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3.各怀心事(三)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3.各怀心事(三)

    整个城镇笼罩在柔和的暮光中,夕阳带着暖融融的蜜色,仿佛要将小镇开始软化为一只香甜的蜜糖泡芙。

    桐叶站在消防栓前,不经意地朝着某个方向望了一眼。

    ——我到底在期待什么呢?

    桐叶自嘲地笑起来。

    自从上次的事情发生后,陆玲没有再来联系他。桐叶每每想起“不需要”这个字眼,心里总是觉得不那么舒服。

    “来一只打火机。”

    “5块。”

    “嗯。”

    他从老板手中取过那支塑料打火机,揣入口袋里,快步走回自己的出租房。

    他有回家整理房间的习惯,一阵折腾后,他拎起沉甸甸的垃圾袋,里面露出一些红红绿绿的东西,仔细看不难发现是些用完尽了的打火机。他仓促地跑下楼,将垃圾袋丢入公用垃圾桶中。

    倒完垃圾后,他回到家坐在客厅的位置,摸出放在口袋里的打火机。火焰窜起来,他伸出手小心翼翼将手靠近这长约十公分的火焰(打火机的火被调到最大)。感受到火焰的温度,桐叶的脸上露出些许惬意,看起来,这像是自残的行为对他而言倒像是一种享受。

    从北桥回来后,事情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老实说他也不知道“用火烤手”这个想法到底怎么来的,也许是路过小店的时候看到了摆在那里的打火机,忽然产生了想用火烤手的想法。

    大概是他自己也觉得这很奇怪,而且思维活跃的特点让他总是在思考一些与他完全不相干的事情,比如环卫工人如果看到了那么多打火机会怎么样。

    这也是他为什么倒垃圾的时候有些仓皇的原因。

    言归正传。

    ——为什么火焰无法燃烧自己的身体?

    这是这几天桐叶思考第二多的问题。

    他熄灭火焰,在浴缸里放满水,舒服地躺入热水中。他微微摊开手掌,掌心上的空气开始扭动,紧接着赤红色的火焰微微燃烧起来。

    红莲色的火焰——他不得不编造谎言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在掌心有韵律的跳动。他记得陆玲说过,那个「恶魔」使用的火焰也是红莲色的,那么同样拥有红莲色火焰的自己算是什么?如果让她知道,自己会不会被当做通缉犯对待呢?

    一个月前自己从病房里醒来的时间刚好就是北桥事件发生后的第三天,而自己入院的时间则是北桥事件发生的当天早早晨(因为事件本身是发生在当天凌晨的,他是早晨被人在某个角落发现的,然后送入医院的——某护士的说辞)。

    那么,北桥事件是否和自己也有关系?

    在不知道自己能够操纵红莲色火焰之前,桐叶绝对不可能产生这种想法,但是,现在,他渐渐觉得北桥事件与自己可能存在着什么不为人知的联系。

    总之,我需要知道更多的信息。

    过多的思考让他的脑袋有些疼,他熄灭手中的火焰,闭上眼睛又休息了一阵,才从浴缸里爬出来。身上的水落在浴缸外的防滑瓷砖上,形成一滩又一滩水渍。

    ——或许,继续调查北桥事件,会有什么新的线索。

    他穿好衣服,走到窗子边上,清冷的空气让困怠的脑子清醒几分。

    那么新的问题来了,既然要调查北桥事件,那么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到底要怎样才能接近所谓的真相?

    人类与问题解决之间通常会有最直接的四步走,碰到问题——分析问题——提出解决方案——解决问题。现在问题已经明确,分析也已经到位,下面就是解决方案的制定了。

    他不由得想到了陆玲。

    桐叶不知道少女是怎么想的,但是觉得如果跟着陆玲调查下去,很有可能得到更多自己想要的信息。但是,要达到这样的目的,首先要做的应该是让陆玲觉得自己是有用的人,而不是“不需要”的累赘。

    再者,尽管陆玲一再地强调自己并非是桐叶的救命恩人,可是他总是觉得,在他感到最惶恐的时候将他从小路带出去的人是少女,虽然可能这对于陆玲来说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但却依旧让桐叶心怀感激。何况,在北桥的时候,陆玲不是真正地救了他一次吗?

    桐叶也想对少女做出回报。

    他想到了陆玲让他协助调查的理由——如果告诉她自己想起了当时存在的“另外一个人”——当然,这显然是骗人的。

    如果谎言可以达到好的结果,那么谎言就应该得到承认吗?

    这个问题显然没有答案吧?

