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霍格沃茨的绿宝石 > 第六百九十章、胜利之后

第六百九十章、胜利之后

    温暖的阳光在霍格沃茨上空冉冉升起,像人间播撒着光明与希望,并带走了场地上的寒冷。

    庆祝的人们回到了明亮的大礼堂。欢笑和泪水,喜悦和悲伤,是礼堂的主旋律。

    为胜利而喜悦,为活着而喜悦……为今天的死难者哀悼,为了那些因抵抗黑暗而献出生命的勇士哀悼。

    麦格教授把学院桌放回了原处,可是谁也没按学院入坐。

    大家都乱糟糟地挤在一起,老师和学生,幽灵和家长,马人和家养小精灵。费伦泽躺在墙角养伤,格洛普从一扇被打烂的窗户往里窥视,有人把食物扔进他大笑的嘴里。

    韦斯莱先生和金斯莱成了最忙碌的人,他们除了庆祝,还要安排好后续的工作。

    搜捕漏网的食死徒、摄魂怪,对伏地魔党羽的审判、关押,等等。对了,还有斯莱特林学院的学生,魔法部要对他们进行询问调查。

    尽管他们的院长西弗勒斯·斯内普,还有代院长霍拉斯·斯拉格霍恩,这两人都站在抵抗伏地魔的最前线,但他们并不能代表整个斯莱特林学院,学生要为他们的不当言行付出代价。

    魔法部不会放过任何一位坏人,不会给未来美好的世界留下祸患。希望经历了这场战争后,斯莱特林们都能懂点事,分得清是非对错。

    几百人挤在礼堂里,聆听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好消息,而领导这场战争的领袖、并在最后杀死伏地魔的英雄却不在这里。

    十一月的黑湖还没有冻成一坨,艾达沿着湖岸蜿蜒的曲线缓缓走着。弗雷德和乔治跟在她身后,像是两只淘气的猴子一般,片刻也不肯安生。

    “来之不易的胜利,乔治!”

    “胜利来之不易,弗雷德!”

    这对儿孪生兄弟车轱辘话来回说,表达着对战争胜利的喜悦,并且乐此不疲。

    不知不觉间,双胞胎跟着艾达的脚步走到了邓布利多的墓前。

    白色的坟墓依旧,他静静地立在湖边,亲眼见证了这场战争的胜利。

    双胞胎见到艾达将老魔杖拿到了手中,两兄弟在一瞬间明白了她的想法。

    “那可是老魔杖,你确定要这么做吗?”弗雷德问道,他明白艾达是想将老魔杖“还给”邓布利多,老魔杖已经完成了它的任务。

    “一旦放进去,再后悔可就不好了。”乔治说道。

    将老魔杖“还给”邓布利多,必然要打开坟墓,若是后悔了,就要再一次打开墓地……这般反复打扰亡者的清净,可不是什么礼貌的事,简直缺了八辈子大德了。

    “当然,老魔杖于我本就没什么用处,拿着它只是为了提醒自己。”艾达轻声说道。

    这根传说中的魔杖是邓布利多交给她的,每一次握住魔杖,每一次用这根魔杖施法,艾达都会想到邓布利多,想到他对自己的谆谆教诲。

    “现在,是时候将它还给邓布利多教授了。”艾达接着说道,“连着我欠他的所有,一并还给他。”

    话音落地,艾达最后挥了一次老魔杖。伴随着一声轻响,白色坟墓缓缓打开。

    阿不思·邓布利多安详的躺在哪里,双手合在胸前,就好像是睡着了一样。

    将老魔杖轻柔地放在邓布利多手中,艾达随即合上了坟墓,整个过程连五分钟都没用上。

    “老魔杖的传说就此结束了。”艾达语气轻松地说道。

    就算知道艾达是老魔杖的主人,可如今的魔法界又有几人能击败她?就算艾达遭人暗算,真的输给对方,老魔杖也不在她这里了。

    自老魔杖诞生以来的腥风血雨,都将在今天得到终止,它将永远长眠于邓布利多身旁,还有盖勒特·格林德沃。

    眼见着坟墓合上,弗雷德玩笑地说:“我现在打你一拳是不是有些来不及了?”

