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陨落红尘忘川劫 > 第十八章同行
    “没事,我已经好多了。”冷冰心回答道。

    “嗯”苏天远轻轻应了声。

    低下头,缓缓转过身,没有再看她。气氛又一次陷入尴尬。

    两人都低着头,没有任何动静。秋天的树林蝉声一片,清脆的声音传入这个小小的山洞,意外有些唯美。

    半晌,苏天远缓缓抬头,转向冷冰心,语气温和道:“姑娘,刚才多有冒犯,是在下的错,望姑娘见谅。”

    冷冰心看得出来他特意整理的情绪,此时他眼角的泪水已经消失不见了,表情也没有半点异样,就仿佛刚才露出那些表情的人根本同他无关一般。

    算了,看来是他认错了人,既然人家也知道自己错了,那我又何必揪着不放呢。本来她是有些生气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看见这人刚才的表情,她竟然想到姑姑。

    一有关姑姑的,她的心里就什么气也没有了。冷冰心说道:“没事,你知道自己认错了就好了,我也不怪你。”

    好奇怪,好像有眼泪又要往外流了,是九池渊的原因吗?冷冰心用手揉揉眼睛,趁机抹掉眼泪。苏天远默默看着她,问道:“在下苏天远,姑娘叫什么?”

    原来他不认识我啊!

    执剑仪式结束还没多久,来到九池之痕又遇见几个认识自己的,她还以为这人也不例外呢!

    本来还担心丢冷寒宫的脸,现在决不能让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冷冰心揉揉脑袋,道:“我叫怜儿,叫我怜儿就好!”她有些心虚的微微一笑。苏天远点点头。

    “对了,怜儿。你是哪个神殿的人?刚才你昏迷时,我本来想用灵力为你疗伤,但没想到你身上的灵力竟然排斥我的灵力!”他疑惑地开口,刚才查看时感觉只是灵脉有些受损,可治愈时却感觉她的灵脉紊乱,甚至有些逆行,如同全身灵脉被人换过一般,可这种行为又是不可能出现的,因为如果是灵脉逆行,她不是筋脉尽断就是入魔,看她却只是有些乏力!。

    而且入魔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她身上的神息很纯洁!同为七宫十二殿的人这还是可以感受得出来的。

    冷冰心有些吃惊,但很快又想明白了。三殿下之前也早就提醒过她了,如今灵力也只恢复了一半,对其他人的灵力排斥也是正常的。冷冰心解释道:“只是出现了一点小状况,很快就会好的。”

    苏天远微微一笑,但是目光却没有从她身上移开,又是这个目光!这人好像又把自己认错了。冷冰心对上他的目光。

    “对不起。”苏天远恍惚道。表情有些呆滞。

    “什么?”冷冰心倒是有些糊涂了,两人目光对视。这时苏天远才猛然回过神,有些惊慌地说道:“对不起,刚才在下认错了人,对你的轻薄一举!”原来还在耿耿于怀于这事啊!看着人好像有点傻,但是本性却不怪。

    冷冰心摆摆手,无奈道:“不必在意,我说过了,我不怪你!”

    “谢谢!”

    “那位姑娘可是公子的心上人?”冷冰心轻轻问道。苏天远神色一凝。轻轻点了点头,冷冰心感觉他目光暗淡了不少,似乎还有些忧郁。

    “那她……”。

    苏天远知道冷冰心的意思,往事如烟霾飘散开,蒙住他平静以久的心湖。对于那人的下落其实他也不知道。

    “我找了她八百年。”

    冷冰心见此人过于清淡的语气,心下莫名一痛,不免安慰道:“你是好人,老天一定会让你和心爱之人相聚的,我相信你。”八百年是什么概念?她自己也才几百岁而已。

    听七宫十二殿的老人们说,姑姑以前也有一段刻骨铭心的红尘俗事,还差点为此自断仙缘。但是后来无奈断了缘分,她无法想象姑姑那时的伤情,只知道当时自己无意间问起此事时,姑姑说话也是如此清淡。

    “苏天远”苏天远听见叫唤,愣了一下,这才缓缓回过神来。

    “什么?”

    这还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这么多年来也很少有人会叫他全名,在门中都以师兄弟相称,没有亲人,此时听到这一声竟不免有些亲切。

    “我与你的意中人是不是长得很像?”所以你才会认错,才会露出那种表情。

    出乎意料,苏天远摇摇头。转过头温柔地盯着她的眼睛。

    “或许吧。当时太小了,我也记不清了。但我……”苏天远越说越小声,最后似乎只是说给自己听。

    其实,不只是像,就连神韵,和看人时的灵动都一模一样,就好像当初梦琴看他时一样。那种看透皮相的灵魂深处的交流让他沉沦。那些在梦中才能回首的红尘,窒息着痴情人的每一片灵魂,如今这沉淀多年的惊魂一瞥又如何能不让人沉沦。

    苏天远强制住心中涌动的波澜,温声道:“许是我思念过度才错认了姑娘,实在抱歉!”

