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顾少宠妻又宠宝 > 第五十一章 绑架(上)
    喝完之后,叶心媛就看着宋圳,等他离开,结果宋圳纹丝不动,脸上之前那些做戏的笑也彻底变成了不怀好意。

    叶心媛皱了皱眉头,心道:你不走我走。

    然后,她便站起身来。

    没曾想,这一站起来,就觉得眼前突然一阵天旋地转,控制不住的向旁边倒去,却被宋圳一把接住。

    宋圳朝四周看过来的人微微一笑,“不好意思,我的女伴喝醉了。”

    听他这样说,周围的人便又都纷纷移开目光。

    宋圳便半搂半抱着叶心媛,打算带她离开,结果这时,一个满含着杀气和怒意的声音从旁边传来,“拿开你的脏手,你要带她去哪里?!”

    紧接着他便被一阵大力推开,踉跄几步差点儿倒在地上。

    原本被人众星拱月围在中间的顾谦,此刻犹如天降神兵。

    宋圳扶了扶眼镜,根本没看清刚才是谁推了他,刚要开口呵斥,结果一抬头就对上了顾谦那张仿佛如同北极寒冰一般的脸,顿时吓得双腿发软。

    “顾,顾谦……”

    顾谦朝着周围的人再次看过来,他横抱起昏过去的叶心媛,知晓这次在别人的宴会场,如果把事情闹太大的话会对叶心媛影响不好。

    便低声对后面赶来参加宴会的张秘书说道:“给他点儿教训。”

    张秘书:“是,boss。”

    说完,顾谦便抱着叶心媛离开了。

    至于张秘书会给宋圳什么样的教训,就不在他关心的范畴之内了,但毫无疑问的是,肯定不会让宋圳好过就是了,动了不该动的人,总得为此付出代价。

    顾谦一路横抱着叶心媛,来到楼上之前就为客人备好的休息室里,把人放在床上。

    他看着昏迷不醒的叶心媛,忍不住伸手轻轻拨了拨她鬓角的头发,喃喃道:“我真是一刻都不能离开你啊……”

    他叹了口气,心中一阵后怕,还好他及时发现了,否则事情到底会变成怎样,他自己也不敢想。

    *

    其实,在这段时间里,叶心媛一直都是半昏迷。

    四肢沉重的抬不起来,连动一根手指都做不到,眼睛也睁不开。

    可是她的意识却是在半梦半醒之间,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犹如一个旁观者。

    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药的药效才渐渐消退了一些,让她能睁开眼睛,可她却感觉脑袋嗡嗡作响,像是被人用什么东西狠狠的凿着,疼的叶心媛脸色苍白。

    “你醒了。”

    一直守在她身边的顾谦第一时间发现了叶心媛的状况。

    一时之间没能反应过来的叶心媛只是怔怔的看着他,虽然头痛欲裂,但是心里却没有之前的那种恐慌不安。

    莫名的,在叶心媛的认知里,这个才认识了没有几天的男人,总是能轻易给予她安全感。

    顾谦见叶心媛一直不说话便有些着急了,他轻轻拍了拍她的脸颊,“媛媛,能听见我说话吗?”

    之前他也请医生来看过了,说是酒里有迷.药,但是剂量不大,对她的身体没有太大的影响,所以醒来之后不应该是这个状态才对呀?

    就在顾谦坐不住,想要再次出去叫医生的时候,叶心媛才缓缓开口,神情和语气都如同梦游一样:“顾谦……咱们之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说不清楚为什么,她总觉得眼前的情景有些似曾相识。

    顾谦一愣,一时之间没能明白她说这话到底是想表达什么意思。

    他握着叶心媛的手,蹙眉道:“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还难受的厉害,咱们去医院吧。”

    叶心媛:“不用……我就是有些头疼。”

    她说着,捂着额头自己想坐起身来。

    顾谦见状,连忙扶了她一把,在她的身后塞了一个抱枕。

    “你现在还记得之前发生了什么事吗?”顾谦问。

    叶心媛的思绪渐渐的变得清明起来,虽然还是有些头疼,“我记得,那个人他……”

    提到宋圳,顾谦的神色冷了下来,“臭虫而已,以后离他远远的,不要让他脏了你的眼睛。”

    说着,他轻轻拨了拨叶心媛额角的碎发。

    叶心媛眨了眨眼睛,“不知道为什么,我总对你有一种莫名的熟悉感,咱们以前,我是说我失忆之前,咱们真的没有见过吗?”

