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2.协助调查(二)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2.协助调查(二)

    翌日11:30。

    桐树街的快餐店生意一如既往地不错,更何况是双休日,此时大盆里的菜才刚放上去没多久,就已经坐满了客人。光头老板揉着自己又酸又硬的腰,安排好员工的工作后,走到店门口,搬了一把椅子,坐在暖洋洋的太阳下点了一根烟。

    “等人?”

    他头也不转地问道,眯着眼睛看着马路上熙熙攘攘的行人。

    年轻人就站在边上的梧桐树下,穿着一身浅蓝色羽绒服的,这个季节,冷色调的衣服与周围的环境放在一起总能显得十分和谐。他摆弄着自己的袖口,显得有些拘束不安。

    “嗯。”

    “女孩子吧?上次来的那个。”

    “嗯。”

    “女朋友?”

    “不是——”

    声调略微有些提高,脸也红了起来。

    这时手机响起来,他接通电话。

    “我到了。”

    “在哪?”

    “你对面。”

    抬起头,背着黑纱棒子的少女站在马路对面冲他挥手。

    “老板,她来了,我先走了。”

    “去吧。”

    老板踩灭烟屁股,起身回到店里继续忙活。

    “久等了,出门有些事耽搁了一下,所幸没有迟到。”

    少女乌黑的长发扎起高高的马尾,显得十分精神。

    桐叶看了一眼时间,此时是11:45,事实上,他们两个都到的比较早。

    “没关系的,其实我也刚来。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今天要去北桥。”

    “北桥?那里不是被封路了吗?”

    一个月前北桥发生的特殊事件导致那片区域还在封锁中。

    “没关系,莉姐给了我通行证。”

    “莉姐是?”

    桐叶觉得这个称呼十分耳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就是那个女警员。”

    “是桔莉警官。”

    “就是她。”

    “你说她给了你通行证是什么意思?”

    “就是——负责封锁北桥的是小镇的交通部和特殊资料处理中心,她是特殊资料处理中心的负责人,所以她有权限派人进入北桥调查。”

    “可是,为什么特殊资料处理中心也会参与北桥的封锁?我没理解错的话,那个办公室负责的案子应该和上次碰到的——怪物类似的事件吧?”

    桐叶说到这个词的时候还是会露出心有余悸的样子。

    “哦,说起来拿起事件对外宣传的应该和原来发生的事情有所出入。说来,现在外面的传闻是怎么样的?”

    “说是有个通缉犯纵火什么的。”

    “啊,是纵火吗?我还以为外界听到的消息是爆炸之类的。”

    “听你的口气,似乎事实并非如此——不会和你说的那个通缉犯有关系吧?”

    陆玲怔了怔,露出一副惊讶的神情。

    “差不多吧,北桥事件最主要的肇事者,就是那个「恶魔」。”

    “最主要的肇事者?”

    “就是说,大部分是他的责任,但是根据现实社会中的法律法规,追缉者也要付一定的责任吧?”

    “的确。”

    “有些事我得和你提前说,现实社会的官方总是觉得,公开猎魔者以及妖魔之类的消息会引起社会恐慌,所以每当类似的事情发生的时候,他们都会采取‘杜撰一个意外掩盖事实的真相’这种方法。实际上,我们看到的很多意外事件,都和妖魔或是猎魔者有关。”

    陆玲在路边的奶茶店买了杯热奶茶,此时正捂在手中取暖。

    “原来是这样,那么,北桥到底发生了什么?”

    “北桥的真相是,三个猎魔者在追捕我之前说的「恶魔」。”

    “结果呢?”

    “负责追捕「恶魔」的猎魔者全员重伤,「恶魔」似乎也受了伤,但是逃走了。对现实社会最主要的影响就是,这座小镇的交通要道‘北桥’彻底毁坏。”

    “那个「恶魔」还在逍遥法外?”

    “是吧。”

    “……你说的这些说实话实在让人难以置信,尤其是,这种破坏力,真的是人类能够拥有的?”

    “首先我必须说,我的措辞绝对没有夸张的成分,这点请你相信。你会觉得难以置信,只是你还没有见过一些‘灾难级’人为事件,所以你会觉得夸张难以让人相信。更何况,北桥事件的肇事者是这个世界上最厉害的「炎术士」之一,使用红莲色的火焰。”

    “炎术士又是什么?”

    “先听我说。由于妖魔的身体机能远远超过我们人类,所以在和他们的对抗中,妖魔处于天然的优势,而我们人类若想要猎杀妖魔,必然采用非常的手段。这些手段有些类似魔法,被我们称为「术」或者「术法」。所谓「术法」,其实就是对自然元素的控制,例如火焰,风,水,雷,电之类的。在这里我就不得不提到另一个概念——「术力」。「术力」是使用术法的人,也就是「术士」操纵「术法」的媒介。举个例子,使用风术的人通过「风术力」操纵「风」。同理,所谓炎术,就是通过「炎术力」控制火炎。回到你的问题,炎术士就是能够使用火焰的人类,或者说使用炎术的人。”

    “可以让我让我捋一捋吗?”

