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灵异 > 永暗星空 > 第六十七章 第一天的训练

第六十七章 第一天的训练

    荒草杂生,藤蔓攀沿,破烂的窗户,生了锈的铁门张开着。

    有三两只斑尾雀在院子里觅食,被走近了的西夏大梦和云笑天惊吓,喳喳叫着,头也不回的飞向森林的深处。

    云笑天,不觉得西夏大梦会付钱租下这里。

    一定是看这里荒无人烟,即使他偷偷地擅自占用,也不会被发现,只要能勉强的遮风挡雨,对他而言,就够了。

    西夏大梦带着云笑天走进仓库。

    出乎云笑天的意料之外,仓库里面,空荡荡的,一干二净的,一点都看不出来是一个废旧了的仓库。

    唯一美中不足,让云笑天没有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的,就是高高的仓库铁皮屋顶上破了的大洞,畅通无阻的,让天空中的风雨飘洒进来。

    仓库里面已经有人了,一对少年在仓库的中间,挥着棕黑色的木剑打斗着,挥汗如雨,闪转腾挪间,剑锋相交,来来回回的,激烈无比,浑身都是尘土脚印。

    “砰”一声,略显瘦小一点的那名少年被他的对手一脚踹飞,重重的摔在地上。

    “服不服,我愚蠢的欧豆豆,哈哈”

    胜利的那名粗壮得多的少年,坐在被摔倒在地少年的身上,笑得很放肆,尽情的嘲笑着被自己打倒在地的对手。

    “别吵了,安静一点,可不可以啊!都怪你们,害我输了一上午。”

    只见一名身穿墨绿色练功服的劲装少女,站起身来,亭亭玉立,把手上的纸牌扔在地上,向着打斗的两名少年嗔怒呵斥到。

    少女身边的三名男女,知道她又要输了,现在又在耍赖。

    扶额无言,默默地拾好散乱一地的纸牌。

    直到这时,他们才看见,站在门口,已经看了他们很久的西夏大梦和云笑天。

    风雨呼啸,带着微微寒意,从屋顶的大洞偷偷地钻了进来,在空旷的仓库内肆意游荡,嬉戏玩闹。

    西夏大梦玩味的看着仓库内的少男少女,特别是那名耍赖的少女,说道:“很好,我不在,你们就是这样训练的!”

    所有人都低下头颅,不敢直面正在暴怒边缘的西夏大梦,也不回答。

    虽然此时的西夏大梦,看起来就像是一名负责任的严厉的老师。

    但云笑天并不觉,西夏大梦真的在意他们究竟是在玩,还是在训练。只是既然看见了,那就只好拿出自己老师的架子来,装装样子而已。

    西夏大梦指着云笑天,说道:“这是新来的同学!以后和你们一起训练,你们好好认识一下!”

    说完,西夏大梦搔首踟蹰,不知道在干什么,突然看着云笑天,小声问道:“额,那个,你是叫什么来着啊?”

    “云笑天,老师”

    果然是拿了钱就不认识人了,云笑天想到。

    “嗯哼,这是云笑天,你们自己认识一下。”

    云笑天走到西夏大梦的身前,对着眼前的少男少女,介绍着自己:“我叫云笑天,请大家以后,多多指教。”

    刚才也在打牌的,另一名少女嘟囔着说道:“不是说好的小班教学吗?怎么又加人了!”

    其他人纷纷点头赞同,多一个人,意味着本就很少指点他们的西夏大梦,能够花在他们身上的时间就又少了一点。

    抱怨着的那名女子身边,一名翩翩少年,轻笑一声,不知道在笑着什么,对着云笑天,说道:“我叫吴痕间”

    他身边另一名男子,向云笑天点头,接着介绍自己,道:“胡不归,不敢指教。”

    那名刚刚出声抱怨的少女,见她身边的人,都介绍自我介绍了,只好也轻声说道:“月凝沝”

    耍赖的那名少女,出乎意料的好说话,笑着对云笑天,说道:“终于轮到我了,我叫叶冰月,叶子的叶,寒冰的冰,星月的月,你可能没见过真正的月亮吧,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就是在月亮下出生的。”

    破旧的仓库内,众人无言,逢人就说的秘密,也算是秘密吗?

    扭打在一起的兄弟俩,简单的介绍道:“伯温双!”

    指着刚刚被他坐着弟弟,说道:“这是我的弟弟,伯温世!”

    一旁的西夏大梦,见他们已经相互认识了。突然板起脸来,严厉的说道:“我不在这里,你们倒是玩得很欢呐!”

    “很好,既然你们这么有精力,今天改为体能训练。”

    “背好你们自己的剑,到院子里面等我!”

    除了不明真相的云笑天,所有人都神色沉重,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堪的回忆,拖拖拉拉的走了出去。

    同时,西夏大梦示意云笑天跟着他,走到一排乌黑的木剑前面,对云笑天说道:“从右到左,拿得动那把,就选那一把!”

