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军事 > 遇故牵 > 一卷第2幕《蒙受情感拘束》 第30章:隐藏

一卷第2幕《蒙受情感拘束》 第30章:隐藏

    云钰端着亲自为弟弟妹妹沏好的热腾腾的茶,并非常有礼节的走向两人,同时也像一位大家长。

    此时的团聚,令她放下了所有的不愉快。

    她在院子里沏的茶,又因为是晚上,所以烟雾没有那么容易被看清,弄完后便灭了火。快要早上的时候,她还对到外面为弟弟妹妹买了早餐。

    她们真的在这睡了一晚,并且一晚非常祥和安静。

    弟弟也没有做什么小动作,也安静的睡了一觉。但云钰就不一样了,她是等弟弟妹妹睡着后,才睡的。不仅如此,她还为两人盖被子,驱赶苍蝇,只睡了不到一个时辰,还那么早沏好茶、买好早餐,照顾两人。

    毕竟,这是他们姐弟妹三人,唯一一次团聚。

    云钰不想毁掉着美好的时刻,就算父母不在身边,她也很享受这一刻的美好。

    他们在曾经云钰的房间里,很大、很广阔、很美丽,四面楚光,清晨的阳光直射房间内部,清凉的风让她们呼吸到早晨新鲜的空气。

    三人坐在室内的圆桌前,云钰坐的比较有主人气场,左手是若儿,右手是珏儿。

    她率先拿起茶杯,干下肚。

    “说说吧,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放下茶杯的那一刻,云钰问道,也不消除那怀疑的眼神。

    云钰和若儿同时看着弟弟,很认真。导致弟弟低下了头,一脸不好受的感觉,回答道:“哎!!!你俩走后,我重新开始了咱们的茶馆,每天在娘的坟前磕头、每次都和娘说很多话、每次都哭的不行,我是真的很想咱娘。”,珏儿的这套感情牌,为的就是让云钰和若儿相信。

    随后便开始了疯狂的飚戏,演的不亦乐乎。

    “随后,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有很多人追杀我,那天,所有的客人都是杀手。”,珏儿的眼神瞪得贼大,表情形容的非常浮夸,颤抖的摇着头。“不过还好,我没有慌张,找了个机会,一路逃到这里。”。

    珏儿为了更让云钰相信,把她了解自己的那一面说了出来。珏儿说:“额,姐姐啊。其实……我看了娘给你的那封信,所以我才到这儿的,结果一进城就撞见你了,对不起,姐姐,我不应该看的。”。

    他说完了,把一切讲的都是那么的合理性化,让云钰无法怀疑自己。尤其是最后一句话,说完的时候,云钰就像是习惯了一样,就仿佛再说着‘不看还是我弟弟吗’。

    但云钰还是很宠溺的微笑,表示‘看了就看了嘛’的样子。

    不仅如此,珏儿看到云钰这样的相信自己,竟然情不自禁的哭了出来,还有一丝丝的情感。

    云钰看到弟弟流出眼泪后,便主动过去抱住他,擦干他脸上的眼泪。安慰道:“别怕,别怕,有姐姐在呢。”。

    毫无疑问,若儿吃醋了。

    那她当然不能忍了,于是又像被弟弟的故事感染一样,也哭了出来,将姐姐的手拽过来,牵在自己手上。

    并撒娇求安慰的向姐姐噘嘴,要亲亲。云钰看了之后,微笑着,一脸宠溺边摇头着吻了若儿。当珏儿看到这一幕时,是那么的嫌弃加无奈,还瞪着眼,发出自内心的嫌弃。

    扑进云钰怀抱的若儿,眼前是珏儿。她横横的看着珏儿,发出了占有欲的强烈眼神。说:“姐姐是我的,以后你不准碰她,即使姐姐同意也不行,哼!”。

    云钰听到若儿这么有占有欲的话后,一点都没觉得意外和反感,反倒很开心。

    拥有弟弟和妹妹的双重爱,令她感到了无比骄傲的幸福感,就和子女双全一样,就差一个爱她的男人,云钰就圆满了。

    她看着两人争风吃醋的样子,更是添加了此时的气氛。喜悦、开心、幸福、兴奋四种情绪侵染着她,甚至忘掉了任务,真相一直这样生活在这。

    每天看着妹妹和弟弟为争抢自己而争风吃醋。

    可现实就是这么残酷,她自己主动打破了这意境。说道:“行了行了,你们俩不要再闹了,就不能好好相处吗?”,她阻止了自己喜欢的这一场景,无奈中悬着没有办法的伤心。

    若儿非常听话的停止了和弟弟的吵闹。

    看向姐姐时,她便立刻转变为萌萌的笑脸,故意做给弟弟珏儿看。

    珏儿那充满恨意的眼神依然没有离开若儿的脸。

    若儿离开珏儿面前时,像是感受到什么一样,所以才会随着姐姐的话,听话的停止了吵闹。但又随着不确定而表现的若无其事,珏儿的眼神除了恨意,还有色欲,对若儿这个人和身体产生了欲望。

