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六章宫主执剑
    冷冰心在众人的视线中从南方的空中飞向执剑阁,三位仙子为她引路,三位仙子为她护航,皆是白衣纱裙,六人簇拥着她前行,场面震撼非常,白袖纱绫随风起舞,撩拨不少人的心弦。

    冷冰心绕着执剑阁飞了三圈,似乎在做什么仪式。微黄的发丝时不时拂过她的脸颊,更显楚楚动人。白轻尘从未见过冷冰心这般模样,此时眼睛瞪得大大的,跟见到绝世秘籍一般。

    回过神后又开始胡说八道:“真不愧是我未来媳妇,那些神女都美不及她半分啊!回去我一定……”白墨上神为了防止自己的脸被他丢光,很明智的把他的嘴给封上了。

    “回去?回去之后你给我把家训抄三千遍,不对!五千遍。抄不完不许出门!”白墨上神也是被这斯气炸了,脸色青白交替,精彩得很。

    这逆子……真是气死我了!真是没法跟圣姑交代呀!

    什么,五千遍?!那可不得要了自己的老命!不可能,等仪式结束了,自己马上开溜。白轻尘默默盘算着。

    冷冰心此时携六位仙子从封剑阁中下来。

    师父……

    这么久了,她终于见到师父了。如果不是在这种场合该多好。

    她慢步来到圣姑面前虔诚的跪下,“徒儿拜见师父!”后面几位仙子也随着她跪在圣姑面前。

    圣姑手执封魂剑缓缓站起。“起来吧。”

    冷冰心等人起身后,圣姑宣布“各位仙者,今日是我冷寒宫第十五任宫主冷冰心执剑之日,多谢各位的到访。现在我宣布,执剑仪式正式开始!”

    扫了眼在座的宾客后,圣姑偏了下头,表情冷漠地看向冷冰心“宫主殿下,你可准备好?”

    师父……这是在关心我吗?

    冷冰心坚定的点点头“定不负师父重望。”

    圣姑不语,走向上座坐下。

    为什么又是这样?怎么说我也是您徒弟,你就不能多看我那么一眼吗?

    一想到其他宫主也是这么过来的,冷冰心一时真不知道是伤心还是无奈了。就连七年前自己孤身一人前往九池渊斩杀吞天妖兽也从未有半分胆怯,就是怕师父怕得紧!

    “开始吧!”

    圣姑发话后,随冷冰心前来的六位仙子将她包围住,每人嘴里念着不同的咒语。

    我的天,怎么办?我现在应该干些什么?

    冷冰心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场合,师父也没教过她应该干什么,只说了去往封剑阁后的规则。现在她有点手足无措了。

    忽然,冷冰心开始一番头疼,在六位仙子用法术画好符阵后才缓缓平静下来。随后,冷冰心被冰刃割开自己的双掌,体内血液流入符阵中心,成为阵眼,血很快流向每个阵脚,四周随即刮起强风,将冷冰心的裙摆吹的四处飞散,垂在肩上的发丝此时也飞扬起来。

    若是其他人身处这番境遇肯定狼狈不堪,只是冷冰心生得极美,这番模样看着并不狼狈,相反,倒是多了几分唯美。冷冰心在狂风中消失在人们的视野。

    “不知这次执剑,哪件神器得以重现世间啊。”白墨上神不禁感慨,白轻尘呜呜着算是应和他的话。

    圣姑不语,目光移向封剑阁。众人随着她的视线看去,没有再发问,静静等待结果。冷冰心被法阵移入封剑阁内。还没站稳,数把仙剑就向她袭来。

    什么鬼?这些剑都是这么不分青红皂白就上来砍人的吗?

    冷冰心迅速反应过来,避开了它们的突然袭击。

    还好我修为不算差,否则非得成肉酱!

    只见冷冰心飞入空中转了几个圈,以白绫作为武器与众把仙剑相斗,衣袖中飞出的白绫越来越多,只是衣料不敌剑鞘的锋利,空中尽是白绫的碎片。十来把仙剑在冷冰心的腰间游走,有一把正从她面前飞过。

    机会来了!

    她抓紧时机右手抓住那把剑,放出周身寒气,手执剑在空中翻了几个身,将寒气驱得更远。用剑往周身一扫。原本围着她的数把仙剑皆被冰封,砸向各处。冷冰心执剑缓缓落地。

    原本舞动的裙摆也停止了摆动。衣襟上点缀着刚才寒气所结的点点冰晶。

    哼!原来这几把剑也不过如此。不过后面我可要小心了。

    忽然,冷冰心不禁一愣,怎么回事?

    手中的剑忽然自己冰封,可是我并没有施法啊?冷冰心此时疑惑不已,因为手中的剑不只是冻了一层冰,而且似乎在轻微的颤抖。

    她将剑仍掉,拍怕衣裳上的冰晶,这时才发现右手不知何时又多了一道血痕。

    她倒是想看看这剑阁中还有什么异事,这几把仙剑品级并不高,却能配合得如此默契,就如同是由什么东西操控一般。她也只能小心的一步一步摸索。

    奇怪的是,她在剑阁中走了两层楼梯,看过不少的神器,可没有再像开始时那样攻击她,她曾尝试过拔剑,持刀或是拿三叉戟,碰过的很多武器又是都直接消失!这是不是也是这些剑的另一个阵法呢?

