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1.小路惊魂(三)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1.小路惊魂(三)

    翌日17:40。

    德郡白昼的时间在一天天缩减,窗外已经亮起了路灯。

    咚咚咚。

    “等一下!”

    桐叶打开房门,看到了站在门口的不速之客。

    “是桐叶先生吗?”

    “嗯。”

    “我们是警署特殊资料处理中心的。”

    “特殊资料处理中心是……”

    “关于昨天的事,我们想请你去一趟警署。”

    桐叶顿时明白,对方是警方的人,只不过穿着便衣。

    “稍等,我换件衣服。”

    昨晚,桐叶作为当时“小路”里唯一的生还者,理所当然地成为了重要的线索。警方也在不久联系到了他,打电话联系他的是一个声音动听的女性警员,为了让他配合警方调查,对方承诺只要他到警署就会解答他心里的疑问。

    “好了吗?”

    “嗯。”

    几个便衣警察搭车将他送到警署。桐叶跟着这些他们绕过几个回廊后,停在了一间偏僻的办公室前。

    桐叶抬起头,看到了门框上的标签。

    ——特殊资料处理中心——

    “就是这里了。”

    对方推开门,桐叶忍不住瞄从打开的门中瞄进去,一眼看到了房间里站着的那位成熟高挑的女子。

    她化着干净的淡妆,容貌很漂亮,并且极为的耐看,脸上的笑容亲切而吸引人。她身着一身紧致的制服,这很好地衬托出她苗条的身材。

    “你就是桐叶吧,请进来。”

    里面传来女子的声音,与昨晚电话中的很像。他身后的警员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他进去。

    房间里有一股烟草味香水的味道。

    桐叶带着几分紧张,又有几分好奇,他走进去后先是环顾了一下其中的布置,发现房间里有五排书架,上面堆满了资料;墙角的位置是一个又一个鼓鼓的黄色文件袋,架子旁搁着灰绿色的密码锁。

    书架前有一张干净的桌子,上面只有三只水杯,此时房间里只有三个人,除了桐叶和那名女性警员外,还有一个少女。

    少女背对着他,看不到正脸。桐叶进去的时候,少女正和那名女子在交谈。

    “开开窗吧,每次来都是这股难闻的味道。”

    “换气扇已经开了,开窗的话风会把资料吹得到处都是。”

    “哪怕点点也行,我都快要窒息了。”

    女子看到桐叶进来,脸上露出笑容。

    “请坐。”

    她指了指身旁的椅子。

    因为少女坐在靠近门这一侧的椅子上,出于礼貌,他下意识地绕过去坐在少女的对面。这样做的后果是,他自然而然地看到了少女的正脸。

    “是你!”

    桐叶立刻认出是昨天送他回家的少女。

    “对了,你们认识。”

    女警员微微笑道。

    “这位小姐就是昨天送我回去的人。”

    “我知道。同时,她也是这件事的另一个当事人。”

    “另一个当事人……那,还有其他人吗?”

    “当然,都在验尸房呢。”

    桐叶的脸色瞬间煞白。

    “莉姐!”

    少女不满地皱起眉头。

    她的声音非常清脆,十分容易让人联想到窗子上的摇曳的风铃声。

    “抱歉抱歉,开个玩笑,坐吧。”

    女警员有些歉意地说道,替他拉开椅子,又沏上一杯热茶。

    “我是桔莉,这个特殊资料处理中心的负责人;这位是陆玲,我们的合作伙伴,这次请你过来,主要是她有一些问题打算问你。请你如实地回答我们的问题,然后作为交换,我们也会解答你的疑问。”

    “哦,好。”

    桐叶坐下来。

    “首先是我们部门。我们主要负责一般人难以理解的案件,比如你碰到的事。”

    “我碰到的事……”

    桐叶有些神经质地重复了一遍。

    “就是那些怪物——陆玲应该告诉你了吧?我们叫它们妖魔。”

    “嗯。”

    桐叶的脸色有些苍白,他想起昨晚看到的场景,自己肚子里的胃液又开始翻腾。

    “对。妖魔就是你见到的怪物的名字。对于人类来说,妖魔就是异端……”一直缄口的少女忽然说道。“我叫陆玲,昨天说了,作为猎魔者或是猎魔术士,我们以肃清妖魔为工作。”

    “工作?也就是说,你经常和那些……怪物打交道?”

    “猎魔者的任务就是消灭妖魔。”

    “不会害怕吗?”

    “害怕?为什么?”

    “它们是怪物啊。”

    “所以?”

    “这难道不够可怕吗?”

    “问题的症结在于,他们吃不了我,而我可以杀了它们 所以它们再怎么样也只是猎物而已。”陆玲耸了耸肩。“你还有什么想问的?”

    “我想知道……那些怪物是从哪里来的?它们一直存在吗?会闯入人类的生活吗?”

    桐叶让自己冷静了一下,才问出下一个问题。

    “他们一直在人类的生活中,只是他们善于隐匿。你要是想问我妖魔出现的根源,抱歉,我也不知道。人类和妖魔的斗争已经持续了上千年,我们至今不知道妖魔从何而来,但是你要是想问我你昨天碰到的妖魔从哪里来的,那我倒是可以告诉你。它们的卵寄宿在人类的体内,等到时机成熟破体而出,然后将宿主当作食物吃掉。你应该记得那具背部裂开的干尸吧?那就是其中一个宿主。”

    “寄宿在人类身上……那,那它们会不会寄生在我身上?我是说我身上不会也有那种东西吧?我不会被那种东西杀死吧?我可不想被这种东西寄生,我……”

    桐叶难以自制地激动起来。

    “当然没有。”

    听到少女突然低沉的声音,桐叶愣了一秒,显然这突如其来的严厉起到了效果。

    “你身上没有那种味道。”

    少女的语气缓和了几分。

    “什么味道?”

