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种 > 第4章:武院
    他有种错觉,如果皂水帮灰狼,是一头残忍的孤狼,那这中年男子就是一头,从蛮荒走出来的巨兽。

    难怪传闻,灰狼是从武院里出来的。

    此时。

    中年男子缓缓收手,如卸下万斤巨石,好似地面都震颤,如此又数十息,方才睁开眼,看也不看两人,自旁边拿起一壶茶畅饮。

    壮汉舔着脸过去:“师傅,您老人家功力有增长了啊。”

    中年男子瞥了他一眼,没好气的道:“少拍马屁,有事说事,没事滚蛋。”

    壮汉‘嘿嘿’发笑,挠了挠脑袋,抓过任秋:“师傅,他要学武,我看着他挺诚心的,就带他过来让您瞧瞧。”

    说着,转过头问:“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任秋上前几步,道:“在下任秋,见过大师傅。”

    中年男子看了他一眼,摇摇头:“气血太弱,练武只是浪费时间,哪怕强行练武,也不过是事倍功半。”

    任秋心头一冷,但不放弃,道:“大师傅,我愿意努力,用别人十倍百倍的努力,来练功习武。”

    中年男子无动于衷,淡淡的道:“习武固然需要努力,但天资也是非常重要的,你体弱血气不足,只怕未等到你有所成就,就已经败血身亡。”

    “师傅,这话可不能这样说,身体弱就多吃,多吃了血气就足,再说了师傅,您前些时日还不是说,现下世道乱,要多招一些弟子么?”

    “简直胡闹。”

    中年男子冷哼一声,瞥了眼任秋,摇摇头转身离去。

    壮汉咧嘴一笑,一拍任秋肩膀:“好了,师傅同意了,以后你就是我师弟,我叫柳壮壮,在武院排行第三,叫我三师兄就行。”

    任秋赶紧拱手:“任秋见过三师兄。”

    说着,从腰间拿出一根金条,双手递了过去,柳壮壮接过抛了抛,摆摆手道:“行了,这就当学费,明儿记得过来报道就行。”

    出了武院,任秋深呼一口气,浑身居然出了冷汗,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这般转折。

    回头看了眼,看着一个个肌肉发达的壮汉,在里间打磨力气,心中一片火热。

    练武。

    前世练武,只不过是梦想,而今生练武,更多的是求生存。

    胡同口,一个拘偻着身子的男子,冲了出来:“唉唉,你等会……”

    拦在任秋面前,搓了搓手指:“钱呢?答应好的报酬,不管是成功还是没成功,都得给钱,你可不能赖账。”

    任秋看了他一眼,心情十分不错,也不计较,从腰间拿出几角碎银丢了过去。

    然后绕开离去。

    男子搓着手里的碎银,看着任秋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复杂,喃喃的道:“他是进去了呢,还是没进去?这趟活亏了,得罪了周源。”

    ……

    翌日天还没亮,任秋就来到武院,门还没开,就在门里站着等,不一会就有人开门,瞧见他眉头一皱:“你找谁?”

    任秋拱手道:“这位师兄好,我是新来学武的,三师兄让我来报道的。”

    那人诧异的看了眼任秋,摇摇头道:“三师兄也没说啊,算了,你先进来等着吧,他们等会就过来。”

    进了院子,里面空旷,只有寥寥几人已经起来,在挥舞拳脚,虎虎生风。

    天色大亮,陆陆续续的有人进来,也不看任秋,自顾里与相熟的人聊天,或独自去打磨力气。

    一个阴鸷的青年,慢慢走了进来,眼睛忽地一扫,瞧见任秋,脸色更黑,冷哼一声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一眼,冷笑道:“你很好。”

    说完转身就走。

    任秋有些莫名其妙,旁边的人瞧见,幸灾乐祸的道:“你得罪五师兄了?”