    对于庞大的信息量,桐叶需要将它们整理清楚。

    “当然。但我劝你不要多想,如果有机会,我会让你见识一下「术法」的。”

    “那就拜托了。”

    “在小路里救了你的人就是一个「炎术士」,现场有大量证据能够指明这一点。而且从怪物诡异的伤口来看,那人的火焰非常奇特,这促使我们认为那位「炎术士」就是我在寻找的「恶魔」。请你帮忙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我们觉得你可能看到了那个「恶魔」,但是因为当时的情景太过紧张或是太过恐怕,对你造成了短暂的失忆。或许你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为了帮助你回忆起更多的细节,所以才会拜托你协助我们的调查。”

    “原来是这样。”

    桐叶现在总算完全弄明白为什么自己会受到警方的邀请来协助破案了。

    “那么,我们接下来得说说工作上的事了。”

    “好,你说吧。”

    “其实你也没什么要你做的,负责记录信息就好。”

    “就这样?”

    “对,就这样。”

    桐叶还以为是什么困难的工作,听到原来只是做个记录,微微松了口气。

    二人停在了封锁区域的哨点下面,警卫走出哨点,向他们靠过来。

    “有通行文件吗?”

    陆玲从手提包取出一张白纸,警卫看过后拉开了警戒线。

    “我看过小镇的地图,我记得这里离北桥应该还很远吧?”

    “实际上,这次封锁区域的范围不只是被损毁的北桥。除了北桥本体外,战斗波及的地方远不止那点地方。所以这次封锁的地区,是以北桥为中心的一个圆形区域。”

    “那封锁的地方也太大了吧?”

    桐叶在小镇也住了一段时间,对于北桥的大小也算是心中有数,听陆玲这么一说,顿时有些惊讶。

    “你先别着急问,走进去自然会明白为什么警方要这么做了。”

    越过警戒线大概五十米后,前面的路上开始出现零散的漆黑灼痕以及不规则的裂纹,偶尔甚至能够看到爆炸的痕迹。一个又一个的坑就像是鼹鼠挖出来的巢穴出入口,密密麻麻地遍布在石砖地上。

    不远处能够看到烧毁的灌木丛,黑迹斑斑的枝干,干裂的土壤以及半黑半黄的杂草——仿佛这里曾遭受过燃烧弹狂轰乱炸般的蹂躏。

    “这些……都是那个通缉犯做的?”

    桐叶开始有些说不出话来。

    “当然。待会你还会看到北桥,喏,就在前面。”

    陆玲伸出手指了指远处。

    “北桥?在哪里……难道那个就是?”

    桐叶顺着少女的手指看去,但却没有看到桥的样子,他目光略微向下,很快看到躺在地上,拦在前面的灰色桥体,它庞大的躯体一路向前,像是一条匍匐着的巨蟒,压坏了堤坝的围栏,半截身体悬在空中。整座桥已经完全崩毁,中间的部分塌陷下来,断成若干截,有些沉入下方的江水中,有些落在岸边的堤坝上。这些桥体不堪承受自己的重量,掉落时摔得粉身碎骨,化为大大小小若干的残体。钢筋和电线从桥体间断裂的地方露出来,错综复杂地缠绕在一起,看上去像是断臂的血管和神经。

    “这真的是北桥?”

    “当然。就算重新修好,也只是一座同名的新桥了。”

    陆玲走在前面不动声色地说道,他们走近损毁的桥体,陆玲找了一段较大的桥体,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

    “工作开始了,你用手机记录我说的内容吧。”

    “好。”

    她开始检查了一下桥体上密密麻麻的黑色痕迹,然后让桐叶记录了几个数字,比如估计的火焰温度,灼痕的大小以及灼痕的深度之类的数据,桐叶用手机一个不落地记录着,同时陆玲还在用相机将这些痕迹拍下来留存案底。

    这工作的确不难,而且显得很轻松,他们很快调查完了这块桥体。

    “这片区域检查完了,现在去那边。”

    “等等。”

    “怎么了?”

    “我之前就想问了,这些到底是什么?”

    “你是说火焰灼烧后留下的炭化痕迹。”

    “不是,我是说那些。”

    桐叶的手指似乎指在空气中。

    “嗯?”

    “红色的光点。”

    “你该不会是说那些闪烁着的吧?”

    陆玲露出惊讶的神色。

    “对,红色的,一闪一闪的,漂浮在空中的东西。”

    “……你看得到?”

    “嗯,看得到。”

    少女露出一丝惊喜,她打量着桐叶,眼里闪烁着光。

    “我……做错了什么吗?”

    “啊,不好意思……那个,要不要考虑加入我的家族?”

    “呃——对不起,你说什么?”

    桐叶没明白她的意思。

    “我是说,要不要加入我的家族。那些红色的光点就是前面说到的使用术法的媒介——「术力」,关于「术力」,等你答应加入我的家族后,我再详细地告诉你。你能够看到「术力」,证明你有成为术者的潜质。陆家作为猎魔者家族,时常会招收一些有潜质的人,我们负责培养,而那些人作为回报替我们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