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灰之地带 >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8.隐患爆发(二)

第一卷 寄生种遍地蔓延 08.隐患爆发(二)

    日子一天天地过去,华法琳也在一天天变大。

    此时,水晶卵已经变得桐叶两只胳膊环抱才能搬动的大小,内部一片浑浊,这种浑浊并非是单纯地看不清,仔细看不难发现其中的杂质在缓缓运动,如同宇宙中的星体,散发出正在孕育生命的奇特感觉。

    这种奇特的感觉让桐叶有了一种类似回报的特殊情感。

    哪怕他在理智上始终记得华法琳是血魔种这件事,但当他产生“华法琳是血魔种,会不会给自己带来危险”这个想法时,不知为何,他总会笑起来摇头否认自己。桐叶自己也弄不清楚为什么这种神奇的信任感会存在。

    也不知从哪天起,桐叶发现这颗卵似乎有了一些意识。例如,当他回家的时候,水晶卵会略微发光,像是在欢迎他一样;而当自己靠近时,它则会闪烁几下;输入炎术力时,卵的光也不再像之前那么深沉,反而变得十分柔和,好像是在表达自己的舒服惬意一样。

    “应该很快就会孵化的吧?”

    桐叶很高兴地想着。

    仿佛是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喜悦,一旁的华法琳也发出淡淡的紫光。

    他内心的期待更加强烈了一些。

    11.23. 都时17:30。

    冬季已经到来,空气也一天比一天冷。尤其是下了场雨后,空气冷得仿佛能感受到寒意在往袖子里钻。

    “我走了,老板。”

    “穿这么一点不冷吗?”

    “还行,可能我比较耐寒。”

    桐叶边跑边往外走,今天又是和陆玲学习风术的日子。北桥现在已经无论如何都没法进去了,因为建筑队在一周前正式接管了重建工作,警署的封锁线完全撤出,现在封锁的区域大概只有原来的三分之二大小。清晨上班时,桐叶甚至可以看到载着沙土的大卡车源源不断地驶向建筑工地。

    练习的地方改到了一个废弃的修车厂。

    他一边跑也一边看时间,此时已经是下午五点半,他们约定的时间是五点四十,十分钟的时间让桐叶觉得相当地紧迫。

    果不其然,十五分钟后,迟到的桐叶看到陆玲站在修车厂门口。

    “抱歉,我迟到了。”

    陆玲没说话,抬起眼睛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地转身往修车厂里走。桐叶连忙追过去,脸上带着闪闪的笑容。

    “今天店里大扫除。”

    “不用解释,我没生气。”

    陆玲面无表情地说,桐叶怎么看都觉得对方在生气。

    “可不可以不要这样板着脸……”

    “你迟到了。”

    桐叶确定少女果然在生气。

    陆玲转身朝着车间里走,桐叶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没走出几步,他就听到陆玲开始布置今天修行内容。

    “今天也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其实就算是一个小测试吧。”

    “具体要做什么?”

    “一会就会知道了。”

    修车厂不算很大,他们穿过车间之间的廊道,径直来到后面的空地上。这片空地并不算大,其实应该算是员工休息的地方,由于工厂长时间废弃的缘故,空地四周的墙并没有被重新砌,墙上的水泥一块一块地掉下来,如同麻风病人的皮损,露出后面橙红色的砖块。

    陆玲环顾四周,找到了一只废弃轮胎。她抬起手,用风搬起轮胎,丢到场地中间位置。

    “三次机会,用风刃将这只轮胎切开。”

    “我试试。”

    桐叶没有急着动手,他先在脑海里回忆了一次释放风刃的过程,虽然这个过程已经相当熟练,但他还是这么做了。确认过程无误后,他深吸一口气,开始汇聚风术力。

    周的风流动起来,苍蓝色的风术力形成一个漩涡向他的胸前聚拢。桐叶感受着风的形状,同时将紊乱的术力向有序的方向调整,逐渐地,一片浅蓝色的月牙状风刃出现在他的胸前。

    第一片风刃完成的时间大概是五秒,无论是术法成形的速度还是术法的质量(风刃的颜色),陆玲都还算满意,暗自点了点头,心想桐叶果然一直在刻苦地锻炼自己的术法。

    但是,桐叶没有就这么将风刃发射出去,他先用袖子擦了擦额角上的汗水,略微调整着风刃的方向,将之完全对准轮胎,并在对准轮胎的瞬间快速放弃了对风刃的控制。风刃紧贴着地面噌的飞出去,如同一道蓝色的光,飞快地穿过轮胎。

    成功了吗?