    “别难过,那个人会回来的。”苏天远看着她,笑了,很开心地笑了!

    冷冰心没有看他,说完后直接低着头。岁月无痕,浮生一梦。姑姑也为自己的红尘孤独永夜,这么爱一个人,守一个人肯定很苦吧。师父说得对,我应该离这种感情远远的。冷冰心默默盘算着。九池渊带来的影响真不小,她感觉自己脑袋又开始痛了。

    “怜儿,接下来你打算去哪?”苏天远将所有的忧郁收起,恢复他清冷温柔的模样。

    “我吗?我要去青钽城。”冷寒宫位于青钽城北部云痕山脉的结界处,本来她可以直接飞回去的,但是一想到自己之前还有个任务在青坦城没有完成,如果自己就这么回去了,说不定以后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巧了,我此次出行便是往青钽城执行任务,不如你随我前行,我很少来人间,对人间不是很了解,我们同行,刚好结个伴。如何?”

    “好,那就有劳关照了!”冷冰心愉快的答应了。

    此时天色已晚,两人便在山洞中暂住一晚,打算第二天再出发。

    不一会,山洞一片静谧,四起的蝉鸣如同催人入梦的瑶眠曲。似乎两人都睡着了。其实他们不知道的是,其实对方根本没有睡。冷冰心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那把玉寒剑,心里很不是滋味。这把剑到底什么来历?幻境中的场景到底什么意思?师父发现自己不见了会不会生气?

    一大堆的问题涌入脑海,心思烦乱没有半分困意。而且脑子还有些迷糊,感觉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一想到这把剑说不定就是自己所执之剑,又一阵头疼,索性不想了。

    朝霞不知不觉已经爬上云端,两人启程前往青钽城。苏天远带着冷冰心御剑前行,两人很默契的不提昨晚的事,愉快无比。

    不多时,两人便在青钽城的郊外停下。不是不想直接进入城中,只是怕人们看到会引起骚乱。虽然人们都知道世上有六界,神、魔、人、鬼、佛、妖一齐存活于世,神、人、魔三界接壤,神魔两界敌对多年,一方作祟总会在人界先兴起祸端。因为有一方引入争端另一方就会干涉,到时便会是两界的争端。虽然人间修仙者无数,但身为神谁都不愿在人间暴露身份。郊外人烟稀少,在此处停留倒是个明智的选择。

    “我们就从此处过去吧。”苏天远偏过头对着冷冰心说。

    此处不错位置不错,离城中心不远,又无人烟,他想得倒是周到。冷冰心无奈的笑笑,刚才在飞行时她也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实在没有想过这处地方,青幽林静谧非常,有不少走兽在此聚居,一般凡人不会来此,可对于他们神来说在此行走就如同行云流水,真亏自己离此处这么近。两人在林中走了一会,碰巧见数十名黑衣人从林中深处飞出。两人对视一眼,默契的点了下头。有情况!

    两人虽然是神族,不经常在人间。但是这番情景都是不难猜测出这些人是干嘛的。那帮黑衣人见了他们,便二话不说将他们围住,二人本就不会放任不管,这还省了去追他们的精力。

    “大哥,这两人怎么处置?”一名黑衣人询问道。

    “不管那么多,全杀了!”为首的黑衣人发话。

    顷刻间,所有黑衣人拔出利剑,飞身上前。苏天远收起他的绝缘剑,赤手空拳与他们对抗,游刃有余,数把剑同时刺向他时也是神色淡然,完美的接下每一招。冷冰心也不逊色,虽然很久没有来凡间了,但是武功招式并未退步。对付几个凡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不一会,苏天远踢起一人手中的剑,剑在空中转了几圈,在余阳的折射下仿佛黑夜中的萤火虫闪烁在每个人的眼中,如同直视耀眼的明珠一般璀璨刺眼。

    他向前一个后空翻将那名黑衣人踢开后稳稳的将剑接住,在空中借助一个鲤鱼翻身用剑一扫,便将围攻他的几把仙剑挑起,轻然落地后长腿一扫,攻击他的几位黑衣人便被踢出几丈远,动作流畅优雅,更添俊美。

    冷冰心此时打得也差不多了,这时一个没了剑的黑衣人伸出右手试图抓向冷冰心的脸,她意识到后身子一偏,躲过了这个攻击。

    可好巧不巧,抓了空的黑衣人右手与她的脖子微微擦了边。冷冰心条件反射地迅速抬起右手扇了他一巴掌。面对毫无杀伤力的一掌,黑衣人只是后退了两步,整个人还有点蒙。随即冷冰心美腿一抬,直接把那人踢晕了。把最后一个收拾完,冷冰心满意地点点头。

    苏天远默默的将这一切看着眼里,眉角微微有皱,不知是不是错觉,他的眼眶蒙起一片白雾,但是转瞬即逝。随后愣愣地看着冷冰心打架,不知在想什么。回过神来后脸色又是一片云淡风轻。

    “姑娘好身手!”苏天远嘴角微微弯起,给人如沐浴春风般的温柔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