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5.广场上的妖魔(二)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5.广场上的妖魔(二)

    广场上的人仿佛蒸发了一般消失无踪,这让桐叶心中的不安感愈发强烈。

    他看到了地上的血迹,开始他还以为是什么红色的颜料,但刺鼻的气味告诉他那是血迹无疑,尽管这里比小路开阔得多,可桐叶还是忘不了那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地上躺着三四具尸体,他走过去,看到尸体上清晰的齿痕,脖子上的伤口处正流淌着汩汩的鲜血。

    这时他听到一声惊叫,循声看去,一个小女孩摔倒在地上。

    小女孩前面站着一个肢体僵硬的男人,他行走的样子非常奇怪,胸口肿胀,头微微后仰——这种姿势桐叶在这一周已经见过了许多次,他躲在灌木丛后面,内心的惊慌让他没有第一时间跑出来。那个男人向女孩一步步逼近,女孩绝望地尖叫着,不断发出求救地哭喊。

    男人走到了女孩神前,他的胸口喷出一团血雾,溅了女孩一身。

    桐叶意识到女孩接下来的遭遇会是什么,脚步不受控制地朝她跑去,但是一切还是迟了。

    在此之前,哪怕是多么凄惨的尸体他都见过,可唯独没见过妖魔吃人的过程。

    刚出生的怪物四肢湿乎乎地,而且显得孱弱不堪,身子也佝偻着。它瘦弱的手臂抬起来,两只爪子抱住女孩的头颅,那像鲨鱼的大嘴缓缓张开,里面露出两排森森利齿。

    咔嚓——

    这声脆响让人忍不住想起一颗西瓜被碾碎的声音。

    “住手!”

    桐叶再也无法忍受眼前的场面,他越过灌木丛,内心有些后悔为什么不早点出来制止妖魔。但是当他冲向妖魔的刹那,忽然又意识到自己其实也是一个无能为力的人,于是他跑了几步后硬生生地停下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妖魔地将小女孩的肉一点一点啃下来。

    只是几秒钟的时间,他的心态再次发生了变化,失落感带来的沮丧以及对妖魔的恐惧再次占据了上风。

    此时,他也完全明白了,自己在湖边听到的热闹的声音,只是人们惊恐的尖叫声罢了。

    怪物就这样当着他的面,一点一点将小女孩的身体撕下来,放到嘴里慢条斯理地咀嚼。时不时地,它还会用舌头与嘴唇,吮吸那些有些粘稠的血液。在吃掉了少女的身体后,他孱弱的身体开始迅速成长,这种剧烈地变化速度让桐叶有些胆战心惊。

    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里,它从一个看起来有些萎缩的身体,长到了大概160cm的身高,身后那对萎缩的漆黑色翅膀渐渐舒展开来,上面还带着湿哒哒的液体,尖锐的獠牙因为过长而露出嘴外,因此时常会有口水从嘴里流出来。它的额上长着四对细长的眼睛,从上往下整齐均匀地排列,看起来密密麻麻,十分恶心。

    桐叶拿出手机,在顶置的消息上找到了陆玲,匆匆输了一个“中心广场”发出去。他开始跑动,因为妖魔的八只眼睛正盯着他。

    怪物没有急着追赶,而是扑到自己的宿主身上,将宿主的肉一点一点吃到肚子里。它每吃一口,身体就饱满一些,个头也在变大。桐叶不断地向后退,身后是一片灌木丛,灌木丛下面是一个山坡,借助这个山坡自己很有希望就此逃脱。

    但当他后退到一定距离时,妖魔原本耷拉下来的翅膀忽然立了起来。这种信号让桐叶下意识地停下,而当他不再后退,甚至开始往前挪动的时候,妖魔的翅膀又重新放了下来。

    这一刻,桐叶知道对方在戏耍自己。自己始终以猎物的身份处于它设置的范围内,一旦即将超出那个范围,那么它就会立刻击杀猎物。而猎物若是在这个范围内,那么它就可以保证自己随时宰割猎物,至于到底是何时食用,这完全取决于它的心情。

    或许是它吃饱了,又或许是想要保持一定的饥饿感,并且充分享受捉弄猎物的乐趣,总而言之,桐叶暂时活了下来。

    此时妖魔已经将宿主身上的肉吃得干干净净,它伸出那根细长柔软的舌头,清理着带着利爪的手指。它的舌头每舔一下,那八只眼睛就会细微地眯起来,仿佛是在回味血液那长久不散去的香味。

    桐叶趁着妖魔舔手的时候,悄悄汇聚出一片风刃,对着它的脖子发射出去。

    风刃击中了妖魔的身体,但桐叶发现这并没有对妖魔造成什么影响,甚至只是在坚硬的皮肤下留下一道模糊的印记。这时,妖魔原本眯着的那八只暗金色细眼猛地睁开,其中流露出戏谑与残忍的味道,它从地上站起来,展开身后那对宽大的双翼。

    桐叶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那对翅膀的长度。

    他感到自己的身体有些麻木,连忙狠狠地捶了一下大腿,疼痛感让僵硬的身体有了一些知觉。他顾不得那所谓的范围,翻身越过灌木丛,沿着斜坡跑下去。

    很快,桐叶就感到后颈传来的阵阵凉意,视野暗了下来,他看到地上巨大的黑影,下意识地扑到在地,妖魔的爪子蹭着他头顶的皮肤划过去,火辣辣的刺痛感与血液流过皮肤时的触感结伴而来。

