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一)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一)

    11月2日,深夜11:40。

    警署内,如同这两个月之前的日子一样,尸检部依旧亮着,工作人员还在专注地做着自己的工作。这是这里为数不多的还在运作的工作部门,哪怕已是夜深人静的时候,整个警署内已经听不到任何的声响。

    “调查好了吗?”

    “生前是个寡妇。”

    “子女呢?”

    “儿子早就死了,女儿前几天刚下葬,也是因为寄生种。”

    “也是个可怜人。”

    “谁说不是呢。”

    两个部员正交头接耳低声议论着那具躺在验尸床上的老年女尸。

    “要不,就直接把她放那儿吧。”

    其中一个罗姓部员小声提议道。

    “可是还没有……”

    另一个叶性部员刚想说“检查”两个字,却看到自己的搭档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轻点!别让外面那个听到!”第一个部员低声说。“我看,咱们还是赶紧糊弄过去。”

    “我知道,可是这会不会不太好……”

    “我已经受够了加班的日子了,你不也是吗?”

    “当然,我也是……”

    “还犹豫什么,你就想,这是出于对死者的尊重。她只是一个死于普通事故的人,没道理再被我们这样那样的检查对吧?”

    “对死者的尊重……”

    “虽然身为尸检部的人说这种东西实在挺扯淡的,但是,你懂我的意思吧?”

    对方想了想,终于点点头。

    “那放在D室是吗?”

    “对,D室。”

    “D室?D室是用来做什么的?”

    正巧他们的话被另一个走过来的年轻部员听到,他有些奇怪地问道。

    “D室就是专门存放无人认领尸体的藏尸间,下次不要再问这种问题了,那边表格上写得清清楚楚,想知道就自己去看。”

    黄姓中年从外面走进来,他的身上还残留淡淡的烟味,这时罗姓部员和他的搭档正将老年女尸向外推。

    “弄好了?”

    他漫不经心地瞥了一眼那具女尸。

    “嗯……”

    说话的时候,其中一人赶紧将尸体推出去。他们唯唯诺诺的样子倒也没有引起黄姓中年的怀疑,这时,另一边那组人也站了起来,伸了个懒腰。

    “样本也三十八采集好了吗?”

    “嗯。”

    “今天就到这里吧,走的时候别忘记把报告发过去。”

    话音未落,办公室里响起一阵喜悦的欢呼,这是他们这个月少数几天没有天亮回去的日子。他们一边收拾办公室,一边开始讨论下班后的问题。

    “我想去喝酒,有谁陪我吗?”

    “就去对面怎么样?我已经很久没去了,有点想念那里的烤面筋。”

    “我也觉得不错。”

    “那就去对面。”

    部员们成群结队地走在昏暗的廊道上,开始讨论下班后的安排。

    “喂,声音都轻一点,莉姐还没下班呢。”

    走在最前面的黄姓中年转过头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她怎么还没下班?”

    “当然是在加班,你以为就我们尸检部最辛苦吗?”

    “她还真是敬业啊。”

    “不愧是莉姐。”

    吵闹声过去后,警署内又恢复了安静的状态。

    桔莉坐在桌子边上,低着头整理着已知的线索,她和身旁的助手将可能的选项一个个排查删除,最后将地点锁定在最后几个画着红圈的地方。

    “莉姐,我这里弄好了。”

    “我这边也好了。”

    “所以——”

    “嗯,辛苦你了。”

    桔莉用手捶着自己的肩膀,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脖子,她站起身,全身上下都因为长时间的静坐而发出清脆的咔咔声。

    “真是太好了,我已经快一天没休息了!”

    助手很是疲惫地说道。

    “真希望这样的工作可以快点结束,一直加班的感觉可太讨厌了。”桔莉很是惆怅地拿出小包里的镜子,一边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一边抚摸着好看的眼角,不经意间,露出苦恼而妩媚的样子。“你看,我是不是老了?”

    “别照了莉姐,你怎样都好看。”

    助手走过去将最后一叠文件收拾好。

    “唉,刚才是谁在外面吵闹?我记得这个点和我们一起加班的也只有尸检部的家伙们吧?”

    “就是尸检部的人。”

    “还真是他们?他们也下班了?”

    “嗯,刚才去洗手间的时候还碰到他们了,说是要去对面的烧烤店。不过他们走之前倒是把报告发过来了。”

    助手将打印出来的报告递过去。

    桔莉翻了翻,顿时皱起了眉头。

    “我听黄说这次总共有七个死者,为什么只有其中六具尸体的尸检报告?”

    “这样子?”

