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种 > 第10章:山林 上
    密林遮蔽天空,视线阴暗,所及之处,皆是数人环抱的参天大树,下面杂草丛生,几乎看不见地面。

    一行人缓慢在山中行走,脚底没入腐烂的枯叶,一个个头戴斗笠,遮住面部,背上不是刀剑,就是斧叉。

    “任秋,第一次出县城,来山中狩猎吧?”

    黄生拍了拍任秋手臂:“没事,多来几次就适应了,不要紧张。”

    任秋看了他一眼,缓缓点头,但神经却暗自绷紧,时刻观察周围情况,一只手隐隐放在腰间,随时弹剑而出。

    黄生摇摇头,不再多说。

    其中一人抱怨:“怎么把营地落在深山里,这要是下一场大雨,岂不是很危险?”

    “闭嘴。”

    队伍一停,众人怒目而视,黄生更是呵斥:“不会说话,就别说话。”

    那人脑袋一缩,知道自己犯了众人忌讳。

    “好了,再走三十余里,就到了咱们营地,趁着天还没黑,大家速度快点。”

    黄生瞪了那人一眼,冷哼一声,旋即偏过头,低声对任秋道:“深山老林之中,危险处处都在,不但有异兽出没,更有一些恐怖的怪异存在。”

    “一旦真下雨,大雾一起,就分不清方向,在这山林之中,什么事都会发生,所以大家特别忌讳这点。”

    “多谢黄师兄提点。”

    任秋感激的道,黄生轻笑:“出来之前,柳师兄特地嘱咐我,要多多照顾你的。”

    是想用我,来引周源他们出手吧?

    任秋心照不宣,和黄生对视一眼,互相笑了,只不过各怀鬼胎。

    黄生偏过头,在任秋看不到的视角,暗地纳闷,总感觉这小子,好像哪里不太对劲。

    眼角余光扫了眼,见其肌肉绷紧,每一步都不会真下脚,仿佛只要有危险,就会蹦起身子一样。

    眼角抽搐,这小子警惕心真强。

    不过警惕心再强有什么用,一个气血贯体的新人,难不成还能逃脱他的手掌心不成?

    无声无息的笑了笑,不再在意。

    ……

    翻过山岭,穿过沟壑,击杀了几头乱窜的野猪,一行人终于到了一个山坳里。

    山坳很大,几乎形成一个盆地,三面环山,中间一条河流,河水清澈,不是激荡出水花。

    在河流不远的地方,有十几间木屋,数十个壮汉在其中忙活,堆起一堆堆篝火,篝火上架着木架,木架上有一头头野味。

    “黄师兄。”

    有人迎了上来,吩咐其他人去歇息,低声道:“柳师兄他来了么?”

    黄生不动神色的扫了眼周围,不作回答,那人眼睛一亮,大笑,呼喝一声:“黄师兄给我们带来了好酒,今晚大家痛快畅饮。”

    一时间,鬼哭狼嚎,欢呼雀跃。

    任秋打量了一眼营地,其中几个木屋,外面有三四个人守着,神色警惕,不让任何人接近,稍微闻了下,一股腥臭至极的味道传来。

    异兽肉?看样子,收获不少。

    旋即不再关注,而是暗中观察其他人,仔细数了下,至少三四十人以上,其中一些人,气血散发,如一头猛虎,实力居然比黄生还高。

    微微咂舌,没想到柳壮壮居然笼络了这么多好手,以前居然不知道。

    想必周源那边,人数也不会少。

    毕竟一直未见面的二师兄,既然能和柳壮壮分庭抗礼,说明其实力绝对不弱。

    心中顿时提起警惕。

    他有信心不弱于周源,但一旦四五个气血如铅的好手围攻,就算剑种爆发再强,也只能饮恨当场。

    毕竟,他只是一个,才入气血贯体两个月的新人。

    夜晚,四五个大篝火燃起,映得周遭山林一片暗黄,风吹过,枝叶摇晃,宛若魔鬼。

    数十人围着篝火,吃着肉喝着酒,高声欢笑,不时高歌,鬼哭狼嚎,好不热闹。

    黄生提着酒坛,走到中间,按了按手,让大家安静,环视一圈后,笑道:“诸位师弟,大家喝高兴了么?”

    “再来一坛,就更高兴了。。”

    下面顿时大笑。

    黄生静静地看着,待大家笑得差不多,缓缓道:“可是我不是很高心,柳师兄也不太高兴。”

    众人神色一凝,顿时熄声。

    “此次狩猎异兽,第一名意味着什么,想必大家都知道,但现在咱们已经落后周源他们,这让柳师兄很生气。”

    “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平日里柳师兄怎么对待大家的,想必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此次柳师兄需要你们帮助,而有的人却暗地里串通周源……你们说,此事该怎么处理?”