    桐叶有些紧张,同时也带着一丝期待。陆玲也动了起来,动作比桐叶还快,她走到轮胎边,用脚轻轻踢了踢轮胎上部。

    平躺着的轮胎顿时一分为二。

    “成功了!”

    桐叶松了口气。

    陆玲也笑了起来,同时松了口气。这次考核是她确认桐叶能否能被家里人认可的重要指标,虽然很久以前她就发现桐叶在「术士」这方面很有才能;但是光有才能这一点,显然并不能很好地说服家里那群人,毕竟那是一群眼高于顶,只看实际的家伙。

    她抿着嘴,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笑得那么开心,看着青年的目光越来越温柔。

    “我打算一个星期后就回去。”

    “你是说……”

    陆玲点了点头,结束了今天的修行。

    “今天就到这里吧。”

    陆玲告诉桐叶,她晚上另有安排,于是他们就在工厂门口告别。她转过转角,走到附近的大马路上,这时,手机响起来,陆玲从口袋里取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上面显示的内容是“爸爸”。

    少女走到附近一个较为空旷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喂,爸。”

    “事情解决了吗?”

    那是一个略微有些低沉的男性声音,语调很平稳,似乎带着某种威严。

    “别的事情都差不多了,但是,恶魔的事依旧没有下落。”

    “多半已经离开那里了。”

    “我也这么觉得。”

    陆玲的口吻里有些惋惜。

    电话对面的中年却沉默了一秒。

    “听说了吗?追缉恶魔的那五个人中,伤得最重的死了。”

    “不是说没有死亡吗?”

    “今早才离世的。”

    中年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惋惜的味道。

    “这样……”

    “已经大概十年没见委员会死过人了。现在还只有简讯,等一下你应该就能看到国际申明。”

    “我会留意的,还有,我打算下周回来。”

    “下周么。”

    “对,总有些后事需要处理好,处理好我就回来。”

    其实所谓处理后事不过只是借口,陆玲真的目的还是想再等一等,毕竟这是她距离恶魔最近的一次。

    “回来的时候和我说一声。”

    “好……”陆玲停顿了一下,在路边空着的石椅上坐下来。“爸,有件事我得和您说。”

    “什么?”

    “出发前的说好的事还记得吧?就是你说,我回来后就给我安排私从。”

    “我记得。”

    “我在这里碰到一个人。”

    她有些紧张,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心跳,仿佛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她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耳边的手机上。

    中年沉默了一秒。

    “要带回来?”

    “是的。”

    父女间的谈话变得简介起来,其中有太多不需要细说的东西。

    “认真的?”

    “当然。”

    中年又沉默了几秒,似乎是在等陆玲来开口说服他,少女略作思考后开始述说自己的想法。

    “是一个新手,在碰到我之前完全没有接触过风术,这一点我可以确定。还有一点是,他在风术上有相当的天赋。”

    “是个新手。”

    “对。”

    “你要拿一个新手说服我。”

    “他的能力毋庸置疑,比如,在第一次接触「风术力」时,他就凝聚了风刃?”

    陆玲无奈又把自己的砝码堆了出来,但仍不觉得这样就可以打动自己的父亲。不过,她就没打算说服中年,因为打从一开始,这也只是单方面的告知罢了。她相信就算自己不说的那么明白,中年也可以清楚地体会她的意思。

    “如果真是如此,确实很有天赋。但从者这件事,并不只有才能的考量。”

    “我知道你的顾虑,作为日后长期工作的搭档,信任显得尤为重要。”

    “……你很信任他。”

    “的确。”

    陆玲不假思索地说道,这就连她自己也有些诧异。

    “你既然这么坚持,我也不好多说什么。但我事先说明,你也只是把他带回来,仅此而已。能否真的成为你的私从,这件事到时再论。”

    中年在短暂的沉默后,做出了最大限度地让步。

    “我有心理准备。”

    陆玲松了口气,心想父亲果然没有家族里那些老人那么迂腐难沟通。

    “说说这个人。”

    “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

    陆玲忽地意识到自己竟连桐叶的年龄都说不清楚,哪怕他们已经在工作还是私下的相处中,都显得那么的熟络。

    “……这么说是个男人?”

