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生言情 > 四季冬夏:精英律师的软肋 > 第二十七章 惨遭抛弃
    “梁夏!梁夏?”

    小护士试探地叫着病房角落里的女人。周围人员往来繁复,一片嘈杂。深夜急诊室里灯火通明,走廊里来回穿梭着忙碌的医护人员和等待被诊治的病患。

    梁夏顶住昏沉的头部,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见小护士正在唤醒她,梁夏努努起劲若有似无地哼哼一声,算是答了护士。

    “醒了吗?”

    “送我来的人呢?”

    “结清了账就走了。”

    梁夏听小护士这么说,慌慌张张摸索着找到手机,果然看到李然的对话框里躺着一条未读信息。

    李然文字:已经往你银行卡里打了两千块,你去把该解决的问题解决掉,也算我对你仁至义尽了,大家以后各走各路。

    梁夏读完信息,慌了神,发出一条文字,对话框里却去出现一个巨大的红色感叹号,附有需要对方验证才能进行聊天的提示。梁夏有点慌,眼泪几乎要夺眶而出,她立刻拨打李然的电话号码,电话那头传来已关机的提示音。梁夏瘫倒在床上,意识到,自己已经被李然全面屏闭了。

    梁夏气得哽咽,一时提不起气说半句话,任凭眼泪哗哗哗地流,紧紧得攥着手机。小护士见状,赶紧扶她做回椅子上。

    “你怀孕了你知道吗?”

    “嗯。”

    梁夏极力控制自己的呼吸,停顿一秒,失神地点点头。

    “你有点营养不良,多休息补充营养,对孩子也好……”

    梁夏还沉浸在怎么能把李然找回来的世界里,完全忽视。她换了个姿势,一扭头看见了手持CT图的熟人!后面还跟着个头缠绷带的病人。梁夏眯着眼再三确认,没错,是钟小川!

    “欸!你怎么走了!”

    梁夏不顾屁股后面小护士的呼喊,拔掉针管落荒而逃。小护士的一声尖叫划破了急诊室的嘈杂秩序。钟小川也不禁抬头,看见了那个期待多年的背影。

    梁夏跑回了韩冬家。梁夏推开门,她在玄关整理一下身上的雨水,感到一股强烈的恶心感从腹中涌上来,她捂着嘴冲向卫生间。梁夏抱着马桶,吐了个干净,她捂着肚子缓了缓,支撑着站起来。梁夏走到镜子跟前,退后一些,直至能看见自己的上半身,然后侧转,仔细抚摸和观察自己的小腹,感觉小腹微微隆起。

    高全也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腹,整个人瘫在吧台上,他像一个随时爆炸的气球,但凡有人晃一晃他,他就能吐个飞流直下三千尺。此时林子义冲进酒吧,看见高全就趴在吧台,赶紧小跑过去。林子义去扶高全,被高全一摆手甩开。

    “叫你别弄我!”

    “走,送你回家。”

    “回个屁的家!”

    “那就去我那儿!”

    “滚,我又不是你的宠物,整天追着你屁股后头,烦死了!”

    林子义虽然心里不舒服,但他也没计较。林子义和高全两人自大学毕业起就开启了人生不同的分水岭。同在一起工作八年,林子义的专业不如高全,但是他就是比高全级别更高,办公室更大,平步青云。

    “你就他妈有个好爹,能比老子少奋斗一辈子!你从小接触什么人学什么本事?我呢?我菜市场长大的!徐律师叫我学人情世故,我跟人家卖鱼杀猪的学人情世故去啊?跟你能比吗?”

    高全回回都朝着林子义撒酒气,其实他也不知道这是在抱怨林子义还是在抱怨自己的不甘心。

    “别说了,每次喝醉了就这些话,有没有点新鲜的!”

    “滚……”

    林子义无奈又仗义地笑了笑,他一把扛起高全往外走。

    “滚,一起滚,我扶你。”

    高全喃喃自语几句又陷入昏迷,林子义正扛着高全往外走,俩人被酒保拦住。

    “林先生,是这样的,我们刚刚联系过您朋友的女朋友,她马上过来接人,估计这儿会儿也快到了,您要不您先联系一下,或者等等再走?”

