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当某天我无所畏惧 > 第48章 不要不识好歹
    符初用手指轻点屏幕,将表白墙的帖子往下滑去,看到了之前那条帖子,那条帖子没被删除,但是评论区却已大变样。

    之前那些辱骂符初的评论全部消失了,现在满屏的都是:

    “恭喜男神脱单。”

    “我们校草大人终于名草有主了。”

    “那个女孩好幸福呀!”

    “这二人好般配呀,羡慕他们。”

    “帅哥都是别人的,我只有堆积如山的课本。”

    “郎才女貌,天长地久。”

    ……

    符初明白过来,这代珩就是在搞事情!

    “跟校草谈恋爱,全校皆知呀,你看就算天塌下来他都替你撑着,这种轰轰烈烈的感觉怎么样啊,小符符,是不是幸福感爆棚呀?”卢雨嘻嘻哈哈道。

    “我是代珩,以后符初的事就是我的事。”赵如安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表演起来,“哇,好酷哦,男友力Max!”

    符初哭笑不得,无奈地解释:“我和他真的没有谈恋爱,那些照片真的只是是角度的问题。”

    “但是那校草肯定对你有意思,他发的那条帖子其实是在趁机向你表白。”陈水儿从她的偶像剧里边抬起头来,用她看偶像剧的经验分析着。

    符初摇了摇头:“这又不是偶像剧,我们都是大学生,应该用逻辑分析。你们看我有什么特别吸引人的地方吗?我穷得叮当响,本人又不是很出色,他那么优越的条件,喜欢他的人那么多,他为什么看不上别人而看上我?”

    “小符,你长得好看呀!”赵如安说。

    “我有代珩好看吗?”符初问道。

    赵如安被噎得说不出话。

    符初叹了口气:“而且追他的那些女生中长得比我好看,比我优秀的还有很多。我没有什么条件能配得上他,他又怎么会看得上我?”

    “每个人审美不一样,他可能就觉得其他那些女生都没有你好看。”卢雨脸上贴着面膜,却还喋喋不休,“那天晚上我看他拉着你的时候看你的眼神都不一样,这不是喜欢是什么?”

    符初想了想,表情有些严肃:“这么说吧,我觉得他接近我有阴谋。”

    愣了两秒,三个室友一起“噗哈哈”大笑起来。

    赵如安眼泪都笑出来了,捂着肚子语无伦次道:“小符,哈哈哈……这真是我这辈子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哈哈哈……”

    卢雨:“小符,你该不会有被迫害妄想症吧?”

    陈水儿:“自古阴谋无非有两种,一是谋财,二是骗色,你没有财,那他就是骗你色了。”

    符初内心:我怎么会有这群室友……

    室友们内心:我怎么会有符初这样的室友。

    没有一个人相信她的话,符初感觉蛮受伤的。

    不过她这话说得确实是无依无据的,连她自己都有些虚,声音像蚊子一样小:“我是说真的,没开玩笑。”

    也不知道她的三个室友听到没,不过符初觉得她们似乎笑得更大声了。

    在她们的笑声中,符初的手机突兀地响了一声。笑声戛然而止,三双眼睛齐刷刷地向她看过来。

    符初拿起手机一看,是方小知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

    赵如安笑得眼角还泛着泪花,问道:“是代珩给你发短信了?”

    额……怎么什么都能联想到代珩?

    符初摇了摇头,淡淡道:“不是,是中国移动发的,提醒我该交话费了。”

    符初说完后,很淡定地爬上床去,再次点开了那条短信,短信的每一个字都深深映入了她的脑海。

    短信就五个字:

    “别不识好歹。”

    带着点威胁的口气。

    方小知居然开始威胁她了。

    代珩在表白墙上发的帖子固然具有很强的威慑力,大家都知道符初有代珩护着,不敢找她麻烦,但是方小知这样的狠人并不会因此而退缩。

    符初盯着这几个字看了一会儿,冷笑了一声,把短信关掉,闭上眼睛开始睡觉。

    她和代珩并没有谈恋爱,她本来还想和方小知解释清楚的,但看到方小知的这条短信后,她突然不想解释了。

    一晚上翻来覆去没有睡着,第二天符初也起得很早,天刚蒙蒙亮她就骑着单车去了教室。

    教室里空荡荡的,窗帘紧闭,光线幽暗。

    符初以为没有人,按下开关打开了灯,却见一个人趴在最前排的桌子上,吓得符初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么黑,一个人在偌大的教室里不开灯,不害怕吗?

    真是有些奇怪。

    听见有人走进来,趴在桌子上那人缓缓抬起头来,然后目光正好与符初的对上。

    见是昨天坐在她旁边故意掉笔的那个女生,符初移开目光,没有和她打招呼,找了个中间的位置坐下,和那个女生之间隔了挺远的距离。

    过了一会儿,符初听见前方传来“嘤嘤嘤”的哭泣声。

    她抬起头,看见前面那个女生的肩膀在不停地耸动,哭得是真伤心。

    符初起身走上前去,关切地问道:“你怎么了?”

    那个女生抬头看了符初一眼,埋下头去只是哭,一句话也不说。

    符初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太会安慰人,便只是静静地坐在她旁边想给她一些无声的安慰。

    那女生却转头很凶地对符初吼了句:“你滚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