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综合小说 > 我摸金那些年 > 第11章 一场恶战
    那侍女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眼珠一动不动,泛着一股死气。

    我的鸡皮疙瘩顿时唰的一下,从胳膊冒出来,一股子寒意从脚底板一直窜到嗓子眼,不过我脸上依旧保持镇定。

    “哈哈,哈哈哈。”那侍女忽然咧着嘴笑起来,嘴角都快扯到耳根子了,看着十分诡异。赵志强瑟瑟发抖的躲在我身后,半天说不出话来。

    半晌,赵志强声音哆哆嗦嗦的在我背后小声说道:“小哥,小哥,这他娘的不是我的脸吗,这笑的太诡异,我,我从来没这么笑过……”

    “你要是敢这么笑,我保证打不死你。”我不客气的骂道。

    “我这辈子也不会这么笑,这该死的脏东西,坏老子形象。”赵志强都到了这会儿了,还忘不了自己的形象,我表示很无语。

    就在这个时候,那侍女突然朝着我跟赵志强冲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姿势像个蜘蛛一样,弓着背,四肢着地,仰着头,姿势怪异的让人浑身发冷。

    “他娘的,什么怪物这是!”赵志强吓得尖叫一声,像个娘们一样躲在我背后。

    我烧了一张符,可以直接接触灵体,我一把将赵志强给薅出来,然后拍拍他的肩膀说道:“你少给我怂,给我上!要不然,这怪物不吃了你,我也弄死你。”

    赵志强一听,顿时为难的啊了一声,然后咬咬牙,心一横,心想着横也是死竖也是死,还不如硬着头皮跟这个脏东西干一场,不过自己跟自己打,着实有点奇怪。

    “是,小哥,我,我上,就是,自己跟自己打,感觉怪怪的。”赵志强畏畏缩缩的跟我说,我白了他一眼,眼神狠厉的道:“这时候还管的了那么多,我猜这个侍女现在占用的就是你的肉身。”

    “啊?那,那我岂不是就是自己打自己?哎呦,那我可舍不得。”赵志强一下子就怂了,满眼心疼的盯着自己的身体,因为此时他的身体正穿着侍女的衣裳,而且前腿弓后腿绷的四脚着地匍匐在地上,样子十分扭曲,看着阴森恐怖的。

    我愣了一下,收起战斗姿势,然后拍拍手,转身就要走。

    “行啊,你不舍得,那就跟这个侍女好好过吧,我先走了。”我其实是吓唬赵志强,这家伙要是不好好激一下他,他根本不知道使劲。

    一听我要走,赵志强一把拉住我,语气哀求道:“小哥,小哥,我错了,你可别丢下我,我肉身都被她占了,要是这灵魂再被占了,我,我可就彻底完了!”

    赵志强就差给我跪下了,我见他是真的怕了,这才回头,眼神悠哉的问他:“那你都听我的,我让你上,你就给我上,不许怂!”

    “好好好,小哥,我都听你的。”赵志强点头如捣蒜。

    我站好,双眼狠厉带着杀气的盯着那侍女,那侍女也感受到我的杀气,仰头吼了一嗓子,像个野兽。说时迟那时快,侍女弹跳一下,然后四脚并用,朝着我跟赵志强扑过来!

    就在要抓住我们的时候,侍女张开血盆大口,长长的舌头吐出来,眼白迅速增加,瞳孔缩小,看上去就像是个电影里面的丧尸。

    “好,好恐怖。”赵志强不由得感叹。

    “不许怂!”我怒骂了一句,然后身体一闪,躲过了侍女的攻击。

    事不宜迟,我迅速的在两指之间夹了一张符,然后用体内的火将其点燃,朝着那侍女扔过去,这是破煞符,一般的脏东西都是害怕的,虽然这种等级的脏东西已经不是破煞符可以杀死的,不过也会杀杀它的锐气。

    破煞符顿时在侍女的身上燃烧起来,侍女尖叫了一声,正当我以为破煞符起作用的时候,侍女却很快抖落了破煞符,然后挣扎了几下,没事了。

    “小哥,这东西居然不怕破煞符!”赵志强顿时被惊呆了,我虽然没说话,但是脸上的惊愕也是不言而喻。

    侍女继续朝着我们扑过来,我死死地拧眉,从背后掏出一把桃木剑来,对准了她。

    “小哥,这可不行,这身体是我的!”赵志强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

    我眉头紧锁,然后语气凝重:“放心,不会伤到你的。顶多就是缺胳膊断腿的。”

    “啊?小哥,你可,你可手下留情啊。”赵志强被吓破了胆,由内而外的心疼,不过谁的身体谁不心疼?

    我握紧了桃木剑,狠狠地朝着侍女冲过去,侍女一见到桃木剑,眼神里露出了一丝畏惧,虽然转瞬即逝,但是仍然逃不过我的法眼。我勾唇冷笑,这脏东西原来怕桃木剑!

    “受死吧!”我木剑一扫,朝着那侍女的脚脖子就砍过去。

    侍女高高的一跳,像个跳蚤似的,躲过了。

    我不气馁,将木剑收到胸前,对准了侍女的前胸,然后冲过去,只听到赵志强在我的身后喊道:“小哥,你可,你可别毁了我,当心啊!”

    “你不关心我死活,就知道关心你自己的身体!”我吼了一句,然后毫不留情的朝着侍女刺过去,侍女蹭的一下子窜起来,我一下子从她的脚下溜过去。

    猛地一回身,那侍女就站在我的身后,伸出爪子正准备袭击我。

    “赵志强,接剑!”我将桃木剑狠狠地朝着赵志强扔过去,赵志强就在那侍女的身后,见我扔过去,赵志强伸手就接,却被木剑狠狠地灼伤了。

    “啊!小哥,桃木剑我碰不得!”赵志强的手正在呼呼冒烟,一脸痛苦的表情。

    我一拍大腿,后悔的道:“我把这个给忘了,你现在也是鬼。”

    正当我为难的时候,侍女已经来到我眼前,伸手一把抓住了我的脖子,然后就要掐死我。我狠狠地握住那侍女的手腕,想要掰开,可是侍女力大无比,那双手就跟钢筋铁爪似的,死死地掐住我。

    “该死的。”我骂了一句,然后嘭的一脚踢在了那侍女的肚子上。

    可是侍女却一动不动,像个钢板似的,杵在那里仿佛感觉不到疼。

    嘭嘭嘭的,我来了一轮连环脚,踢的侍女的身体一晃一晃的,可是她却还是面无表情,一动不动,像个僵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