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我摸金那些年 > 第2章 美女客户
    与看阴宅阳宅不同,一般城市家里的风水,其实讲的就是一个气,只要气流通畅,人待在屋里舒服便能算的上是不错的风水。

    这里气流通畅无阻,风水上应该没有没什么问题才对……

    “咦?”

    我猛地睁开了眼睛。

    因为就在刚才我感觉到了一丝淡淡的煞气,虽然很微弱,可确是真实存在的。

    看了看屋内,我走向了西边楼梯上面的一扇窗户,推开了看了看外面。

    “怎么样了?小王大师。”

    “何女士,你这屋的风水没什么问题,不过问题出现在这扇窗户上,你这写字楼紧挨着后面的居民楼,两者之间的距离很近,中间这片地方常年不见阳光,本来阴气就很重。”

    “再加上这两楼本身的高度,气流自上而下,形似利剑,这是风水中所说的天斩煞,你这儿有个窗户,阴气还有天斩煞这风水造成的煞气会从窗户进来。”

    “人接触煞气自然会有不舒服的感觉,只要解决了这个问题应该就好了。”

    何怡雯急忙问道:“小王大师,那我这应该怎么办啊?”

    “这个窗户留着有用吗?如果没用的话,封死好了。”

    原本这种问题并不难解决,毕竟天斩煞所形成的煞气主要影响的还是低矮的房子,对于高楼来说影响并不是很大,只要把做饭的地方放在窗户这儿经常开火做饭就能解决。

    可是看二楼的布置,压根就没有做饭的东西,再看何怡雯,也不像是围着灶台转的女人,封死窗户是最直接解决问题的办法了。

    何怡雯摇了摇头。

    “那样的话,屋里的采光就不好了,有没有什么别的解决办法啊?”

    “不封死的话,那就只有用符纸了,这样吧,你把这张符纸随便贴在这个窗户的位置就行,不过符纸的话,每隔一段时间就得更换一张。”说着我从兜里掏出了一张符纸,递给了她。

    看着我手中的符纸,何怡雯皱了下眉头,身子不由地往后退了两步,指了指窗台道:“还是你帮我贴上吧。”

    我狐疑的看了她一眼。

    “行。”跟着我把符纸贴在了窗台下面。

    “何女士,事情解决了,我就先走了。”说着我作势要走。

    “小王大师,别着急走,我对你们这行特别感兴趣,你能跟我讲一讲再走吗?”

    何怡雯那双美目中流露出了期待的目光。

    被这双美目盯着,拒绝两个字根本就说不出口。

    “恩。”

    见我答应了她,她笑着说:“你就坐在床上讲吧。”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坐下以后,何怡雯就紧挨着我坐在了旁边,淡淡的体香再次沁入了我的鼻腔,看着她那绝美的容貌,我都有些想入非非了。

    何怡雯被我这么看着,脸上也微微有些发红,纤手搭在了我的胸口,柔声道:“小王大师,我最喜欢你这种类型了,今天晚上你留下来,我想听你讲一夜。”

    我故意装作很喜欢她的样子,脸上挂着浓浓的笑,可是心底却早就做好了准备。

    我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然后眼神炙热的盯着她。

    她顿时小脸绯红,开始主动的投怀送抱,不过其实我心里根本不为所动。这点小小的把戏就想骗过我?简直是做梦啊。

    “接下来你想怎么办?”她温软如玉的话语,让人浑身不自在。

    “你想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我故意拖延时间,其实手里已经做好了准备。

    说话的时候我的手中已经拿出一张符纸。

    “破邪符!”

    “啊!”何怡雯尖叫了一声。

    手中的符纸冲着她就甩了过去。

    “啪!”一声脆响声想起,何怡雯脸上的表情痛苦的扭曲了起来。

    看她的样子,我的心里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看来自己猜想的没错。

    开始自己还奇怪何怡雯这女人面向并不是桃花像为什么会表现的这么随便。

    后面拿出符纸的时候,她明显表现的有些异样,当然了这些都是自己的猜测,毕竟在她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直到她诱惑自己,我的心中才有了一些把握,这次决定用破邪符试试她,没想到有了效果。

    要不是刚才心中有这个疑虑,自己血气方刚的小伙子,早就把持不住了。

    此时何怡雯躺在了床上,痛苦的挣扎了起来,那本就有些红润的脸颊变得更加红润,片刻,她冒出的汗把身上的白大褂都打湿了。

    这种情况并不是脏东西附身,应该只是煞气入体。

    只是像何怡雯这种情况,还真是有些奇怪。

    先不说自己在她身上没有感觉到煞气的存在,就说这煞气本身,是一种极阴之物,人呢又是代表着阳刚,虽说她是女人,可是只要不是老人,那自身的阳气便足以抵挡轻微的煞气,不会让煞气入体,而且她这儿屋里那点煞气实在是少的可怜,她怎么会被煞气入体呢?

    另外,就算是煞气进入人体,会让人性情大变,可一般来说是变得暴虐,不会像她这样想做那种事情。

    就在我琢磨的时候,何怡雯慢慢的睁开了双眼,刚恢复过来,她的眼神还有些迷离。

    “对不起,我……我刚才不知道为什么,我也控制不住自己想……”

    “没事,你之前被煞气入体,不过已经被我解决了,另外,你有那种感觉多久了?”

    我从来不相信巧合,奇怪的事情一定还有深层次的原因,要是不彻底解决清楚,说不定下次还会出现更严重的问题。

    何怡雯望着我眼神都有些闪躲,不知道是想起了之前的事情还是怎么回事,脸颊又浮现出了淡淡绯红,轻轻把头扭向了一旁,咬着嘴唇小声道:“就这一两天才开始的。”

    “就这一两天?那你回忆一下,你最近都干了什么事情,比如去过什么地方?买过什么东西没有?”

    我觉得何怡雯还是接触过煞气比较重的东西。

    “最近诊所比较忙,我除了吃饭以外没去过其他的地方……”说到这儿她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下,说:“对了,我最近就是去纹了个身。”

    “纹身!?”

    何怡雯的话让我一下想到了一件事。

    “能让我看看吗?”

    我这么一说,何怡雯的脸涨的更红了,想说什么,又好像说不出口。

    “我只是确认一下,如果是纹身的问题,不解决后面还会发生同样的事情。”

    何怡雯闻言,犹豫了片刻,咬牙道:“恩,小王大师,能麻烦你先转过身去吗?”

    “行。”

    我转过身去等了一会儿,听到何怡雯说好了,便又转了回去。

    额……

    玲珑的曲线,白皙的皮肤毫无遮拦的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现在才明白何怡雯为什么犹豫了,敢情她这纹身是在后腰的位置。

    好一会儿我才稳住心神从她的身上把目光移到了纹身上。

    她纹的是一个玲珑有致的古风美女,不得不说这个纹身师的功底,色彩的运用只有红色和青色虽然简单,可却把把这个古风美女纹的是活灵活现,身上的那层轻纱好像随时掉落让人欣赏她那完美的身材一般。

    我上前轻轻摸了一下纹身,果然跟我想的一样,是古法纹身。

    之前就有一个女人来找父亲,说特别的爱自己的老公,可是每次都好像是撞邪一样,控制不住的出轨别的男人。

    起初父亲还以为是祖坟或者是家里的风水出了问题,可是都查看了并没有什么问题,最后询问才知道女人胳膊上用古法纹了一朵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