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种 > 第20章:城外 下
    “任哥,救我,现在只有你能救我。”

    二狗子闻言,一下子跪在地上,哭泣起来:“灰狼要杀我,已经下了格杀令,我好不容易逃出来的,任哥我知道你练武,已经成了大人物,但看在……看在……”

    “怎么回事,灰狼不是很欣赏你么,他为何要杀你。”

    “昨天我偷听到,灰狼要投靠城北武院,还和城北武院的人吃酒,不小心打翻了椅子,被他发现了。”

    “就这事?”

    任秋摇摇头,扶他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尘:“放心,在我这里,灰狼不敢把你怎样的。”

    近些时日,两大武院疯狂扩张,自然涉及到许多灰色地带,几个实力最大的帮派,就成了其爪牙。

    其中他之前待过的皂水帮,就是城南武院的爪牙,灰狼也是一个人物,如何皂水帮在北山县,可谓两大帮派之一,号称千人之众。

    北山县不大,不过四五千户,能发展到这般规模,可见手段惊人。

    不过,换做一年前,他或许会忌惮一二,但现在嘛,灰狼在他眼里,不过是可以随手捏死的蚂蚁。

    二狗子站起身,眼神复杂的看着需要仰望的任秋,短短一年多,曾经的小伙伴,如今成了大人物。

    他说不上来是高兴多,还是嫉妒多,之前不来找任秋,大多数是自卑作怪,作为一个从小长大的好朋友,现在发达了,他怕被瞧不起。

    如今实在是没有办法,灰狼下手非常残忍,只有任秋能庇护他,死马当活马医,这才过来的。

    没想到,往日的小伙伴,并无嫌弃心里,一时间心中既感动,又非常愧疚。

    肉食好了,肉香传开,直让二狗子吞口水,肚子咕咕作响。

    “吃吧,管够。”

    ……

    翌日,任秋去了武院,把事情跟方直贞一说,方直贞冷笑:“好大的胆子,一个杂鱼烂虾的小帮派,也敢左右逢源,两边拿好处。”

    “任秋,此事既然是你发现的,那就交给你解决,至于怎么解决,你自己看着办。”

    任秋看着他的背影,微微垂下眼帘,现在方直贞可谓两人之下,数百人之上,好不威风。

    微微一笑,转身离去。

    ……

    ……

    皂水帮现在是北山县两大帮派之一,人手众多,产业复杂,总部也搬迁至一所大宅门,高门大户的,外面站着七八个横肉的壮汉,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什么大户人家。

    远远地看见身穿武院衣袍的任秋走过来,立即有一人跑进院子,其余人迎上来:“原来是武院的大人……”

    “灰狼呢?”

    “帮主?帮主他不在,去了赌档点账去了,要不他回来,我给您传个话?”

    任秋冰冷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斜了一眼几人,直接往里走,几人对视一眼,犹豫了下不敢拦。

    院子很大,曾是大户人家的住宅,迎面就是影壁,方转过去,就见灰狼匆匆而来。

    “武院的兄弟来了,王某有失远迎,罪过罪过。”

    灰狼拱手而笑,满面和煦,态度甚至有些卑谦,丝毫看不出来异样。

    任秋打量着他,一时间恍然,一年前那次灰狼带人灭了虎头帮,当时他看着两人厮杀,惊为天人,十分震撼,现在再看来,也不过如此。

    “这位兄弟,不知如何称呼,王某看你感觉有些眼熟,是不是在哪见过。”

    “王帮主贵人多忘事,自是不记得在下。”

    任秋淡淡一笑,扫了眼后面客堂里,道:“今日来,本想询问你一些事,看样子也没必要了……都出来吧。”

    灰狼面色一变,再无半点和煦,一双眼睛杀机暗藏,皮笑肉不笑的道:“既然兄弟不说姓名,那王某也不问了。”

    “王某奉劝你一句……你现在离去,当什么事都没发生,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是么,就凭你后面那几个家伙?”

    “狂妄……”

    话语一落,从客堂走出三人,身穿青灰色衣袍,一脸横肉,大冷天的露出胸膛,如铁石似的肌肉,肆意张扬。

    说话的是一寸头男子,眯着眼打量着任秋:“小子,说话也得看地方,小心说错话,会丢了性命。”

    任秋面无表情,轻轻的道:“其实,我是真不愿意,介入你们的事的……我只想好好练武的。”

    几人眉头一皱,感觉不对劲,对视一眼气血运起,不动声色的围上来。

    “兄弟,你是不是太狂了,就凭你一个人,敢这样说话,是不是找死?”

