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4.临时从者(一)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4.临时从者(一)

    10.25. 都时17:00。

    做完工作的桐叶站在快餐店门前的红色消防栓前。

    光头老板走出来从围裙的口袋里取出两罐豆奶,并将其中一罐递给桐叶。

    “谢谢。”

    “今天心情不错啊。”

    “您怎么知道?。”

    “因为你总算没有站在消防栓前面发呆了。”

    “啊……”

    “问题解决了?”

    “大概吧。”

    “恋爱中的年轻人啊。”

    “我和她不是那种关系。”

    “是吗。”

    光头中年轻轻挑起眉毛,拍拍桐叶的肩膀。

    桐叶看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到了约定的时间,可是陆玲却迟迟没有现身,这让他本就忐忑的心情更加强烈了几分。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是陆玲发来的消息。

    ——不好意思,我有事赶不过来。你直接去“城隅”咖啡吧,我们直接在哪里见面行吗?

    ——好。

    桐叶转头问老板知不知道“城隅”咖啡在哪里。

    “好像就在汽车站边上,你直走过去应该就看得到。”

    “喔,谢谢老板。”

    桐叶连忙朝着汽车站方向走去。

    *

    他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亚麻色的木桌上铺着乳白色的桌布,角落里摆着大小适中的盆栽,存放着白砂糖和牛奶的木盒子刚好摆在桌子的正中间,看起来让人产生一种莫名的仪式感。

    桐叶吮吸了一口玻璃杯中的绿茶,陆玲发来信息说很快就到。

    他的心情又不安起来,因为他不清楚陆玲会做出如何的决定。如果她拒绝自己昨晚的提议,那么自己接下来的调查工作该何去何从?这一点他真的一点头绪也没有。无论是出于对陆玲的感谢,还是想要帮助自己找回记忆,他都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

    他撑着头看向窗外,咖啡厅正对着一家花店,他很自然地想到自己看到过的那片被大火灼烧的三色堇花田……

    他回过神的时候,正好看到花店门口的帘子被掀起来,从中钻出一个身着白色夹克的少女。她神色间有些匆忙,似乎是忘带了什么东西,又立刻钻回去。过了大约半分钟后才重新出来,她大概是想要对着咖啡吧的玻璃整理一下仪容,不过走近时诧异地发现,桐叶竟然就坐在窗边。

    她的脸红起来,匆匆挥了挥手,小跑着向咖啡吧门那边绕过去。她进来时,脸上红扑扑的,一边说着“抱歉,久等了”,一边将手中的小包搁在椅子上。她低头理着看起来十分清爽的外套,还没来得及坐下,探头看了一眼桐叶的茶杯,发现竟然是一杯绿茶。

    “你怎么喝这个。”

    少女忍不住笑了起来。

    “就是觉得这个比较喝得习惯。你呢,为什么从花店里出来?”

    “打工。”

    “为了生活费?”

    “是啊。”

    “说起来,你的确不像是本地人。”

    “这你从哪里看出来的?”

    “口音。”

    “哦——我从圆都过来的。”

    “是那个有名的大城市吗?”

    “算是吧,总之比这里可大多了。”

    “你怎么会从那里到这儿来?而且来这里为什么还要打工?”

    “当然是为了做猎魔者的工作。至于为什么打工,家里不给生活费就只好打工了。当然,主要原因还是因为我不想动用自己的存款。”

    “你还有存款?”

    “猎魔者可是一个富有的职业。”

    陆玲的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那你干嘛不向家里讨要生活费?”

    “一个是觉得我可以养活自己,另一方面,当然是因为是旷课跑出来的缘故,原本的工作补贴都被扣下来了。”

    “旷课?也是,你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

    “十五岁,前几天刚过生日。”

    陆玲忽然有些较真地说道。

    “现在应该是……初三……”

    桐叶认真地算了算少女的年纪对应的学历。

    “我早读一年书,现在是高一新生。”

    “学校里是9月开学的……那你岂不是只在学校里带了一个多月?”

    “差不多吧,为了工作,学校里请假了。”

    “还能这样?”

