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十四章忘川草
    了解的也不是很清楚,只听说是背叛冷寒宫,后来还同师父大打出手,最后离开冷寒宫。

    传言太多,谁也分不清什么是对,什么是错。有些事情也只能听听而已。

    冷冰心疑惑道:“竹山清泉位于七宫十二殿的哪处?”

    流江少年谦逊道:“准确的说也不算是位居七宫十二殿,七宫十二殿和妖族的边界有一处往生泉,竹山清泉便是位于那里。有不小部分还是位于七宫十二殿的地域,但更多的是位于妖兽一族。”

    原来如此,怪不得竹山清泉很少有人了解,光是地域就这么隐蔽。这些年来一直听从师父的教诲,冷冰心并没有过多的追问流江关于竹山清泉的境况。

    “刚才真是凶险死了,过来的时候看见那火炽兽都向你汇聚炽烈星火了,那火可不是开玩笑的,碰到可是连尸骨都会化成灰的。看你这么胆小,以后千万不能自己去冒险,不然什么时候死了,连个给你收尸的人都没有!这次你可真该好好感谢我了。”风惊雷一路上就没完没了说了半天,这会又调侃起了闻纸儒。

    闻纸儒委屈巴巴地瞪着他,万般不情愿道:“谢谢了。敢情你就是专门来给我收尸的?”闻纸儒真的人如其名,高贵文雅,涵养极高。

    跟了风惊雷几天,整个人都快被他带偏了。这辈子都没说过几句重话,现在恨不能全砸他身上。心想,他父亲一直拦着他来见自己是有原因的!

    自己再早几年认识他,不早被他气死!风惊雷不顾闻纸儒的白眼,哈哈大笑,道:“放心吧,我这么厉害,不会让你死的。如果你不小心还是死了,我一定给你收尸!”

    “呵,谢谢你了。那你可得保佑你没有死在我前面,不然我绝对不会给你收尸。”闻纸儒嫌弃道。

    “不可能不可能!”风惊雷还在大笑。

    齐然看不下去这人一直欺负人很不客气一巴掌呼他脑袋上,风惊雷痛的叫了一声,瞪了他一眼又收回目光,继续胡言乱语。

    冷冰心看着这些人玩得这么开心,也被他们逗笑不少回。“宫主,我们这是去哪?”这时齐然问道。

    冷冰心想了想,说道:“你们可曾听说过,九池之痕有一种灵草,能通过人的血液帮人回忆起已经失去的记忆。我听说九池渊的人很早之前就在四处寻找它。”

    “我听说过,那草名唤忘川草。不止九池渊,就连七宫十二殿也有人寻找它,我们竹山清泉也找了几年,一直没有找到。”流川说道。

    风惊雷一听,也想起来这东西了,立刻道:“我,我也听说过。也不知道什么玩意儿,听着也就普普通通,但确实有好多人去寻找它。不过,这东西灵性得很,被众多人追了这么多年,硬是没有被任何人抓到。怕是得看缘分!”

    “是啊,宫主。你怎么这会儿想起来找这种东西。”齐然疑惑道。

    按理说这忘川草看的是缘分,很多人找了数年都不一定看见它的影子。要找寻它确实不急于这一时。

    冷冰心自己也有些疑惑地摇摇头:“我就感觉我能找到它,我好像已经见过它几次了。”虽然是在梦里。但是冷冰心感觉是忘川草在召唤自己,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好几次梦到,都感觉自己对它有一种非常强烈的熟悉感。

    每次打算前往九池之痕时,冷寒宫的事务又多了起来,害她不得不取消这个计划。现在好不容易出现在这九池之痕,心里的感觉就更加强烈了。看见宫主这么有信心,几个人也自信满满。几人继续往前走。

    “对了,刚才那个救我的那位黑衣少年跟你们是一伙的吗?我看他法力不俗,倒是个能人。”冷冰心差点忘了自己的这位救命恩人。

    几个人面面相觑,风惊雷疑惑道:“不知宫主说的是谁,我们认识吗?”

    “就是那个穿着一身黑衣,面罩包着脸的少年,跟你们同一个方向过来的。你们不认识?”几个人果断摇头。冷冰心倒是有点困惑了,会是谁呢?脑海中闪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冷冰心又迅速摇摇头,不可能的!三殿下怎么可能会跟在我后面。

    “这样啊,那就算了吧。”

    几个人聊着天,这时一阵阴风四起,冷冰心感觉这风不太对劲。直到树上落下的叶子如同匕首一般狠狠地插到身旁的树桩上,冷冰心大惊道:“大家小心这些叶子!这风危险!”拔出玉寒剑,挡在他们面前。

    几个人也发觉到了,各自拔出剑来帮忙。好几片叶子从他们的身边飘过,每一个都给人同匕首擦肩而过的感觉。一大团叶子在他们身旁来回飞过,就仿佛深处于四面受敌的状态。

    “怎么回事?是有人在暗中搞鬼吗?”风惊雷大惊道。

    冷冰心抽出空来看了看,发现并没有找到任何灵力残留的痕迹。回复道:“不是,这不是灵力,是这林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盯上我们了!大家小心!”