    “寄生种的味道。”

    “寄生种是指那些怪物么?你闻的出来?难道不用做检查吗?”

    “不用,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你身上没有妖魔的味道,信不信由你。况且,那种东西就算是仪器也未必能够检查出来。”

    “……”

    似乎是觉得这位名为陆玲的少女十分可靠,又听到了她肯定的口吻,桐叶脸上的恐惧之色也淡了几分,但是,他记忆里恐怖的场景却依旧对他产生着影响。

    “你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吗?”

    桔莉恰逢其时地说道。

    “暂时没了。”

    “那接下来我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如实回答我,好吗?”

    陆玲露出诚恳的神色。

    “请问吧。”

    “你昨天大概什么时候到那条小路的?”

    “……下午六点吧,我刚下班,然后我选择了离家较近的小路。”

    “你在什么地方工作?”

    “桐树街那里的快餐店。”

    “公交车站边上对吗?”

    “嗯。”

    “你平时一直走那条小路吗?”

    “嗯,偶尔会绕道大路去买便当。”

    “我们清理过现场,你走过去碰到怪物前就应该发现了那些尸体。为什么你看到了那些尸体后却没有立刻逃走呢?”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可能……可能疯了。我当时很害怕,可是脑子里想的却是这些人怎么死的,凶手是什么样的,前面有什么事发生……所以我就……”

    “所以你就走过去了?”

    少女的声音突然高了起来。

    “嗯。”

    “真是胡闹!”

    陆玲有些生气地斥责起来。

    “对不起。”

    少女叹了口气。

    “你昏倒前除了怪物,还看到了什么吗?比如,其他人……”

    桐叶想了想,摇摇头。

    “真的没有吗?”

    “嗯。”

    陆玲沉默了半晌,不知是在思考问题还是无话可说。

    “你问完了吗?”

    桔莉看向沉默的少女。

    “差不多了。”

    “桐叶先生呢?”

    “我也没什么疑问了。”

    “那么我安排人送你回去。对了,今天知道的事还请你不要向第三个人提起。”

    “谢谢,我会的。”

    不一会,一个男性警员走进来,桔莉向他交代了一些事情后,他就带着桐叶离开了“特殊资料处理中心”。

    于是偌大的办公室内,只剩下桔莉和陆玲。这位身材高挑的女性警员正在整理最后那点资料,她麻利地将那刀纸塞入文件袋中,并且用胶水粘好封口。

    “你怎么看?”

    “或许他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所以,你真觉得有是一个路过的猎魔者救了他?”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运气好的人,不是吗?”

    “那我们来说说那个猎魔者。”

    看得出来,桔莉对陆玲的观点有些不以为然,但她也并不打算和少女在这件事上多作讨论或争执。

    “你说。”

    “一个月前北桥发生的事情你肯定知道,毕竟你来这里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那件事。你应该也听说了,那个肇事者也是一个使用火焰的猎魔术士。”

    陆玲顿了顿。

    “你想说什么?。”

    “如果你的猜测是正确的,那么救了桐叶的猎魔者,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通缉犯。”

    “你说的不无道理。”

    “……你难道不明白我到底想说什么?”

    桔莉将资料放到边上那一堆包裹的顶上,回过头直直地看着少女。

    “你想说什么。”

    陆玲像是知道她要说什么似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

    “如果你的猜测是错误的,那么桐叶就是那个通缉犯。”

    “很显然,你我没有在他身上感受到‘术力’的气息,不是吗?”

    桔莉像是噎在了那里,过了几秒才反应过来。

    “我觉得‘这’也并不是难以掩盖的。”

    “你这些都是臆测罢了。”

    陆玲下了定论似的说道,舒展一下腰肢。桔莉知道这个问题接着讨论下去已经变得没有意义,她也没有很快继续说什么,而是抿了一口茶。

    “无论如何,桐叶是我们拥有的关于那个通缉犯的唯一线索。”

    “可他没有看到那个人。你应该看得出来,他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的确如你所说,但是,兴许他只是一时想不起来呢?”

    陆玲低头思索了一会,她知道,已经有无数的案件证明,证人的确存在一时间想不起证据的情况。

    “……可他是一个普通人。”

    “所以你就不打算将他卷入这些事情中来是吗?”

    陆玲缄口默认。

    “那这样好不容易找到的这一丁点线索就断了。”

    “我知道,但是……”

    “你错过了这次机会,等到下次恐怕不知道要多久时间呢。”

    “我还是觉得不妥……”

    “只要不让他陷入危险当中,适当地了解一下这个世界也没什么不好的。”

    桔莉的说辞立刻引起了陆玲的不满,她嚷起来。

    “你这是狡辩!我们怎么可以让一个普通人涉及这样的危险当中?”

    “事实上,就算我是在狡辩,你也开始偏向我的想法了不是吗?”

    这次陆玲彻底没话说了。

    “算了,我也没必要这么逼你。只是,我很好奇,你也不是那种缺钱的人,为什么会对‘那些通缉犯’这么执着。”

    说到那些通缉犯的时候,桔莉故意咬重了这五个字,显然这其中有着什么特殊的含义。

    “这和你没关系。”

    陆玲的口吻变得有些冷淡,她别过头,目光闪烁。

    “的确与我没关系,是我问得太多了。”桔莉将墙角的文件堆摆正,走到陆玲对面坐下来。“但我还是要说,他是唯一的线索,到底怎么做你还是自己好好地衡量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