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种 > 第19章:城外 上
    武院变天了。

    每日督促众弟子练武的,不再是师傅,而是二师兄刘宣伯,气氛也一改往日的喧嚣,非常勤奋,生怕被责罚。

    城里越来越乱,粮店从每日卖粮,到现在外面挂着牌子收粮,街道两边的饿殍,弥漫的尸臭,让人作呕也无人收拾。

    学武的人也开始多了,但凡家里有点钱财的,都会把自家子弟送来,导致武院人数一涨再涨,已然达到五百余人。

    前段时日狩猎异兽,可见早是预谋。

    任秋是不管这些的,作为正式弟子,他无需每日钦点,只需要每隔一月露个面就行。

    大多数时间,他都在城外,钻入山林狩猎异兽。

    武院里的异兽肉和药汤,份额有限,不足以支撑他练武,想要获得更多,除非是刘宣伯的心腹,唯有自己狩猎异兽换取。

    他不想引人注目,只能放弃换取汤药,通过大量狩猎异兽,来增强气血。

    任颖他最终,还是寄养在白家,自家小院已经被人破门几次,一旦他不在家中,后果不堪想象。

    他也有想过,离开北山县。

    奈何此去定州,翻山越岭千里之遥,其中不知多少凶险,以他现在的实力,还不足以保证安全。

    至于其他县城,情况还不如北山县,听一些逃难的人说,一些地方已经出现人吃人的情况,可见局势乱成什么样子。

    ……

    “哥,我想回家。”

    “怎么,在白家不好么?有那么多小朋友跟你玩,还不知足啊。”

    “不,我就要回家。”

    任颖扒拉在任秋脖子上,供着脑袋,满是委屈,嘟囔着:“他们都很坏,不跟我玩。”

    任秋揉了揉她的脑袋,故作恶状道:“他们有没有欺负你?”

    “他们打不过我,白新羽还被我打哭了呢。”

    任颖抬起小脑袋,咧着牙,像只得意的小兽,举着小拳头挥了挥:“他们力气大,但他们胆小,鼻子流血了就哭。”

    任秋愕然,旋即哈哈大笑,一把举起小丫头,轻轻打了下她屁股:“记住,不要跟其他小朋友打架,当然他们要是欺负你,就揍他们。”

    “嗯~”

    任颖用力的点头,看得旁边白轩眼角只抽,无奈道:“有你这么教孩子的么?好好一小姑娘,被你教的跟男孩子似的,将来嫁不出去,看你怎么办。”

    任秋撇了撇嘴,懒得理他,这货年纪不大,妻妾成群,孩子都有七八个了。

    “这次回来,准备待多久?”

    白轩喝着茶,吐了一口茶叶,毫无形象的把腿搭在一张椅子上,嫌弃的打量着任秋。

    任秋此时一身打扮,格外邋遢,头发松蓬,还有草屑,一身大褂破破烂烂,要不是精壮黝黑的肌肉,十足一个乞丐。

    “待几天就出去,我可不像你,有个好世家,自己实力不行,就只能饿肚子替人卖命。”

    “得了,你别说了,我又不是让你给我卖命,这不是老头子上次遇到你,就让我顺便提一句,看你愿不愿意来白家。”

    白轩打断任秋的话,翻了翻白眼,道:“说实在的,这北山县越来越乱了,我白家过段时间,会搬离出去,去往定州那边,你到时候跟着一起,好有个照应。”

    “再说吧,来来,咱们搭搭手。”

    任秋不想再说,这态度惹得白轩直气,一拍桌子,撸起衣袖:“来就来,别说我欺负你,就你这点实力,想在我面前卖弄,还远着呢。”

    两人来到一处院子里,这里地面都被夯实,周围放着一些兵器,是白轩练武的地方。

    白家生意做得很大,自然需要自己的武装力量,养了一批高价请来的武者,家族中也在培养下一代。

    白轩在白家不算出众,听说他弟弟,如今在定州一家武林宗门做了内门弟子,剩余的白家子弟,也有一些出色之辈。

    但作为白家长子,资源上是不缺的,除了在汤药上没有渠道,像异兽肉几乎可以当饭吃,秘法也学了几门。

    分别是一门拳法,一门腿法,在前几次的搭手中,任秋几番落败。

    当然,任秋没用剑。

    至今也无人知道,他最厉害的地方,就是一手剑术。

    这次也一样,两人赤手空拳,站在院子两头,白轩脱掉身上的棉衣,活动筋骨,嘴里道:“任秋,别说我欺负你,我已经晋入气血如铅,你是赢不了我的。”

    气血如铅?