    顾谦看她渐渐恢复了精神,微微挑了挑眉,笑的高深莫测,“这一切还要问你自己,毕竟有些事说出来就不那么美了。”

    叶心媛蹙眉,有些不满意顾谦在这里故弄玄虚。

    顾谦伸出手指,轻轻点了点她的眉心,“不要皱眉,皱眉就不漂亮了。”

    叶心媛:“……”她总觉得顾谦怪怪的。

    顾谦像是没有注意到叶心媛的异样,只是语气温柔的说:“吃一堑长一智,以后不要再随便同不认识的人交谈了,而且你所能相信的人也只有我,知道了么。”

    叶心媛:“……”

    *

    那厢,参加宴会的顾谦和叶心媛离开以后,轩轩如同往常一样,登上了一个一般人都难以接触到的神秘催泪一。

    这个催泪一上的人全部都是来自世界各国的黑.客,大家在这里时常会切磋一下,当然闲来无事的话,偶尔也会扯皮。

    然后,一群黑.客大佬说着说着不知道就怎么聊起了年龄问题,一群人纷纷报上自己的年龄,感叹自己年纪大了。

    六翼:XT怎么不说说自己的年龄?保密程度做这么高,难不成你是一个老头子?

    XT是轩轩在这个催泪一的马甲。

    XT:我没有什么要故意隐瞒的,只是怕你们不相信。

    他和这群人也认识了好几年了,大家也是相熟的朋友,今天倒是头一次提起各自的年龄,想也知道,轩轩肯定是这个催泪一里年龄最小的人。

    六翼:过来听听嘛,你只要别编的太夸张就行。

    六翼说完,还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包。

    其他人纷纷附和,都以为轩轩之前说的话是为了自己后面吹牛做铺垫,毕竟他们这群人有事没事也会在群里吹一波牛。

    轩轩见他们这样好奇,自己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如实说出了年龄。

    XT:我今年七岁。

    瞬间,整个催泪一,满屏都是“………………”。

    电脑前的轩轩无奈的耸了耸肩,打字。

    XT:我就知道你们不相信,有图有真相,给你们看看我和我妈妈。

    说完,轩轩便发了一张照片过去。

    是一张他和叶心媛的合影。

    小朋友发这张照片,第一是为了证明自己刚才说的话,另一方面也是怀着显摆的意思,想要听朋友夸一夸他的妈妈。

    果不其然,催泪一里的内容瞬间被带歪楼了,母子二人的盛世美颜在里面掀起了汹涌的波涛。

    xxx:我的天呐,这是什么颜值,你们家是不是有皇室血统啊?!

    一团乱码:楼上还皇室血统?洗洗睡吧,大清早亡了!

    六翼:XT你真的不是在戏弄我们吗?啊?

    Louis.Q:原来XT是亚洲人啊。

    催泪一里,大家七嘴八舌围绕着叶心媛母子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大家手速又快,刷屏,那是一眨眼的事情。

    饶是轩轩,一时间也是看的眼花缭乱,作为当事人的他发现自己根本插不上话了。

    直到有一条信息出现在屏幕上,莫名的,一下子就吸引了轩轩的注意力。

    克苏鲁:这真的不是逆生长吗?我以前见过照片上这位女士,但她怎么越长越年轻啊?

