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十五章不解
    “等等!前辈,你是不是认错人了?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她是谁?”冷冰心看见它一直自顾自的回忆往事,忍不住出声提醒道。

    她肯定自己不是它说的这个人,自己身边也没有出现过等人的小女孩。

    忘川草停止了它的话,两人静默了一会儿。

    冷冰心疑惑地看着墙面上的草,此时不知它在想些什么。

    “唉。”

    只听见墙面传来一声叹息,语气郁闷道:“是啊!我认错人了。你是冷冰心,你不是她!那个人啊,早就死了。”他在说什么?越来越听不懂了。

    “所以,前辈。你为什么选择我呢?是因为不小心认错了我,把我当成您要找的人了吧。”冷冰心温声询问道。不料却传来一声浅笑,冷冰心疑惑地皱眉。

    “这么多年来,六界之境很多人在寻找我,而我只见过两人,其中一个便是你。她不让我见你,我就偏要见。果然我猜对了!你应该也曾听过我能找回人的记忆,所以你这次来是想了解你的身世,传言不错。但是单凭这点怎么可能使六界之境惦记我这么多年!”忘川草不屑地说道。

    这个问题冷冰心也曾想过,如果只是一段记忆,为何九池渊能专门派人寻找了这么多年。果然,这忘川草有很多的秘密!等等……

    “前辈,您说的她是谁?我认识吗?您好像给我说了一道谜,但是我无从下手,请前辈指点!”冷冰心抬手对它行了一礼。

    洞中一片沉寂,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吗?冷冰心静静地等待前辈开口。

    “认识也不认识,如今的她早已不是她,但是她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算了,你应该不认识她,我们来说说你的父母吧!”所以我是不认识?怎么感觉前辈说的人不是我,而是又把我认错人了呢?

    听着他年迈的声音,唉,算了算了。

    “你的父亲母亲你肯定是不记得了,但是你有什么别的印象吗?就比如火之类的东西……”

    火……

    当时在幻境中确实有一团火使自己感觉无比头疼,唯一对火有感触的只要那一次。难道那是我的……记忆?

    这些幻境难道在现实中出现过!

    “前辈,我曾经在幻境中看见过一团火,大火烧光了一个院子,很多人都死了,难道这就是我的记忆吗?”

    “还有,难道白凰月铃真的存在?您把我认错的人该不会是她吧!”冷冰心想起那张同自己一般无二的脸,幻境中出现的场景至今使她不能忘怀,这世间怎么可能有如此强大的两人!

    “白凰月铃?从未听说。”前辈疑惑地开口,又很坚决的下了结论。

    冷冰心不知道为什么,听见如此回答,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这都是假的!前辈又说道:“关于那团火,其实当年……”冷冰心严肃神情,认真听着。

    这是第一次有人提起她的身世,紧张是在所难免的。忽然一阵狂风从洞外吹来,冷冰心连忙回头看向那条通向洞口的隧道。可就是这一瞬间的事,一个黑影如同鬼魅般从她身旁闪过,站立在忘川草面前。冷冰心感觉到不对后,立马回头,看见那人已经将忘川草连根拔起了。

    “前辈!”

    冷冰心想也没想,本能的拔出玉寒剑刺向此人,那人丝毫没有将她放在眼里,轻易躲开了她的攻击,而后一甩手将冷冰心甩出,稳稳地摔倒在地。

    冷冰心趴在地上怒瞪着他。黑袍长衫,一条银链缠绕在要带上,手上有白银打造的护腕,垂下两条链子来,链子随着他的动作相互碰撞,发出清脆的响声。那人金银的面具挡住了半张脸,手上抓着忘川草,嘴角勾起一抹邪笑,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冷冰心,笑容意味深长,嘲讽之意显而易见。

    “六界之境的神女?哼,我就知道这老头在找你,跟着你果然有收获。”那人说话轻狂不羁,仿佛一切尽在他掌握之中。

    “你放开前辈!有什么事冲我来!”冷冰心迅速从地上爬起,顺便捞起倒在一旁的玉寒剑,再次攻击面具人。或许是没有灵力的原因,一下子挥了五剑也没有碰到那人的衣角。

    面具人随着冷冰心的攻击,从容地躲开几步,灵巧地避开冷冰心的所有攻击。冷冰心一阵恼怒,这是干什么?

    斗狗玩呢?

    实力太过于悬殊,怎么办?不能让他将前辈带走!冷冰心一着急,便再次挥舞着剑上前。这次面具人没有再躲了,手上聚起灵力,直接将冷冰心再次扔到地上,冷冰心本来就受伤,现在又吐了一口血。

    “孩子,你别打了!你打不过他的!老头子没事,以后我们还会再见的!”年迈的声音从草里传出来。

    “老头,你话太多了!”面具人不知施了什么法,一团紫色的灵气围绕在忘川草的四周,很快就又消失了。这时前辈的声音也消失了!

