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8.隐患爆发(一)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8.隐患爆发(一)

    11.07 都时21:32。

    黑夜降临的时候,整个小镇又陷入了一种“荒废”的状态,原本就不宽阔的马路,此时却给人一种空旷的感觉。

    路灯照亮的只是小镇的表面,许多地方现在都依旧笼罩在黑暗中。

    “准备好,就在附近。”

    陆玲停下脚步,取下背上的「飞廉」,她没有选择用风搅碎裹在外面的黑纱,而是利索地将纱布外侧的绳子解开,快速卸下纱布。

    已经与她有一定默契的桐叶知道,她这样不嫌麻烦地拆卸纱布,是为了不惊走躲在附近的妖魔。

    “这些纱布怎么办?”

    “就丢这里吧。”

    “哦。”

    桐叶还是把纱布收了起来,至少不要让它像垃圾一样在风中到处乱飞。

    二人站在深邃的巷子前,凝视着眼前的黑暗,风吹起来,空气中弥漫着类似动物身上的恶臭味,两侧屋檐上的瓦块在咔咔作响,下面是无边的黑影,这片黑暗连成一片,让人看不清隐藏其中的污垢。

    “需要手电吗?”

    “不用,我知道它的位置。”

    陆玲工作时习惯用这种平静得甚至有些冷淡的语调,尽管她平常并不这样。她冲了过去,深入眼前的黑暗中。桐叶站在外面只看得到苍蓝色的刀光在舞动,巷子内传来碰撞以其撕裂的声音。少女的刀很快,每一刀落下去都可以听见伤口断裂时的脆响,伴随着凄厉的悲鸣。

    但桐叶忽然意识到气流在向外流动。

    当——

    关键的一刀,却被怪物躲开,砍在小巷的墙上。

    陆玲暗叫一声糟糕,但她忽然看到了小巷外竖起一面天蓝色的风墙,不偏不倚地挡在妖魔身前,彻底阻断了它的退路。

    “干得漂亮!”

    她忍不住赞叹,快速朝着妖魔飞去,出现在小巷口子的灯光中。她追上了妖魔,身体在空中转动,刀光翻飞如同蓝鸢尾花饱满的花瓣。

    呼——

    不多时,妖魔的气息弱了下去,它已身首异地,摔落在地上,不再动弹。

    桐叶看到陆玲站在自己身前,她浑身上下都是妖魔青色的血液,手里拎着那被斩下来的头颅,头颅的下方不断渗出青色的血迹。

    “要是没你帮忙,我还不知道要追多远距离呢。”少女脸上带着满意地笑容,与桐叶心领神会的默契感让她感到了独自战斗以外的乐趣。“真是大意了,没想到它还有力气跑出去。”

    “不要那么在意,今天的工作都结束了。”

    桐叶也暗自松了口气,老实说,刚才他也很紧张,毕竟如果风墙释放得不当,阻挡的就不是妖魔,而是它后面的陆玲,那么事情的结局恐怕就完全变了。

    “嗯。”

    陆玲将妖魔的脑袋丢在路边,断颈中渗出的血很快形成了一片青色的血泊。

    “打电话。”

    陆玲做了个手势

    “好。”

    *

    都时22:12

    桐叶坐在咖啡厅最里面的位置,那儿靠着窗,他别过头看着窗外的花束。

    “在想什么呢?”

    陆玲端着咖啡坐到他对面。桐叶看着她尚未褪去的稚气和纯真的脸,实在有些难以将眼前的少女和浴血奋战的猎魔者重合在一起。

    大概是被桐叶看得有些奇怪,陆玲不由得打量了一下自己。

    “我身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没有,抱歉。我刚刚在想别的,关于接下来的事情。”

    陆玲疑惑地看了一眼桐叶,从木盒子里取出白糖和牛奶,她将这些配料一通倒入咖啡中,并优雅地搅拌起来。她加了许多糖,直到确认咖啡中无一丝苦味后才放下小匙。

    “接下来的事情?”

    “自从上周在巷子里猎杀了那只寄生种后,我们似乎再也没发现别的了吧?”

    “上周……”

    陆玲这才意识到,今天已经是11月15日了,说实话,她都忘记砍杀最右那只寄生种时的手感了。

    “那或许是最后一只。”

    “希望是吧,我听莉姐说,失踪率终于恢复了正常。”

    陆玲松了口气,哪怕喜欢厮杀的感觉,长时间的工作还是让人感到疲倦,她想休息一段时间。

    “那他们怎么应付的那些受害者家属的?”

    “还能怎样,官方给出的说法是,城市内出现了一个变态杀人狂。”

    “这个解释大家相信了?”

    “没理由不信,这可是官方。”

    “说的也是……那,我们什么时候启程去你家?”