    “女朋友?他哪儿来的女朋友……”

    林子义笑着,还以为是酒保搞错了,但片刻后他回过神,赶紧拿起落在吧台的手机,打开微信,看到置顶韩冬的对话框里多了通话记录。

    “不对……这是我的手机!”

    “啊?那是您女朋友?”

    “是……也不是……唉……没事了……我们回头自己捋……”

    林子义正说着,韩冬就出现在眼前,四下张望着正找人。林子义像是触电一般将扛在肩上的高全扔到一旁的卡座,高全整个人摔了个嘴啃泥。高全牙齿磕到硬物,一抬头一嘴血,还醉着不知道疼,迷迷糊糊,憨憨傻笑。林子义拦住擦肩而过的酒保,从托盘上取了一杯威士忌给自己灌下去,哈了口气闻了闻,有酒味,随后赶紧将酒保推走。

    韩冬发现林子义,迎上前先是打量一番。

    “打电话来的人不是说你已经不省人事了吗?怎么?又能直立行走了?”

    “昂……”

    林子义扶着额头挡着脸,假装含糊不清地搭腔。韩冬一把抓住林子义挡住脸的那只手,一边摸着林子义手腕上的脉搏,一边观察林子义的脸色。

    “怎么看也不像是醉到需要人来接的地步啊!你搞什么名堂?”

    “没喝多少,就是想见你,故意把你骗过来的,怎么了吧?”

    林子义干脆将计就计,顺着韩冬的花说。韩冬轻蔑的撇了林子义一眼,哼笑一声。韩冬掏出手机伸到林子义面前,调出“Derek”的对话框,划了一下,上面全是未得到回复的“早安”“晚安”。

    林子义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高全突然一股劲儿上来,支撑着身体,嗖一下从卡座上站起来,一把搂住林子义,打断了剧情。高全笑着咧开受伤的嘴,又滑稽又可怜。

    “他就这样!上大学开始追姑娘就全靠坑蒙拐骗!”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闭嘴吧!”

    韩冬被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的人吓了一跳,林子义才发现高全“负伤”,不免有些愧疚,立刻查看高全的嘴。高全摆摆手,摇头晃脑得冲着林子义说话。

    “林子义你说你该不该挨骂!”

    “谁?”

    林子义赶紧指了指高全。

    “他!林子义,我哥们儿。”

    高全这会儿已经迷糊了,他歪着头问林子义。

    “我是你? ”

    “是的!你是林子义。”

    “真好!我做梦都想当林子义。”

    “那就对了。”

    “我是林子义你是谁?”

    韩冬听不下去了,他指着林子义说道。

    “你是高全!”

    林子义和高全齐声道。

    “欸!”

    林子义在韩冬面前一直借着高全的身份,此刻不想被揭穿,疯狂补救,把高全夹在怀里,冲韩冬讪笑。韩冬一时没察觉出什么不妥,只是在关注高全嘴里的伤。韩冬伸手摸摸高全的嘴角。

    “伤得不轻呐……”

    “没事儿!”

    “你只顾自己泡妞,哥们儿失血过多而死恐怕都不知道,真是交友不慎。”

    韩冬环顾四周,看到隔壁空桌上摆着等待被端上桌的冰桶,她取了一只塞给林子义,几乎是手把手教林子义把冰桶按在高全腮上,这过程中,林子义目光锁定韩冬,察觉到韩冬冷漠外壳下的一丝温柔。

    “这样冰敷人会好受一点。”

    “谢谢。”

    高全捂着肿起的嘴角,支支吾吾地谢谢。韩冬转身要走,林子义赶紧拉住了韩冬的手。正要说话挽留,高全一把夺过林子义手中正给他冰敷的冰桶,哇一声吐了进去。林子义无奈地看向韩冬。

    “没办法,你得帮帮我。”

    高全从冰桶里抬起脸,看着韩冬,点点头。

    时钟已经到了11点,梁夏久久不见韩冬回家,瘫软在韩冬家的沙发里,她掏出手机,给韩冬发了一条信息。

    梁夏文字:什么时候回家?有事要跟你说。

    梁夏做了个深呼吸,惴惴不安。