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总裁大人是只喵 > 第100章 追踪运冰车
    没有追踪到绑匪所在的区域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宋了了多了一份危险。

    宋只只不知道绑匪会怎么对待宋了了,大脑中不断有空不的画面开始相互碰撞。

    殴打!伤害!

    宋只只甚至都联想到了,宋了了被绑匪割下了而过会邮寄给她。

    她只觉得头晕眼花,双腿支撑不住她的身体,沈浪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只只,你没事吧?”

    宋只只摆了摆手:“我可以……”

    嗡嗡……

    她的手机忽然传来了一条短信。

    时间:一个人,今晚7点,临江区。

    短信上写着如上的内容。

    她颤抖着把手机递给了沈浪,气若游丝地道:“绑匪、绑匪发来了短信。”

    沈浪拿着手机交给陈默队长看。

    陈默面色凝重,眉心深锁,盯着手机上发短信的一串数字。

    “陈队长,现在距离绑匪要求交付赎金只有半个小时的时间,你觉得时间上来得及吗?”沈浪声音低沉入泥。

    陈默眉头越皱越深:“恐怕有点困难,从这里出发到临江区也需要二十分钟中的车程,很显然,绑匪就是利用这一点,就算是家属报警,警方也来不及做部署,现在看来……”

    沈浪并没有继续听陈默的话,他直接给沈远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按照绑匪的意思,准备好了五百万不连号的旧钞票。

    不到十分钟,沈远就完成了沈浪交代给他的任务,直接驱车来到了繁荣小区。

    沈浪把钱交给了宋只只:“我会开车跟着你,万事小心,一定要记住保护好自己。”

    宋只只点了点头,从沈远的手里接过了车钥匙,开车前往临江区,沈浪就开车跟在她车的后面,始终保持着一定的安全距离。

    而警方的车也沈浪的车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这是沈浪给陈默的提议,在没有完善的计划前,沈浪觉得,最好就让宋只只交付赎金,只要宋了了能够安全,后续的追捕工作,才可以交给陈默。

    一路上,宋只只甭提多紧张了,以至于在前方红灯时,误将油焖当做了红灯闯了过去。

    沈浪毫不在意,他只关心宋只只和宋了了的人身安全,紧随其后,闯过了红灯,玩了命的开车。

    距离交付赎金的时间,仅有十几分钟,宋只只玩命似的开车,终于在约定好的时间,赶到了临江区。

    她停下了车,等待着绑匪下一步的指令。

    很快,绑匪发来了第二条短信:民祥小区,黑色面包车。

    民祥小区是开放式老旧小区,连一个保安都没有,而且,这个时间点,小区里还有不少遛弯的居民,这一点对于警方来说,并不是一件乐观的事情。

    宋只只拎上装着五百万现金的行李箱下了车,她左顾右盼,希望能够快点找到绑匪的车。

    沈浪也在民祥小区外停下了车,他快步跑进了小区中,尽量和宋只只保持安全距离,他给陈默打了一个电话,叮嘱陈默尽量不要进下去,虽然,警方出动的并非是警车,可一大群人走进了一个老小区,如果,绑匪在暗中观察的话,一切都会暴露了。

    宋只只一路小跑,终于在小区一个监控的盲区,看见了一辆黑色的面包车,她不假思索地上了车。

    她刚刚坐进了车里,忽然有人从座位后坐了起来,拿着一块白毛巾捂住了她的口鼻,宋只只来不及呼喊,只闻到了一股刺鼻的味道,忽然感觉眼皮儿像是灌了铅似的,昏迷了过去。

    吱……

    车轮和地面的摩擦声极为刺耳,沈浪跟丢了宋只只,站在了原地给她发了一条微信,一辆黑色的面包车贴着他的身边疾驰而去,他并没有在意,继续朝前走寻找宋只只。

    车厢中,宋只只的手机震动了起来,绑匪捡起了她掉在车厢中的手机,直接关机,车子很开行驶在公路上,然后调转了车头,前往就近的另外一个小区。

    绑匪把车停在一个黑暗的角落中,然后熄灭了车灯,另外两个人从角落里钻了出来,随手扔下了烟头,声音略带不悦地道:“怎么这么久?如果耽误了言先生的事,当心言先生饶不了你!”

    绑匪笑道:“放心好了,时间刚刚好。”

    随后,三个人把宋只只从面包车里抬到了另外一台运冰车中,然后,两个人上了那辆运冰车朝着出城的方向开去。

    宋只只也不知道自己晕了多久,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四周一片漆黑,冷得她直打哆嗦,她在黑暗中摸索,手指刚碰触到了地面,冰寒的感觉就瞬间在她的掌心散开。

    她忍着冰凉的触感,摸到了一旁装赎金的箱子。

    赎金并没有被拿走!

    她倏然蹙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辆车很明显并不是刚刚的面包车。

    绑匪又为什么要换车?

    他们这是要带自己去哪里!?