    怀着疑惑,冷冰心对于那些法宝开始选择无视。不知为何,从外面看能看到封剑阁是一座七层的宝塔,可是进入其中才发现梯层并不多,反倒有很多的岔路隧道,让人不知该往哪走。不知在剑阁走了多久,冷冰心走到一扇门前。这门诡异得很,坚实且花纹诡异,怎么砸都砸不开。于是她开始研究花纹的样式。

    奇怪?门上花纹看着虽像曼珠沙华的纹路,可是时平时浮,更像是幻术所致,纹路环绕在门的四周,周边的数朵花以一支纹路支出,连接在中点组成一朵最为妖艳的曼珠沙华。

    她用了不少的咒,用火炸过,也用冰封过,却未见半点反应。

    怎么回事?冷冰心盯着上面的花纹仔细琢磨,看着一条条红色的纹路蔓延,这血红的颜色有些刺眼。

    她抬起手,盯着自己本来就被划伤的手掌。

    会不会……

    最后她尝试将手掌放到中间的那朵花中。

    果然!霎那间,血流向各个角落,所有的花纹开始发亮,而且越来越亮,越来越耀眼,亮的她的眼睛都已经睁不开,头也开始强烈的阵痛。

    顷刻间刀剑交击发出的龙吟之声,无数人的绝望、痛苦和愤怒如潮水般涌入她的脑海,侵蚀着她的意志。

    “杀了他!”

    “杀了他!”

    “你杀啊!!”

    什么?杀谁?我怎么听不懂了。迷迷糊糊中她似乎听到一阵阵嘈杂声,那是很多慷慨激愤的声音,男女老少不一,就连冷冰心都感到些许的恐惧和莫名的……伤心。

    呵!真是的,不过些怨灵罢了,竟然也能将情绪带入。真是……弱啊。

    冷冰心在迷迷糊糊中为自己心智不坚狠狠的在心中抽了自己几巴掌。之后便失去了自觉。

    不知昏了多久,冷冰心缓缓恢复知觉,头还有些余痛。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被转移到了另一个区域。

    这是哪里?为何与刚才的修饰完全不同,就好像来到了另一个时代。冷冰心对此景象更为忌惮。她缓缓站起,迈开脚步挪了一下,原本立在四周的青铜宝剑顷刻间飞拢过来,将她团团围住。

    冷冰心见此景怪异,心中微微一冷,迅速凝气聚力,将寒气凝于掌心,将飞来的几把剑挥开,被寒气所击中的几把剑立即结成冰飞向四周。如此打斗一番后,她发现这些剑虽然围着她,却丝毫没有攻击她的意思。

    她于是停止与他们的缠斗。

    这些剑为什么见人就喜欢围着人呢?

    而且这些剑都是有剑灵的,我分明攻击了它们,却没见有反击。到底是为什么?

    怀着满腔的疑问,冷冰心伸出手,尝试抓住其中的一把剑。谁知,她刚碰到剑身,所有的剑都飞散出去。不一会儿,全都飞向另一个方向。

    有古怪!

    我必须先去看看到底是什么厉害的剑灵在操控着它们!

    冷冰心迅速紧跟剑飞往的方向。来到一座大殿,有一把通身碧白的剑被两根粗大的铁链缠住,飞过来的几把剑全都围绕在这把剑的上方。看来这把剑就是幕后的操作者了。

    冷冰心观察这周围的环境,大殿富丽堂皇,白玉为砖,琉璃为柱,六根巨柱雕刻着各式的花样。那把宝剑的后面还有一把黄金宝座。

    冷冰心越看越感到奇怪,尤其是这六根巨柱,看着好像封剑阁前边的那六根柱子。只是不同的是,冷寒宫的那六根巨柱上都缠着几条巨大的玄铁链,其中还有一根已经断了半截了。

    不管这是什么,师父说了,这里所有的东西都是幻境,还是小心点才是!

    或许,眼前所见就应该是那把剑生前的主人所生活的地方了。这到底是谁的佩剑,竟如此高贵!

    我为什么会被带到这里来?拔出剑就能走出幻境,冷冰心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缓缓走近那把剑。越走越近,她却莫名生出一种微妙的感觉,好像那把剑对她施了什么法,让她的目光根本无法从剑的身上移开。来到剑的身边,冷冰心看见剑鞘上刻着‘玉寒’两字。

    原来这把剑叫‘玉寒’,倒是很文雅的名字,刚开始她还以为这把剑应该叫什么‘灭天’啊,‘毁地’啊,之类的名字,想想倒是自己俗气了。冷冰心慢慢将手移向剑柄。

    顷刻间,受伤的手鲜血直流,碧白的宝剑被血色环绕,就如同正在绽放的曼珠沙华,给人一种诡异的错觉。一股声音又占据了自己的脑海。这次与之前不同,冷冰心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心中柔然生成的一种恐惧。

    “死啊!你该死!!”

    “我恨你!”

    “死了,都死了!呵呵……哈哈哈!!”

    谁!是谁?是谁在哭!好痛!冷冰心此时头痛欲裂,整个人蜷曲着,倒在剑的旁边。脑中有个清脆的女音一直在怒吼,像初生的嫩竹在伐刀挥舞时所发出的清脆的呻吟和绝望,空悠的声线侵袭着冷冰心的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