    “为什么不能?我本来都想申请辍学专心致志做一个猎魔者的,为此我还找老爸商量。结果他就是不同意,为此我们还大吵了一架。”陆玲露出对此很不满的样子。“虽然最终的结果是我们两边都推让了一步,他允许我请假外出工作,我则答应留在学校拿到高中毕业证书。”

    “真是天下父母心……”

    听到桐叶的感慨,陆玲连忙摇摇头。

    “不不不,爸爸他不同意我辍学,只是因为他不愿意填写家长部分的表格,他觉得那个很麻烦,或是说没时间……而如果只是请假的话,只需要在假条上签个名就好了,还在他能够接受的范围以内——虽然他看起来还是不太情愿。”

    “那你为什么不让你母亲填写表格?”

    “……妈妈她早就去世了。”

    少女淡淡地说道。

    “啊,抱歉。”

    “没事——别露出这个表情,我早就习惯这件事了。说了这么多,你也该说说你自己了吧?你呢?我觉得你也不像是本地人。”

    “为什么不像?”

    “气质不像。”

    陆玲打量了一下桐叶,看到他坐得很端正,端起茶杯时手臂带着恰到好处的弧度,看上去就像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其实,我也没太多可以交代的,父母常年在外地工作,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在这里了。”

    桐叶想了想,将早就想好的措辞说了出来。

    “这么说你也是外来人口?”

    “也许吧。这里有什么吃的吗,我肚子饿了。”

    他找了一个理由扯开话题,生怕自己多说了什么露出了破绽,赶紧含糊其辞地混过去。

    “这里只提供西餐,如果你要去点单的话,顺便帮我点一个焗饭吧。”

    “好。”

    桐叶点完单回来的时候,陆玲正在翻手边的杂志,他将手中的小票递过去。

    “我帮你点了一份海鲜焗饭。”

    “焗饭的话,这里的还是牛肉比较好吃。不过海鲜的也不是不能接受。”

    “我原本点的是牛肉,但是吧台那边说牛肉的卖完了。”

    “那就没办法咯,你给自己点了什么?”

    “蘑菇酱的意面。”

    “哦,那个,我觉得味道还是不错的。”陆玲用管子吮吸了一口就在刚才送过来的果茶,她正在翻着一本时尚杂志。“我们说说正事吧。”

    她合拢手中的杂志合拢,插回身后的书架上。

    “好,陆玲小姐你说吧。”

    “首先,你能不能改一改对我的称呼,你不觉得陆玲小姐这个称呼听起来很奇怪吗?”

    “很奇怪吗?那我该……”

    “就叫陆玲吧。”

    “那好吧,陆玲……”

    桐叶试着叫了一声。

    “正常多了。接着就是今天最重要的事,关于加入我们家族这件事。”

    “好,陆玲小……你怎么看?”

    他还没适应这个称呼,险些要将“小姐”二字叫出口,却被陆玲用眼睛瞪了回去。

    “老实说,你还完全不了解那是怎么一回事吧?”

    “我的确对此一无所知。”

    “那么,说不定你听完后,就会彻底断绝这个念头。”

    “是说加入你们家族的条件很严苛吗?”

    “并不是,加入家族这件事并不算太难,但难的是……算了你听我说下去吧。”

    “嗯。”

    陆玲停顿了片刻。

    “因为不能引起社会的恐慌,所以绝大多数猎魔家族会以极为普通的方式掩藏起来。而圆都就是一个藏着比较多猎魔家族的城市,不过就算如此,我们陆家还是处于圆都猎魔家族生态金字塔的最顶端,也就是说,陆家是圆都最顶尖的猎魔家族之一。”

    陆玲说这话的时候,没有如想象中那样流露出骄傲的神色。

    “陆家近几代的家主推行‘纳贤’的理念,所谓纳贤就是从外籍吸引人才进入家族,这就是所谓的‘加入家族’的由来。”

    “虽然这样的确可以很快壮大家族,但是,这么做就不怕出乱子吗?”

