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半吊子的道士 > 章四十八 鼍龙蛋
    春依湖是云梦贼内的一片大湖,湖上有些许薄雾,湖面水平如镜,湖边的芦苇已经冒出了绿意。

    杨小央背着匣子站在段青给的小船上,欣赏着大湖的美景。

    虽不能像文人墨客一样吟出两句好诗来,却不妨他用微笑表达喜悦。

    薛雄走到躺在船上的李从文边上,轻轻地说道:“李公子,他们来了。”

    薛雄话音刚落,就有二十多艘大小不一的小船拨开薄雾,停在了离鼍龙寨的船不远的地方。

    “前面的人可是鼍龙寨?”对面也不知是哪艘上传出了喊话声。

    “正是!来人可是成明、海安、广明三寨?”薛雄见李从文点头,来到船头高喊道。

    鞠夜阑悄悄地侧了侧身子,探出头去看。

    “尔等书信上所说可是真话?”

    “官府文书在此,怎能有假?”

    “那我等愿意帮岳州建城,你们在前面带路,我们在后面远远跟着!”

    薛雄又看向李从文,见他点头才大手一挥,便领着鼍龙寨的船向岳州城驶去。

    杨小央走到薛雄旁边悄悄地问道:“你不是说水贼识字的不多吗?怎么你们说起话来倒是文邹邹的?”

    薛雄苦笑一声,“代理大人有所不知,这种喊话在大泽内已经喊过成千上万遍了,大家虽然不识字,但说了那么多听了那么多也早就记下了。”

    杨小央点点头,看来这大泽在他们到来以前,还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你来我往。

    朝廷的水师已经在岳州城的码头边下了锚,薛雄摇着旗子带着鼍龙寨的船缓缓靠近,见水师没有攻击的意图才悄悄松了口气。

    身后三个寨子的船此时已经行得很慢,在水师的床弩攻击距离之外徘徊了好久才慢慢驶来,停在了码头边。

    李从文拿着刺史的文书去和水师将领谈话去了,边上还有个穿着官服的人,应该是刺史派来的。

    杨小央和鞠夜阑则留在了船上,以防不测。

    水贼们上了岸很老实,由另一队战甲样式与水师明显不同的军队看押着送去了城里。

    至于他们以后会怎么样,杨小央懒得想,那是刺史要考虑的事情。

    鼍龙寨的人也被领去签字画押,不知道签的是什么,反正看薛雄他好像挺高兴的样子。

    李从文谈完话就回到了船上找了个舒服的位置躺着,半眯着眼打盹。

    “老陈那边怎么样了?”鞠夜阑刚才说想看看江湖上的名门大派,杨小央听了也有点兴趣。

    李从文半睁着一只眼,很随意地说道:“哦,老陈托人传话来,说各派已经同意不插手剿匪的事情了,至于看管水贼的事情朝廷已经派军队接手了。”

    “那老陈还留在城里做什么?”

    李从文轻笑一声,“各派眼看剿匪的功劳落不到自己头上,让老陈去和官府谈,说把看管水贼的任务交给他们,这是想在以后岳州的新城里讨份好处呢。”

    杨小央愕然,他本以为江湖上的大门派都是励志钻研武学,除暴安良,匡扶正义之士,看来也不尽如此。

    虽能理解,却也没兴趣去拜访了。

    转头看向鞠夜阑,她现在穿着那件兔毛裘子。

    这件据说很容易脱毛的裘子竟然没有明显的脱毛痕迹,甚至还多出了些原本没有的光泽。

    鞠夜阑眼珠子转了好几圈,才开口说道:“那就回岛上去吧,上次我和小荼发现岛上的鼍龙生蛋了,还是去看鼍龙宝宝有意思点。”

    杨小央背上的匣子也震了震,应该是表示同意的意思。

    杨小央叹了口气,决定以后在岛上还是要跟着这两个小魔王,她们可能还以为鼍龙是温和的动物吧。

    两人一个爱玩一个爱吃,就是不知道这两人有没有就鼍龙蛋好不好吃这个问题进行讨论过。

    杨小央看了眼天色,才刚刚正午,“咱们要不让大家去城里休整一番,吃顿好的?”

