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本小奴超A的 > 第155章 回不去了
    “可是……”

    淳于敏迟疑。

    “王后娘娘借口照看太后娘娘和大王,现下无心管到后宫之事,后宫上下,都交给了王姬。我现下去求得王后?那不正中了王后的心思,她又会说过,不顾大王和太后的安危,只知道用这点小事去烦她。她把权柄交给王姬,不正是为了羞辱我吗。知道了她的深意,我静静受着就是。”

    美姬微笑着说道。

    她转身问淳于敏:“对了,小七怎么样了。见到素练,她的心情可好些了?”

    看着淳于敏不解的表情,美姬说:“我知道嬷嬷想说什么,是觉得我前后不一,十分可怕,对吧。”

    淳于敏没有表态,算是默认。

    她跟在美姬身边做事,美姬对小七做了什么,她自然也是了如指掌的。

    “不错,我是想方设法地控制小七。小七那个人,看起来乖顺懂事,却连王后娘娘都敢算计,明明卑微如鼠,却总是行事诡谲,胆大妄为,让人捉摸不透。这样的人,谁也没有办法把她完全掌控在手中。我不知道她的目的,便不能全身心地信服于她,只得走一步看一步,见招拆招。”

    “后来马场的事,让我一度以为,她的目标在大王,她想做后宫的姬妾。她利用我对她渐渐信任,利用我厌恶枫天阁的侍卫,便做出了刺伤侍卫的惊天举动,其实,更多的是为了吸引到大王的注意吧。我怎么会甘心为她做嫁衣……”

    淳于敏说:“娘娘,小七没有这个意思。”

    “她当然没有。”美姬快速说:“她在断肠草的逼迫下,只字未说,又去太后那里主动领了死,人死了还怎么得宠,她当然志不在此!”

    说到此处,美姬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越是这样,就越让人觉得可怕。”

    她屡次低估小七的段位,屡次轻贱了她的目的,现在想来,小七不是为了逃出王后的魔爪,也不是想真的拿她当成保命的靠山,更不打算成为大王的姬妾,她想要的更多,她的目标更加宏伟,已经到了自己不能触及的地步。

    美姬每每想来,都觉得后怕。

    她故意安排,让侍卫闯进来,以为小七能和侍卫一样,通通被处置了,结果没有。

    她故意将消息放给萧姬,以为能借萧姬的手杀了小七,结果还是没有。

    甚至,她以为小七会被太后厌弃,再次回到她身边攀附于她,小七还是没有。

    小七的所有步骤,都不在她的计划之内。

    美姬自认为自己的算计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可是在小七面前,她总是慢上一步的。

    小七用最卑贱的身份,一步步走到如今,她每次都是惨兮兮的,看起来像是输家,可是,仔细想来,她才是最大的赢家。

    能住进密室,可见小七已经在萧毅那处得到了天大的信任。

    这份信任,是自己永生都得不到的。

    “娘娘,老奴说句不该说的。”淳于敏看着美姬有些神经质的模样,叹口气说:“娘娘实在不该拿小七当成敌人。其实,小七一开始,也是将娘娘视为伙伴的。”

    否则,她就不会建议建立奴籍的网络,帮助美姬收集情报,更不会借机帮美姬铲除侍卫,后来在太医院得到情报,她完全可以秘而不宣,却还是将这份宝贵的消息告诉给了美姬,让晚儿与御医私下往来的情报以美姬的名义出现在萧毅的面前。

    美姬攥紧拳头:“嬷嬷,你是明事理的……”

    但是,她回不去了。

    这日美姬来探望小七,小七听闻了枫天阁发生的事,劝慰道:“娘娘且放宽心,大王不是不管娘娘了,只是,现下需要让所有人相信,大王是真的因为我的死气病了,太后娘娘和大王之间是真的吵架了,整个后宫,也是真的乱了……等大王回宫,一切有了定数,自然会给娘娘记上大功,让娘娘的日子恢复如初的。”

    现下,萧毅和战肖一同出宫去追击朱本,却对外声称,他是卧病在床,尚未起身。这样一来,张御医的事,抓捕朱本的事,就能瞒过京都城一段时间,京都城那边不与湘人里应外合,才能让萧毅有更多的机会抓到朱本。

    “我呀,都是一路忍过来的,她们平日里就对我极近羞辱,这点小挫折,我还是受得住的。只是辛苦了你,病着却不能吃些好的补一补身体,还要被我连累着,用这烟气熏天的炭火。”

    从一天前开始,枫天阁就断粮了,还好,淳于敏事先存了些,藏在了奴房,还能勉强维持生计,但是到底是没什么油水的。现在,大家都是扎紧了裤腰带过活,小七这边身处密室,就更没有什么能吃的了。

    阿紫几次想拿些东西,又生怕自己来枫天阁,是以处罚美姬掌嘴的名义,带吃的会惹人嫌疑,不敢妄动。

    直到今晨,密室里最后一颗白菜也吃光了。

    “娘娘,奴婢是个皮糙肉厚的,不在乎吃食这些。孙太医在汤药中,已经加了足够的滋补良方,不比饮食差的。再者说,奴婢原本就是枫天阁的人,与娘娘共患难,本就是理所应当,娘娘实在无需过分担心奴婢的。”

    美姬点点头,吸了吸鼻子:“她们那些人,你还不知道吗,都是些外强中干,被人当刀使的,见到我失势,踩上一脚是情理之中。过段时间,她们觉得自讨没趣,也就过去了。倒是你,你那日着实吓到我了,谁成想,你会去自请责罚!让大王替你求求太后也是极好的,何苦闹到如此地步,险些搭上了性命。你都不知道,侍卫将你抬出那院子时,我吓得腿都软了。你浑身是血,几乎没了人形,瞧着是没了气息的。小七啊,我知道为大王能倾你所有,但再怎么的,尽心就是了,何苦如此冒死呢。你离开枫天阁的这段时间,已经两次险些没命,你知道叫我在一旁看着,有多担心吗。”

    美姬说着说着,竟流下了几滴担忧的眼泪来。

    她拿着帕子擦着眼睛,眼圈红肿得就像一只可怜的小白兔。

    可小七知道,她不是小白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