    宋只只在身上摸了摸,却发现自己的手机已经不见了。

    忽然,车子一个急转弯,宋只只像是断了线的风筝似的,瞬间撞在了车里的冰块上,又疼又冷。

    她有点急了,但更多的是担心宋了了的安危。

    车忽然停了下来,宋只只一个踉跄,扑倒在地,她抬头时,一道浅浅的余光打在了她的身上。

    这辆车……

    宋只只猜测出来,这是一辆运冰车的后车厢,当车停了下来,她接着后车厢的缝隙往外看,已经没有任何她熟悉的地标了。

    她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希望能够在车相中找到自己的手机。

    她借助微弱的光线,看见了角落中属于一步黑色的手机,她赶紧摸索了过去,捡起了手机开了机。

    还好,他们并没有把她的手机拿走,运冰车的信号不太好,宋只只换了几个位置,这才拨通了沈浪的电话。

    “你在哪?!”

    终于能够联系上宋只只,当沈浪看见屏幕上现实“宋呆呆”三个字的时候,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松懈了不少,他的声音显得十分焦急:“有没有受伤?见到表弟了吗?”

    “没有,我也不知道我在哪里。”

    宋只只觉得越来越冷,说话的时候牙齿止不住地打颤,发出了“哒哒”的声音:“这是、这是一台运冰车。”

    运冰车?!

    沈浪迟疑了一下,说道:“我已经让陈队长查了一下小区的监控,并没有看见有运冰车驶出小区。”

    “不不不,绑匪曾经给我发过短信,让我在小区里找一辆黑色的面包车。”

    黑色面包车!沈浪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对身边的陈默队长道:“找一下从小区里开出去的黑色面包车。”

    陈默:“找到了,是这辆车!”

    沈浪看向了监控,视频之中也出现了他的身影,而那辆黑色的面包车,刚刚就从他的身边开了过去。

    “陈队长,能找到这辆车开到了什么地方吗?”沈浪看了一眼自己的手机,显示的时间已经是7点20分钟了,距离沈浪变身的时间,只有40分钟了,沈浪必须要在这个时间之内找到宋只只,不然的话……

    很快,陈默的手机就联系上了市局的交通科,很快就找到了那辆黑色的面包车,视频当中,三个人将宋只只抬出了车,换进了一辆运冰车中。

    沈浪忽然抢走了陈默的手机。

    “沈浪,你干什么!?”

    沈浪转身跑了出去:“救人要紧,陈队长对不起了。”

    他上了车,调转车头,行驶出了小区,他将车速开得极快,一路上更是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

    临江北路,那辆装着宋只只的运冰车抛了锚,停在了路边的临时停车点。

    “真尼玛孙子,出来干这种事,你也不选个好点的车。”绑匪A一脚踢在了车轮上,怒骂道。

    绑匪B回嘴:“你他妈当我乐意啊,还不是言先生说,要让这个小娘们受点苦头,我才想给他塞运冰车里。”

    “别他妈废话了,赶紧修好车,今天晚上还要送她出城呢。”

    绑匪们的对话,清楚的传入了宋只只的耳中,她小心翼翼地朝车厢中挪了挪:“沈浪,这辆车现在停了……”

    电话中没有了沈浪的回应,宋只只看了看手机,因为信号的关系,手机断线了。

    该死!

    她又挪回了刚才的位置,可手机已然没有信号。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绑匪们换好了车轮继续行驶。

    自从宋只只的电话断了线后,沈浪一路追踪,终于在两个路口的交汇处,看见了那辆运冰车,他猛然加速,车子如同一道闪电,飞快地插到了运冰车前。

    吱!

    运冰车忽然刹车,宋只只直接摔在了地上,发出了“嘭”的一声闷响。

    这让开车的两个劫匪脸色骤变,他们相视一眼,赶紧打开了车门跳下了车。

    沈浪也几乎是同时下了车,他一边解开了西装的扣子,一边朝着下车的两个人走去。

    “嘭!”

    绑匪A走到沈浪的面前,刚想要开口咒骂,迎接他的就是沈浪很烈的一记拳头。

    他感觉自己的脸,像是被一辆大卡车撞上了的疼,连忙蹲了下来捂住了自己的脸,与此同时,绑匪B也走了过来,沈浪抬腿就是一脚,正中他的胸口。

    两人见到沈浪来者不善,原本想要合理制服沈浪。

    可是,他们却高估了自己,沈浪的身手极好,三五下就打的两个人找不到北。

    “砰砰砰……”

    忽然,宋只只用力拍打车相:“沈浪、沈浪是你吗?!”

    沈浪倏然转头,看向了运冰车,他担心宋只只害怕,应了一声:“是我,你没事吧?!”

    “我没事,只是、只是有点、有点冷。”

    就在这个空档,两个绑匪相视一眼,他们也顾不得言旭交代的任务,脚底抹油飞快遁逃。

    沈浪也顾不得他们,赶紧跑到了车相后,可是,他却没有注意最重要的一点,这辆运冰车的后车厢,是用一把大锁头锁起来的。

    “沈浪,怎么了?你还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