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2.协助调查(三)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2.协助调查(三)

    “那个,还是让我好好考虑一下吧。”

    突如其来的邀请让桐叶有些措手不及。

    “没关系,这件事本就是我突然想到的。”

    这附近的桥体已经全部记录完毕。陆玲决定向更深的地方前进,虽然这里已经算封锁区域中比较中心的位置了,实际上,却也还是受到战斗波及的地方而已。据官方给出的消息,「恶魔」与追缉者实际战斗的地方是江水上方的桥体,而与靠近那里,战斗的痕迹也越明显。

    但是,仅仅是收到波及的地方就如此的不堪入目。

    “走了。”

    “哦。”

    他们朝着堤坝走去。

    一路上,大片大片的地砖被掀起来,踩在地上完全是粉碎的石砾和下面的泥土。

    一旁的绿化带早已面目全非,无数枝干在那场大火中化成灰烬,粗壮的树木被连根拔起,横七竖八地挡在路中间。

    好在堤坝安然无恙,虽然上面密密麻麻的分布着类似烟头烫过般的痕迹,但厚实的壁垒让它不至于在战斗的余波中破坏。

    桐叶走到前面的堤坝上,不由得目瞪口呆。

    这里刚好是原先桥体延伸过来的地方,只是桥体本身崩塌得太过彻底,如果不是水面上残留的那些桥墩,恐怕人们会误以为那座北桥从未存在过。

    桐叶低下头看着岸边泡在水中的桥体,在潮水的吞吐中,仿佛一条条搁浅的鲸鱼。

    “不要说你,现在连我也觉得有些夸张。”

    陆玲看着狼藉的四周,淡淡地感慨道。

    “我们接下来要调查堤坝吗?所以是要下去?”

    “没有必要,该采集的数据应该都拿到了。”

    “之前那些桥体的记录就可以了是吗?”

    “根据那些,我们就足以分析出很多的信息。比如火焰温度的预估值,术法的有效时间,术法的特性等等,专业一点的甚至还能将这些数据做成直观的图像……”

    正在陆玲认真地介绍这些测量笔记将会转化为可视数据时,桐叶忽然打断了她。

    “等一下,陆玲,那有什么东西。”

    “哪里?”

    她顺着桐叶的手指看过去,那是桥体之间的地方,中间漂浮着漂浮一个花花绿绿的东西,从材质上看,像是什么布料。那东西随着水流不断向岸边冲去,在那缝隙间上下起伏,最终搁浅在下面的砾滩上。

    他们惊讶地发现,那是一具浮肿的尸体。

    “站着别动。”

    陆玲话音刚落,已经翻过围栏,顺着坡划到了下面。

    “怎么样?”

    桐叶站在堤坝上问道。

    “有牙齿的痕迹,身体也不完整。”

    “怎么办?要报警吗?”

    “我先联系莉姐。”

    少女拉着绳子攀上堤坝。

    “等一下,那边也有尸体!”

    桐叶指着不远处的围栏叫起来。

    还有那边的草丛,树上,灌木丛中……

    部分尸体上出现了蠕动的蛆虫,难闻的恶臭味也显示这些尸体不再新鲜。不过,从骨骼和腐烂的肉体上可以看出上面清晰的齿痕,仔细看还能发现那些尸体并不完整,几乎每具尸体都是残缺的。而稍稍新鲜些的尸体上,更是可以看到啮咬的痕迹。

    桐叶捂着嘴,克制不断强烈的呕吐冲动。

    “这是妖魔的齿痕……”陆玲的脸色变得十分凝重。“这里可能有妖魔。”

    “怎么办?”

    虽然桐叶早就想到了自己可能碰到的危险,但是,当危险真的到来时,他发现自己还是感到手足无措。

    “什么也别做,呆在我身旁就可以了。”

    她取出手机,以飞快的手速发出一条信息。

    ——北桥,妖魔。

    她将手机揣入袋子里,拉上拉链,卸下挂在身后的黑棍。棍子的周身出现一股旋转的蓝色气流,那气流瞬间将黑纱绞碎,露出其中的刀,她将刀从刀鞘中拔出来,握在手中。

    那把刀有着极为干净的苍蓝色刀身,配合漆黑如墨的护手以及比例协调的握柄,给人一种难以形容的深沉感。

    “小心,有东西过来了。”

    看着刀身发怔的桐叶这才回过神。陆玲警惕地环顾四周,锐利的目光在来回横扫,看上去就像一只正在觅食的夜枭。

    “现在——”

    “别说话,听声音。”

    桐叶连忙闭嘴,此时周遭的环境极为的死寂,除了身后堤坝下面传来的水流声外,连风声都仿佛被消了音。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或是有了千斤乃至万斤的重量,他感到自己的心砰砰的跳动,呼吸随着高度紧张的神经越来越急促。

    长时间紧绷的神经让他产生了一丝窒息的感觉,可是他又生怕打扰了专注的陆玲,只能咬着牙保持身体这种僵硬的姿势。渐渐地,他开始觉得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有些晕乎乎的。

    “就在附近。”

    听到陆玲的声音,桐叶稍微好受了一些,身体也稍稍放松了一些。这时,他感到自己的脚下在微微晃动,他以为是自己的错觉,然而那种摇晃越来越明显。

    “脚下!”

