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妾本尊 > 第二十七章∶潜龙剑诀
    洞口上方,司空家家主司空彧坐在红木椅上,旁边围着几个年轻貌美的女子,其中一个身着蓝色衣服的女子坐在司空家主的身上,样子格外放肆。

    樊霜惊魂未定,他看着那些银铮铮弩箭,心中发怵,自语道∶“如果我刚刚晚了一步,是不是已经死了……”

    那蓝衣女子十分不屑的哼了一声,道∶“黑寡妇原来也会怕死吗?真是神奇。”

    樊霜瞟了一眼那蓝衣女子,按耐性子对着家主抱拳行礼,道∶“家主,敢问这位是……”

    家主没有说话,旁边的奴才上前说道∶“这是家主新纳的妾室,名叫苏银。”

    樊霜听到此人是家主的妾室,便勾起了一抹诡异的微笑,道∶“那便恭喜家主了。”

    他无需在意这个恃宠而骄的女人,毕竟司空家的妾,可没那么好当。

    洞中,几人听见弩箭的声音停了,便试探性的朝外看了看。

    东方木道∶“弩箭的声音停了,但……我们要怎么出去啊,玉兰还在昏迷,这和尚也没恢复,总不能硬闯出去吧。”

    戒尘咳了一声,道∶“就算硬闯,凭我们几个也不一定能闯出去,这洞口上面一定还有司空家的高手……对不起,终究是我连累你们了。”

    “别说这些没用的,先想办法,我们不能再拖了。”萧飖握着玉兰的手,道∶“玉兰的身体越来越冷了,我们必须想办法出去。”

    众人焦灼之际,宇文璟倒是安闲,和无事发生一样。

    “等等,你们看洞口处。”东方木凝眸,道∶“洞口处开始结冰了,上面有人放寒毒下来了……”

    戒尘勉强起身,道∶“那是寒蛛毒,司空家三大高手都在上面,寒毒马上就回蔓延过来,我们……”

    东方木背起玉兰,道∶“我们不能在这等死,先原路返回,走不走得通总要试试才知道。”

    萧飖点了点头,几人又一次回到了来时的密道。

    玉兰的身体越发冰凉,但口中还是低低的叫着“小将军……”,一声声印在萧飖心头,如滴血一般。

    几人一路走到尽头,果不其然,刚刚进来的入口被许多石头堵住了,萧飖情急之下一掌下去,石头只簌簌的掉了一层。

    “呀啊!”萧飖疯狂的砸了几下堵住洞口的石头,道∶“打不通,现在怎么办,玉兰她……”

    东方木放下玉兰,安慰道∶“小夫人,你先不要急,天无绝人之路,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

    宇文璟用手触碰了一下堵住洞口的石头,道∶“这石层很厚,外面的守卫应该会很少。”

    “守卫少有什么用,我们现在能打穿这石层吗?”萧飖道∶“身后的寒毒马上就回逼过来……没办法了,只能……”

    拼了!

    萧飖正想做些什么,却被宇文璟拦下。

    宇文璟淡然的抽出宝剑,打断道∶“退后,堆起来的石块而已,我可以试试……”

    “那个……王爷你先冷静一下。”东方木道∶“你那一招下去这整个隧道都会塌陷的,到时候我们就不是被困住而是被活埋了。”

    宇文璟眸子微敛,道∶“放心,我有分寸。”

    宇文璟深呼吸,运转周身内力,蓄力之际周围的空气都在微微颤动,宝剑锋芒更甚,让人有种凛然威严之感。

    萧飖自认为已经很了解宇文璟了,但这一招她从未见宇文璟用过,虽没见他用过,但也能大致猜出,这应该就是皇室代代相传的剑术——潜龙剑诀。

    “咦……宇文璟你慢点!”东方木运气护住周身,道∶“小夫人,王爷这招威力难测,先护住自己!”

    萧飖点了点头,绕指柔出手,护住了玉兰和戒尘,也护住了自己。

    “潜龙剑诀!”

    片刻后,一股阳刚无比的真气在宇文璟身旁炸裂开来,四散飞舞如万条金龙,气流随剑刃所指盘旋糅合,于宝剑之刃处汇集。

    一刃出而石如泥土。

    剑芒所过之处无不断绝。

    霎时间,堆砌的石墙被强行劈开,随便被真气震的飞出数十尺……

    宇文璟手中的剑也断成了数段,手中只剩下一个剑柄。

    洞内石壁开始坍塌,簌簌的落下,萧飖来不及惊叹,拉着玉兰和戒尘离开了山洞。

    潜龙剑诀,不愧是皇家传承千年的剑诀,据说只有皇帝寝殿内挂着的玄玉剑才能承受住完整的潜龙剑诀。

    嘶……

    这家伙既然这么厉害,为何当年征战之时还强烈要求要我保护他?本以为他是为了大局考虑,现在想来可能只是为了近水楼台。

    几人刚出来没几步,身后的密道便轰然坍塌,宇文璟扔掉了剑柄,看向萧飖,道∶“没事吧。”

    “没事。”萧飖收了绕指柔,奇怪道∶“这外面怎么没人?司空家不见得会自信到这种程度吧。”

    萧飖环顾四周,疑惑之际,一个沙哑阴暗的声音从一块岩石后传来,那声音阴森异常,道∶“你们是在找那些围在这的世家子弟吗?”

    “什么人!”萧飖抽出弯刀,道∶“出来!不要藏头露尾!”

    “呵,我可没想躲着。”岩石后,一个黑衣黑袍的人缓步走出,他戴着黑色的斗笠,四周坠着黑纱,让别人无法看清她的面貌,这人的身材高挑魁梧,应当是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

    黑衣人冷笑一声,道∶“我只不过是在处理刚刚那群人的尸体罢了。”

    萧飖警惕的看着他,问道∶“你杀了那些世家子弟,为什么?”

    “看着碍眼而已。”黑衣人道∶“正如我看你们也十分碍眼。”

    黑衣人说罢,抽出了腰间的佩剑,那佩剑通体漆黑异常,似乎是玄铁所制。

    “来者不善。”萧飖低声道∶“东方木,保护好玉兰!”

    说罢,萧飖便率先冲上去,接了黑衣人一剑,问道∶“阁下若与我们无冤无仇,还请让开,我们赶时间。”

    那黑衣人桀桀一笑,道∶“同是这江湖上的过客,我为什么要予你们方便?”

    黑衣人提剑上前,使了一个极其虚晃的步伐,那步伐诡异至极,竟然能直接近萧飖的身∶“姑娘,我承认你武功不弱,但比起我,还是差了那么一点。”

    那黑衣人一掌打出,萧飖虽即使躲避,却也被掌风擦伤了肩膀,动作微滞,宇文璟见状,直接快速上前,还了黑衣人一掌,随后单手揽住萧飖,道∶“他是不是伤到你了?”

    黑衣人躲过了宇文璟的那一掌,后退了两步,道∶“看你们的路数,不像是司空家的人,你们在司空家的地盘上究竟想干嘛?”

    萧飖刚才被这黑衣人的步伐摆了一道,如今气不打一处来,二话不说直接亮出弯刀上前,道∶“无可奉告!宇文璟你不要帮忙!”

    萧飖向来是不服输的,宇文璟也没办法,只能在旁看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