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二章圣姑的烦恼
    风惊雷直接搂住闻纸儒的肩膀,将他拉近自己,热情地笑道:“弟弟,以后哥哥罩着你!想去哪玩尽管说,总被袖青老头关着,肯定憋坏了吧!别怕,以后哥哥带你闯天下,那可比天天听袖青老头念经有意思多了。”

    闻纸儒被这人天生强大的自来熟吓到,怎么能胡乱动手动脚!

    这未免太失礼了!

    还有,我父亲同震风君好歹也是结义兄弟,怎么可以直呼我父亲的名字!

    还加个老头!

    这真的……太失礼了!

    一向端方雅正,为人谦逊的闻纸儒有些反应不过来,只能迷迷糊糊的点点头。

    风惊雷满意地大笑,同行的齐然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嫌弃道:“你还是不要祸害人家了!好好的贵公子跟了你这纨绔子弟那可真就误人子弟了!小兄弟,别听他的,离他远点。”

    听了此话,风惊雷也没有生气,仿佛习以为常了,笑着回怼道:“滚!”

    风惊雷这胳膊搂得生紧,闻纸儒试图轻轻掰开一些,但是发现没用后便放弃了。就这样随他搂着。还挺不自在的,他还从来没有和谁这么亲近过。

    齐然看着风惊雷这吊儿郎当样,直接翻了个白眼,走到闻纸儒身旁非常粗暴地掰开缠着他脖子的猪蹄,风惊雷直接吃痛叫起来。委屈的瞪了两眼齐然,后又转过头跟人没心没肺地聊起天来。

    齐然也没说什么,拍了拍闻纸儒的肩,说道:“我且向你说说。这百年前白墨上神寿辰邀请冰心宫主前往,宫主在其花园流连,与彩蝶游戏,好似一幅神仙佳画。这场景正巧被轻尘公子碰见。据说公子一见钟情并将满园的花采来送给宫主,宫主被调戏后将他冻成一座冰雕,愤然离场。小公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抬进佰辰宫给白墨上神解冻,要知道宫主的冰刃那可不是开玩笑的,就连白墨上神出手也得三天才能解冻。恢复后便嚷嚷着要娶宫主,闹得不可开交,上神脸都黑了。之后轻尘公子常常来冷寒宫并放一大堆花在门口,可是每次都被宫主连花带人一起冻成冰扔回佰辰宫。成就一大佳话。”

    众人闻声而笑。

    “这样白墨上神都不管的吗?这丢的可是他的脸。而且这宫主也太狂了,寿宴之上怎能如此做派,七宫十二殿向来理法严明,这一闹可不得折了冷寒宫的颜面。”闻纸儒既佩服又诧异。

    现在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何当时父亲再三强调他绝对不能招惹这位宫主的原因了。

    “轻尘公子本身就是少年心性,惹了不少祸端,只不过这次与宫主沾上了边,所以这才声名远扬,白墨上神也只能恨铁不成钢了。何况冷寒宫与佰辰宫交情甚好,结不了怨的。哈哈!真是红尘难渡啊!”说话的人现在就只差斟上一壶热茶,再一盘小点心,悠闲地坐下来闲聊了。

    “唉,话也不能这么说,这宫主的脾性可不是看交情,那弘光殿可跟冷寒宫没什么交情,你看看,还不是照样不给阡折尊上面子!”

    众人一愣。

    好像还真是,真是想为宫主反驳一下都做不到,做不到贬谪宫主不尊理法,就只能在心里默默竖起大拇指,暗暗说声:修为真高!

    冷寒宫不比其他仙府,它由上任天道之主所创,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将数把神器交与其中。立众位仙子守护多方神器,由圣姑执掌。历届宫主都有一次执剑的机会,意味一件神器的问世。

    关于这位宫主,天下之大什么传言都有,很少有人见过她的容貌,但是传闻说她出尘脱俗,人们信了。

    传闻她不重理法,人们也信了。

    不为什么,就因为她一人闯入魔族,阻止了一场大战的发起,就因为她全力守护人界,铲除了很多危害人间的魔族,就因为她是圣姑的徒弟,所以只要不是贬谪宫主的,人们都会信。

    闻纸儒懵懵懂懂,看来要多多请教各位才行了,感觉自己真像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典型就成了一问三不知,听啥啥不懂的状态。

    “你们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呢?快赶不上了。”

    “好的,好的。大家都快点”

    随即众人都加快了速度。冷寒宫。

    冷寒宫碧风山,山脉相连,群山笼雾,青白交相辉映,圣洁而尊贵。府中仙子美貌绝尘,沧海凡尘均无尘。

    碧风山是七宫十二殿的最高山,未及半腰便横穿云霄,云雾缭绕。轻盈的云海隙处,隐约可见的点点冰晶就是冷寒宫万年不破的结界。冷寒宫建造在碧风山云层之上,白色的宫殿盘旋在山腰上,山顶的岩石缝中直泻而下的瀑布好似耀眼的银河,清泉中揉进了数万年温暖的冰灵之光,四时之景各尽姿色,美不胜收,唯有这气温没有太多起伏,哪怕寒冬腊月也温暖如春。