    陆玲的声音响起来,可桐叶在回过神的时候,整个人已经飞在空中。一个黑影从他脚下的地面钻出来,双手那锋利的爪子,朝着他的腰部剪过去。

    “啊——”

    虽然这尖叫声很丢脸,但是他还是忍不住叫了出来。

    他几乎以为自己已经完蛋了,但是,死亡并没有到来,陆玲一步抢到怪物身后,横刀拦劈,硬生生斩开怪物背上坚硬的甲壳,青色的液体顿时从裂口中喷涌而出,剧痛感令妖魔产生了刹那的停顿。她快速地抽刀抬手,用肘子向下猛击妖魔的背部,将之击倒在地。

    桐叶已经从空中摔落到地上,落地的冲击令他浑身上下每一根骨头都震颤起来。

    另一边,不及怪物反扑,陆玲已抬手挥出第二刀,苍蓝色的刀光闪烁,如同一对飞燕展翅,怪物左右两侧的肢体竟然从关节处同时断裂。怪物在凄厉的咆哮,身上的伤口处不断喷出灼热的青色液体。

    陆玲的第三刀砍了下来,这一刀划过妖魔的脖子,紧接着那颗狰狞的头颅就飞了起来。

    桐叶从地上爬起来时,恰好看到怪物死亡的瞬间,立刻被这充满了暴力美学的画面给震住了。

    好厉害——

    但是一切还没结束,少女甩掉刀刃上的液体,锐利的目光中依旧带着警惕。

    “怎么了?”

    桐叶转过头询问少女,但是他却觉得自己发不出声音,他听到了风声,此时才蓦地发现,四周的风声大得几乎能够掩盖所有的声音。

    风声什么时候这么大的?

    他正奇怪的时候,看到少女转过头,冲他大喊什么。

    “小心。”

    下一刻,他又感到自己的脚底下在晃动。

    难道——

    又是一个怪物从地面钻出来,手中的尖刺快速刺向他的头颅。不过这一次,妖魔没有从他脚下将他撞到天上,而是从他身前的地方——

    桐叶下意识地向后退,躲开了怪物的爪子,但是怪物却非常迅速地拉近了与他的距离。惊慌中,他被一块石头绊住了脚后跟,下一刻他就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桐叶!”

    陆玲的身体飞奔起来,手里已经抬起苍蓝色的刀,只要在过去一步就可以看到妖魔。但是,怪物手上镰刀般的爪子却比她的刀更快。陆玲伸出手,带着蓝色的光芒,无数的风从这光芒中出现,试图缠绕怪物的身体,但是这也只是阻挡了一瞬,哪怕风在怪物坚硬的甲壳上留下了交错的裂痕,可它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般,疯狂地扑向桐叶。

    眼看着,怪物的利爪与桐叶的咽喉无限接近。桐叶甚至能够闻到妖魔身上那股腥臭味,或是明显地感受到爪尖传来的冰冷触感,靠近死亡的压迫感让他有些喘不过气,脖子以上的皮肤此时已毫无血色。

    “不要——”

    陆玲发出绝望的悲鸣,她孤注一掷地丢出手中的刀。刀的速度更快,可即便如此,也依然难以赶在桐叶死亡之前击杀妖魔。

    桐叶可以听到陆玲的声音,可那声音却越来越小,直到最后几乎要消失了似的,他隐隐看到陆玲失魂落魄地站在那里。但这时,他仿佛看到陆玲的脸色有了一丝变化。

    空气在剧烈地扭动,这暗示着骇人的温度。怪物停在了哪里,它的爪子已经碰到了桐叶的喉咙,甚至刺破了表皮,血液从伤口中流出来。

    陆玲看到妖魔的躯体就如同一块烧红了的铁块,并且一点一点地膨胀起来,并在瞬间爆炸,火舌从它涨破的身体内部窜起。

    青色的血液,碎裂的肉块——所有的一切都在火焰中化作火星。

    等到妖魔被烧得只剩下零星的碎块时,陆灵才反应过来。

    怪物死了。或者说湮灭更为恰当。

    而这仅仅只是转眼之间,那把被她掷出去的刀依旧朝着桐叶飞去,擦着他的肩膀,下一刻鲜血迸溅,桐叶也向后倒在地上。

    空气中尚弥漫着焦臭的气味。

    陆玲脸色苍白,她缓缓走向走过去,在桐叶身边蹲下来,直到确定刀刃的伤口并不深后,才总算松了口气。刚才她几乎以为桐叶要被自己的刀杀死,整颗心一下子揪了起来。

    这时,她感到身后仿佛有什么正注视着自己,猛地回头,看到了远处的桥墩上,站着一个漆黑的身影。

    那个身影转过身,从桥墩上跳下去,消失在视野中。

    陆玲下意识地要追过去,却感受到了倚靠在身上的重量,最终只能无奈地叹了口气。

    这种感觉让她想起在小路里发生的事,拄着刀坐在桐叶身旁的石头上,这时手机响了起来。

    “你们在哪里,情况还好吗?”

    看样子桔莉他们应该已经到了。

    “岸边。有医疗人员来吗?”

    “当然。”

    “多快能到?”

    “十五分钟以内,放心吧。”

    桔莉的话让她有些宽慰,可是她的心情依旧无比糟糕。

    “莉姐……”

    “怎么?”

    “都是我的错。”

    对面沉默了一秒后,才给出回应。

    “当面说。”

    陆玲挂断电话,看着昏迷的桐叶,内心涌上懊悔的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