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魔法 > 嫁给渣前任小叔后真香了 > 第160章 故人归
    摇了摇头,萧妙玥开了口:“无事,我只是,只是……”说到此处,见廖瓒元一直很是认真地盯着自己,她一时语塞,突然便不知晓自己接下来该说些什么才好!

    而像是察觉到了萧妙玥的尴尬,为了缓解她的这份尴尬,廖瓒元倒是又一次开了口:“无妨的,慢慢想,慢慢说,我们还有很多时间。”廖瓒元如此说道。

    可是啊,这话倒是怎么听,怎么奇怪,但萧妙玥确实感觉自己好受些了,想了想,她才又缓缓开口说道:“廖将军,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她所说的见过,不是指在萧府的那一次见面,而是,廖瓒元看着她的眼神,总让她有种错觉,就好像他们已经认识了很久一样,仿若故人归。

    闻言,廖瓒元倒是愣了愣,他那本就深邃的眼眸里仿佛又闪过了些什么复杂的情绪,可是啊,他仍是对着萧妙玥摇了摇头:“萧二小姐,元是武将,不是文人,也说不出多动听的话来,可是,一见到你,我便想起曾经看过的一句话来。”

    说到此处,廖瓒元停顿了下,当然,他也并非是想要吊萧妙玥的胃口,所以他很快便又一次开了口,甚至是在萧妙玥问出那句究竟是怎样的话之前,廖瓒元便开了口,“是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萧二小姐,也许你会觉得我有些冒昧,但是,我还是想要对你说,也许正如你所言,我们是见过的。”

    说到此处,廖瓒元便不再继续往下说了,他只是静静地看着萧妙玥,感受着她的呼吸,心也一下子便定了下来。

    “你父亲他?”不知怎的,萧妙玥突然便问出了这样的话来,尽管并不合适,此情此景她也不该如此说,倒颇有些不解风情的样子。

    可是啊,阿妩所说的话突然便浮现在了她的脑海之中,若阿妩所言是真,那廖家老爷便是当真撑不了多久了,而眼下,想来廖老爷的身体状况也不会太好!

    闻言,廖瓒元当即摇了摇头,萧妙玥几乎是一瞬间便懂了廖瓒元的意思,不知怎的,她竟然突然觉得廖瓒元有些可怜,“那廖将军,你……”萧妙玥这般开口,话没有说完,可是想来廖瓒元是能够听懂的。

    “萧二小姐,元无事,关于父亲的身子状况,我早就心里有数,心里自然悲恸,可元也清楚,人这一生,绝不能沉湎于悲痛,在任何时候都不能,父亲也绝对不希望我如此。”廖瓒元如此说道。

    萧妙玥觉得他所说的话很有道理,于是便也就点了点头,开口道:“是,的确该如此,人生不易,本就不应该把本就不多的时间用来悲伤。”

    听了萧妙玥此话,廖瓒元又很是认真地看着萧妙玥,欲言又止,他这模样倒是看得萧妙玥心下纠结,正要开口让他莫要如此,有什么便尽管开口的时候,廖瓒元倒是又一次开了口。

    他只是对萧妙玥说道:“抱歉。”语气真诚,是真心实意,可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萧妙玥心中的疑惑越发多了,她的眼眸中也盛满了疑惑,“廖将军,何出此言?”心中有惑,那便要求解!而能解她疑惑之人,此时就恰好在她眼前,所以啊,此时不问,更待何时。

    “之前父亲求娶你,想要让你做继室之事,实在抱歉。”廖瓒元如此说道,将他因何抱歉解释清楚,“父亲也是因为担心我,所以想要在他临终前为廖府寻一个女主人,他觉得你很适合,他说了要娶你,绝不是看轻你的意思,但是,这件事定然是让你很困扰,所以,真的非常非常抱歉。”廖瓒元如此说道。

    而萧妙玥倒是完全没想到廖瓒元竟是为了这件事抱歉,摇了摇头,萧妙玥才又开口对廖瓒元说道:“无妨的,我知道廖老爷并无轻贱之意。”那时候,那老者看着她的眼神很是尊敬,不带任何欲,满是慈祥,是真正在看晚辈的模样,想来正如廖瓒元所说,廖老爷并非是要给自己娶妻,只不过是想要给萧家娶一位当家主母罢了,而这女主人,恰好需要廖老爷夫人之名。

    萧妙玥不禁在自己的心里这般想着,然后,她又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她也忘记了是从何处听来的,总归啊,同廖瓒元有几分关系,“廖将军,妙玥有一问。”萧妙玥从来也不是什么扭捏的女子,更何况,她同廖瓒元相处的时候,竟是无端轻松,所以啊,有些事她根本就没有多加思考。

    萧妙玥开口询问道:“坊间有传言,你此一生,不欲娶妻,也不想要留子嗣,只愿倾此一生,忠君为国,平天下乱,可是当真?”

    萧妙玥是当真有几分好奇的,当然,也是因为她真的很敬佩如同廖瓒元廖将军这般的将士,可却也觉得廖将军没有必要做到这般地步,毕竟他想要成就的事业,同娶妻生子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所以啊,既然可以,为何不两者兼顾,莫不是有志之士皆是如此,得先苦其心志?!

    廖瓒元将萧妙玥眼眸中的好奇瞧得一清二楚,然后,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竟是突然笑了,“年少稚语,不可当真。”廖瓒元看着萧妙玥,缓缓将话说了出口,“元不娶妻,是因为元暂时还未曾遇到那样一个人,可元相信,总归是会遇到的,元是俗人,自然躲不过这世俗,也想要同自己心爱之人在一起,护着她,守着她,陪着她,给她一世安宁!”

    廖瓒元的声音低沉,带着磁性,十分动听,其间又好似蕴含着某种说不出的深情,不知为何,萧妙玥心下滋味百般,有那么一个瞬间,她当真十分羡慕能够成为廖瓒元夫人的女子,更为荒谬的是,真的有那么一瞬间,她竟然觉得廖瓒元这话像是对她说的。

    怎么可能?!醒醒,萧妙玥!萧妙玥无奈地苦笑了下,“那妙玥便祝廖将军早日遇到心上人,早些得偿所愿,娇妻相伴,羡煞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