    最终,在内心反复挣扎的最后,桐叶还是没有选择这种欺骗陆玲的方式。

    他觉得有些气馁,披上大衣跑了出去。

    此时已是晚上八点,小镇街上的人少了许多。马路上站着巡岗的警察,也许是因为最近的失踪人口实在有些多得离谱,今日出来站岗的警察也多了许多。这时,其中一个看到桐叶,从路中间沿着人行道走过来。

    “小伙子,时间不早了,早点回去。”

    “好,我会的。”

    “这段时间犯罪团伙很猖狂,你注意安全。”

    “谢谢提醒。”

    他告别了那个警察,心里还是很乱,就这样一直低着头向前走,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走到了那条小路入口。

    那天之后,小路被封锁了两三天,此时早已重新开放。出于对这条路上发生事情的恐惧,桐叶下班回家并没有继续选择小路,而是从大路绕道回家,仔细一想,自己已经五六天没有走这条路了。

    他想到怪物的样子,下意识地要挪动脚步离开,但是很快又想到,自己日后的调查可能还会遇到这样的事情。他这么想着,虽然心怀恐惧,索性还是顶着发麻的头皮走了进去。

    小路上的尸体已被清理得干干净净,连警戒线也以拆除,路上得血祭也用油漆盖住,同时另一方面,路上的照明设施也得到了修缮,尤其是之前夜灯罢工的路段,现在亮得完全不用打手电照明。

    “看来那件事情的发生也不是没有好处的。”

    桐叶这么想着,绕过小路的第一个弯。他看到了见到妖魔身后的梧桐树(因为他回家时,是从那一侧进来的,所以现在第一个弯刚好是他之前碰到妖魔的地方),梧桐树上还留着深刻的爪痕,这恐怕是这条路上为数不多的关于妖魔的存在过的证据。

    这里曾有一只怪物在啃食人类的身体。

    这种想法的产生让他觉得有些不真实,至今想起来,他仍会觉得那场面有些像科幻电影。可他有很快回忆起那种死亡迫近时的恐惧,伴随着瑟瑟的冷风,浑身上下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继续往前走,发现路上原本锈迹斑驳的长椅也重新刷上了油漆,虽然坐上去还是会嘎吱嘎吱的响,但比起之前那种好像麻风病人蜕皮的凄惨样子要好上太多。

    他在椅子上休息了一阵,混乱的思绪已经安抚下里,时间也不早了,他决定回去。

    这里是在路中间,处于M型路中间的凹口,视野宽敞,对面的野地也在灯光的照射下明亮不已,甚至连落在那里的废弃品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那是什么?

    桐叶觉得是自己看错了,因为这个时候实在不可能在那样的野地里看到人影。他很快明白这个并不是人影,而是类似人影的东西,下一刻,他心里再次生起一股不安感。

    那东西已经站在路的围栏旁,翻过围栏,逐渐向他逼近。

    又是一只妖魔。

    这只妖魔长得十分高大,全身上下都是精壮的肌肉,头上长着一对漆黑粗大的犄角,鼻子只是两个扁平的出气孔,獠牙外漏,也因此合不拢嘴,一团一团的热气从裂开的口腔中吐出来。

    桐叶实在不觉得自己能够第三次逃生。

    上一次逃生只是运气使然,事实上,目前桐叶能做的只有在手掌心中燃烧明亮的火花,要想像上次那样,他自知自己恐怕没有那么好的运气。

    怪物迈着悠闲的步伐,因为它知道自己的猎物不太可能逃走,而作为猎食者,戏耍猎物,看到它们惊恐的样子本来就是它们最大的乐趣之一。

    背贴到冷硬的岩壁,桐叶知道自己此时非常的不妙。

    他想,虽然机会渺茫,索性拼了。

    他打算召唤火焰,可这时,妖魔却猛然冲过来,一对锋利的角对着他的身体。他赶紧向边上跳,却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巨响,那对尖锐的犄角竟然直接插入了那块冰冷的山体中。

    桐叶肯定这对角要是插在自己身上,自己恐怕一下子就会变成挂在上面的死尸。趁着那对犄角卡住的时候,他连忙往外跑。可当他绕过转角时,却看到了地上有一个渐渐放大的影子。

    “呜——”

    他被跃过来的妖魔从背后扑倒在地,四肢被那有力的爪子按住,几乎动弹不得。

    怪物的嘴努起来,口水吧嗒吧嗒地落在他的身上。

    ——也许,这次真的完了。

    他想到自己接下来凄惨的命运,忍不住绝望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