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一章六界之境
    “大家快些走!今日可是冷寒宫宫主执剑之日,那可是七宫十二殿的大事,可不能迟到了。”众多仙门子弟纷纷赶往碧风山。空中御剑者数不胜数,所行之处如乌云压天,也惊得陆上行人以为雷雨将至。天空暮气沉沉,如同群飞的雁鸟所行归途,所向一致,环抱天空。

    如今六界归一,神,魔,人,鬼,佛,妖划分六界,井水不犯河水。神族数百万年前与魔族进行了一场大战,这场战役六界皆有牵连,死伤惨重。后来天道之主降临神族,神族最终大败魔族,将魔族镇压在九天之外的荒芜之境,永不见天日!

    那场大战之后六界恢复了平静,魔族也再没有挑起过事端。慢慢的,神族各各势力分别掌控神界,以天帝执掌的瑶金宫为首,衡黯帝君的衡渊宫,圣姑的冷寒宫,女娲的紫晶宫,白墨上神的佰辰宫,鹤容一族的樱落宫,以及青丘一族的白狐宫掌控着神界的秩序以及兵力,各宫之间相互牵制,稳稳地守护着神族六界之主的地位。七宫之下,神族还有弘光殿,贞孟殿,零暮殿,芳芷殿,朝坠殿,蕙揽殿,昭祐殿,白城殿,驷玉殿,卿水殿,鸩媒殿,赤水殿等十二殿分掌七宫管及不下的神族各处,各宫殿权利稳固后,渐渐的,六界之境的生灵便习惯将神界又称为七宫十二殿!

    魔族以魔尊为首的,所有魔界的子民众心归一,只听从魔尊一人,这使得各界生灵惶恐不安。

    魔尊野心勃勃,将魔宫改名为九池渊,昭告四海,神界九天之上,那么魔族定成九池之渊!

    幸好这万年来,九池渊还没有行动,六界也算风平浪静。

    各界冷冷清清了数万年,百般聊赖了些,总想寻些热闹。

    这几日轰动妖,神两界的头等大事当属冷寒宫执剑仪式的开启。圣姑前往瑶金宫禀明天帝后,次日初晨,这个消息早已如同潮水般迅速涌入各路仙家的耳畔,比之当初瑶金宫太子加冠盛宴宴请四海的盛状有过之而无不及。

    消息一出,无论是七宫十二殿战将,还是仙界修真门第,人人都在议论着这场由圣姑亲自主持的执剑仪式。

    没错,对于这位圣姑亲自主持一事对于各界来说是一件极为重大的事件。冷寒宫的存在一直是世间的一道迷,不过还有一个更神秘莫测的存在——圣姑!

    万年来,各界都有流传着一个说法,神界九天下,四分衡黯,三分圣姑。

    可传归传吧,这位圣姑出自哪里,未知!

    行踪轨迹,未知!

    尊容如何,对于大部分人来说,也是未知!

    唉,可不是勾起人们的好奇心?就连这位宫主也是让人抓不着头脑。

    各界都流传着这位宫主的各种事迹,从大打弘光殿,再到独闯九池渊,后来还出现了至今仍为笑谈的佰辰宫‘怜花冰剑’。

    这千百年来,各界又多了一条不谋而合的规定,挑事别挑冷寒宫,惹事别惹宫主。

    执剑仪式的开始,对于看热闹的众人来说,除了封剑阁的开启,更为精彩的是圣姑和宫主的同台!

    要知道这执剑仪式没有固定的时间开启,距离上一任宫主陨落离如今被剑阁重新认定为天选之人已过了九百年。十五任宫主,这是最长的一次。

    消息一出,各界的仙家贵族都在争取获得前往冷寒宫的资格。好不激烈。

    冷寒宫一向不喜热闹,经过圣姑寥寥草草的批示,本来繁乱的文书很快就消失了。

    就是这份漫不经心,不知寒了多少人的心。

    不少人为了能得到圣姑的青睐,小小的一封函书,硬是写出了人间饱读之士应考状元的文采,笔下生辉,后生可畏。

    什么冷寒宫令人心驰神往啊,什么对圣姑的顶礼膜拜啊,还有对宫主的仰慕至深的浓情厚意,满心期待地希望能够感动圣姑。

    看着各路信使在冷寒宫进进出出,如同赶街集市,圣姑的面瘫脸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异样,或许心底是挺‘感动’的吧。

    单单这些堆积如山的函书就想妨碍圣姑的日常失踪?

    答案当然是不可能!

    只见圣姑径直绕过这成堆的‘纸片’,自己从书房中拿出一张与冷寒宫经常往来的名单,几笔勾画几笔涂鸦,名单就这么产生了。

    当然这过程是不会有人知道的。

    发现自己的请愿被驳回,不少人伤心叹惋,到底是我诚意不够?还是我文采不够好?

    最后无奈地挠挠头,算了,毕竟冷寒宫的门槛太高了,咱配不上!

