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小蝶妻今天成神了吗 > 涉世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五行本家的聚会

涉世 第一百四十七章 五行本家的聚会

    竞技台的角落处,百里两兄妹不由得为眼前的景象而感到汗颜,这都什么事啊?

    “兄长大人,这下我们该怎么办?”

    “看戏,反正,这永生石我们也没想要过。”

    百里枫倒是淡定得很,他注视着身边那些表情各异的各家弟子和各门派的代表,将百里舒往自己身后拉了拉

    “跟在我身后,别被误伤了。”

    “好的,兄长大人。”

    “对了,青荷她应该在休息室好好待着的吧。”

    “你说青荷姐,应该会的,就是可惜好不容易来了趟王城结果看她的样子似乎一直不大舒服。”

    “嗯……”

    也不知是真不舒服,还是不想和他待在一起,百里枫一边将百里舒带着往竞技台更里面的角落走,一边道。

    而此时此刻的奇珍阁地下会议室内,房间内,唯有一道白色光幕成为了光源,而其余的一切都隐入了一片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北沧身处其中,他的身后,站着夜辰,月鸣和银蒙三人。

    “陛下,一切都按照您的吩咐做下去了。”

    月鸣首先开口打破了四人间的沉默,道。

    “嗯,很好。”

    “那臣便先退下了。”

    得到北沧应答之后的月鸣转身就像离开这个地方,却又被银蒙叫住了

    “月鸣,你去哪?”

    “我去哪和你有关系吗?”

    月鸣抬了抬手,懒散地回答道。

    “你……”

    被月鸣噎住的银蒙要反驳什么,就被夜辰一把拉住了

    “那家伙就是个疯子,你是第一天知道么。”

    “对,所以别跟我这个疯子计较,走了。”

    听闻夜辰对自己的说法,月鸣丝毫没有任何恼怒,反而很是坦然地将话接了下去,背过三人就离开了这个窄小黑暗的地下会议室中。

    “随他去吧。”

    北沧瞥了眼身后,不以为意道,他为今天的好戏可是专门请了一位特殊的客人呢。

    至于其他的那些事,他都交给了月鸣,希望今天的戏不会太无聊,

    竞技台上,也不知是谁先起了头,一股蛮横的冥力波动便在竞技台上爆发出来,竞技台的正中央处,一阵白雾忽的腾起在半空之中,只见一黑衣黑发的男子率先发起了攻击,他左手微扬,右手随之伸开,刚刚那一阵突如其来的白雾正从他的周身缠绕而来。

    而那阵白雾看似没有什么杀伤力,然而靠近那男子之人瞬间都涌起了一种意味不明的窒息感,原来那白雾不知何时竟从他们的身后直奔他们的脖颈而去。

    于是乎,看似平静的竞技台很快就被这种刺激打破了,既然已经有人动了手,那么他们也不需要再收敛什么了。

    “竟然是迷烟这种没有实体的天能,看来,这场拍卖会还真是请来了许多不得了的人物呢。”

    “不过,只是为了永生石吗?”

    苏殇雪看着这竞技台上的乱象,总感觉有些不同寻常。

    “当然不是,永生石是礼物,不过你是第一次来这奇珍阁拍卖会所以还不知道吧,其实每一届的奇珍异宝拍卖会都会在最后一件压轴品的拍卖环节上设立一些不同寻常的争抢方式,而最后的赢家不仅可以免费拿走最后一件压轴品,还能再从奇珍阁免费拿走三件宝物。”

    “这么做真的不会亏吗?”

    不是一件,而是包括压轴品在内的四件宝物都免费送出去,这奇珍阁未免出手也太大方了吧。

    “亏?商人怎么会让自己亏呢?这是在用免费吸引人脉啊,在彼岸星渊大陆,强大的实力比财力更重要,能够结交一位强大的天能师,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是不亏的。”

    法鲁西听到苏殇雪如此说,像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

    “原来如此。”

    这样一说,苏殇雪倒是有些明白过来了,只是在她原先的那个世界,权势和财力才是真正的实力,而她习惯了那样的社会规则,竟一时觉得这彼岸星渊大陆还真是够神奇的。

    突然,一阵骚乱吸引了苏殇雪一行人的注意,只见刚刚在竞技台中央发起攻击攻击的黑发黑衣的男子在苏殇雪一行人交谈间竟已经和五行家族的人缠斗上了。

    而更令苏殇雪没想到的是,她似乎在刚刚看到了叶之舟和严子斐的身影,他们怎么也会在这?

    彼时的苏殇雪还尚不知道叶之舟是作为五行家族的木之一族代表而来到的,而严子斐作为嫡系所培养的护卫自然也跟随叶之舟而来。

    就在苏殇雪正思考着些事情的时候,一阵白雾突然窜入了她的视野当中,她转头看去,只见……

    “雾牢!”