    “确实有一部分担忧,而且,也留下了几次惨痛的教训。所以针对这些外姓加入的人,我们也有相应的严格的规章制度,这也是我要和你交代的东西。那些规章制度很复杂,所以我只挑选其中一部分告诉你。首先,根据总章第一条,外姓加入的人被称为‘从者’,从者永远不能参与上层决策。其次,从者如果要与嫡系或是旁系的成员结为连理,那么后代必须以‘陆’姓,而且接受陆家统一的教导。陆家内部的上层决策分为家主和七个元老组成的元老会,二者相互制衡,而拥有从者血统的陆姓后代不得成为家主,也不能成为元老会成员,这虽然从根本上杜绝了从上层出现叛乱的可能,却也基本上断绝了所有从者即其后代在家族中的政治前途,我个人认为,这其实是更大的隐患。”

    陆玲像是背书一样将一些条例背了出来,感觉有些口干舌燥,忍不住喝了一口果茶解渴。

    “这还不是全部吧?”

    “这只是总纲中的一小部分,除了我说的以外,还有一大堆精细繁复的条例,而且根据现实情况,每年都会对部分条例进行修正。说实话,我对这些咬文嚼字的工作并不感兴趣,所以没有了解今年到底改动了哪些条例,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每一次修改,必然会使那本《从者条例》厚上那么一些,说不定我刚刚给你说得那些,在今年已经删改或者变得更加严苛了。怎么样,听了这么多,有什么想法没有?”

    桐叶喝了一口茶,思索了一阵,才回答陆玲的问题。

    “嗯……束缚的确很多,我确实从中感受到了所谓‘严苛’。可是,就没有什么——福利之类的?”

    “哦,那倒也有,比如,除了那些条条框框的东西,陆姓从者后代在大多数权利上,享受和嫡系或旁系纯血后代相同的权利。”

    陆玲想了想,很快给出了一条确实还算是福利的条例。

    “可这还只是针对后代的,而且还得是陆姓后代。”

    “这我也没办法啊,毕竟那些约束总是更多一些。”

    “说实话,那些条例听上去就让人有些生畏。”

    “那我不妨再多背几条给你听,或许听着听着就不那么可怕了。”

    “还是算了吧。”

    陆玲看到桐叶有些窘迫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所以啊,如果没有觉悟的话,还是趁早放弃比较好。”

    “成为从者后,我能不能单方面请求脱离陆家?”

    “对,这个倒是忘说了。你进入了陆家后,会得到学习陆家风术的资格,但这也意味着你将永远不能脱离陆家,因为你已经知道了一定的陆家机密——这恐怕对于每一个家族来说都是如此。如果你想要脱离陆家,那么根据家规,你会被视作叛徒,进入陆家的缉杀名单中。”

    桐叶陷入了短暂的思考当中,诚然,成为从者必然会受到很多的限制,其中可能包括人身的自由或是其他方面的约束;但他又觉得,在高昂代价的背后或许存在着更高的收益,对于寻找自己地的记忆来说,这或许是不可多得的机会。何况,自己也算是个孤家寡人,成为从者看起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那要怎样才能成为从者?”

    陆玲显然有些诧异,她愣了几秒后,从包里取出一张白纸。

    “这是什么?”

    “一张卖身契。”陆玲笑了笑。“开开玩笑,这是一张临时从者契约,只要在这个地方按下手印,你就是家族的临时从者。”

    她点了点纸张右下角的方框,那里就是所谓按手印的地方。

    “什么是临时从者吗?”

    “你也知道招募从这对我们来说有一定的风险,所以如果想要成为从者,就需要经过陆家的考验。这个考验就是做陆家的临时从者。”

    “这样子……”

    “这份契约算是一个缓冲,你可以借此尝试着适应成为从者后的工作,在此期间我会指导你风术的入门,但也仅仅只是入门而已。我不会传授你更加机密的东西,而且一旦我觉得你这个人有问题,我会立刻单方面毁约;同样,你也可以在此期间决定自己的去留,如果你觉得作为从者太憋屈的话,完全可以选择放弃。”

    看到陆玲郑重其事地强调这些事,桐叶点点头,拿起那张纸仔细地看起来。

    “也就是说,这是一条双方可以随意撕毁的条约?”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的确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