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四季冬夏:精英律师的软肋 > 第二十五章 温馨警告
    梁夏游荡在人群中,显得茫然无措,她紧盯着写字楼大门口,希望能逮到李然,可来来往往的金领让她看花了眼。梁夏摸摸饥肠辘辘的肚子,踌躇片刻,走进一家便利店。午餐时间,店里人很多,但只有店长和店员两人忙忙碌碌。梁夏取了一只三明治,排在收银台跟前的队伍中,眼神仍然落在窗外的写字楼门口,从这里看出去,视野正好。一位女顾客走到收银台前,翘首询问。

    客人多店员少,店长不停刷单收银,店员到处奔走忙碌,两人一刻都不能停歇。店员重新回到收银台时,店长看了一眼桌上手写、还没来得及贴上墙的招聘启示。

    “这个招聘启示还不赶紧贴出去?店里再不加人,高峰期我俩根本顾不过来!”

    店长说完这话,梁夏刚走到他们跟前。

    “你们在招人吗?”

    店长一边刷梁夏的三明治,一边狐疑地打量梁夏。

    “是啊。”

    梁夏目光又一次瞥向窗外写字楼大门。

    “对面写字楼的人是不是经常来这里买东西?”

    “对面的,周围的……”

    梁夏看店长店员手忙脚乱,思索片刻后凑近。

    “你看看我可以在这里工作吗?”

    店长愣住,停住手里的活,抬头打量了两眼梁夏,对这形象颇为满意。

    “什么时候能入职?”

    “随时……”梁夏惊喜的答应着:“现在就可以!”

    梁夏满怀期待地看着店长。店长和店员对视,两人心中都给出了肯定的答案。

    一条两股道的窄马路,两边沿街开着的是一间接着一间的酒吧。入夜后这里灯火阑珊,酒吧室内室外都坐满了人,半开放式席位坐着的客人们一边聊天一边观看沿街风景。酒吧门口,人流穿梭之间,还有站着等位的都市人。

    酒吧里,服务员端着托盘来回穿梭,客人们三三两两搭伴而来、谈笑风生。高全一个人坐在吧台前,对着正调酒的酒保独自苦闷,他仰头给自己灌下一杯酒,再点点桌子示意酒保续上,放在手边手机响了,上头竟然是他自己的名字。高全看着屏幕一皱眉,稀里糊涂接了电话,电话那头传来林子义的声音。

    “喂,拿错手机了兄弟!还好我们互相都知道对方开机密码……”

    高全一怔,把放在耳边的手机放下来端详片刻,又重新拿起。

    “我说我怎么接到自己打来的电话了……”

    林子义开着车,用蓝牙打着电话,电话那头是高全的声音,听起来像嘴里嚼着两团棉花。

    “你就一直没发现吗?”

    “我这一直也没用手机啊……”

    “还在律所?我过去拿。”

    高全趴在吧台揉揉太阳穴,一副很疲惫的模样。

    “我早出来了,在烫手呢。”

    “喝酒不叫我!你等着,我放好车这就过去陪你喝两杯。”

    高全挂断电话,又给自己猛灌一杯。

    韩冬端着咖啡从茶水间走出来,正看见李默挤到陆子然身边撒娇。

    “陆仔,这一页PPT的内容该怎么写啊,你教教我呗……”

    “怎么了我看看。”

    “其实意思我都懂,也会说,就是落在PPT上不知道该怎么措辞了……”

    “这里这样……”

    陆子然在李默电脑上敲下一行字,编辑调整了一下。

    “这么写不就行了。”

    “这么读起来通顺多了……谢谢。”

    李默冲陆子然甜甜一笑,陆子然压抑住内心心花怒放,努力摆出一副成熟稳重的模样。突然响起的手机却让他破了功,他别过身接起,一副不耐烦的样子。

    “我在加班你这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催,我只能更慢啊……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我弄完就给你发信息!”

    陆子然挂断电话,一脸不悦,这些细节被李默看在眼里。

    “怎么了?”

    “女朋友,说外面突然下雨、她出去吃饭没带伞,叫我过去接她。”

    “你女朋友可真幸福啊!”

    李默故作坦然地感慨一声,随后瞥向窗外,做出一脸落寞又弱小的样子。

    “真下雨了?希望加班结束前雨能停下……”

    “怎么?你也没带伞?”

    “对呀……”

    “要不我待会去接我女朋友的时候,绕一脚给你送回去?我记得你家离这里也不远……”

    “不用不用,那多耽误时间啊,晚了你女朋友又要跟你闹,我淋点雨怕什么,一个人这么久了,难道还照顾不好自己啊?别担心了……”

    “我女朋友要是有你一半懂事就好了。”

    “她很好呀,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了。”

    “哈哈哈,你又不知道……总之等你把工作做完我们一起走吧。”

    李默和陆子然说说笑笑,全被韩冬看在眼里。韩冬冷笑一声,装作若无其事走到他们面前。

    “陆仔,这里没你事儿了,你回去吧。”

    “啊?东西没做完呢。”

    “周末之前给我就行。”

    “那我等等默默。”

    “那就不知道要奔几点去了,上周工作汇报她的那部分里有几个问题,我要跟她说说。”

    陆子然看了看李默,犹豫片刻,这时他的手机铃声再度响起,又是女朋友的连环夺命Call。

    “行,那我先走了……”

    陆子然简单根韩冬和李默告别,接通手机一边报备一边冲向门口。韩冬坐到他的位置上,转头看着李默。

    “怎么了冬姐,我上周工作汇报有什么问题吗?”

    “你正式入职也有三个月了吧?”

    “是……”

    “但我没有在工作汇报里看到你的进步,你太依赖同事们的帮助了。”

    李默愣住,有点不满:“冬姐,我刚入这个组的时候是你说如果需要帮助就随时提出的……”

    “我允许新人慢慢来,”韩冬严肃的说:“我给时间,但至少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脚踏实地。”

    “冬姐,你是说我还不够努力吗?我付出的不必别人少,做不好可能是真的有点笨……”

    李默可怜巴巴,故意红了眼眶,还带着哭腔。韩冬不吃这套,露出官方微笑。

    “哦不默默,你一点都不笨,所以更要把聪明用在正经事上。”

    李默听出韩冬话里有话,停止卖惨表演。

    “反正我刚刚说的,你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韩冬说罢,起身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李默低下头没再看韩冬,咬着牙紧抿嘴唇。窗户上一道道雨水打落的痕迹,雨没小反而更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