    黑衣男子向天一指,那缭缭迷烟便朝四面八方散了开来,本无形的烟雾在此时忽然凝聚成一道道箭头朝他的身边落了下去,然而,不知为何,那些箭头却在还未碰到地面的那一刹那就落空了。

    一道雪白身影闪现到了那黑衣黑发男子身后,她的手中,一把匕首瞬间出现,反手就往男子的后颈穴位上敲去,看似没有任何力道,却让男子猝不及防地恍惚了一下,然后那男子显然也不是吃素的,很快就回过了身与那雪白身影拉开了距离。

    “在下修霜,还请赐教!”

    “竟然是五行本家的人,果真是少年豪杰。”

    那男子见那道雪白身影的主人竟是来自五行本家水之一族的嫡长女,立刻与之拉开了相当一段距离,想避免战斗。

    然而修霜已经盯上了这个男子,她手中的匕首轻巧地一转,扬手便是无数雪花不知从何飞散而下

    “风雪刃!”

    她大喝一声。

    一时之间,烟雪竟混杂了在一起,而那男子显然也未料到修霜竟然会对自己紧追不舍,转身之间,他那些无形的烟雾就凝实成为了一道道烟之锁链,朝修霜甩了过去。

    修霜“啧”地一下,便又开口喝道

    “斩!”

    一字出口,风雪化刃,匕首在其手中,却只剩残影,刃锋所指之处,风雪俱乱。

    那烟之锁链在修霜的风雪斩面前是如此地不堪一击,瞬间就将其击散开来,就这一招之内,两人间的修为差距就已立见分晓。

    而就在这时,一股炙热的气息趁着修霜休息的刹那袭击了过来

    “烈火!”

    一道炽热的烈火之剑在那间隙的片刻就将修霜的风雪余波给击退了下去,修霜往身后一瞥,果然是看到了一个十分熟悉的人

    “封火,你也来凑热闹?”

    “修霜,你这话就不对了,我怎么是来凑热闹的,明明是找你来讨教一二的。”

    封火一边在手中控制着火焰,一边慢慢地朝修霜靠近了过来。

    “什么讨教,我们只是不打不相识罢了。”

    修霜收手,匕首随之再次出现在她的手中。

    此时,又一道声音横插了进来

    “我们真是英雄所见略同,什么讨教一二都不过是借口罢了,都只不过来凑个热闹而已。”

    然而,还没等他从人群中走出来,叶之舟竟然难得是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追了过来

    “藏鸿,你小子打到一半跑路是几个意思?”

    “跑路还需要解释吗?小叶子,你未免也太正经了吧?”

    而这一幕很显然被竞技台上的大多数人都看了个清清楚楚,五行本家的人竟在这聚齐了,这是各个势力的人所有所顾忌的。

    而一直默默混入人群当中的苏殇雪在听到那一声小叶子的时候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小叶子可还行,等回了漠夜门,这可是一个很好的称呼呢。

    “小金,你说是不是啊?”

    见叶之舟气得不理自己,藏鸿又瞅准了藏在人群里的金之一族的嫡系子弟金铭说道。

    金铭看起来浑身都是一股子阴森森的气息,他极不情愿地撇过头去

    “别跟个叫小狗一样叫我,藏鸿。”

    在这拍卖会上,五行本家子弟竟然难得地聚齐了。

    而接下来,更加让竞技台上其他人没有想到的是一位来自那个地方的少年的出现

    “切磋归切磋,但伤了和气就不好了吧,各位。”

    他的嗓音低沉而富有磁性,听起来让人无端端有一种舒适感,那是一位不过十七八岁的少年,他身着纯白色的制服,只一亮相就让余人惊讶无比。

    那一枚银色的十字架徽章是那么低调却抢眼,少年胸前的十字架银质徽章,泛着冰冷而美丽的金属光泽,昭示着少年的身份——来自那个地方——格伽瓦尔十字学院。

    格伽瓦尔十字学院的十字银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那十字不仅是整个格伽瓦尔十字学院的象征物,更代表着整个学院至高无上的的荣耀。

    存在于大陆数百年的格伽瓦尔十字学院是曾为彼岸星渊培养过无数英杰的学院,是这彼岸星渊大陆的最强的天战师培养学院。

    所以,哪怕只是其中的普通一员都会受到大陆的尊敬。

    而那个少年,当苏殇雪看清他时,惊讶之情溢于言表,如若不是法鲁西告诉她那些关于格伽瓦尔十字学院的事情,她只怕仍不知西诺到底给了自己一个如此特别的邀请。

    当地下会议室中的北沧通过那一道白色光幕看到这里时,他不禁是更加好奇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些什么,而对于自家陛下的这种饶有兴致的态度,银蒙颇为无奈地提醒道

    “陛下,那女子恐怕不会是这群人的对手啊,您确定还要将这场所谓的混战继续下去吗?”

    “当然,难得的好戏怎么能叫停呢。”

    而就在北沧和银蒙的注意力全在那五行家族的人身上的时候,夜辰却突然注意到了竞技台边缘处的那一抹转瞬就消失不见的红色踪影

    “那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