    不受控制的眼睛,看过若儿漏在外面的每一处皮肤,整个表情都是色意,还差点伸出舌头,舔自己嘴唇。还在一旁小声的磨叨:“这个若儿真的是有点料啊。”。

    但珏儿的这句话,让云钰听见了。

    拥抱若儿的她,立即和若儿分开,脸上的开心瞬间消散,站起来,轻轻的扇了珏儿一耳光。说:“管珏我告诉你,你要是对我的若儿有什么非分只想,我饶不了你。”,一股威胁后,她坐了下来。继续说:“你们虽然不是亲弟妹,但我就是不同意你和若儿在一起,不要因为是我弟弟就嚣张。”。

    珏儿听完后,双手合十,低下头,手举过头顶。说:“对不起锦若,我不该起那种想法,没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想法。”,原本是一句抱歉的话,但说出了事实。

    “你!”,若儿生气的指着珏儿,咬着牙说出了这个字。

    珏儿埋头偷笑,戏耍一番若儿后。他便真的道歉道:“好了好了,不闹了,真的是我错了,对不起!”。

    这才让若儿罢休。

    刚才她说“你!”的时候,手都举过头顶了,正准备要扇珏儿一个强有力的巴掌,可珏儿机灵的调戏完后,为避免挨打,就好好的道了歉。

    看在云钰的面子上,若儿就此了结了这件事。

    此后,云钰便说起了正事。她说:“好了,玩也玩够了,闹也闹够了,正好你也来了,帮助我查案吧!”。

    她此刻的认真,甩掉了刚才的姐姐架子,整个人瞬间变成了那个负责任、有担当的云钰,竟然答应了爹爹查案,那就一定要查清楚。

    她和若儿把桌子收拾干净。

    珏儿很疑惑的问:“查……案?”。

    云钰从兜里拿出了纸条,一边整理一边回应道:“这是一个秘密,只要我们完成这次的任务,我就带你去见那个惊喜,绝对令你震撼的惊喜。”。

    珏儿越发的感到好奇,同时也在意这片不算零碎的纸条,怎么拿到手。

    云钰又说:“相信姐姐,这个惊喜,会让你晕倒。”。

    云钰为了表现的惊喜,这句话说得很激动,让人有一种越发想要知道的感觉,深深的给珏儿埋下了一个伏笔。连知道真相惊喜的若儿都好奇的好似,也激动起来。

    珏儿真的有那么好奇吗?其实并没有,为了掩饰自己的任务目标,而目标就在自己眼前,这纸条就是。

    珏儿着急的爬到桌子上,主动拼凑纸条。

    认真的他引起了若儿的新一轮观察,所有的动向都在盯着珏儿,但他的表现完全是在帮忙,若儿真的看不出什么来。她紧皱眉头,烦躁的很难受。

    云钰看到了若儿难受的表情,误以为她生病了,于是就搂住若儿。说:“你怎么了?”。

    “啊?姐姐我没事。”,若儿微笑着回应,但观察已经进入高层,她无视了姐姐的问话,回话也只是下意识的反应,但笑是强颜欢笑。

    珏儿突然一句:“我发现了!”。

    这一句吓到了云钰和若儿,尤其是认真观察珏儿动向的若儿,这一句大喊对她内心杀伤力非常大。

    然而弟弟珏儿,拼凑发现的结果,令姐妹俩无奈的叹气。

    因为,拼凑的部分写着:【郑大人,我是盟主钰刺,看到此信,请郑大人务必前来……】。

    这正是昨晚,云钰和若儿发现的内容。

    除了一声叹气外,云钰还很嫌弃的看着珏儿。

    珏儿无知的双手一摊,拱起肩膀,很疑问。说:“怎么了?这不是好消息吗?盟主钰刺啊喂!传奇人物,这不算好消息吗,哎!”。

    弟弟珏儿的这句话,不仅让自己更加愚蠢,奠定了姐姐心中的那么弟弟。还一语双关,夸盟主传奇人物,也就是再夸自己是传奇人物,还那么的没有违和感。

    若儿还没等姐姐说话,就主动抢先的说:“这个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没什么可惊讶了。”。