    中年那一秒钟的沉默让少女有些想笑。

    “对。”

    电话那头又沉默了一秒。

    “还有一件事得提醒你,你还有婚约在身。”

    陆玲的脸刷的红了起来,语气听上去有些羞恼。

    “我和他不是那种关系!”

    “只是一个提醒。”

    “可是,爸,对方那样,不都已经毁约了吗。”

    说到“婚约”这件事,陆玲显然有些生气。

    “这我也知道,但家里元老会的那些人你明白的。”

    “那个家族的确很强大,哪怕我也认为我们的实力不如他们,但没必要这样讨好他们吧?”

    陆玲有些生气地争辩。

    “我没打算就这样说服你,因为我也这么认为。总之,先回来再说,你二叔给你带了些甜点,都给你留着呢。”

    “啊——二叔!”陆玲欢呼起来,甜点的确是少数可以让她牵肠挂肚的事情,她也极为难得的失态起来。“谢谢爸,代我向亲爱的二叔问好。”

    上一个话题就这样被父女两人揭了过去。

    “我记得桔莉就在那儿工作吧?她还好吧?”

    “那就这样吧,你晚上没事吗?”

    “你不说我还有些忘了,晚上莉姐找我。”

    “代我向她问好。”

    “好,再见爸。”

    “嗯,再见。”

    *

    日子过得飞快,七天时间转眼就过去了。桐叶在出发去陆玲家族所在城市的前一日傍晚,向光头老板递交了辞职信。在老板的唏嘘中,他挥手告别。

    天气又冷了。

    清晨的时候,桐叶搓着手,感受到四周越发凛冽的空气。他背着一只大包,里面装着已经大得只能藏起来的华法琳。

    他出来的时候在出租房楼下的墙上写下了自己离开要去的地方——圆都,这个消息自然用是告知虫师的。

    “你来得好早啊。”

    陆玲拖着行李箱来的时候,身后还跟着身着便服的桔莉。

    “桔警官也来了。”

    “我来送送你们。”

    陆玲露出很不耐烦的样子。

    “不是说了吗,我认识路,不用送。”

    桔莉知道陆玲只是觉得这样很麻烦她,伸出手摸摸陆玲的头。

    少女毫不客气地拍掉她的手。

    “你们打算怎么去车站?”

    “直接打车。”

    “打车吗?早知道我就开单位里的车过来送送你们。”

    “你这可是私用公物。”

    “开开玩笑,不过我可以向老黄借车。他在这里住了很久,也买了车。”

    说话的时间,他们已经等到了车。

    “就送到这里吧。”

    “我也来吧,送你到车站。”

    “真的不用这么麻烦。”

    陆玲和桔莉相互推辞的时候,三人已经都坐入了车厢中。

    一路无话。

    一小时后,三人到达了车站。

    大清早车站的人已经汇聚了很多了人,广场上显得有些嘈杂。天上下起了雨,她们打着伞走出去,就在要进站检票的时候,桔莉的电话响了起来。

    “等一下,我先接一个电话。”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你接电话我们刚好可以进去。”

    “哎呀,你又不急,很快就好。

    为了避雨,三人站在售票处的大厅里,由于早上还没什么人,倒也还算安静。

    桔莉接起电话。

    “喂?你说什么我没听见。”

    她神情变了变,一个人走到较为偏僻的角落里,过了好一会才回来。

    “好了吗?那我们就……”

    陆玲这才发现,桔莉的脸色难看无比,意识一定有事发生了。

    “你的行程恐怕要改了。”

    “发生了什么?”

    “警署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