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六)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6.暗潮涌动(六)

    桐叶站在茂密的竹林前。

    因为陆玲的身体“尚未恢复到最佳状态”,桐叶这段时间作为从者的工作可以暂时放一放。

    之前,桐叶问过陆玲猎魔的工作交给谁来做,陆玲说这段时间由桔莉全权负责。于是,桐叶的“假期”开始了。当然这个假期只是针对作为“从者”来说的,平常在快餐店的打工依旧照常进行,但也算回到相对空闲的状态。他还有些不适应,不过,空闲的日子意味着有更多的精力去思考问题。

    至于术法方面桐叶一直独自在练习,自那天自己勉强杀死了妖魔后,桐叶也开始尝试自己一个人猎杀妖魔。虽然开始时,依旧会碰到危险,但最后大都有惊无险地完成了猎魔,这段时间的实战也让他的炎术和风术有了长足的进步。

    桐叶停止了胡思乱想,他站在竹林中,风在指尖律动,现在他已经可以控制一定数量的风魔力,这就意味着他能够施展最基本的探测术。

    随着风渐渐扩散,周围的环境渐渐明朗起来。

    在进入竹林后没多久他就发现了一具腐烂的尸体,从尸体身上的伤口和破开的衣服来看,死者生前多半是寄生种的宿主。他叹了口气,用火焰焚烧尸体,也算替死者做了简单的火化,在尸体完全化作骨灰后,他又用风将骨灰与空气中难闻的异味吹散。

    处理好宿主的尸体,他才向着竹林深处继续前进,很快他在风中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臭味,他知道妖魔可能就在附近,于是走路的速度慢了下来。

    竹林在风中沙沙作响,桐叶小心地辨别着其中蕴藏的一些轻微的声音,忽然,他把目光转向了一侧,身子已经下意识地朝边上跳开。

    妖魔从竹林里跳出来,却因为桐叶忽然地躲避而扑了个空。

    借着不算明亮的光,他看清了妖魔的样子。它与之前碰到的寄生种也没多大区别,不过爪子却比起之前碰到的明显要长一些。桐叶很清楚地感觉到,最近碰到的妖魔总比之前的要更有特点,它们或是指甲长一些,或是肢体更加粗壮,或是皮肤更加坚硬……就好像有人在特意培养它们似的。

    怪物看到桐叶躲开,落地后打了个滚,借着一旁的石头又蹿起来。

    桐叶堪堪躲开怪物的扑击,不过额角还是被锐利的爪子蹭破了皮,血液流下来几乎令他无法睁开右眼。但他没有退缩,而是趁着怪物身在空中的机会,用手中早已准备好的风刃一举切开妖魔的脑袋。

    妖魔落在地上扑腾了几下,很快没了动静。

    这是桐叶多次战斗后总结出来的战斗方法,在发现自己释放风刃的精准度实在不尽人意后,他果断地放弃了释放风刃,转而将风刃作为匕首或者短刃来使用。在战斗的过程中,他又发现自己身体的灵活度远超他的想象,配合风刃,竟产生了不错的效果。当然舍弃远程作战的缺点显而易见,几乎每一次猎魔都会让他身上挂彩,他清楚地记得上上次受伤的是大腿,上一次是手臂,这次则是额头的位置。

    但无论怎么说,他又一次猎杀了妖魔,妖魔的尸体已经死透,桐叶走在尸体旁,蹲下身,放出火焰把妖魔的尸体烧成灰烬。

    在销毁了妖魔的尸痕后,他才用手巾抹掉附着在眼部的那些尚未干掉的血液,这也让他总算可以睁开眼睛。伤口已经开始结痂,他在那里搽了些特殊的消毒药水以防止伤口感染,随之而来的刺痛感令他倒抽凉气。

    桐叶将药水罐子放入口袋里,这个过程中他摸到了背包里的那颗卵,不禁想起那个晚上,自称「虫师」的男人将它交给了自己时的场景。

    一个星期差不多过去,自称「虫师」的男人却再没出现过,近日妖魔的出现率也在持续降低,如果不是明显感受到妖魔在不断地变化,桐叶甚至会怀疑,那个男人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小镇。