    云笑天看着眼前看起来一模一样的木剑,不太明白西夏大梦的意思,走到最右边,蠢蠢欲动,好奇着,难道这些木剑都很重吗?

    云笑天,伸出右手,尝试着拿起第一把木剑。

    木剑纹丝不动。

    云笑天知道自己举不起这把木剑,但又好奇,它到底有多重。

    站定在它的前面,扎着马步,双手托着剑柄下面,使出吃奶的力气,可别说抬动木剑,就连移动分毫也不做不到。

    西夏大梦很有耐心,也不催他。

    从右到左,云笑天一连试了好几把木剑,开始的几把,云笑天根本分辨不那把更重。

    对于他而言,都是一样,完全移动不了半分。

    直到后面,才能稍稍一动它们,可仍旧一把木剑也举不起。

    在云笑天看来,最少也要单手举起来,才能用来练剑。

    一直直到倒数第三把,云笑天才勉强能够单手拿起来。

    示意西夏大梦,他已经选好了。

    选好背带,云笑天手中几乎拖行在地上的木剑,系在上面,勉强的直起身来,跟在西夏大梦的身后,走出废旧仓库,去和其他的人会和。

    云笑天不知道这把剑有多重,但是和之前其他的木剑比起来,那就显得可爱多了。

    向外走的西夏大梦,难得的摇头,多言道:“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得了,真是无知者无惧,越来越可爱了。”

    背上木剑的云笑天,每一步,都显得格外的沉重,根本没有心思理会西夏大梦的嘲弄。

    在云笑天的计算中,只要他使用了原能。在原能的加持之下,就能勉强使用这把木剑。

    这也是云笑天选这把木剑,最大的原因。

    来到仓库外杂草横生的院子,六名少男少女稀稀疏疏散乱的站在不同的地方,无聊的等着西夏大梦和云笑天。

    西夏大梦板着脸,对着他们说道:“都给我站好,准备出发。”

    “别给我丢脸,让新来的同学看笑话。”

    “跟着我,别掉队。”

    七名年轻的少男少女,身后背剑,英姿飒爽,猎猎生风,跟在西夏大梦的身后,跑出了废旧的仓库,踏出一条浅浅的草痕。

    云笑天跟在队伍的最后面,原因无他,还没有跑出多少的距离,云笑天已经渐渐有些脱力,被他身后的人一一超越。

    不知道还要跑多远,云笑天不打算这么快就使用原能,一点点的挤出身体里全部的潜能,咬牙跟随着身前在丛林间穿梭跳跃的队伍。

    西夏大梦选择的路线,不是已有的林间小道,而是在森林间杂乱的丛林,遇到灌木荆棘拦路,便一跃而过,让他身后的学生们挥剑开路。

    时而,带着他们跳到高高的树木枝丫上,林木的枝丫上穿行。

    如果不是曾经接受母亲的训练,如果不是使用着原能,云笑天早就不可能跟上西夏大梦他们的步伐。

    可即使云笑天已经开始使用原能了,超出了极限的他,也渐渐吃不消了。

    而他身前,每一个人都还是气息悠长,看起来游刃有余,让他不得不佩服。

    当然,其他人真实的状况,只有他们自己知道。

    他们同样为云笑天第一次训练的表现感到意外,虽然不知道他背的是多重木剑,但从他刚开始的表现而言,对于他而言,一定不轻。

    这个平平无奇的少年,竟然能够坚持到现在,看来又来了一个有趣的人。

    灰蒙蒙的阴雨不歇,呼呼叫的寒风不休。

    林鸟躲在家里,不愿出门。

    风雨敲打着,摇摆着花草枝叶,滴答滴答,淅沙淅沙。

    云笑天耗尽了身体里最后的一分原能,所能够透支的,仅仅只是他的本能,以及不屈的意志。

    他的身前,其他的人,也渐渐呼吸沉重,没有了刚开始时的轻松。

    西夏大梦,当然还是一如既往地轻松,一点也不理会他身后的学生们,没有任何停下来休息的意思。

    “吱”

    一条树枝被踩断,失去对身体控制的云笑天,从树枝上坠落,重重的砸在地面。

    连惨叫一声的力气都没了,云笑天看着西夏大梦带着他们一点点的,渐行渐远。

    没有半点停下来的想法,无情的把云笑天,远远的抛在身后。

    云笑天,躺在树林间的枯枝杂草上,软软的,很舒服。

    阴冷的细雨,不停地打在他的脸上,和他脸上的汗珠混合着,顺着他稚嫩疲惫的脸颊流动。

    青草混着泥土的气息,跟随着他的鼻息,舒缓了他的困倦睡意。

    只有这时,他才发现,这座偏僻的山林,有着那么多的自然的声音。

    淅淅沥沥的风雨,打在树叶上,撞在地面上,融进积水里,虫鸣鸟叫,恍如一场即兴的演唱,悦耳动听,毫不做作。

    越过枝叶,望着昏暗的天空,阴翳的乌云,氤氲涌动,一滴滴的雨珠,连绵不绝的坠落,在空中画出一条条的灰线,勾勒着它来时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