    “当然,勇敢的韦斯莱先生。”

    说着,艾达翻了一个飞出天际的白眼,双胞胎都担心她那双碧绿色的眼眸会飞出眼眶。

    艾达背着手,迈着四方步离开了墓地,弗雷德和乔治立刻跟上。两兄弟也学着艾达的样子,迈起了略显滑稽的四方步。

    “我觉得你将老魔杖还回去,还有别的意思在里面。”乔治说道,他看得出来艾达没有将话说完,也看出艾达是在钓他们兄弟的胃口。

    “当然,聪明的韦斯莱先生。”

    艾达的眉梢眼角都堆满了笑意,自离开霍格沃茨、离开邓布利多之日起,肩负重担的她已经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她说:“阿不思·邓布利多和盖勒特·格林德沃,他们两个算是因老魔杖而相识的,这根魔杖对他们有特别的意义……我这个人呢,一向都有成人之美,所以就还给他咯!”

    就当是给这两个生不同衾死同椁的臭老头扯上一张结婚证。

    “对了,哈利没有出事,真的只是因为他是伏地魔的魂器吗?”弗雷德问道,他追上了艾达,走在艾达身侧。

    “总觉得不是这么简单,你一定是忽悠了伏地魔。”乔治也追了上来,他站在艾达的另一侧。

    三人肩并肩地走着,一如多年前,一如多年后。

    “魂器只是一方面,我无法保证哈利是否会跟魂器一同灭亡,估计邓布利多也难以保证这一点。”艾达说道,“所以他才会叮嘱斯内普,直到最后一刻才能将真相告知哈利。”

    双胞胎点点头,他们在知道哈利是魂器以后也是这么认为的。

    弗雷德和乔治亲眼看过魂器被销毁的过程,也知道消灭魂器的方法。

    兄弟二人不觉得自己能像哈利一样,牺牲自己、奉献自己。因为从他们的角度来看,哈利的选择是十死无生的选择。

    “既然如此,哈利又是怎么活下来的呢?”乔治问道,兄弟两个并不是诅咒哈利,而是单纯的好奇,求知欲爆棚。

    艾达停下脚步,笑着说:“因为我啊!我给了他一个拥抱,一句祝福。”

    弗雷德和乔治同时张开双臂,异口同声地说:“也抱抱我吧!顺便祝愿我们的魔法把戏坊生意兴隆,做大做强!”

    玩笑归玩笑,弗雷德接着问道:“为什么你的拥抱和祝福能保护哈利?”

    两兄弟还是不能理解,难道是艾达修成了什么了不得的魔法,能够言出法随?

    “因为我是死亡圣器的主人。”艾达正色说道,“我曾同时持有三件死亡圣器,老魔杖、隐形衣、还有复活石。”

    闻听此言,双胞胎的下巴都要惊到脱臼了。

    他们自然知道死亡圣器是什么,两兄弟还曾陪同艾达一起到访过戈德里克山谷,寻访伊格诺图斯·佩弗利尔留在那里的痕迹。

    “难道那传说竟是真的?”乔治难以置信地问,“集齐死亡圣器的人将会成为死神的主人。”

    艾达摇摇头,她说:“不是死神的主人,而是死亡圣器的主人。我认为传说不过是后人的夸大,死亡圣器的真正制造者是佩弗利尔三兄弟,他们三个一定是强大、危险的巫师。”

    看着双胞胎一头雾水的样子,艾达耐心地解释道:“老魔杖一直在被打败,带给每一任主人不幸;复活石并不能让死人复活,招徕的亡魂反而会千方百计把活人带到另一个世界;隐形衣也并不能抵御时间对人类的磨损,甚至可以被看穿。”

    两兄弟齐齐叹气,一起说道:“听你这么一说,传说中的死亡圣器比现实中的破烂儿还不如。”

    “正相反。”艾达摇晃着葱白般的手指,“它们是伟大的巫师制造出来的伟大的魔法产物,拥有着非同一般的魔力。”

    弗雷德点点头,他说:“大概能听明白。老魔杖能增强主人的魔法,让施放的魔咒更具威力。”

    乔治接着说:“还有哈利的隐形衣,这么多年都没有出现过磨损,更没有像市面上那些隐形斗篷一样,失去隐身功能。”

    艾达装模做样的背着手,在湖岸边走来走去。

    她说道:“没错,但它们的伟大不止于此。死亡圣器不是什么逃离死亡的法宝,而是对拥有者的考验。”

    “考验?”弗雷德和乔治更懵了。

    “是的,来自死神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