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邪君都市纵横 >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还挺憨厚的

第二百七十五章 你还挺憨厚的

    凌天邪看着跃跃欲试的衡少坤问道:“你没事要忙吧?”

    衡少坤连连摇头:“没有没有。就算有,小坤子也是以凌少您的事为先。”

    “等我解决了你那酒肉朋友的报复,我们单独谈。”此时人多,且问的话题不宜让外人知道,凌天邪便是准备解决宁欣的义父再做询问。

    “好好好,凌少您可真是未卜先知啊!竟然知道我和唐子俊是酒肉朋友。”衡少坤开心的连连点头,这可是好多人修不来的福气,自己父亲可都没有与武道宗师的强者私下谈话的经历。

    “小坤子,趁此时间我要纠正下你之前的用词,你如此乱用'利息'这个词语会让人觉得我是个贪财的人,那多付给我的一个亿不是我逼着你给我的利息,而是你应该给的出场费,毕竟是你请我去的城郊小树林。而且,我可是给你留了件小礼物。”

    凌天邪说这一番话完全是想借此试试衡少坤这人的心性。

    宁萌听到这里鄙视的看了看衡少坤,心中暗道:“果然是个败家子,分分钟就给人一个亿的出场费,此前听凌天邪说起只以为他是逗自己玩的,哪想真有这样的人!真有这样的事!这还真是一个敢要,一个敢给。”

    衡少坤可是知道了那手机中存储的视频用的好其价值不可估量,闻言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对,还好我老爸来的及时,不然我就把那手机给丢了。”

    “你还挺憨厚的,就这么直接把你父亲特别交代不可外传的事情说了出来。”

    凌天邪看得清楚明白,这衡少坤虽然不是善于玩弄权术之人,但绝对不是个傻缺之人,不然衡家早被其败光了。

    从他建造飞仙山的行为就可看出。

    表面上飞仙山是娱乐消遣的地方,实则其中可是聚集了不少在明京市数得上号的豪门官宦子弟,钱权二字,钱虽在前,但在强权面前不堪一击。

    衡少坤这个富家子弟俨然在其中混成了老大,这最起码可说明他知道以钱谋权。

    “凌少您可真是神了!您竟然知道我老爸千叮咛万嘱咐不要我乱说手机的事。这里都是凌少您的家眷,应该不算是外传出去。”衡少坤怀疑凌天邪是不是会读心术,不然为什么自己想到什么都会知道。

    “看在你待会会为我解决问题的份上告诫你一声,你的那些朋友可不会为你两肋插刀,张浩然比你想象的聪明的多,你演技还不错,但谨防隔墙有耳,你只能相信你老爸的话,不能相信任何人。在绝对的压迫力下,你所认知的可靠之人可是会把屠刀伸向你的脖颈。”

    凌天邪装作没听到'家眷'二字,迅速的转移了话题。

    “多谢凌少提醒,我还是知道与我那些所谓朋友的真实关系的,大多...不不,应该说全部都是酒肉朋友,遇到事了根本就用不上,我已经决定以后重新做人交些真心诚意的人做朋友。”听闻凌天邪告诫的话语,衡少坤喜不自胜,凌天邪真是太有气量了,自己之前在飞仙山可是有过谋害之心的。

    他却不知道当时凌天邪对他早已有了杀心,只是人多眼杂不好出手,后来因为两亿的尾款还没到手,也不能把之直接杀了。

    “光有觉悟可不行,重新做人得从头开始,我给你做的发型亦是如此含义。”凌天邪看了看衡少坤的脑袋,这货的镶钻毛线帽还挺惹眼的。

    “凌少,我这帽子是假的,不是,我这帽子上的钻是假的。”衡少坤毫不避讳的摘下帽子露出光秃秃的脑袋。

    “噗嗤......”风雨亭中顿时传来一声声女子的窃笑声。

    宁欣见了衡少坤的新发型是几女中最为惊讶的,她是在场最了解衡少坤的骚包程度,其发型就是乱了一丝都受不了,竟然能忍受被凌天邪剃成了光头。

    想想也是,凌天邪可是宗师强者,被其剃光头变相的也算是种荣誉吧。

    “你不觉得你如此打扮很是骚包吗?”凌天邪看向了衡少坤不染一丝粉尘的白西服。

    衡少凌不假思索的回道:“禀告凌少,小坤子我喜欢白色,装逼是我平时的爱好。”

    凌天邪闻言嘴角上扬,轻笑道:“你还真是实诚。”

    “凌少,我老爸吩咐我对您一定要以礼相待,就算被打被骂也没事,有一说一,千万不能在您面前耍心机。而且我在见识了凌少的手段后,深知与您作对只有死路一条,小坤子我不是傻子会没事找死。”衡少坤谨记父亲衡绍刚的话,谁都会害自己,唯独自家老爸可只会为自己着想。

    凌天邪不想与之多谈论这些事,是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惹怒武道宗师。

    “凌少,我老爸今日会准时到场一睹您的风采。”衡少坤发觉凌天邪并不是想象中的恐怖,这会儿主动找起了话题。

    凌天邪淡笑:“你老爸是准备看看我的实力如何吧?”

