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开局签到修真套路王 > 第281章 再见苏宛儿
    旁边确实有道身影,模模糊糊没有五官,但血脉骨骼都有,像个剥了皮的外星人,乍一看吓了一大跳。

    恒贤足足愣了半天才勉强能接受。

    这种古怪的分身,应该是自己境界太低,走踵时灵力拿捏的不到位的原因。

    想了想,用手戳了一下,能戳进去,但也有阻力,不是血肉之躯,处于虚和实之间。

    此时心念一动,意识覆盖过去。

    可以利用这具奇怪的分身,施展出自己所有的能耐。

    这种感觉非常奇怪。

    他平静了一下,口中喝道:“回!”

    分身自行消散。

    抽出一柄灰铁剑,再次走踵,喝道:“分!”

    剥皮分身再次出现,手里同样出现一柄剑。

    “有点意思。”

    恒贤有些兴奋,所谓机缘机缘,不外如是了。

    不过,也由此可见,天下聪明人太多了,这种分身之术若是让姜无涯得到了,一般同境界,谁是他的对手?

    “啊——”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道凄厉的惨叫,像是从咽喉里窜出去的,极其嘶哑和痛苦。

    恒贤立即收了分身,身形一闪出了房间。

    此时外面天色阴沉,下起了细密的小雨,但不难分辨出是清晨时分。

    也就是说,他吸收蘑菇用了整整一下午和一个晚上。

    “还有两天!”

    恒贤暗自念叨了一句,看向声音传出的地方。

    只见那里是一片地形复杂的建筑群,四周正有不少“灰衣”和“青衣”围过去,似乎有人被围攻。

    “啊……”

    又有几道惨叫声传过来。

    恒贤脚下一点,身形飘忽间,快速掠去,躲过一个个“灰衣”、“青衣”,一闪到了一处房顶。

    往下一看,只见下面院中的房屋顶被掀掉了,九位各宗男女弟子,正被数百位“灰衣”、“青衣”和一位白衣人围攻。

    地面上已经躺了三位宗门弟子,被砍的不成人形。

    而那九位各宗弟子其中八位呈圆形围着一位红袍青年,红袍青年怀中则抱着一个白菜大小的三色蘑菇。

    此时边退,抱蘑菇那人边愤怒的呵斥:“顶上去,顶上去!”

    然而人形怪实在太多,找不到合适的地形,九个人实在躲不掉。

    红袍青年忽然故作踉跄,挤出去两人。

    密密麻麻的人形怪,立即围住那两人,乱刀斩杀。

    “龙师兄,你……”两人惊恐万分,想抵挡,却实在挡不住,正准备御剑飞起,便被五位弹跳三丈高的“青衣”恶狠狠剁碎。

    两人之死,位剩下七位宗门弟子赢得了一些逃生的时间,七人不敢空中飞掠,给可以飞掠的“青衣”和白衣人做活靶子,只好一路向北横推。

    然而刚走出三十米,再次被合围。

    那红袍青年脸上青筋暴起,环顾四周其他六位男女,似乎在权衡利弊,最后一脚踢飞一个白衣女弟子:“苏师妹,你帮忙挡一挡!”

    那位“苏师妹”是个身材纤细、面容柔美的女孩子,被一脚踢飞,无力躲闪,顿时吓的花容失色:“龙牧,你……你怎敢对我如此……”

    “我怎么不敢?贱人就是矫情,每次在沈开师兄和姬邀月师姐面前献殷勤,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怕是沈开师兄已经把你玩腻了吧!”

    红袍青年说着,带着身边其他面色复杂的五人,用力破开包围圈直奔远处逃窜。

    而那位“苏师妹”瞬间面临数以百计的人形怪围攻,眨眼就要身死。

    房顶上的恒贤忽然出离的愤怒,拿出面具带在脸上,气海境九重的气势攀升到极致,太古剑圣真体气场幻化出密密麻麻的剑气,身形一闪,裹挟着数百道剑气冲向白衣女孩子。

    “轰……”

    围攻白衣女孩子的一百多“灰衣”、“青衣”瞬间荡飞出去,噼里啪啦摔了一片。

    “砰——”

    恒贤重重坠地,灰铁剑划过一道玄妙的弧度,连战九剑。

    “九曜庚杀式”如大江倒流,九道巨大的白色匹练,一闪而出。

    “轰——”

    整个院落瞬间成了一片废墟,迎面而来的数十个“青年”和那位白衣人,被生生斩碎。

    旁边的白衣女孩子,执剑的右手和掐印的左手僵在半空,一下子呆住了。

    恒贤吁了口气,把她横腰抱起,趁着没被灰铁剑斩身的白衣人和“青衣”复活的当口,脚下一点,直奔红袍人那群追去。

    怀中的白衣女孩子终于反应过来,奋力的挣扎:“放开我!”

    “闭嘴,老子都不认识了?”恒贤喝骂。

    白衣女孩子怔了一下,随即一把抱住恒贤,抱的紧紧的,泪如雨下:“公子!”

    这女孩正是恒贤的侍女苏宛儿!

    能在这里遇见,出乎恒贤的预料,不过红袍人的做法,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

    他抱着苏宛儿,身形急掠,几个起落到了一处房顶,往下一看,只见那红袍人六人正在一个巷子中狂奔。

    他轻轻放下苏宛儿,示意她别动,身形一闪,居高临下,直奔六人追去。

    六人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静,听见上空传来一道破风声,抬头看见那副猫脸面具,冷不丁都吓了一下。

    而恒贤右手执剑,卷起一道浩大无匹的剑气与杀气,一剑刺向红袍青年。

    如虹剑气呼啸,杀气弄如实质,死死锁定方圆十丈,剑未至,已是砖瓦齐飞。

    六人大惊,那红袍人脸色瞬间一片惨白,身体紧绷,眼瞳都收缩了到了一起。

    然而他本身也是气海境八重修为,躲是来不及了,干脆收了怀中的灵蘑菇,执剑相迎,口中大喝:“你不是银衣怪,你是什么……”

    “人”字刚吐出一半,恒贤的剑芒已经到了,接触的一刹那,心如死灰,接不住,差距太大!

    “砰!”

    灵剑折断,身体被劈成两截,干净利索的掉在地上,五脏落了一地,两截身体短暂的都未死去,拼命攀爬抽搐。

    其余五人惊骇欲死,吓的一动不敢动。

    恒贤落到地面,摘掉红袍青年尸体上的储物袋,连看一眼五人的心情都没有,身形一闪,直奔房顶掠去。

    苏宛儿正在等着,脸上泪痕未干,见他回来,连忙迎上来:“公子!”

    恒贤看了眼她左肩和背部的伤口,问道:“伤势怎么样?”

    苏宛儿摇摇头,泪珠再次滚滚而落:“看见公子,宛儿伤的再重都无妨。”

    “太肉麻!”恒贤弹了下她的脑袋,“找个地方,爷给你疗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