    妖魔停在半空中,向着桐叶俯冲而下。

    桐叶赶紧向外一滚,肩膀处再次迸溅出灼热的血液,凭借着求生欲望,他再次躲过了致命的扑杀。但是这一滚也让他撞在草地旁的石头上,落地时剧烈的震动感令他浑身上下都开始颤抖。

    他感到怪物下一波的攻击快要来了,忍痛连滚带爬狼狈地躲到石头后面,但还没有喘口气,作为掩护的石头突然从腰部开始碎裂。他连忙向前扑到,石块蹭着他的身体飞过,在前面的草丛上砸出一个坑。他只好再次没命地跑起来,灌木丛就在眼前,他急忙越过去,失去重心的他落到坡上疯狂地向下滚。

    终于,湖边的大石块阻止了他,让他不至于掉到下面的湖水中。但是因此受到的冲击让他整个人几乎昏了过去。

    陆玲还没有来吗?

    桐叶任凭自己躺在地上,此时此刻,除了祈求陆玲快点过来救助他以外,别无选择。

    果然刚才还是应该躲起来,不要让它发现才是对的吗?

    桐叶觉得与其等死,不如顺便反思一下自己的行为,兴许自己还能够——然而当他看到灌木丛前站着的妖魔时,绝望的感觉渐渐从下方的黑暗中侵蚀上来。

    如果,能够有上次的奇迹的话。

    这种想法最开始只是一种自嘲,然而却也让他意识到某些存活的可能性。

    ——要来了吗?

    妖魔从山坡上一步步走下来,同样,它要做的还是消遣自己的猎物,以此来满足身为猎食者的虚荣心。

    桐叶明白了妖魔这么做用意,开始惊讶眼前这个丑陋的怪物,真的只是没有理性的畜生吗?同时,这种被戏弄的感觉让他感到十分的愤怒。

    妖魔每一步下来都让桐叶的内心紧张一分。或许是为了进一步恐吓猎物,妖魔还会时不时让自己“踩空”,让身体顺着松动的沙土滑下来,更快地拉近与桐叶的距离。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简直跳到了嗓子眼。

    妖魔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他额头上也沁出大颗大颗的冷汗。他盯着怪物,眯着眼睛好让自己减少眨眼的次数。在刚才,他感到了自己的脚腕已经扭伤,现在站在那里都有些费劲。他明白,此时已没有退路,自己不得不做最后的一搏,一旦失败,他的下场一定是被那个怪物作为食物大卸八块地吃掉,就像那个小女孩一样。

    桐叶不愿意作为食物,他也觉得自己不是作为食物而出生的。

    妖魔已经站在了他身前,那八只眼睛不停蠕动的样子让人越看越恶心。它扑到桐叶身上,那种近乎零距离的接触让那股酸臭的气味扑面而来。

    它张开嘴打算咬断猎物的脖子,以此来为这场有趣地猎杀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但桐叶却松了口气,因为他感到自己的机会来了。他伸出手按住妖魔的胸口,汇集而成的「炎术力」刹那间化作赤红色的火焰。

    火焰在触碰到妖魔身体的刹那,立刻在它的胸口熔出一个赤红色的大洞。火焰还在蔓延,从外烧到内,又从内烧到外。

    怪物发出凄厉而绝望的惨叫,身体却被火焰不断地焚烧蚕食,桐叶奋力推开它,大口地呼吸新鲜的空气。

    妖魔的身体在火焰的瓦解下,不断地崩溃。

    空气中弥漫浓浓的焦臭味。

    桐叶躺在地上休息了大约五分钟,才有力气站起来,他一瘸一拐地走到妖魔身前,那里只剩下了一个头颅。

    至始至终,他还有些迷幻的感觉,有些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做到的事。当然,他的心情除了这以外,还有例如劫后余生的庆幸,或是对妖魔的一些感慨。

    ——如果你再谨慎一些,可能这就是我的下场吧。

    “结束了。”

    桐叶发出这声感叹后,忍不住呕吐起来,但因为腹内空空,所以他也只是在干呕罢了。

    他忽地有些庆幸自己没有吃放在保温盒里的外卖。

    他忽然意识到虽然这场猎杀游戏在刚刚结束了,但是,要做的事情还没有完。妖魔的那颗头颅上还有烧毁的痕迹,四周也弥漫着炎术时候后的炎术力,陆玲估计正往这里赶过来,是要告诉她这只妖魔是自己杀死的?

    那么炎术的事情该如何交代?

    就算炎术的事情含糊过去了,她若是想看看自己的炎术怎么办?那自己红莲色火焰的秘密岂不是暴露出去了?

    明明自己刚刚经历了一场不折不扣的生死之战,为什么还要去思考这些该死的问题如何解决?

    他现在可以说是身心俱疲,但又不得不为此构建一个很好的说辞。

    于是,他只能再把功劳推给那个素未谋面,也这辈子不可能谋面的炎术士。

    为了让现场构造的更真实一些,桐叶先从山坡上爬上来,他发现广场边上有一个小型图书馆,四周围着木头篱笆。他走过去,坐在篱笆的台阶上,忽然又觉得有些口渴,看到落在一旁提供饮料的摊车。他从摊位上取出一罐可乐,并且将市面上零售价相应的零钱通过付款码转给摊主。

    他总算可以休息一下,坐在路边,配上一杯冰镇可乐,也算一件惬意舒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