    “那就没办法了。”

    任秋叹气,气血一炸,肌肉搅动,如黑色蟒蛇一般,爆发出恐怖力量,也就一刹那,人就到了灰狼面前,一掌印在他头颅上。

    “砰……”

    西瓜似的,灰狼头颅炸裂,溅起漫天血肉。

    北武院三人一怔,旋即面色一变,没想到任秋居然这般狠辣,杀机勃发,瞬间攻伐而上。

    数十息之后,一地尸首,鲜血在院子里溅得到处都是。

    任秋甩了甩手,几个气血贯体的武者,在他手中不过蚂蚁般角色。

    ……

    皂水帮散了,又有一个新的帮派起来,任秋自是不管这些,交完差后,立即收拾好行礼,准备出城。

    二狗子被他安排到白家做了一帮佣,虽然地位低,但总归是有一处安身地,不用成天担惊受怕。

    城里乱如麻,城外一片荒芜,到处是骸骨,冷冽的寒风吹塑,远出的高山在云雾里,隐隐约约,

    山路不好走,冬天的山路,更是难行。

    任秋紧了紧衣服,背上一个大包袱,里面装着是五把短剑,深吸一口气,钻入山林。

    这半年来,他活动范围基本在外围,最多深入百里,猎杀的异兽,大多数不强,偶有几头堪比气血如铅的异兽。

    现在这些异兽,已然满足不了他。

    他要深入山林,那里才有更多的异兽,甚至有堪比气血如虹的恐怖异兽。

    而此次,他准备多待一些时日。

    体内气血,已然摸到气血如铅的门槛,他有种预感,这次突破,自己实力会再次暴涨。

    近来,剑种的震荡频率,越来越快,仿佛要迈入新的层次。

    ……

    ……

    一处密林里,任秋一剑斩杀一头异兽,割开血肉,取出无毒的异兽肉,旋即快速离去。

    很快,就听到一声震动山林的咆哮,惊起无数飞鸟。

    “虎口夺食,果然刺激。”

    任秋眼中闪着警惕,感受着背后微微传来的威压,立即加快速度逃离。

    那是一头变异的老虎,浑身黝黑如碳,比普通老虎体型大上五倍有余,实力堪比气血如虹。

    这一块山林,就是它的领地,里面的所有异兽,都是它的猎物。

    而他,方才就猎杀了一头气血如铅的异兽。

    深山之中,每隔一片山林,或者几个山头,就有一头实力恐怖的异兽盘踞。

    “不过,收获也颇丰。”

    把背上的异兽肉丢下,这处山洞是他无意间发现的,里面本来有一头大蛇,吊在洞顶,等待猎物的进入。

    大蛇被他杀了,这里就成了他暂时的据点。

    一处石头凹槽里,已然储存了数百斤异兽肉,都是他今天猎杀的。

    用火折子点燃篝火,把异兽肉处理好,撒上一些盐,让在火上烤着。

    很快肉香传出,滴下油脂,落在篝火上发出‘呲呲’的声音,也不怕烫直接用小刀割下,一口一口的吃着。

    气血贯体的武者,每日进食最多不能超过五十斤,这还是普通异兽肉,一旦是实力更强的,那就更少。

    而他吃了足足近百斤后,方才停止。

    气血如海浪般滚动,皮肤下好似有数百只老鼠在跑,甚至能听到‘哗啦’的声音。

    深吸一口气,如大鲸吞水,整个山洞空气减少,篝火火焰都被压得很低,火苗偏移,好似也要被吸进去。

    寒光一闪,短剑跳出,身子立即动了起来,如****,在昏暗的篝火下,带起一片寒冷杀机。

    “轰隆~”

    外面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狂风呼啸,偶有异兽咆哮,很快就被雷声压下去。

    两个时辰过去,外面雨越下越大。

    忽地,寒光一停,任秋静静站立,气血翻滚,身子凭空涨了三寸,衣服被绷得紧紧,接着又往下陷,如此反复不知多少次。

    “铮~”

    短剑自鸣,在快速震颤,速度越来越快,一声悲鸣后应声而断。

    接着,任秋身子再次往下陷,很快就成了一副骨头架子,皮肉贴在上面,十分骇人。

    “咕噜~”

    “好,好饿……”

    肚子发出雷鸣似的声音,任秋猛然睁开眼,一双眼睛凸出,如饿狼似的,身子一动,就扑入储存异兽肉的石头凹槽边。

    旋即也不烤熟,居然咬牙撕咬,几乎狼吞虎咽,一块几十斤的异兽肉,快速消失在嘴里,还不罢休继续拿吃。

    凹槽里的异兽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任秋趴在上面,如同恶鬼,吞噬着血肉。

    很快,凹槽里的异兽肉见了底。

    “还是很饿,太饿了……这些异兽肉,精血不行,得更强大的异兽肉才行。”

    任秋满面血渍,进食了数百斤异兽肉,肚子居然没有丝毫涨起,仅剩的皮肉居然还在往下陷。

    雷声炸裂,身子冲出山洞,迎着暴雨,头顶扭曲的闪电,和震彻山野的雷声。

    ……

    ……

    (求推荐票~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