    李从文听了把眼睛都闭上了,有气无力地说道:“你见过一天三顿的水贼?他们刚吃饱饭你让他们修整个屁啊。

    赶紧回寨子派人接着送信才是正事,争取每日多送些人回来,以免夜长梦多。”

    鞠夜阑毫不留情地笑了起来,整得杨小央红了脸。

    他又见那三个寨子的船被水师的人运上了不少木桶子,让鼍龙寨的人运回去。

    杨小央问李从文那是什么。

    “火油,以后水战会用到。”

    杨小央也没问他是什么时候想到的,他知道李从文八成是刚刚拍了拍脑门才有的主意。

    当天鼍龙寨就把寨子里的妇孺送去了城里,据说会被妥善安置,还给两个寨子送去了书信,相约明日共赴春依湖。

    不过据说这两个寨子里多是无恶不作之辈,明日可能会有硬仗要打。

    而鼍龙寨里的人大多是迫不得已,才带着全家在水上讨口饭吃的,被水师赶到大泽后就抱团求生了,别的寨子应该很少。

    是夜,杨小央跟着鞠夜阑和小荼在岛的另一边找到了鼍龙下蛋的地方。

    这里的鼍龙和寨子里人喂的不是同一批,所以杨小央在小荼的怂恿下偷了三个蛋回来。

    那一窝蛋足足有三四十个,看不出有什么差别。

    杨小央就挑了三个大点的回来,为此鞠夜阑还说了好久杨小央太残忍云云。

    两个半人偷偷摸摸地回了一趟杨小央的住所,拿上杨小央带的调料才摸进厨房。

    两个半人对着三个蛋看了很久,杨小央忍不住问道:“你们说该怎么吃?”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摇了摇头,没个想法。

    杨小央叹了口气,对这两个等着吃的不再抱有希望,准备先拿一个蛋煮着吃试试看。

    杨小央用水把蛋洗干净,放在锅里用水泡了一会儿,再用小火烧开,等水开了以后又用温水煮了盏茶功夫才捞出来。

    杨小央没有急着拨开,而是先出了厨房把小荼的匣子放在门口。

    “这样寨子里的人看到就不会进来了,而李从文这时候应该在睡大觉,更不会来。”杨小央边拿来碗边和两人解释道。

    “防着寨子里的人也就算了,不让李大哥来尝尝吗?”鞠夜阑有些疑惑。

    杨小央冷哼一声,“咱吃完再告诉他,气死他。”

    杨小央本以为这鼍龙蛋煮好应该和鸡蛋一样,谁知刚剥了一个小口里面就流出了蛋清,还好提前拿了碗,不然就浪费了。

    两个半人对着煮了半天,也还多半是流质的鼍龙蛋面面相觑。

    最终还是杨小央拿来勺子先试试水,因为他觉得这蛋肯定是熟了的。

    砸吧砸吧嘴,味道和普通的蛋差不多,就是腥味重了些。

    杨小央便倒了些黄酒进去拌了拌,又尝了一口,眉头一挑,把碗推给二人示意她们尝尝。

    鞠夜阑先给小荼喂了一口,小荼也砸吧砸吧嘴,细细回味了一番,摇头晃脑的,都把等着回复的鞠夜阑看急了,好半天才说了一句:“中。”

    也不知道和谁学的。

    鞠夜阑也尝了一口,随后就把灼灼的目光放在了另两个蛋上。

    杨小央翻了白眼,之前是谁可怜这些蛋的来着?

    杨小央煮过第一个蛋后心里就有了数,毕竟当初在段府的厨子那里学了不少妙招。

    他决定把剩下两个蛋一个炒着吃,一个做蛋羹。

    不过鼍龙蛋拌不太匀,做出的菜品相不太好,被两个等着吃的人鄙视了一番。

    杨小央示意两人不要急着动手,在蛋羹上倒了几滴菜油又撒了一把葱花,才轻声道了句:“开吃。”

    就在杨小央做蛋的功夫,那个煮的蛋已经被两人吃的只剩下了一点点黄,但杨小央吃着最后那一口差点没感动的哭出来。

    毕竟在小荼伙食质量明显下降以后,最后一口是不常有的。

    而杨小央要是知道,这是鞠夜阑于心不忍才让小荼住的嘴的话,不知会怎么想。

    鼍龙蛋的腥气被黄酒和葱花等佐料盖过后味道确实不错,比一般的鸡蛋好吃很多,杨小央计划之后再去偷几个,但也不准备多偷。

    一来这蛋毕竟是个新鲜的东西,不知道多吃会不会有坏处,自己和小荼也就算了,要是鞠夜阑吃了一命呜呼那可就玩大了。

    二来他一个道士吃荤腥也就算了,要是为了口吃食让人家鼍龙绝了后那可就不太妥了,他怕遭天谴。

    两个半人吃的爽快,杨小央心情大好,决定明早去气一气李从文。

    ......

    第二日一早。

    “切,以你那性子,多半是小荼叫你去偷的吧,你过来嘚瑟什么劲。”

    “我......”杨小央憋了半天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