再来看柔儿。”

    自此,两人心里都出现了一个结,皇后也不愿意再见皇帝,皇帝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同意了大臣们的选秀,看着皇宫内的一个比一个年轻貌美的陌生面孔,皇后淡然一笑,什么都不在意了。

    她明白了,原来君如傲确实也没违背承诺,他但是说的女主人只有她一个啊,原来是这样,当时说的女主人啊不过就是一个皇后之位,也怪她真的就天真的相信一个皇帝的后宫只会有她自己一个人。每次看到这皇宫内的三千佳丽真真的是狠狠的打她的脸啊。

    如今的丽妃,昔日的小丫鬟,原来还是出自于她的手,那衣服便不要也罢,皇后将那衣物烧了,看着明晃晃的火焰,像是连与皇帝的回忆都随着灰烬消失…

    是的,丽妃就是当时的小丫鬟,存了心思去模仿赵微柔去获得皇帝的青睐,那衣物便自此被她放起来了,只不过居然被这个柳画儿穿上了。

    丽妃看着下面搔首弄姿的柳画儿,面色无波,心里却一阵阵的嫉恨,怎么,还想来和他抢男人,昔日的皇后都落了如此下场,就这样一个小丫头居然敢妄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