    “啊!”闻纸儒一声惨叫,把所有人都震惊了。风惊雷立即闪身到闻纸儒身边,齐然护着他们,风惊雷着急地扶起闻纸儒,好在只是被叶刃刮伤了。冷冰心急忙回头看了看他们,心下松了一口气。手上的动作没法停下。看着越来越猛烈的攻击,冷冰心心里有些慌了。这几人是陪我来的,不管怎样我一定要护住他们。

    怎么办?现在应该怎么办?如今我灵力尽失,无法逼退这些叶刃。叶流江他们几人曾试过用灵力逼退,但是奈何修为不足,仅仅只是减慢了叶子在空中的速度。冷冰心身上也有了不少伤痕,舞着剑挡在这些叶子。

    ‘想救他们吗?那你就自己过来。’

    忽然一个声音传入冷冰心的脑海中。

    “谁?”

    冷冰心急忙查看四周,想看看是什么人在说话。

    “宫主,你在说什么?”几个人慌忙中听见冷冰心这么一吼,好奇地问道。

    “你听不到吗?有个人在说话,他说……”

    ‘我只见你一个人。’

    冷冰心还没说完,那个声音又出现了。什么意思?这是要干什么?

    “他说什么?宫主,我们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叶流江急忙道。

    ‘他们会死!’

    “不要!停下来!我去见你!”话音刚落,风很快就停了下来,飘浮在空中的叶子也落到地面,连同着身后那几人的身体一起滑落。

    “流江,齐然!”

    冷冰心看见他们倒下的身影,立即蹲下来,摇摇离她最近的叶流齐然的身体。随她怎么叫也没有回应,她急忙探了探他们的呼吸,还好,只是晕倒了。

    ‘我不喜欢见外人。’

    那个声音又出现了,现在冷冰心才听清,原来这是一个很苍老的声音,就像白发苍苍的老者般的沧桑。她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几人,看来他是不会伤害他们的。

    冷冰心站起来,手上紧握着玉寒剑。环顾四周,道:“你到底是谁?你想怎么样!”

    ‘我们见过的,我呼唤过你很多次。’

    “忘川草?”

    ‘你也可以这么叫。往前看,有一条路,你沿着路走,差不多五百米的距离,我在这里等你。’

    冷冰心看着眼前,一瞬之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烟雾为她引出了一条路。心中疑惑大过于恐惧,冷冰心果断跟着这条路走。她一直想要寻找的东西,今天竟然亲自找上门!好像是一种奇怪的热情一直在催促着她来此处,她确实梦到过这忘川草几次,但是只是看见一棵草的身影,丝毫没有想过它竟然会幻化成人形。按照他的说法,果然在前方五百米的地方果然看见了一个山洞。

    “为什么选择我?”冷冰心站在洞口,问道。

    只见一声叹息从洞里传来,“你进来吧,让我看看你,我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一切,包括你的父母。”

    我的……父母。是的,冷冰心想寻找它,这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她的身世就是一道谜,谁都无法告诉她答案,忘川草可以记录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的记忆,只有找到它或许可以有一丝线索。冷冰心径直走了进去。

    从洞口进去本来一路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但是走了差不多十米的距离光线便开始明亮起来,洞穴也越来越宽广。里面的墙面上有很多夜明珠,它们镶嵌在石头中,还有一些散落在地面上。冷冰心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左顾右盼寻找着叫她进来的忘川草。

    “你在哪里?”冷冰心看了两圈,还是没有看见一个人影。

    “往前走,那面墙上。”

    冷冰心跟着它的指示走,走到了面前的那堵墙前。墙面很多夜明珠在发光,很漂亮。一块珠子的旁边的长出一棵鲜嫩的小草。这便是忘川草!跟她梦里看见的草的样子一模一样。

    “真像啊!我就知道你会回来,当我看见她的时候就知道了,她只会在那人的身边!”

    她是谁?那人是谁?冷冰心听得一头雾水,但是听见它的声音似乎有些哽咽便没有说话。

    “她现在应该长大了,应该还像以前一样任性。肯定没有人包容她了,可能又犯错了,被骂了就只能自己躲起来哭了。还好你还在!”它自顾自的说着,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她还是个小孩子,后来又找人,找着找着就长大了,我也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