    任秋惊讶,距离上次搭手不过月余,那时候白轩气血虽然旺盛,但距离气血如铅,还差一些火候。

    没想到,短短一月,就已经晋入气血如铅。

    只能说,有钱人的快乐,他不明白。

    不过,我也不差啊。

    任秋感受着体内,流动的气血,如凝结的大石,在筋骨里滚动。

    这半年以来,他大多数时间,都在山里头猎杀异兽,在剑种三倍增速下,哪怕堪比气血如铅的异兽,也只能饮恨在他的剑下。

    大量的异兽肉,让他的气血增长速度,快的惊人,身子反而消瘦下来,黝黑的肌肉,硬邦邦的如铁石。

    最重要的是,他已经摸到了气血如铅的门槛。

    白轩一声暴喝,双腿一弹,如螳螂一般,刹那蹦到任秋跟前,一脚劈来,气势如刀,快得惊人。

    这是腿法,一门专练双腿的功法。

    别看白轩平时不着调的样子,但在习武上,有着非同一般的天赋,一门腿法被他练的炉火纯青,几如双刀。

    一般的气血贯体的武者,吃上一脚,不死也残,更别说他还有一门拳法。

    如今晋入气血如铅,哪怕老牌气血如铅的武者,在无秘法的前提下,都不见得是他对手。

    任秋咧嘴一笑,身子一动,气血鼓荡,避开劈腿随后一拳轰过去,简单直接,粗暴凶狠,看似以伤换伤。

    他虽然没有秘法,没有学过拳脚功夫,但在山里中,与异兽厮杀,练就的野兽本能,也丝毫不弱。

    果然,面对任秋这般无耻的打法,白轩只能收腿,身子贴了上去,一双手捏住拳头,气血一炸,瞬间爆发。

    一个身怀两门秘法,双腿如刀,拳头似大锤,刚猛无匹,一个气势莽荒,力大无穷,简单直接,非常残暴。

    一时间居然势均力敌,在小院里你来我往,只听得‘砰砰砰’的打击声。

    换做一个不懂武功的人,还以为两人多大仇恨,这般拼命厮杀。

    其实两人并未打击要害,只是做最简单的搭手。

    “不打了不打了,你小子太无耻了,怎么老是想着和我以伤换伤,有你这么打的么?”

    不过小半个时辰,白轩就一脚逼开任秋,翻身一退,再也不愿意打了。

    在不动杀招情况下,又面对任秋这般无耻打法,简直束手束脚,根本没法真正发挥实力。

    越打越憋屈,越打越难受,这还怎么打。

    同时心里,也很震撼,前几次搭手,他还能压着任秋打,几乎没有招架之力,短短不过半年时间,居然能把他逼成这样。

    难道山林猎杀异兽,真能这么快增强实力?

    一时间,他有些动摇,在想要不要也去山林历练一番,说不定自己实力也能暴增一波。

    “你也别郁闷,我不这样打,凭着你腿脚功夫,就够我吃一壶,再说你还有拳法,我又不是受虐狂,凭什么让你虐。”

    “不过说实话啊,你实力进步有点慢啊,连我这一个气血贯体的都打不赢,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吧。”

    气血贯体?要是所有气血贯体的武者,都和你这样变态,那还不翻了天。

    白轩冷哼,怪异的看着他:“我一直想问你,你气力怎么这么大,恐怕一般的气血如铅的武者,都比不过你吧。”

    “没办法,吃得多,力气就大。”

    任秋嘿嘿一笑,直咽得白轩说不出话,心里却想着,三倍气力下,真要敌对厮杀,不用剑术,也能赤手打死你。

    和周源一比,白轩就是个稚嫩的幼儿。

    这其中,有战斗经验和心性,和对气血的运用,都不是白轩现在能比的。

    半年前他都能和周源厮杀,几乎不落下风,最后实在是气血不足落败当场,才利用毒株草击杀他。

    但半年后,如若两人再厮杀,死的一定是周源。

    “好了,吃饭去,我偷偷买了一坛好酒,今天得喝个痛快。”

    一听这话,任秋差点掉头就走。

    ……

    ……

    夜半回家,方走到门口,就见一身影拘偻在门前,皱了皱眉头不说话。

    听见脚步声,那人猛地抬头,瞧见任秋,一下站起来,激动的道:“任哥,是我,二狗子啊。”

    二狗子?

    任秋一怔,仔细分辨,惊讶道:“你怎么在这?”

    自从他去武院之后,两人就很少联系,逐渐断了来往,也不再关心皂水帮的事。

    没想到,二狗子居然突然出现。

    对于这个曾经的好友,任秋还是很高兴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小子,这一年多也不来找你任哥……外面冷,进屋去说。”

    “任哥,我……”

    “先进屋,有什么话等下说。”

    任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能看得出,二狗子是遇到困难了,一股淡淡的血腥,说明他受伤了,而且伤的不轻。

    进了屋里,点好灶台,在锅里炖好肉食,看着畏畏缩缩的二狗子,一身破衣烂衫,面垢头蓬,叹了口气:“发生何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