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恶毒女配她得了圣母病 > 第15章顾四小姐的胜负欲
    顾明薇震惊,只要你高兴,随便你闯祸,有人替你善后,这是什么样的神仙妈妈?

    顾家的佣人把早餐送了过来,顾夫人留下江琰陪着顾明薇。

    临走前,顾明薇听到顾夫人低声叮嘱江琰,“薇薇是为你受得伤,你要表现出很感动的样子来。你们现在结婚了,你要把她当成妻子,从丈夫的角度对她好知道吗?阿琰啊,薇薇病了,难为你了。”

    江琰觉察到顾明薇正竖起耳朵听,往这边看了一眼,似笑非笑地说:“不用刻意,我确实很感动。妈放心吧,我会好好照顾薇薇。”

    顾明薇:“……”

    报恩工具人也挺会撩的。

    “你的手伤了,我来喂你。”于是报恩工具人江琰坐在床边,从佣人手里接过粥,用勺子舀起来,停顿几秒,等粥的温度刚好,他送到顾明薇嘴边。

    顾明薇盯着江琰那双失明的眼睛,有些艰难地喝了一口粥,实在不想欺负一个瞎子,她伸出自己的左手,“我自己吃,你给我端着碗就可以了。”

    江琰便顺从地递了勺子给顾明薇。

    他眸子低垂着,保持着端碗的动作,笔直地坐着,更衬得肩膀宽阔厚实。

    顾明薇的视线里,他的侧脸线条锋利又完美,浑身上下透着一种贵气,明亮的天光下如一幅静止的画。

    以前顾明薇从来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拥有这么一个长得好看又听话的老公。

    虽然这个世界是虚拟的,她还是觉得这一刻很圆满。

    吃饱喝足后,顾明薇注意到床头柜上放着一束鲜花,眸子一亮,“这束花是你买给我的?”

    “我让大哥买的。”

    江琰眼里被顾家一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顾四小姐,特别娇气,尤其讨厌医院里的消毒水味道,所以他就让顾明修带来了一束花。

    鲜花以红色的玫瑰为主,搭配着淡白色的百合花,这两种花都是浓香型的,顾明薇抱起花深深吸了一口,“这香气闻起来太舒服了,我好喜欢!”

    江琰的目光里带着探究,“你以前只喜欢珠宝钻石,而且你的喜欢期限很短,一条价值两百万的项链,三天后就戴在了你的那些姐妹脖子上。”

    顾明薇:“……”

    难怪原主会有那样一群爱吹她彩虹屁的塑料姐妹,再穷的人成了原主的朋友,都能一夜之间富起来。

    原主可真是个冤大头。

    “我只是想跟她们做朋友,但现在我知道了,我的赠送在她们眼里是一种施舍,她们根本不会真心待我,肯定天天在背后骂我傻逼。”

    江琰安慰了一句,“现在知道还不晚。”

    顾明薇:“……其实我现在还是喜欢珠宝钻石,但因为这束花是江琰你送给我的,所以我特别喜欢。”

    江琰脸上原本是一贯的波澜不惊,闻言薄唇勾出一抹不易察觉的弧度。

    “去买花瓶和园艺剪刀来。”顾明薇一手拆着鲜花包装纸,吩咐了佣人一句。

    她对江琰说:“鲜花这样放着很快就会枯萎,太可惜了,我打算把它插到花瓶里。”

    江琰觉得稀奇,认识顾明薇十多年了,他至今不知道顾明薇的特长。

    作为顾氏财阀的四小姐,读完书后她每天就是吃喝玩乐不务正业,插花这种带着艺术气息的爱好,跟她丝毫沾不上边。

    别说插花了,平常她根本看都不看一眼花草绿植,跟她动辄一百万的珠宝钻石比起来,花花草草太廉价了。

    “打电话让顾家的园艺师过来一趟。”顾明薇第一次静下心来做事,江琰不想扫她的兴。

    既然她突然对插花感兴趣了,那就让家里的顶级园艺师来教顾明薇。

    “你太小看我了!”顾明薇的胜负欲上来了,在这个虚拟的书中较起真来,“你让王师傅来,我们分别完成一个作品,输得人拜赢得那个人为师。”

    江琰怔了几秒,想到此刻顾明薇的表情一定很生动,忽地笑了,“好,到时候顾四小姐可不要拉不下那个脸面。”

    “我会赢的,今天就让你尝尝脸被打肿的滋味。”顾明薇自信满满。

    她在现实世界里可是小有名气的花艺师,带领着团队布置过众多大型晚会、宴会、名流贵族的婚礼等等,就连当年的奥运会场馆布置都有她的一份功劳。

    江琰的兴趣更大了,“好,不知道薇薇还会不会喜欢我被打肿的脸。”

    顾明薇:“……”

    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佣人很快买来了花瓶,从实木到陶瓷,还有木雕的、玻璃的,各种材质,顾明薇想好了自己的作品主题,便选了一个实木圆肚花瓶,拿起园艺剪刀试了试。

    顾家的园艺师很快就来了,听了四小姐的要求后,他推却几句就答应了。

    他对顾明薇是尊重的,但有些生气顾明薇挑战自己的实力。

    他可是国内顶尖的园艺大师,顾明薇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千金大小姐,竟然想跟他比赛,呵,她知道如何正确地修剪一枝花吗?

    更别提搭配了。

    这考验了审美、品味和技术多种功夫,就她一个平常只知道花钱挥霍无度的大小姐,明白什么是艺术吗?

    顾明薇把王师傅的不屑看在眼里,没说什么,只把那束鲜花一分为二,让王师傅坐在那边的沙发上,她则占用了床头柜。

    王师傅把花材放在茶几上,恭敬地说:“四小姐的手伤了,为了公平起见,我也用左手。”

    “不用,先生的手好好的。”顾明薇拿起一束玫瑰花,把剪刀递给了江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