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四季冬夏:精英律师的软肋 > 第四章 开除导演
    节目录制已经结束,空空的现场剩下些等待被收走的器材和道具,唯一一束光打在前台,韩冬和岑导在灯光下面对面站着,中间隔着的灶台仿佛楚河汉界。岑导翻开韩冬递过来的材料,刚看了一眼便不悦地皱起眉头。

    “韩冬你什么意思?”

    “超支的问题、超时的问题,已经不是第一次跟您说了吧,公司做出过最大的忍耐和让步,但事不过三,这次真得请您走了。”

    岑导气得胡子都抖了起来,拿起装材料的文件夹便往灶台上一摔,要不是多年文化人的设定撑着,怕是要直接把韩冬从演播厅里扔出去。

    “那也轮不到你来跟我说吧,你算几个菜啊?老郑刚走,你就等不及要当这个家了?有点着急了吧?吃相不要太难看!”

    岑导的话难听,但韩冬也不是吃素的,她把一肚子骂人的话都咽了回去,故作轻松地捡起了台上的文件夹:“您跟我发脾气没有用,就像您说的,我什么都不是,我说了不算,我只是在向您传达公司的决策……”

    韩冬的话,岑导不知道该怎么接,一时气结。

    韩冬顿了半晌,话锋一转:“……但我有办法帮你。”

    岑导的反应,就是她这些话绕来绕去说着在赌的一个可能性,韩冬不动声色的用手指拍打着另一份压在桌面上的文件,余光轻瞄到岑导脸上有她期待的表情。

    成了!

    “于公,我知道换总导演对节目伤害有多大、于私,我还得念我们这些年的交情,但公司的利益我也必须考虑……我研究过了,您的团队里最花钱的那些人,换掉他们能省出来不少,后续替补上来的我已经找好了,物美价廉……”韩冬说着,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名单,上面是她来这之前便整理好的替换人选。

    “不行,我的团队都是跟着我好些年的兄弟姐妹,一个不能少。”

    韩冬态度坚决:“这事儿没办法,要么您走,要么他们走,您选吧。”

    岑导表情又变得难看了起来,但眼神还在往那名单上瞄,韩冬心中暗笑。

    “我本来可以不淌这摊浑水,是因为跟您合作这么多年不忍心,才想帮您一起想办法,这是我唯一的条件,要想留下您这也是唯一的方法,先度过这个危机,只要您还在,走了的人还能再回来不是吗?另外,新搭的班子要是能把接下来的几期做好,账面漂亮,我在公司也好说话,帮您争取第二季的拍摄。”

    “第二季”这三个字打开了岑导的心房,毕竟谁不想做一档长盛栏目,面对这样具备诱惑力的条件,岑导不由一声苦笑。

    “这方法也亏你想得出。” 岑导只能默许了这个解决方式,接过名单正式研究了起来,半晌又苦了一张脸:“可……我要怎么跟我团队的人说?”

    “这个只能您自己拿主意了,我能帮到您的也就这么多……您考虑好了和我说一声。”

    韩冬说罢,收拾东西要走,又被岑导喊住了。

    “韩冬我问你……”

    “您说。”

    “眼下这些事情,老郑生前知道吗?”

    韩冬沉默良久,老郑生前与岑导关系不错,有时候拍摄完了还要抽空一起出去喝两盅,岑导看着她一脸难言的样子,突然笑着摇了摇头,挥着手中的文件夹,转身走了。

    演播厅的灯光彻底暗了下来,韩冬的手机微震,岑导发来了同意的消息,还提了几个自己挑好的人选,韩冬成功了,却面无喜色,直到钻进车里才松了口气,对着小井一连串的吩咐下去:新的导演需要安排,员工变动需要交接工作…小井看不出她脸上的喜乐,小心翼翼的斟酌了半天,才小心的说出心中担忧。

    “直接加新导演,岑导那边会不会有意见?”

    “我就是要他有意见,”韩冬苦笑:“以我对岑导的了解,他那脾气,和新导演合作不了两天就得吵翻天,可到那时候,他的人已经被他自己换掉了一半,话语权肯定掌握在新导演手里,他使不上劲儿只能自己提出要走,我就是要让他自己炒自己鱿鱼,省得我们再动手,场面上难看。”

    小井叹了口气:“这么一盘,基本是把最费钱的人都踢出局了,咱们还没什么损失。”

    韩冬点点头,拍拍小井的肩,便又看向窗外放空了,几秒后突然想起什么,猛地从后座上弹了起来,把小井吓了一跳。

    “呀!差点忘了!回公司!”

    林子义刚一走进包厢,事务所合伙人徐律就站了起来,举着杯子让罚酒。林子义也不推辞,找到角落里的高全把自己的车钥匙扔过去,痛快的拿过酒杯一饮而尽。

    “好!”徐律带头鼓起了掌,颇为赏识的拍了拍林子义的肩,摆出一副大前辈的样子:“年轻律师,就是要有点魄力!小林,这次的案子可交给你了!看看你,葬礼那边跑一天吧?”

    “徐律您可别这么说,”林子义笑出一口白牙:“我今天就是去看看家属情绪,了解了解他们什么意愿,制作公司那边大家都在跑,杨姐那腿都跑瘦了,对吧高全?”

    林子义笑起来痞帅,正经时又风度翩翩,一身高级定制妥帖的穿在他身上,衬得他仿佛聚光灯下的艺人一般,偏生性格又容易让人亲近,一句话就逗得杨姐花枝乱颤,原本略显拘谨的律所聚会也变得活跃起来。

    林子义又与几人打了招呼,这才找到抱着资料不放手的高全,林子义上下打量他一番,把高全的公事包扔到一边。

    “你怎么穿这一身就来了?跟要上庭了似的。”

    高全扯了扯领带:“直接从律师楼过来的,怎么?给你当跑腿的还得打扮打扮?”

    “啧,高全!怎么跟你爸爸说话呢!不孝顺!”

    高全瞪眼,举起手中的文件夹就要锤他,林子义连忙举手投降,脸上却是藏不住的笑意,高全只能无奈的翻个白眼。

    “错了错了,息怒息怒。”

    “我看你现在是真把我当你专属司机了!以后要喝酒能不能就别开车来,或者直接找代驾,省得每次都叫我帮你把车开回去。”高全忍不住数落他:“昨天去喝酒也是这样,喝一半人就不见了,今天公司聚餐我还得给你开车…”

    林子义连忙给高全递上一杯酒,堵着他的碎碎念。

    “行了行了别说了师傅,徒儿头都痛了,今天不是叫你过来帮我开车的,是过来放松放松,喝酒、蹦迪,上海精英律师要学会劳逸结合,别总是为了案子的事情紧张兮兮的,有害身体健康。”

    “哇这话说的?谁昨天一晚上干一瓶黑桃K?那才有害身体健康吧?”

    林子义头都不抬:“那就小酌,小酌。”

    “不喝,回去还加班呢。”

    林子义正要谴责他这任何时刻都工作第一的好友,高全神色又严肃起来,将酒搁在茶几上,举起手机给他看委托人打来的电话。林子义无奈,只能看着高全挤出人群,朝门外清净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