    桐叶看似漫不经心地问道,陆玲知道他说的是成为正式从者的事。

    她一下子想到了很多之前想过却没有深入去想的事情,比如自己要如何对父亲交代,想让桐叶成为自己私从的事情(她还没和桐叶说起过这件事)。

    所谓私从,顾名思义,私属从者,也就是类似亲信的意思。

    虽然她有选择私从的权力,但在这件事上,家人的意见也显然尤为重要。

    最开始她让桐叶成为从者是为了关于恶魔的线索,虽然目前为止,这最初的目的完全没有达到;桔莉似乎也提到这个问题,她当时也没太当回事;直到随着不断加深了解,陆玲渐渐发现,与桐叶一起工作是非常舒服的事情,二人间的性格很合得来,同时也存在着相当不错的默契。

    “你怎么不说话?”

    “我在想事情。”

    “所以——”

    “果然我还是觉得有很多东西需要和你言明。”

    “你说吧,我听着呢。”

    “首先,我的家族在术士界也算是个名门旺族,而家族的嫡系成员有资格挑选私从,也就是亲信之类的。这对于家族的嫡系成员来说非常重要,而我想让你成为我的私从。”

    “你的私从……这应该要说服很多人吧?”

    桐叶很快就了解到陆玲到底为什么有些烦恼。

    “是啊。”

    陆玲叹了口气,喝了一口发甜的咖啡。

    “其实,你是对我不够有信心吧?”

    “也不是这样……”

    “我猜,你觉得你的家族会对我不够满意”

    “嗯……”

    虽然感到有些抱歉,但陆玲还是坦诚地点了点头。

    “我会加油的。”

    他认真的样子让陆玲有些触动。

    “桐叶,做我们家族的从者真的没有太多的自由。”

    或许还是没什么自信吧,陆玲不自觉地开始劝说桐叶自己放弃,她知道,即便成为从者,如果桐叶不能成为自己的私从,那么自己也一定会感到有些失落。

    “我想好了,和你一起工作——给你打下手我觉得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桐叶“没出息”地笑着着说道。

    “……你不用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陆玲不自在地说道。

    “那我该怎么说?”

    “算了算了,其实能听到你这么说,我也挺高兴的。”

    这时,城隅后面那家花店已经拉下了卷闸门,时间已经到了22:40。

    “你饿不饿?”

    “不说还行,一说倒真有些饿了。”

    “去吃个宵夜?”

    “喝完这杯咖啡。”

    二人打算走的时候,天上忽然下起了雨。

    “你带伞了?”

    “带了。”

    桐叶从大衣口袋里取出雨伞,陆玲挨着桐叶,慢步走在雨中。

    “你进来一些,小心淋湿了。”

    “这样就可以。”

    桐叶知道陆玲有些执拗的性格,也不多劝说,只是把雨伞往少女那儿倾了倾,自己大半个肩膀顿时露在雨中。

    “上次说的‘那个人’有什么线索吗?”

    “完全没有,估计在母体死后,他就离开德郡了吧。”

    桐叶当然知道「虫师」没有离开德郡,甚至还住在这个边缘的小镇里,可他在这件事上还是选择了沉默。

    “我一直很好奇,那个人是用什么样的手段通过寄生种控制那六个警员的?”

    他下意识地转移了话题。

    “我听说有人可以沟通妖魔。”

    “沟通妖魔?”

    桐叶想起前阵子碰到虫师时,对方似乎也对自己说过类似的话。

    “具体怎么做我可不知道,毕竟那是属于个别人的能力。”

    “行吧。对了,还有一件事我一直很想问你。记得你上次说过,你父亲并没有强迫你当一名猎魔者,那当初,你是为什么选择当一名猎魔者呢?”

    “原因什么的,你不是上次就发现了?”

    “上次?你是说从北桥回来那次?”

    “对啊。”

    “也就是说,你是因为喜欢猎杀妖魔,所以选择做猎魔者?”

    “准确地说,我喜欢刺激的事情,比如厮杀。”

    陆玲说这话时,脸上带着认真的表情。

    “这个爱好——你是怎么发现的?”

    “……小时候的事情了,也许是在和兄弟姐妹们打架的过程中发现的吧。”

    听到这个理由,桐叶忍不住笑了起来。

    “这有什么好笑的?”

    “你其他的兄弟姐妹不全是猎杀者吧?”

    “他们怎么说呢,如果想,随时都能做猎魔者。”

    “所以,只是没有兴趣是吗?”

    “可以这么说,就是没兴趣。”

    他们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已经走到夜市的拱门前。

    “我们是不是还没决定吃什么?”

    “那家烤鱼味道不错。”陆玲点了点那边的一家店,脸上露出怀念的神情。“就吃烤鱼吧。”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