    衡少坤连忙解释:“不不不!我老爸是绝对支持凌少的!”

    “好了,不要谈论此事了。”凌天邪不想谈及到约战之事引得柳韵和王雪的担心。

    “是是。”衡少坤见凌天邪不想再与自己谈论也不再说话,可随之有些局促起来,在他想来此处是凌天邪的携着家眷赏景之地,这会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

    “随便坐。”凌天邪看在眼里,出声招呼了一下。

    衡少坤依言走到亭中另一边的靠椅坐下,兴冲冲的拿出手机给父亲衡绍刚发起了短信。

    ..........

    柳韵黛眉微蹙,凌天邪与衡少坤的谈话让她有些猜测,随之一颗心都是揪紧了起来。

    王雪亦是如此,她已然猜出凌天邪稍后不止是要解决之前那个副阁主,应该还有着更加麻烦的事情需要解决。

    随之王雪把询问的目光看向了柳韵,柳韵此时也是看来,两人具是在对方目光中看到了担忧之色。

    “不用担心,小事而已。”凌天邪目光柔和的看向了王雪与柳韵。

    “我们该回去了。”柳韵避开凌天邪的目光,站起身来看向了王雪和宁萌,等待回应。

    “嗯。”王雪微微点头回应。

    宁萌却是想留下看看热闹,一时间没有回应。

    宁欣见此出声道:“萌萌,你跟柳老师一起回去吧。”

    “喔。”宁萌有些不情愿的站起身。

    “开车小心点。”凌天邪交代了一声。

    柳韵与王雪、宁萌刚走出风雨亭,还是压抑不住心中的担心,便是回头说道:“凌天邪你过来一下。”

    凌天邪依言走到近前。

    柳韵看着淡笑的凌天邪,脸色严肃的说道:“凌同学,你可不能在外面干些违法乱纪的事情!”

    对于柳韵这口是心非的话语,凌天邪没有点明,点点头回应:“知道了柳老师。”

    凌天邪说完更加逼近柳韵,欲要在其俏脸上亲吻。

    柳韵脸色随即变的恼怒,抬腿便踢向了凌天邪的小腿做警告。

    凌天邪讪讪的退了回来,目光看向了王雪。

    王雪见此微微低头,踌躇片刻后走向了凌天邪,继而踮起脚尖在其脸上轻吻了一下。

    “天邪哥哥,一切小心。”即使王雪信任着凌天邪,但不可避免的会为其担心。

    “放心。”凌天邪在王雪唇角回以轻吻,伸出手在其琼鼻上轻刮了下。

    柳韵看着凌天邪与王雪亲昵的举动,心中微微酸涩,转过身抬步就走。

    宁萌鄙视的看了看凌天邪,立马跟上了柳韵。

    王雪小脸红云满布,对着凌天邪明媚一笑,小跑着追上了步伐并不快的柳韵。

    陈宝宝在亭中看着离开的柳韵三女却是偷笑了起来。

    凌天邪回到亭中看着偷着乐的陈宝宝问道:“宝宝,你在偷笑什么呢?”

    “嘻嘻,不告诉你。”陈宝宝开心极了,凌天邪这是忘了送走自己了。

    “到了明月湖,我会把你完好无损的交给你的家里人。”凌天邪自然不是忘了把陈宝宝送走,交给柳韵带走倒不如之后直接交给前来观战的陈家人省时省力又省心。

    “不要嘛...宝宝又不会耽误你泡妞。”陈宝宝闻言小脸又是垮了下来,随即又是拉着凌天邪撒起娇来。

    “不要胡说八道!不然立马把你送走。”

    凌天邪对于陈宝宝也是没法,自己的恐吓在其听来如同玩笑话一般。

    “嘻嘻,宝宝就知道你舍不得。”陈宝宝乐呵呵的低语一声。

    “我什么时候舍不得你了?”凌天邪被陈宝宝看穿面子有些挂不住,自己的确是不忍看着她露出伤心的模样。

    “是宝宝舍不得你嘛。”陈宝宝嘴巴抹了蜜一般哄着凌天邪。

    ..........

    宁欣见凌天邪与陈宝宝开心的说笑,虽然担心此时打扰会惹得凌天邪不快,但宁萌已走,已经按耐不住心中的迫切了,轻声细语的问道:“凌宗师,可否移步帮助下欢欢和乐乐服用丹药?”

    “欣姐,你之前不还躲着我去沐浴了吗?这会儿又想起这事了?”凌天邪对着迫切的宁欣出声调侃。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