    冷冰心目瞪口呆,愤怒道:“你对前辈做了什么?快放开他!”心口一片镇痛,冷冰心只能强忍着依靠手扶身旁的墙壁站起。

    那人看着她,不屑道:“这老东西公然违约,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处罚!”

    “无论前辈做错了什么,岂容你来说了算!我好不容易见到他,今天我是绝对不会放你走的!”冷冰心咬牙道。

    “哼!”那人不屑道。

    慢条斯理地走到冷冰心面前,四面打量着她。“我同他相识了上万年,怎能不容我说了算?要拦我,你还不够资格。”手完,一手抬起,聚起一团灵气,指在冷冰心额头上。

    本来冷冰心要反抗,可当他抬起手的那一刻起,她发现自己已经动不了了。全身僵硬,就像一个傀儡木偶一般,任由他摆布。

    “刚才你也听出来了,老东西年纪大了,说话都是糊涂不清,把你都给认错了。你想知道你父母的真相自己去找不更比听这老东西胡说八道强?”那人善意地提醒道。

    面具人收了手,很快就消失在冷冰心面前,冷冰心一得到自由就想往外追,还没来得及有动作,便听到隧道中传来那人的声音。

    “你若有心思追我,还不如去看看躺在外面的那些小朋友们。我可不保证他们的安全!”冷冰心气得心头直冒火。

    冷静下来,发现自己的伤竟然不痛了!内伤也好了!难道刚才那人竟然是为自己疗伤?这人到底是什么目的?现在自己所发生的事一件比一件离谱。无形之间就像一团蜘蛛网一样,给她缠绕了有一大堆的疑惑和烦恼。

    好不容易找到忘川草,竟然就这样被人半路给劫了!到底真的是前辈年老认错人了吗?那几个人……

    冷冰心赶紧往回赶,可千万不要有事啊!冷冰心出到洞口,烟雾已经散尽了,四周寂静得都能听见林中的麻雀叫声。一路狂奔着跑,好不容易来到他们一开始待的地方,那几个人还躺在地上。

    冷冰心急忙过去探了探他们的呼吸。

    还好,没死!冷冰心摇摇他们的身体,这次他们很快就醒了。醒过来的几人茫然地四处看看,都在疑惑自己怎么了。

    “宫主,我们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躺在地上?是发生了什么事吗?”齐然看着冷冰心,一脸茫然地问道。冷冰心看见他们没事,心也放宽了,此时心事重重。

    听见齐然这么问,也只是有气无力地摇摇头,抿嘴一笑,道:“没事,就是你们受到了阵法的影响,全都晕倒了而已。没事,我们回去吧!”

    “回去?宫主,你不是找忘川草吗?”风惊雷惊讶道。

    冷冰心再次摇头,“算了,找不到了。不找了。”

    “宫主不用着急,六界之境不少人寻找忘川草,至今没有人知道它的下落,以后有缘总会相见的。”叶流江安慰道。冷冰心点点头。她想起来,好像有人受伤了来着。

    看向闻纸儒,此时他正抱着自己的胳膊忍痛皱眉,看着冷冰心。虽然看着尊贵十足的小公子竟然这么硬气。冷冰心走过去,看了看他的伤口,虽然血迹有些瘆人,但是还好,只是小伤。

    风惊雷将闻纸儒扶起,嘴上也不忘嘲笑他。“看来小儒还是挺坚强的嘛,手臂都流血了竟然没有哭,看来这几天我这个哥哥很称职啊!这可不比你的袖青老头会教多了?我就说嘛,他就是嫉妒我的才华!”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我本来就很坚强!还有,不许这么叫我父亲!老幼尊卑你懂不懂!”闻纸儒表示抗议道。本来挺压抑的几人,硬生生被他俩逗笑了。

    冷冰心无奈笑笑,说道:“感谢各位陪我走的这一趟,经过刚才一战,我发现我的灵力已经有了些许恢复,我还有些私事需要处理,就不与你们同行了。另外,闻纸儒毕竟受了伤,你们负责带他回去疗伤。”

    “宫主,你一人行动,我们不放心啊。”叶流江道。

    冷冰心知道他们的顾虑毕竟自己之前灵力尽失,本来冷冰心也想直接跟着他们回七宫十二殿的。

    但是刚才那人离开之后,她才发现,除了自己伤好了,来身上的一些灵力也恢复了些,虽然如今实力不如之前的一办,但怎么说也是六界之境第一神女,这一半的神力,只要不闯九池渊,在这九池之痕和人间是绝对没问题的。

    冷冰心道:“放心吧,我如今的灵力在这九池之痕是不成问题的,放心回去吧。”几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齐然先行了礼,道:“既然宫主有事在身,那我们就不打扰了。望宫主保重!”

    看着齐然开口了,风惊雷也跟着他行礼,闻纸儒和叶流江也跟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