    “什么?”

    “是哪个杂碎,我说怎么老子发现的异兽,莫名其妙的被周源他们先扑杀了,原来是有人通风报信。”

    “黄师兄,你说到底是谁?”

    众人哗然,纷纷对视,怒喝纷纷。

    黄生眼睛一寒,看向下面一人:“左涛,你可对得起柳师兄的栽培?”

    “左涛?是他?”

    “原来是这个杂碎,给老子滚出去。”

    一壮硕的男子,满脸惨白,被几人一脚踹了出来,众目睽睽之下,知道自己事情暴露,也不反抗,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黄师兄,我,我再也不敢了,是周源他们,抓了我家人,逼我这样干的,要是不给他们通风报信,他们会杀了我全家的,我孩子才十岁啊……”

    “抓了你全家,你就可以给周源卖命?你就不怕,柳师兄杀了你全家?”

    “我……我……”

    左涛冷汗如雨,不停地磕头。

    黄生冷哼一声,厌恶的摆摆手:“滚吧,别再让我看到你……”

    左涛不敢置信,猛然抬头,半响说不出话来。

    “怎么,还想留在这吃肉喝酒?”

    “不,不……我这就滚,我这就滚,多谢黄师兄。”

    左涛连滚带爬,狼狈不堪的往外跑,生怕黄生反悔杀了他,钻入山林不见。

    下面的人不满:“黄师兄,你也太仁慈了,这种杂碎居然放了他,太便宜他了。”

    “是啊,黄师兄,要不是他通风报信,咱们说不定已经超过周源他们,这家伙该杀啊。”

    “诸位师弟,听我一言。”

    黄生苦笑道:“虽然他出卖了咱们,但咱们毕竟在一个武院,是同院师兄弟,他可以不仁,但咱们不能不义。”

    “这是柳师兄的决定……大家喝酒吧,别为了这种厌物让大家不开心。”

    众人叹息,有愤恨的,有可惜的,有疑惑的,也有感激的,神色不一。

    很快气氛就起来。

    事情不对……任秋看向左涛离开的方向,这人他认识,他刚成为正式弟子的时候,就有几人示好,其中就有此人。

    但为什么,既然黄生早就知道,左涛是周源那边的暗子,在通风报信,为何不早早下手清理,要迟迟拖到今天?

    ……

    一处溶洞里,数十人围着篝火,烤着野味,周源就坐在其中,忽地一抬头,看向洞口,几个值守的弟子,正拦着一个狼狈的身影。

    左涛?

    他不是在黄生那边么。

    周源按下疑惑,让其他人继续吃肉,快步走了过去,来到洞口,眼睛一眯,皮笑肉不笑的道:“你怎么来了?”

    “周,周师兄,我……我被发现了。”

    “哦?”

    周源眼瞳一缩,缓缓的道:“说说,怎么被发现的……”

    左涛吞了吞口水,气息不定的把事情一说,忽地一顿,抬起头道:“对了,周师兄,你让我盯着的任秋,他也来了。”

    “这家伙终于出来了,看样子咱们这边给黄生压力不小啊,不然不会派一个新人进山。”

    周源拍了拍左涛的肩膀,笑道:“黄生不要你,那是他没眼光,左师弟要是不嫌弃,可以来咱们这边。”

    左涛感激的低下头:“多谢周师兄。”

    “进去吧,里面有好酒好肉,其他人说你,你就说是我让你过来的。”

    待左涛进去后,周源看着茫茫山野,阴鸷的眼睛露出一丝杀机:“任秋……”

    他倒不是非要杀任秋不可,一个才入气血贯体之境的新人,蝼蚁一个,不值得他这般关注,更不值得他这般费尽心机。

    根本原因还是,他要让新进的弟子知道,跟着柳壮壮,只有死路一条。

    最近几个月,武院大肆收新弟子,已然过了两百有余,还在极速扩张,连一些乡下的地主,都把自己子侄送来。

    可想而知,未来武院的力量,会到一个什么地步。

    而这股力量,带来的巨大利益,是无法想象的,以往有着官府的压制,只能偷偷摸摸的做。

    现在官府如同虚设,此时不增强自己实力,更待何时。

    这股力量,只能掌握在二师兄手里。

    至于师傅,他从不过问这些事,大师兄更是远在定州……

    “所以啊,任秋……你必须死啊,怪就怪你选错了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