    得到圣姑的认可,有机会前往冷寒宫的诸位都兴高采烈的前往碧风山,在路上相遇的众人又开始抑制不下的兴奋,滔滔不绝的议论着。

    “各位都是有幸得到圣姑青睐的仙界名流,进去后大家可要多多关照,我先坦白啊!我此行是为宫主,大家帮忙看着我点,可别让我太丢脸啊!”一名少年与同伴讲述,眼底尽是仰慕之意,目瞳透露出一丝闪烁,如有斑斑星痕。

    “哈哈哈!”众人哄堂大笑。

    同行之人应到“能进入冷寒宫观看执剑仪式,对于我们各位哪一个不是觉得三生有幸?再说了,这宫主不比圣姑,圣姑指掌冷寒宫不知经历了多少个沧海桑田,尽管对她再好奇最终也不过是‘尊敬’二字表达我们心中的敬仰。但宫主可是咱们七宫十二殿的骄傲,就连樱落宫号称第一美人的瑶霞仙子都在她手上栽过跟头!老兄,你就别怕自己失了方寸了,我们啊,都跟你一样!你可别忘了当年轻尘小公子的事,我听说这次小公子和白墨上神也到了。”

    众人听了此话,哈哈大笑。没错,就是他说的那样。

    虽然自己也知道是痴心妄想,但仰慕是罪吗?

    一行人中很少有人见过那位宫主的尊容,光听传闻就让人不禁浮想联翩。

    在众人进行心里活动之时,忽然出现一个极其不和谐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思路。

    “白轻尘?那不是位小上神吗?我听我父亲提起过,是当今白墨上神的三公子,只听说少年心性重了些。不知他可出了什么事?”一名少年疑问道。

    出生基本没踏出过山门说的或许就是他,很多江湖趣闻他都没有听说过,很多对于了解外界的信息都是坐在父亲的书案前,两手撑着脑袋饶有趣味的听父亲说着,然后自己在脑海中浮想联翩,幻想着山下的世间以及眼底映照的重重浮云之上的九天之境。

    虽然父亲讲述的大多都是些各界的大事,比如多少年前的神魔大战,不久之前魔族和妖兽族结盟了,神族有哪宫哪殿等等,对着这些他从未经历过的世间,每一个故事他都有着极其浓厚的兴趣。

    但一些日常小八卦他是不指望他父亲会跟他说的,果然,父亲非常不出所料的只字未提,尽管他很期待。

    这话一问出口,众人瞬间都呆住了,诧异不已。

    这是从那个石头蹦出来的人啊!连这都没听过?

    先不说冷寒宫在各界的影响力,虽然极为单调,但是一点风吹草动都能被无事干的闲家拿来议论。再来个饱受争议的宫主殿下,当然这些争议都是好的。安宁了数万年的世间,端着一小碟瓜子,泡着一杯热茶,几个无事干的闲人一起愉快的谈论这些八卦,多么恰意!这就是当前神界和仙界大部分人的现状。

    真是习以为常惯了,差点被某些无知的人吓掉的下巴。

    片刻的沉默之后,终于有人打破了这尴尬的气氛。

    “什么?你竟不知!这可惊动仙神两界之人议论纷纷,到现在还是各路仙家茶后话柄。你竟不知!这位仙家不知出自哪处福祉?”

    一行人诧异不已,不可置信地盯着少年,目光如同看白痴一般。

    他们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拿到请帖的,是不是弄错了!

    少年不好意思挠挠头,解释说“在下出自朝坠殿,名唤闻纸儒,各位兄长唤我纸儒便好。家父管的严,加冠之前我一直在门中修炼,近日才被允许下山,代父亲参加宫主的盛宴。孤陋寡闻了些。”

    别说众人被他的话吓到了,他也被众人的反应吓到了。

    到底自己错过了什么?很早之前就已经听说过冷寒宫的名讳了,也听父亲说过冷寒宫确实可以说是闻名遐迩,不过父亲讲述最多的是对于圣姑的敬仰,很少有关于宫主的事。就是为了让他多见见世面,这次的执剑仪式才由他代来参加。

    仙界各门只有一张请帖,现在想想父亲当时将帖子放在自己手上时那种忍痛割爱的表情,原来他错过了那么多。

    听见闻纸儒的解释,一名少年陷入沉思,纠结了一会儿,忽然眼睛发亮,说道:“闻纸儒?朝坠殿!我想起来了!我父亲好像跟我提过,朝坠殿的小公子!对,就是你了!我叫风惊雷,你应该唤我作哥哥,我是鸩媒殿的少主。我父亲同你父亲是结义兄弟,好早之前我便想去看看你了,但你父亲也太不够意思了!总是想方设法拦着我,害得我都忘记这件事了!”

    闻纸儒有些惊奇,鸩媒殿他听父亲说起过,父亲与震风君为结义兄弟这他当然也是早就知道的,可这少主……父亲竟然从来没跟他提起过!就连好几次震风君来访也从来没见他提起过自己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