    云雾朦胧,青山秀丽,从远处看使人达到一种恍惚飘渺的境界。温柔的暖阳轻轻洒落在碧风山上,云气雾饶经阳光的折射,呈现出一片淡淡的紫雾,笼罩着碧风山,优美的色彩调剂着这一处仙境。这幅天然形成的水墨画,使冷寒宫的存在更富有诗情画意,别具一番风味。

    冷寒宫中楼阁主要以白色为主,宫中侍女统一白纱广袖流仙裙,腰间配有雪月佩。雪月佩是由半边雪花和半轮弯月组成。发间主要是一把弧状半雪花发簪别于发前,显得圣洁且美丽。翩翩白衣流连在碧风山,林水为衣,云雾为纱,构成仙界的一大美景。

    此时,冷寒宫的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大殿之上来往之人络绎不绝,宫中侍女忙着招待各位宾客。

    有一处地方却分外宁静,丝毫没有大殿热闹的谈笑声。

    微小的脚步声在此处漾荡开来,听声音就知道此人行走的轻缓,仿佛怕打扰什么人休息一般。

    走了几步后她便停在了由六根白色的大柱子包围起来的中心,那柱子每根起码得三人团抱才能将它围住,柱子的顶端缠绕着粗大的铁链,绕着柱身围了几圈后自然而然的垂落地面。顺着这条铁链可以隐约看出柱身上雕刻的凤凰的图案,虽然案纹较浅,但只要仔细看看就会被创造它的人感到深深的敬佩。

    是的,那图案的每一处细节都描摹得十分的精密,栩栩如生的凤凰仿佛随时都可以腾空而起,柱子是纯白的,但并不影响它所带来的震撼。

    六根诡异的柱子围绕成圈,光是从外面看就已经使人产生一种莫名的威压,更何况站在它的正中央。

    不过,来人丝毫没有将这几根柱子放在眼里,从始至终她的目光一直放在柱子之后的那座七层宝塔上。说是宝塔,倒不如说是凡塔更为准确,冷寒宫的楼宇大多是冰晶所建的白色宫殿,而这座塔楼则是以木雕完成,一色青琉璃为砖,层层飞檐,翅角凌空,高耸的朱红殿柱雕刻这很多动物花草的图案,还有雕刻着不少奇奇怪怪的文字,绚丽巨大的匾额上雕刻着三个大字——封剑阁。

    只要封剑仪式还没有开启,这片地方对外仍是禁地。

    不喜热闹,跟宾客玩失踪独自前往封剑阁的人自然是尊贵的圣姑大人。

    冷寒宫多年修习冰术,所以宫中多数是以冰晶修饰楼阁。圣姑无烟披着一件深蓝的斗篷,此时站在白色的柱阵中央仰望着这个高大的建筑沉思。似乎因为服装与环境的不合,圣姑白发下那张青春不动的貌美的脸显得沧桑又忧郁。

    圣姑面无表情的愣愣地看着眼前这座宏伟的高楼,红色的木块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有些刺眼。

    一千三百年了!

    距离上一次封剑阁的开启竟然已经过了一千三百年了!

    沧海桑田,世事总会变迁,如今魔族愈加猖狂,随时可能起兵六界。好不容易得来的安宁又要开始陷入地狱了吗?

    圣姑闭上眼睛,脑海中浮现出一幅想忘都忘不掉的场景。由于战争而被摧毁的树林,乌鸦的叫声从远处传来,令人毛骨悚然。除了佛祖的净世天,其余五界基本陷入混沌,硝烟弥漫,最惨的莫过于位处于神魔两界之间而又脆弱的人界,战死的,饿死的……还有荒山下惨死的尸体被乌鸦啄食。

    那是一片炼狱!

    是无尽黑暗笼罩的血池!

    结束那场战争牺牲了太多生灵,天道之主泥磐,甚至还……

    圣姑迅速停下了自己的回忆,眼底混乱的战场画面迅速被一片雪白和一座美丽的古楼取代。

    我如今对于魔族的动作怕是有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

    这一次她会回来吗?

    圣姑缓缓闭上双眼,似是在回忆那些早就被微风吹散的记忆。

    “今日是心儿执剑的日子,我去清苑寻不到你,便知你会来此。”

    一个温柔的声线在圣姑身后响起,打断了她的思路。

    圣姑猛然回过神,脑海中好不容易聚起的影像瞬间被打散得七零八碎,那一瞬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恍惚。

    好像很久没有想起那些往事了!竟然还愣了神,看来我还是没有实现对她的承诺……

    有些记忆果然不是值得让人回忆的。

    圣姑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很快就恢复日常不苟言笑的神情。仿佛她从一开始就从未有过任何情感,一直冷冰冰的站在这儿。

    圣姑缓缓回头,转身向其抱手行了个礼。道:“女娲娘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