    甚至就连若儿都对着珏儿摇起了无奈的头。

    云钰更是深叹一口气,表示也很无奈,但她很理智。说道:“也不能怪他,毕竟昨晚没和我们在一起。再说了,他一直想加入万刺联盟,看到盟主钰刺,这是他应有的正常反应,崇拜者嘛!对不起。”。

    云钰巧妙的为珏儿解了围。

    姐妹俩说完话时,珏儿还是一脸蒙住的状态,还供着肩膀,来了一记歪头杀式的疑问,姐妹俩更加无奈了。

    在这个场景中,依然不止他们姐弟妹三人,还有第四个人在内,而这个人,就是四月节。夏季的夜晚就像是冬季的白天一样,依然寒风刺骨,只不过没有那么严重。这也挡不住他在外面睡了一觉。

    他就在房子的侧面,房间凸出来的坎上,躺着睡了一夜。

    为了逃避追杀,因为侍卫众多。所以他躲到这里,恰巧遇到了姐弟妹三人也回到这,而任务却让他在室外,睡在虫子、蚊子遍地的外面。

    “哎呀!”,这是他醒来的第一句话。

    随后他开始听着三人的话,一直到现在。

    当他听到弟弟珏儿的声音时,感到了疑惑。自言自语道:“这个声音好耳熟啊。”,他移动到了屋子正面。继续说:“哎呀,通不开啊。”,试着用手桶开窗户,可是没有什么用。无奈之下,只能用耳朵听了。

    他能够确定的是,室内有云钰和若儿。而另外一个人,他不知道是谁,只是声音非常的熟悉,但就是想不起来是谁。

    因为弟弟珏儿此时的声音,不像那天晚上那样。

    然而,此时此刻完跟踪戏码的人,可不止四月节一个。还有匪王府的人,他们按照计划,在城外的林中做着准备,眼线在另一边,盯着他们,而四月节在正面。

    珏儿给自己挖了一个大坑,那就是主动过去拼凑纸条。内心无比的紧张,似乎已经满头大汗,焦头烂额,心跳急速的加快着变化,想着怎么拿走。

    内心还在做着斗争。说:“该死的郑大人,要不是你在联盟中地位高,我才不写我的名字呢,这下可好,哎。”。

    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着急,只见纸条上又出现了一句话:【前来中诚25号……】。

    云钰看后,非常吃惊。说:“这不就是我们老家的地址吗?为什么郑大人和盟主钰刺的接头地点在这?”,不解、疑惑、疑问三种情绪上了云钰的脸,便主动过去拼凑纸条,快速的拼凑着,找着下一张。

    也可能是天命吧,若儿就在关键时刻,看到了门外的四月节身影。大喊:“有人!”。

    云钰和珏儿立即回头看向正门的位置,真的有身影。

    而门外的四月节,此时的心情是崩溃的。咬着牙说:“该死,若儿啊,我是四月节。”,但不能大声嚷嚷,只能自己抱怨,还要逃跑。

    弟弟借此机会,一手抓住桌上的所有剩余的纸片,云钰拿走之前拼凑好的纸片,冲破房门,追了上去。

    把云钰和若儿引到了场外计划好的那个地方。

    “不见了?”,弟弟停了下来,四处张望的观察四周。

    他看到了躲在林中的匪王和他的人。

    在珏儿要抓住云钰的时候,匪王突然冲了出来,抓走了弟弟,合理的让云钰认为,珏儿是被抓走的。

    珏儿见没有机会抓云钰了,结果就喊:“你们快走啊,进了城,他们就没有办法了,快走!”,不仅喊着,他还在挣扎着,想要摆脱匪王手下的控制。

    云钰接近崩溃的情绪,紧紧的咬着牙,表情非常难受,喘息也非常的重。默默的说:“姐姐一定会救你回家的。”。

    弟弟消失在了她的眼前。

    场面上,只剩下云钰、若儿和匪王三人,出现了一种…马上要开始决斗的感觉。

    匪王只是转身掉了一封信,便跑进了林中。

    云钰收起剑,插回剑鞘。捡起了匪王掉落的那封信,拆开一看,写着:【匪王府给管大人的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