    对方曾许诺只要桐叶孵化出其中的妖魔,就可以将相应的信息作为回报告诉他,可很长一段时间内他却不知到底该做些什么,这种“宝藏近在眼前,而自己却不知道门口密码”的感觉让他着实郁闷,也不由得开始埋怨对方为什么开始时也不说清楚就消失了。

    虽然虫师让他尽管放心地将水晶卵带在身上,但桐叶还是担心会被少女发现,于是每次和陆玲呆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把水晶卵放在家里。直到陆玲造访他家后,桐叶才得以肯定少女是真的察觉不到水晶卵的存在,这也让他悬着的心终于放松下来。

    他用食指和拇指捏着水晶卵,边走边对着阳光,仅仅只是看上去,这颗卵和路边普通的紫水晶并无任何区别,只是,在阳光下,水晶本身似乎开始散发着一圈妖异的紫光。

    说起来,他之前还给水晶卵中的妖魔起了一个名字。

    名字的来源是一种正被小镇药店打广告的抗血栓药品,具体的是一张传单,桐叶在打工回家买便当的途中收到的,他看了一眼,打算将之丢入垃圾桶时,他发现了药品的名字。

    华法林(Warfarin)。

    他当时正苦于起不好名字,虽然用来取名字的草稿纸都整整丢了两袋垃圾,可上面的名字无一例外地都被否决,而眼前这个血栓药品的名字却让他感到眼前一亮。

    ——真是个好名字。

    无论是读音,东国文字写法或是西国文字写法都很和桐叶的心意。

    于是,阴差阳错的,这个还未出生的孩子就有了一个抗血栓药品的名字——华法林(如果女孩子就华法琳)。

    起好名字后,桐叶觉得自己和这颗卵里的“孩子”更亲近了些。

    “孩子”这个称呼,自然是受到虫师的影响。

    而在一段时间后,他发现“华法林”在靠近热源时似乎会发出紫色的光芒,开始时他还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可渐渐的,他发现这种光的确是水晶卵自身发出来的。这引起了他极大的兴趣,在此基础上,他又发现了一些“发光”的规律——大体上“发光”和炎术力有很大的关系,炎术力浓度越高,那么水晶卵发出的光就越浓郁。甚至在桐叶用火焰直接炙烤的时候,他能够看到那颗卵竟然略微地长大了一些,里面也泛出一些紫色的浑浊来。

    他猜想,或许“这孩子”的孵化,是不是需要吸收炎术力,这或许就是虫师找到他的原因。如果只是这样,那世界上的炎术士远不只他一人,可虫师为什么会给桐叶传达一种“非他不可”的感觉呢?

    不管如何,在意识到这个问题后桐叶当晚就花了两个小时来加热华法林,具体做法就是单纯地用火焰炙烤晶体。起初他还担心火焰过于炽烈(根据以往的经验,没有一只妖魔能够经受住他的火焰),不敢过度加热华法林。可没过多久他就知道,自己的火焰对水晶卵的外壁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相反,在晶体投入火焰后,他看到了晶体在略微地生长。

    他大胆地将华法林放入火焰中,晶体的外壁很快散发出之前从未出现过的深沉紫光,这种紫光接近黑色,但看久了后却能够发现其中带着一丝暗红色的光晕。

    不过到头来,当晚水晶卵也并没有变大多少,这使他意识到这颗卵的孵化工作并不是一天就可以完成的。

    竹林里的风轻轻吹动,那种寒冷的感觉拂过灼热刺痛的伤口时,竟出人意料的舒服。

    桐叶收回思绪,将卵放入包中,给陆玲打了个电话。

    “喂,我是桐叶。”

    “我知道,有什么事吗?”

    “我想问问关于妖魔卵的事。”

    “妖魔卵?”

    “嗯。”

    “那些东西……说实话讲起来有些麻烦。”

    “麻烦吗?要不,还是算了。”

    “不用,你明天来我这里一趟吧。”

    “来你家?”

    “对啊,当面讲起来比较方便。”

    陆玲理所当然地说。

    “那我吃完饭过来。”

    “都行,这随你的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