    任秋摇摇头,表示没有。

    那人就奇怪了:“这就不对了,五师兄虽然孤傲,但只要你不惹他,他也不会故意针对你啊。”

    任秋心中隐隐有所感,定是昨日周源拒绝引荐他入武院,而柳壮壮却强行把他带入进来,从而让他恼怒,心怀敌意。

    但现在让他离开,那是万万不可能。

    “得,三师兄来了。”

    如巨熊般的身影,穿过大门,虎视一圈,周遭弟子皆喊三师兄,然后就要去后院。

    任秋赶紧走过去,见礼道:“任秋见过三师兄。”

    “是你啊。”

    柳壮壮一拍脑袋:“差点把你给忘了……黄师弟,过来。”

    一招手,一人小跑过来:“三师兄,怎么了?”

    “他交给你了。”

    说完,踏着大步去了后院。

    姓黄的人看着任秋,神情冷淡:“我叫黄生,叫我黄师兄就行,跟我过来吧。”

    两人来到一处角落,黄生打量了一番任秋,摇摇头:“你体质太差,气血太弱,根本不适合练武,特别是我们武院,只怕三个月都熬不过去,就要被清退。”

    三个月?

    任秋拱手:“黄师兄,三个月是什么意思?”

    黄生嘴角一翘:“字面的意思,我们武院,根本功法滚石功,如大石滚落,越到后面,劲力越大,如若体质不好,气血虚弱,敌人没打死,只怕把自己先给练废了。”

    “所以师傅他老人家定了个规矩,三个月如果不能入门,就会被清退。”

    “入门也很简单,只需气血灌体,抡百斤巨石如轻毛,就算入门了。”

    黄生看了他一眼:“至于你,我看难。”

    滚石功么?难怪众多师兄,个个体型颇壮,肌肉发达,原来根本原因在这。

    想到这,任秋问道:“黄师兄,咱们武院教授剑法么?”

    “剑法?”

    黄生不屑的撇了撇嘴:“那是娘们练的,轻飘飘的,中看不中用,咱们武院可不教这个。”

    “好了,不跟你多说,我先传授你基本吞纳吐气,三个月一过,你没有入门,那就自己走人。”

    说罢,自顾里就打一套拳法,接着双手一撑,如环抱巨石,缓慢挪移。

    “对于武人来说,气血是根本,你自己琢磨。”

    一套功法演练完,黄生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任秋脸色不太好看,他能看得出来,黄生在敷衍他,对他十分冷淡,只不过是看在柳壮壮的面子上,才耐着性子教他。

    也不抱怨,吐了口气,把方才记下的几处要点,仔细推敲后,自己练着。

    到了日上三竿,中年男子走了出来,身后跟着柳壮壮。

    “师傅~”

    众弟子见礼,中年男子点点头:“接着练武。”

    ……

    大半个月后,任秋穿着一身灰色衣袍,穿过街市回到家,任颖扑了过来:“哥,你看你看……”

    小手递过去一枯草扎的马,等待着任秋的夸奖。

    陪她玩了会,便让她独自玩耍。

    站在院子里,凝神吐息,忽地手一抖,一道寒芒闪出,如闪电一般,刹那在虚空生出道道残影。

    “这半个月,也不是全没有收获。”

    任秋喃喃自语,捏了捏胳膊,居然有了一些肌肉,个子也长高了不少。

    武院每天都会提供一种独特的汤药,喝下去后浑身发热,如进了火炉,练功后事半功倍。

    哪怕以他这般虚弱的身子,成效也非常大,现在他整个人看起来,和正常少年没多大区别。

    “还剩下两个半月,得多买些肉食,还有那种独特的药,也要打听打听。”

    这半个月,他不起眼不出色,只顾自己练武,打熬力气,也未去请教黄生,更未去找柳壮壮。

    仿佛两人已经把他给忘记了。

    他倒是能看出来,能进武院的,大抵是有些身家的,甚至县里面的豪绅之家子弟,都在这里练武。

    自己能进入武院习武,完全是柳壮壮和周源之间的矛盾,这才让他捡了个便宜。

    想到这,又想到那十余根金条。

    还有就是剑法,自己还得打听,至于县里武院,并无人传授剑法。

    “小妹,今天有人过来么?”

    “有,还有人翻墙进来,我都躲起来了,没发现我。”

    任颖人小鬼大,偏着头得意的露出两颗小虎牙,但却未给任秋带来笑容。

    任秋叹了口气,摸了摸她的脑袋,陷入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