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千金娇妻逃上瘾 > 第二百五十六章 被选中的替罪羊

第二百五十六章 被选中的替罪羊

    毕竟顾念慈想要动苏家瑞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这次借机落井下石,或者干脆借着这群发狂的粉丝之手直接弄死苏家瑞,恐怕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什么?所以你之前在网上说那么多,说的那么情真意切,不过就是骗我们过来帮你完成任务的?你其实根本就不是为了克里斯哥哥打抱不平?”

    这时候那群吓傻了的学生也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一想到她们今天的种种惊心动魄的遭遇和遭受到得 一系列身体和心理上的威胁,竟然都是被眼前这个女人算计的结果,顿时气不打一处来。

    能够散作一片散沙的人再次凝聚起来,唯有在她们面前树立起一个人人讨厌的公敌,这个角色之前是苏家瑞的,而现在,自然而然转变成为了安安。

    “我当时在医院就怀疑她了,每次在苏家瑞说话的时候,她就刚好跳出来打岔,引导我们厌恶苏家瑞,所以说我们这些人都是被她当枪使了,这种人太过分了!”

    “对啊对啊!要是今天要真的被追究责任的话,我们就都跑不掉了,你们刚刚没看到吗?她手机里录制的那些视频,全都是我们打苏家瑞的证据,她录的时候自己都没有动手,不就是想把自己撇得干干净净吗?到时候想要把我们推下火坑,让我们当这个冤大头吗?”

    “喂,你太贱了吧,利用我们对你的信任,就做这种过分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们因为你,今天真的差点儿被害死啊!”

    “就是的,信不信我回去就在网上曝光你!让所有克里斯哥哥的粉丝都知道你可恶的嘴脸,你看着吧,她们肯定会把你人肉出来的,你绝对会为你今天做的事情付出代价的。”

    一时间,被欺骗和被利用的愤怒使眼前这些原本有些懦弱的学生瞬间变得暴戾起来,她们看着面前的安安,那眼神恨不得直接扑上去将她撕成碎片,要不是碍于手腕上绑着的绳子,恐怕她们真的会这么做。

    安安一时间沦为了众矢之的,不过显然她根本就不怕眼前这群没什么背景的学生,甚至可以说,看着眼前这些人一脸愤恨地看着她却无能为力时,她甚至还有些得意起来,不由得脸上的笑容加深了几许。

    她不屑地看着面前这群怒气冲冲的粉丝,撇了撇嘴,双手 环胸摆出一副十足高傲的姿态。

    “喂,我说,你们别说笑了,我承认,我是利用了你们没错,可说实话,刚刚在医院里的时候,你们不是打得也很舒服吗?我唯一欺骗你们的,不过是我假装是克里斯粉丝这件事情而已,可事实上,等到你们去了医院之后,你们做的一切事情,都是你们自己愿意做的啊。”

    说到这这里,她还意有所指地看着其中一个虎视眈眈看着她的女生,勾唇笑了笑。

    “我如果没记错的话,最开始动手的那个人,可不是我啊。”

    看她到了现在态度还这么嚣张,丝毫没有悔改和愧疚的意思,那群学生越发恨得牙痒痒,为自己今天一系列不堪的遭遇不值。

    全都怪面前这个安安,利用了她们的正义和崇拜,反过来达到她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

    “既然你们也挺高兴参与进来的,就不要在我面前得了便宜还卖乖,更何况……”说到这里,安安不由得轻蔑一笑,和刚刚那个在陈成面前卑躬屈膝的模样截然不同,一副十足的领导者的架势,“你们就算想要找我麻烦,也得有这个本事啊,不过就是一群穷学生罢了,看在你们做的事情让我满意的份儿上,我可以不追究你们这些人嘴里难听的脏话,可是我也要提醒一下你们,要是你们再这么不知分寸,甚至得寸进尺下去,惹得我不开心了,你们的父母明天就可以收拾东西从他们的公司滚蛋了。”

    安安这句话并不是在危言耸听,她当时在网上放长线,看似是通过愤怒的话语在召集克里斯的粉丝们找苏家瑞报仇,可实际上,但凡是响应她的号召进群里的人,她私下里全部都暗自调查过这些人的背景,因此此时出现在她面前的这群人,看似是她当初在粉丝群体里随意找出来的几个人,可实际上,全都是被她精挑细选出来,可以随意拿捏的对象。

