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剑种 > 第25章:秘丸 下
    一场暴雪,席卷千里,灰蒙蒙、云雾翻滚,掩盖了山川本来的颜色,河水结冰,瀑布断流,白茫茫一片。

    气温骤然下降,万物沉寂,生机被深埋在积雪下面,异兽厮杀,撞下堆堆白雪,留下一片片刺眼的红色。

    任秋披着一件黑虎皮大氅,提这一块百来斤的异兽肉,扛着星火剑,一深一浅的回到一个临崖山洞。

    山洞外是一颗扎根在岩石的参天大松,蓬松的枝干,宛若华盖,似针一样的松针,绿油油的在寒风中摆动。

    这里本来是一头巨鸟的栖息地,被他斩杀后,就成了他的临时居所。

    选择这里的原因,则是可以借助山崖,躲避类似狼群这样的异兽袭击。

    在山林里,成群结队的,可不止是狼群。

    点燃篝火,木材‘渣渣’作响,温度缓慢上升,驱散了些许寒意,洞外‘呜呜呜’作响的山风,卷着漫天飘舞的雪花,挥洒向大地。

    吃完异兽肉,体内迸发巨大热流。

    来到山洞外,一片十几米平方的崖石,和周围土坡形成一个托台,巨大的山风早把地面清理,人站在上面,迎面的飓风,就像一壮汉推动。

    “嗡~”

    星火剑震动,形成一道幽暗的寒光,破开飓风,在山崖前舞动,甚至压住了山风呼啸,如同猛虎咆哮。

    山风、剑啸,人影晃动。

    呼~

    剑停,人如大钟站立,蒸汽机似的白色热气,从周身冒出,雪花几米外就被融化,滴落在地面,形成一片水渍。

    “果然,只有更强的异兽肉,效果才会更好。”

    任秋暗想,两月前他再次深入老林,一路斩杀异兽,磨炼实力。

    气血如铅的异兽肉,作用已经微乎其微,哪怕普通气血如虹的异兽肉,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唯有那种傲啸山林兽王,才有巨大增强。

    而这类异兽往,往往统领一个族群,气血如铅的异兽多的可怕,更有数头甚至十余头堪比气血如虹的异兽。

    想要猎杀这类异兽,难度可想而知。

    看着远方,一座高如云层的巨峰,在云雾里若隐若现,宛若擎天巨人,屹立在天地间。

    那里生存着一群长臂猿,族群多达上千,其中就有一头猿王,实力极其恐怖,麾下至少八头堪比气血如虹的长臂猿,统治者方圆百里地界。

    当之无愧的山林霸主。

    而他,在极其耐着性子,在观察这群长臂猿的习性,寻找机会斩杀。

    ……

    相隔数百里外,北武院的营地,也在搬移,附近异兽已然被清空,唯有继续深入才能有收获。

    但这一场大雪,带给他们太多困难。

    物资已经出现短缺,其中就有一些药品和驱寒保暖的衣服,哪怕是武者,在这般极端天气下,体力和热量流失的非常快,一些较弱的弟子,已经不敢再深入老林。

    邓秀皱着眉头,看着纷飞的大雪,距离完成五万斤异兽肉,还差太多,周围异兽已经被猎杀完。

    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填补,而现在他最缺的就是时间。

    北武院随着快速扩张,弟子越来越多,异兽肉的消耗已经跟不上,不然沈言不会同意给他一批汤药秘丸。

    而条件就是,猎杀五万斤异兽肉回去。

    作为北武院排行第六的弟子,有责任和义务,承担起这个重担,否则他也不会深入老林。

    但一场大雪,大乱了他的计划。

    现在只能放弃一部分实力较弱的弟子,让他们下山回北山县,而他继续带路部分弟子,深入老林。

    “刘宣伯那个杂碎,居然提前几年布置,现在更是要建立什么城堡,他到底想干什么?”

    “按理来说,一旦等南武院王云走了,那南武院就是他的天下,成为他习武资源点的。”

    “妈的,不管了,既然你要玩,我北武院陪你玩……”

    ……

    大雪下了整整一天一夜,平地上的积雪,已经达到人高,彻底把山川掩埋,许多大树被压垮。

    任秋趴在一处草丛中,任由大雪把自己掩盖,气血收敛到极致,宛若死物,一动不动。

    在不远的一处林间,数十头近两米高的巨猿,在树木上跳跃,不时扑下,猎杀被它们驱赶的异兽群。

    地面在震颤,积雪在跌落,一道道巨大的痕迹,在雪地里蔓延。

    忽地,一头黑影从天而落,‘轰’的砸在地面,银灰色的毛发,如针一般炸起,两只粗壮的长手臂,捏着拳头,狠狠锤击地面。

    “吼吼吼~”

    声浪爆发,许多慌忙的异兽,直接被震死,一些慌不择路的异兽,腿一软倒在地上,

    这是一头堪比气血如虹的长臂猿。

    它们正在狩猎,驱赶异兽群,一次性猎杀数十上百头异兽,才是它们的目的。

    一头头异兽,被锤死,浓郁的血腥蔓延,宛若一处屠宰场,让人胆寒。

    很快,异兽群跑掉一大部分,留下数十头尸首,一头头巨猿跃下,拍着胸膛咆哮。

    银毛巨猿怒吼一声,其他巨猿立即挺直咆哮,扛起异兽尸首,准备离去。

    就是现在……

    嗡~

    伴随着剑鸣,一道幽光从雪地里炸起,任秋冲天而起,带着无边杀机,瞬间划过四五头巨猿,溅起漫天血肉,直杀银毛巨猿。

    突然的变故,惊得数十头巨猿发愣,接着一片慌乱,四处乱蹦,跳入树上。

    银毛巨猿一声咆哮,脚下一蹬,地面杂裂,两条长臂如同铁柱,瞬间膨胀轰击过去。

    “轰~”

    劲气翻滚,卷起千堆雪。

    剑光一转,绕着长臂一划,带出一片血肉,直刺银毛巨猿头颅。

    巨大的疼痛,让银毛巨猿陷入狂暴,张开血盆巨口,露出森白的獠牙,咆哮着撞上来,一双长臂再涨几寸长,爪子上寒光闪闪。

    果然凶悍。

    任秋人随剑动,气血一炸,不敢硬接这一拳,放弃直刺,身子一晃绕过这一撞。

    在这一刹那,手中星火剑幽暗的剑体,好似燃起了点点火焰,瞬间斩出。

    一息九次的震颤,宛若切割机,划过银毛巨猿身子,直接带走一小半血肉。

    一人一猿,爆发出血腥厮杀。

    落在树杈上的其他巨猿,拍着胸膛巨吼着,一些落入地面,狂躁地杵着地面奔跑。

    数十息后,银发巨猿一颤,怒吼戛然而止,长臂吊在身上,露出猩红的血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