    助手凑过来,看了看。

    “只有六具。”

    “可能,其中有一具尸体只是正常摔死的,所以——”

    “所以他们就没有进行尸检?”

    “应该是吧。”

    助手解开领带,将之折好塞入包里,他看得出桔莉有些生气了。

    “这也太不严谨了,怎么可以这样?”

    “要不我回去的时候顺便帮您把他们叫回来?他们应该就在对面。”

    “……还是算了吧,回头再找他们算账。”

    她叹了口气,提起笔开始审阅那六份尸检报告。

    “那莉姐,我先回去了。”

    “回去吧。”

    桔莉摇摇手中的报告。助手拎起包自己的包,推开门走出去。

    “注意安全。”

    “你也是。”

    午夜00:15,桔莉总算看完了报告,她将报告连着文件袋一起放入包中,取下挂在椅背上的大衣披在身上。她从警署的小门走出去(大门已经关了),穿过马路后转入第一个拐角,这与她平时下班时走的路不同,她平时下班一般会在下一个转角处朝着另一个方向转弯。

    转弯后她沿着人行道一直向前,熟练的样子看得出她曾到过这个地方。她走到巷子口的电线杆下,在那等了一会,远处的灯光下看到有人从里面走出来。桔莉定神看了看,确认是那个少女后,冲她挥了挥手。

    陆玲脸上露出十分无奈地神情,她带着一顶青蛙图案的鸭舌帽,穿着黑色的羽绒马甲。

    “你下班可真早。”

    “这不是没办法嘛?”

    桔莉耸耸肩,无奈地叹了口气。陆玲领着她朝着自己的出租房走去。

    “不用脱鞋,踩进来吧。”

    陆玲站在玄关处脱掉鞋子,头也不回地往里面钻。

    “这样多不好,有没有鞋套?”

    “在门口的柜子里。”

    “柜子里……欸,没有啊!”

    “好麻烦啊。”陆玲只好皱着眉走出来,用手电打着昏暗的柜子,不知从哪里抽出一双团在一起的鞋套。“穿上吧。”

    穿上鞋套后桔莉走进来,打量着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客厅。

    “还不错嘛!”

    “又不是第一次来,上次也是这句。”

    “你原来记得。”

    她从包里取出一个文件,摆到玻璃茶几上。

    “这是这次的尸检报告。”

    陆玲端着水走过来,看到鼓起来的文件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要让我去看这种复杂的东西?”

    “怎么?”

    习惯了工作中看各种指标的桔莉有些疑惑地看着陆玲。

    “说实话,我看到那些尸检指标就头疼。”

    “不会是看不懂吧?可我记得你父亲让你去学过怎么看这种报告的吧?”

    “所以这就是我要现在——”陆玲有些崩溃地指着挂在那儿的钟。“凌晨十二点半,跑到外面,吹着冷风将你这个忘带了钥匙的傻大姐接回来的原因?你过来除了在我这里留宿,就是让我来读这份报告的?”

    “好啦好啦,姐姐知道你辛苦。”

    桔莉陷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

    “你直接说给我听。”

    “这是之前所有寄生种的分析总汇,可以确定的是,这里出现的一系列寄生种,应该出自同一个母体。”

    “供货源统一吗?可真是一个不算坏的消息。”

    陆玲淡淡地说道。

    “这是还没有排查过的地方,不出意外的话,母体应该就藏在这里。”

    桔莉将手里这份地图递过去。

    “北桥?”

    “对,就是北桥。”

    “这么一想果然是最容易忽视的地方,我们明天就去看看。”

    “桐叶呢?”

    “上班。”

    陆玲回答的时候犹豫了半秒。

    “先不说了,能让我洗个热水澡吗?”

    “水早就烧好了,不过,没有你能穿的衣服。”

    她一边说着,一边回到房间里找到浴巾之类的洗漱用品,丢过去。

    “也对,要是穿着你的衣服睡觉我可能会被勒死的。”

    桔莉看着身材比自己小一号的少女,自言自语地说道。陆玲正好捧着浴巾出来,听到这句话,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

    “没事,我的衣服也没那么脏。”

    桔莉笑嘻嘻地换上拖鞋,接过浴巾,伸出手摸了摸少女的头。

    “本来还打算给你理个房间的,看起来你还是睡沙发吧。”

    “姐姐知道你是开玩笑的。”

    她说完这句话时已经锁上了浴室的门,接着淋浴器的声音响起来。

    “下次一定记得把钥匙带上,不然你就露宿街头吧!”

    陆玲站在浴室外没好气地说。

    “噢——”

    桔莉敷衍的回答伴着水声模模糊糊地传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