    自觉异常敏锐的轩轩感觉到这背后似乎隐藏着什么,可是这句话一闪而过,后面那个马甲叫做“克苏鲁”的人就没再说话。

    *

    “好了,今天辛苦你了,早些回房间休息吧。”

    参加完宴会的二人终于回到了顾家别墅。

    “晚安。”顾谦朝叶心媛笑着道。

    叶心媛:“晚安。”

    顾谦目送叶心媛回了自己的房间,捏了捏眉心,打算去书房处理一下堆积的文件,结果一转身就看到隔壁的房间门打开了,自己儿子从门缝里伸出一颗小脑袋。

    “爸爸。”轩轩叫道。

    顾谦看到儿子,不由得放缓了神色,走过去揉了揉轩轩的小脑袋,“怎么这么晚了还没休息?”

    轩轩乖巧的任由老爸在自己的头上rua了一通,“我有件事情想要告诉您。”

    轩轩有着非比寻常的电脑天赋,这件事顾谦是知道的,而且轩轩偶尔会客串一把黑.客的事,他也是一清二楚,只是告诫小朋友不要随意去入侵别人的资料库,做些什么违法的事情。

    顾谦点头,“你说。”

    轩轩便把刚才催泪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同顾谦说了,“我总觉得这背后还藏着什么,爸爸,你说有没有可能是妈妈的秘密?连妈妈自己都不知道那种?”

    不得不说,小朋友的小脑袋瓜就是敢猜敢想。

    顾谦闻言,微微皱了皱眉,然后屈指给了儿子一个脑瓜崩,“你少看些动画片。”

    轩轩撇嘴,他才没有看动画片呢,那些动画片那么幼稚。

    顾谦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腹诽,但对于这件事,他仍然认真的考虑了一下,毕竟很有可能事关叶心媛。

    也不能怪父子二人杯弓蛇影,有点什么风吹草动就跟如临大敌似的,毕竟叶心媛可是个有“前科”的人。

    “关于这件事,暗地里关注一下就可以了,如果再遇到那个叫‘克苏鲁’的人,可以随意的问一下,但也不要太过深入调查,以免真的引起一些什么不必要的麻烦。”顾谦道。

    轩轩乖乖的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

    “这些就是所有关于当初那些事情的资料。”

    安月把几个厚厚的文件夹放在了宋圳面前,但却一不小心碰到了宋圳的胳膊,只听宋圳倒抽一口凉气。

    “你怎么了?”安月有些奇怪的问他。

    宋圳脸色一僵,“没什么。”说着,他便翻开那些文件夹,避免再继续谈论这个话题。

    安月撇了撇嘴,也没再追问,毕竟她对宋圳的事情一点也不感兴趣。

    对宋圳毫不感兴趣的安月当然不会知道,宋圳从她这里听说了叶心媛失忆的事情之后,便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盘,蓄意去接近叶心媛,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在宴会结束回去的路上,被人套了麻袋教做人。

    挨了一顿毒打的宋圳去医院检查过后才发现,他只是一些皮肉伤,连药都不用上,过几天自己就会好。

    那伙人下手稳准狠,专挑痛却又不致命的地方打,还巧妙地避开所有露在外面的皮肤,所以根本就没有人知道宋圳被胖揍了一顿。

    宋圳那样的好面子的人自己又不会说出去,所以到最后只有打落了牙和血吞了。

    对于那伙人的身份,当时宋圳想也没用想,就知道肯定是顾谦派来的!

    皮了一把,深藏功与名的张秘书露出一个微笑,表示勿cue我boss。

    跟着顾谦混久了,张秘书好好的一个文员,做什么事,出手却像个黑.道大佬。

    带伤上阵,“身残志坚”的宋圳看过所有资料后表示这些东西公布以后,完全可以将叶氏收拢回安月手下,让安月成为叶氏新一任的掌权人,而叶心媛那里最后什么也捞不到。

    安月大喜,觉得自己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想到叶心媛一场努力,最后都为自己做了嫁衣裳,就忍不住通体舒畅。

    她拍板决定:“把这些东西都登报,用最快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