    显然,安安这句话,多多少少还是唬住了面前这群有些愤怒的粉丝。

    她们眼底明明已经显露出了几分疑惑和害怕,却偏偏还是心存侥幸,不甘心就此败下阵来。耐看吧中文网

    “呵呵,真是一群愚蠢的人。”

    像是很满意于这种轻易就能掌控别人命运的绝对权威感,安安竟然得意到一时间忽略了站在她身后,此时此刻正黑着脸,面露不悦的陈成,反而高傲地抬起头,带着审视的姿态扫过在面前这群神色各异的女生身上一一梭巡过去,像是在看毫无利用价值的垃圾一样。

    安安的视线停留在其中一个显得有些战战兢兢的女生身上,微微眯了眯眼睛,眼底带着一丝挑衅和轻蔑。

    “韩楚楚,云城五中高一三班的在读生,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亲生爸爸酗酒且暴戾成性,要是我手中的资料没有问题的话,似乎你的亲生母亲,就是被你爸活活打跑的吧。”

    那个叫韩楚楚的闻言,脸顷刻间红了几分,将自己的头低了下去,眼中尽是被羞辱却无能为力的愤恨和对命运不公的愤慨。

    不过显然,韩楚楚这样的表现,正好让满足了安安的恶趣味。

    “听说你母亲被打跑之后,你就成为了被毒打的对象,家里的生活来源全靠救济补助,而这些补助每次发下来的时候,都被你爸爸拿去喝酒用光了,所以你们家穷的连衣服都几年不换了,因此穷酸的遭到了班里很多人明里暗里的嫌弃排挤,一个朋友都没有,不过看了你今天那么‘英勇’的表现,我其实也有些好奇,是不是因为被你爸打习惯了,才这么喜欢动手打人啊?”

    安安说的正是那个之前最开始动手打苏家瑞的女生,韩楚楚万万没有想到面前的女人真的对她的家庭情况如数家珍,而随着安安将她不堪的过去轻易吐露出来,那些一直笼罩在心头的不满和自卑像是在黑暗中被释放出来的凶兽一样,将她一层一层包裹起来。

    虽然她很想反驳安安的讽刺,可是安安的确说的没错,她当时之所以忍不住出手打她,其中自然也有一部分原因,不过实现想要借此发泄自己的负面情绪罢了。

    当有一天,被施暴者掌握了可以向着别人挥舞拳头的权利,那么这个原本可怜弱小的被施暴者,显然会成为更可怕的存在。

    然而这样的可怕,却在面对真正的权利或者更强的人时,不得不卑微地低下了头,变成了哑火的炮仗。

    她虽然恨死了面前这个居高临下利用她的女人,可既然这个女人能够将她的家世背景查得如此清楚,那么自然有手段轻易对付她,因此现在面对安安,她被逼无奈,只能选择隐忍,就像是之前每一次被爸爸毒打时一般,虽然心里有许多的不满,甚至心中恨不得希望他快点儿死,但是事实上,除了带着哭腔像是狗一样低声求饶之外,却根本不敢有任何动作。

    因为在绝对的权利和地位上的压制面前,她才是那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者。

    一时间,羞愤情绪涌上心头,却又不得不硬生生压了下去。

    “喂,你想干什么!你以为我们会信你这种毫无真凭实据的话吗?你之前就骗过我们一次,还指望我们会再信你第二次吗?大家别听她说的话,她这就是在挑拨离间罢了!”

    人群中冲出来一个女生,虽然她话说得义正言辞,可是声音却还是忍不住在颤抖。

    很明显,她突然间开口,并不是真的担心安安在挑拨离间,不过是害怕,自己的家庭背景也像是刚才那个韩楚楚一样,被语带鄙夷地暴露出来。

    不过显然,她的话对于安安来说,根本不构成任何威胁。

    “对了,还有你,李儒对吧,名字起得不错,可惜是个小三的孩子,况且救你那个笨脑袋瓜,也根本就不是什么读书的料啊。你爸爸倒是挺有钱的,但是根本没打算认你那个没文化又花钱如流水的小三妈,不过谁让你妈肚子不争气,没给他生个大胖小子,反而生了一个赔钱的闺女呢?不过最近你那个想借着孩子上位的小三妈倒是终于开窍了,傍上了一个够当你爷爷的大款了,再努力一把倒是有可能转正啊,哈哈,估计到时候没几年你妈就成了有钱的寡妇了吧,挺好啊。”

    安安越说越起劲,她恨不得立刻就将这些女生的家底全部说出来,看着她们羞愤,看着她们生气却无可奈何,看着她们像是下等人一样,既卑微又无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